第83章 龙枪双娇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00 字数:8911 阅读进度:82/640

皇宫。养心殿。

今日天气出乎寻常的晴朗。养心殿后院种有积年的常青古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遮天盖日的树荫落成一团团灰墨色,几乎将其下的小水塘掩去一大半。碧莹莹的池中养着数十尾红、白色的小鲤鱼,间或有花斑纹等珍品,正在阴影和光波交接的清水中来回穿梭,游曳的格外的欢快。

“扑嗵,扑嗵!”

一粒粒小丸子被人抛到水中,鱼食入水即散,惹得小鱼们争先恐后的游过来抢食,迅的拼凑成一簇圆形花状。王贵妃倚着栏杆出神,有一搭没一搭的丢撒着,索性将剩余的鱼食随手一抛,起身唤道:“来人,再拿一些鱼食过来。”

底下小宫女已经捧着铜盆上来。

金光粼粼的碧澄湖,湖畔种植一围碗口粗的垂柳,一簇簇柳条有如女子裙幅上流苏,随风摆动起来。此湖乃重修泛秀宫时特造,岸头堆砌着人工而成的假山石洞,潺潺清水从中涌出,落在其下巨大的白英圆石上,溅出一片蒸腾如沸的雪白水汽,颇为可观。

王贵妃倚着栏杆却无心欣赏着湖面之景,心思却不知飘到何处,恍惚听见周围宫人们出声,回神望前看去,一行人正簇拥着皇帝赵匡胤往这边走来。想来是刚刚换过家常衣衫,赵匡胤身上是一袭海藻蓝的团夔纹华袍,走至近前,赵匡胤拉着王贵妃的手说:“爱妃,你这两天是怎么了?朕真不明白,我什么地方惹着我的爱妃了?为何,你自从上次回家探亲之后,回来了就不理朕了?”

赵匡胤哪里知道,王贵妃自从上次回家探亲,被战龙龙枪刺中之后,一日见不到战龙,就仿佛丢了魂一样,在她的眼里,赵匡胤虽然贵为九五之尊,当今天子,但是她现在已经过足了娘娘瘾,更想实实在在地做一个女人,一个幸福的女人。

战龙的龙枪,是赵匡胤没有的,战龙的青春ji情,是赵匡胤没有的,尤其,战龙的七元真气,让王贵妃这几日因为战龙魂不守舍,她本就同她的母亲一样,是外表高贵,内心淫、荡的风流女子,现在被战龙吸引的,已经没有办法不想他了,她恨不得马上就扑倒在战龙怀中,亲吻他的龙枪,让他的龙枪贯穿自己的身体,让他的力量把自己送上那快乐的顶峰。

昨天晚上,赵匡胤想要临幸王贵妃,破天荒被她婉言谢绝了。

赵匡胤哪里知道她的心事?还为自己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得罪了王贵妃,一忙完朝政,就赶紧来找没人谈心来了。

问了半天,也问不出心爱的妃子到底因何生气,赵匡胤突然想起来,开口道:“朕明白了,再过三天,就是朕和杨贵妃大婚的日子,爱妃,你一定是吃醋了吧。哎,你那里明白朕的良苦用心啊,现在杨家将刚刚助大宋平灭楚国,声望可谓如日中天,你也知道,朕现在的江山十分不牢固,前几天,石守信,高怀德他们都移交了兵权。我将武将全都削了职,一旦要和大辽开兵见仗,朝中需要有大将统兵才行啊。所以,朕现在需要杨家将,杨六郎和杨咏琪奉旨进京,我封杨家小姐为贵妃,目的就是为的让杨家将好好保护我大宋江山,爱妃,朕心中喜欢的还是你啊。”

王贵妃这才不冷不热地恩了一声,说:“万岁,臣妾这几天心事,也不是全因为你,而是臣妾的母亲这几天身体不好,我想念她了。”

赵匡胤闻听,笑道:“爱妃,你要是想念你母亲,可以回家去探望啊。”

王贵妃撅起嘴巴说:“按照大宋后宫律令,妃子不可以随便回家的,我前几天刚刚回去过一趟,要是再回去……”

赵匡胤连忙讨好地说:“爱妃,你要是想回家,尽可回去,朕恩准你,你怕什么?”

王贵妃高兴地道:“谢皇上。”

赵匡胤微笑着点点头,心道:“支开王贵妃更好,面的三天后朕与杨贵妃的好事她来捣乱。”

这时候,内侍来报,太师王泽求见。

太师来得正好,赵匡胤传旨,“宣!”

王泽来到近前,先行礼见过万岁,然后行礼见过娘娘千岁,虽然说是自己的女儿,君臣之礼还是要行的。

随即,王泽就将战龙告诉他的,陶三春提的三个条件将给赵匡胤听,赵匡胤这几天,正因为这件事心烦,杀了郑子明,他心中十分后怕,晚上也经常做噩,见汝南王来找他索命,心生后悔之意,但是为稳固自己的大宋江山,也只能将错就错,现在陶王妃同意与自己和解,并且开出的几个条件也并怎么让他为难。只是,五城兵马司一职,若是交给外人,他有些心中不安。

于是,赵匡胤就把心中的忧患说了出来。

王泽也十分了解皇上的心事,“皇上,依我看,五城兵马司掌管的乃是我东京汴梁城的卫戍部队,这个官虽然不算大,但是身系京师所有人的安全啊。要是人选不合适,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赵匡胤说:“这个朕会慎重考虑,兵权绝不能落在外人手中,必须是我的直系亲属,并且绝对效忠于我,王太师,你心中可有合适人选?”

王泽想了想,说:“皇上,你看杨六郎怎么样?”

赵匡胤思索了一会儿,说:“六郎,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是个人才,只是他刚来京城,就加封要职,群臣会不会说朕不公啊?他们会说我偏单自己的小舅子。”

王泽说:“杨六郎是杨贵妃的亲弟弟,算起来也是皇上至亲至今之人,尤其他进京之后,因为处理陶王妃与皇上和好这件事情,已经是深得人心,皇上明日早朝,听一听大家的意见。再做决策不迟。”

赵匡胤点头道:“也好,太师马上去和六郎为朕先摆平陶王妃,这三个条件暂且答应下来。”

王泽领旨,刚要离去,王贵妃就自报要跟随父亲回家,赵匡胤当然应允。

王泽与王贵妃赶回府中,战龙这时候已经和王夫人连续三度风流,正在书房玩得热火朝天,听到太师回来了,王夫人急忙推开战龙,慌里慌张整理衣服,忙乱之中,裤子一时穿不上,这时候王泽已经领着王贵妃来到书房门口。王夫人情急之中,就将自己的绸裤团成一团,丢在书柜的后面,等有时间再拿吧,将裙子放下来,盖住凌乱的羞处,然后有条不紊地端起茶杯。

战龙已经整理好衣服,见到王泽与王贵妃进来,二人一同站来,先行礼见过贵妃娘娘,战龙偷偷kui了王贵妃一眼,见她正对自己杏目传情,心中一阵欢喜,想曹操曹操就到,这王贵妃来得真及时啊,看来今天晚上有的玩了。

太师王泽笑哈哈说:“六郎,皇上已经答应陶王妃的条件了。”

战龙呵呵道:“都是太师的功劳啊,他们君臣一心之后,我大宋江山也就安定了,可喜可贺啊。”

太师王泽手捋胡须,道:“全都是杨将军的功劳,老夫怎么敢当。”

见外面天色已晚,王泽吩咐在自己的书房设宴,为战龙庆功,战龙心中高兴,自然不会推辞。

于是,就在书房,战龙,太师王泽,王夫人,王贵妃四个人坐在一起,战龙和太师王泽对面坐了,开始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太师王泽三杯酒下肚,已经有些飘飘然了,他酒量本来就很一般,加上战龙今天有意让他多喝几杯。战龙偷偷对王贵妃使了个眼色,并且在桌子下面偷偷拧了一把王贵妃的大腿,示意她去劝她父亲喝酒。

王贵妃冰雪聪明,顿时领悟战龙的意思,于是站起身来,拿起酒壶来到太师王泽跟前,亲手满上一杯酒,“爹爹,这几日你辛苦了,女儿不在身边,你可要注意休息啊。”

太师王泽得到贵妃女儿的关心,心中美滋滋,“谢谢娘娘体贴为父。”

说着就将王贵妃端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趁着王贵妃给太师王泽敬酒,战龙就借着桌子的掩护,将椅子往王夫人身边凑了凑,二人今天下午一番大战,第三波大战正热火朝天的时候,被太师王泽回来搅了场,都未能尽兴。战龙将手抚上了她的隆臀,因为有桌子挡在前面,太师王泽看不到战龙现在正在猥亵他的妻子。

但是,站在王泽身边的王贵妃却注意到战龙与母亲之间的暧昧关系,她却没有声张。

看到战龙暧昧的笑脸,王夫人有些为之情动,战龙居然在丈夫和女儿面前调戏自己,更过分的是他竟在玩弄自己的臀部,不由让她羞愤交加,在她的位置刚好面对女儿的俏脸,不,不要!她心里叫着,但是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她想离开战龙那只温热的手,却被战龙那只大手按住,战龙的大手掀开王夫人的罗裙,探入幽深的沟壑中细细摸索着。

战龙更加得寸进尺,大手探进了她隐藏在圆桌下的罗裙之内,肆无忌惮的摸索着她的一双**,王夫人芳心一颤,看到战龙邪恶的笑容。天呀!他竟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轻薄自己。战龙的大手顺着她光滑的**的内侧抵达根部,轻轻的揉捏她那肥美鲜嫩的私处,王夫人暴露的娇嫩花蕾在战龙手中不断变形,充血膨胀,不一会变溢出水来。

不,不要!会被我丈夫现的,王夫人心怦怦直跳,双腿紧紧夹住战龙作恶的大手,眼神示意战龙不要太过分。

战龙却诚心要羞辱她,手指微躬,中指与她最神秘的部位直接进行最亲密的接触。不一会王夫人的双腿便松软下来,战龙大手将她肥美的私处托在手中,搓揉玩弄。

这时候,王贵妃给王泽满上酒走回来,美目圆睁,看着战龙在八仙桌之下肆意侵犯自己的母亲,哼!她哼了一声,气呼呼地将一直嫩白的小手伸过来,直奔战龙的腰腹,隔着裤子抓住龙枪,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都默许着对方的野蛮行为,王夫人已经知道了战龙和女儿之间的暧昧关系,如今看到贵为贵妃的女儿公然将手放到战龙的身下,进行那十分暧昧的活动,王夫人心道,女儿真的已经被这小子迷上了,哎!看来我们母女注定都要成为他的玩偶,谁让他的龙枪那样厉害呢?

王夫人又转头看了一眼,醉眼朦胧,正端着酒杯满面红光的丈夫,暗自叹口气,任由战龙将手指探入她湿漉漉的玉门。

战龙抚弄着王夫人的美臀居然还不知足,又将另一只魔掌伸向王贵妃,放在她身上,不知她的香臀和她母亲的有何区别?这个极具诱惑的念头在战龙心中升起并迅扩大,嗅着王贵妃淡淡的幽香,另一手不由悄悄探进她的纱裙,抚在她香臀之上。好美的臀部!丰硕而圆隆,竟比她母亲的还要大上一圈,那滑腻柔软的手感让战龙不由加大了力气。

突然感觉从臀部传来一股灼热,王贵妃立刻会意那是战龙的大手,他竟当着母亲的面玩弄自己的羞人之处,她芳心一颤,默默的看了母亲一眼,却见母亲正和自己一般的遭遇!这个小坏蛋啊,居然当着父亲的面,同时占有自己和母亲,好难为情啊。想到这里,王贵妃的纤纤玉手,重重地在战龙那里捏了一把。

战龙没有提防,啊的一声居然叫出来。

太师王泽惊问:“六将军,何故惊叫?”

战龙急忙随机应变,“太师,小侄见你喝了这么许多酒之后,居然还是这样精神?像你这般年纪,还能保持这样的酒量,实在是不简单啊。”

战龙想竖起大拇指赞扬一下,却舍不得松开自己的左右手,毕竟他的双手现在正在同时侵占着两个佳人的重要部位。

太师王泽哈哈大笑道:“六将军,老夫虽然武功不行,但是酒量还是可以的,你要是不服气,老夫今天就跟你行酒令斗一斗。”

战龙呵呵笑道:“太师海量,小侄哪里敢和你斗,不过难道今日好气氛,我就陪太师玩一玩。”

“斗酒令,敢和我斗酒令?”

太师王泽喜笑颜开,“女儿,倒酒,今天我要让六将军知道我的厉害。”

战龙坐在王夫人和王贵妃两个女人中间,两股不同的清风吹入我的鼻中,一种诱惑,一种清新,就如同她们两个人一般。想到成熟端庄的王夫人在床上放荡的风情,又想到她文静高清的女儿王贵妃也和她母亲一样,厅前是贵妇,床上是荡妇,那技巧和风韵一点也不输给母亲。

战龙不禁邪恶的想道,如果她们母女躺在同一张床上,不知谁更诱人?心中不由一阵雀跃。

王贵妃含笑说道:“六将军,我爹爹可是酒令高手,你可要小心啊。”

她脸庞的轮廓,鬼斧神工、精致得无可挑剔,婀娜多姿的身段亭亭玉立,姿态优雅,翠绿的衣衫包裹着她的身子,站起来给战龙和王泽倒满酒,母女二人就端看自己的丈夫,父亲和自己的情人斗酒令。不过她俩当然希望王泽能够一败涂地,最好是今天晚上长醉不醒,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同战龙尽享鱼水之欢。

王贵妃无意中看了王夫人一眼,见到母亲正在注视着自己,一想到一旦父亲醉酒不醒,即将要和战龙及母亲生的荒唐之事,不由得脸红心跳,王夫人在桌子下面用脚尖踢了一下王贵妃的小腿,冲她幽幽一笑,王贵妃见母亲对自己笑,心中顿时开朗。王夫人已经知道了战龙同王贵妃之间的暧昧关系,但是王贵妃还不知道战龙和母亲之间的暧昧关系,现在看到母亲温柔中含有几分挑逗的眼神,顿时压抑在胸腔的那股邪火一下子爆了。

给战龙和父亲倒满酒杯之后,王贵妃也将椅子往战龙身边靠了靠,坐下来后,纤滑玉手就忙碌着伸入战龙衣裤里面捣动起来。

这时候,太师王泽带着三分醉意说道:“六将军,咱们开始了,老夫先吟一诗,但是我的诗中有意漏掉一个字;然后你再吟诗一诗来接,诗中必须有一句说明老夫那诗漏字的原因。”

战龙道:“这个游戏我懂,太师请。”

太师王泽捋了捋胡须,先吟了一唐诗: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自横。

王泽这诗。诗中末句漏了一个:“舟”字。“舟”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六将军,你来接吧。”

战龙思索一下,随即吟出了另外一诗: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既然“轻舟已过万重山”当然见不到“舟”了。李白的这《朝白帝城》大家都知道;战龙用得这么自然、恰到好处,王夫人和王贵妃全都拍手叫好,就连太师王泽也点点头,自觉地端起酒杯,“接的好,老夫认输,我喝!”

喝完酒后,太师王泽不服气,又吟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渡阴山。

“咦,“马”到什么地方去了?六将军快来接。”

战龙哈哈一笑,这一回没有迟疑,马上接道: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异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这诗的第六句巧妙地回答了“马”不见了的原因。

太师王泽摇头赞叹,“六将军真是好才华,老夫佩服。”

言罢,有自斟自饮了一被罚酒,同时,用心想了一比较难的诗,希望能难道战龙。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纷纷过墙去,却凝春色在邻家。

太师王泽第五句中漏掉了一个蝶字。“蝶”飞到哪里去了呢?“六将军,来来来,这一,你要是再应上来,老夫就甘拜下风。”

战龙这时候,正左拥右抱,一只大手放进王夫人的双腿间,王夫人的裙子已经被战龙卷到了腰上,两条羊脂白玉一般的美腿,连同那那一片沼泽的温柔水乡,都已经暴露无遗,战龙的大手现在正流连忘返在那水乡之中。另一边,王贵妃街口筷子掉在了地上,弯腰到桌子底下,就被战龙按住臻再也上不来了,无奈之中,她也豁出去了,将战龙的龙枪从里面释放出来,玉手,樱唇,香舌一并用上去,对着战龙的龙枪展开了无微不至的爱抚。

她们母女之所以这样大胆,丝毫不顾忌太师王泽的存在,是因为她们母女都熟知太师王泽酒量有限,几杯酒下肚就会醉倒一半,现在他已经喝了不少了,尽管人还在那里坐着,估计他的眼神以及意识都已经不中用了。

不过,战龙还是很认真地接了第三诗。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

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太师王泽已经口齿不清,“六,六将军,果然好文采,老夫,老,真是佩服。”

将最后一杯罚酒喝下肚以后,太师王泽已经是神志模糊,“咦,我的宝贝女儿哪去了?”

王贵妃听到父亲找自己,连忙将战龙的龙枪吐出来,从桌底下钻出来,“父亲,你又喝多了,你看我不是在这里吗。”

太师王泽迷迷糊糊看到贵妃女儿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女儿啊,你怎么没穿衣服啊?”

“啊?”

王贵妃惊慌中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在下面的时候,被战龙的色手将上衣弄掉了,连忙用手将蹦蹦跳跳的一对玉兔用手遮住,“爹爹啊,你真是喝多了,胡说些什么啊,我怎么会没穿衣服?”

战龙看到这一情景,料王泽一定是喝晕了,此时不出手等待何时?于是,将早已经酥软成一团泥的王夫人抱过来,王夫人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喝多了,而且他醒酒之后一般都不会记得醉酒时的情景,于是大着胆子,坐到了战龙的大腿上。

战龙早已经不能忍耐,坚挺的龙枪对准王夫人湿滑的娇嫩花园,一下子插了进去,“哦!六郎,好棒啊。”

王夫人只感到自己酥胸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玉手抱着战龙的头,似要将自己的两座玉峰挤到战龙脸上。战龙也不客气,大嘴将王夫人的胸衣拱开,含住一只雪腻酥滑的玉峰,握住另外一只,下体,嘴中,手下的三重快感,让战龙心神俱醉,如临太虚幻境、飘飘欲仙,想到这两位举世少有的绝色母女都沉迷在自己的龙枪之下,不由心神澎湃,使劲啮咬着柳清影的**,似要将她整个吃下去。

而此刻王夫人却是进入了最紧要的关头,丰臀急摇动,每一次肌肤交接都出“啪啪”的撞击,“好六郎,用力来插我啊,啊,真舒服……“也顾不得女儿和丈夫在面前,王夫人抱着战龙的双肩,快地耸动着自己的**,让自己那娇嫩的花蕾与战龙坚挺的龙枪剧烈摩擦,从而产生美妙的快感。

王贵妃看到母亲已经不顾一切,与战龙抵死缠绵,她也受不了这等刺激,靠在这里身上,将秀美的雪峰喂到战龙口边,战龙大口含了进去,同时一手扯落王贵妃的宫裙,大手直接抚摸她光滑**的美臀,一边享受着母亲滑腻多汁的肥美**,一边抚摸着女儿圆润光滑的**,再看太师王泽浑然不知,正在给自己倒酒,倒上之后,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嘴,一杯酒全都灌在了脖子里。

摇摇晃晃站起来,因为三个人都在聚精会神地游戏,也没有注意到他,王泽走过来,看到美貌娇妻的雪白**在自己眼前晃动,长着舌头问:“贤妻……你,你光着屁股干……什么?”

王夫人吃了一惊,回头看到丈夫已经站在身后,“啊,老爷,你喝多了,奴家再陪杨将军划拳啊。”

“划拳?划拳,……好好划,替老夫将刚才输的赢回来,好好划。”

太师王泽打了一个酒gen,拍了拍王夫人的屁股,“我去倒酒……”

“不行了,人家要丢了!六郎快些干我……”

王夫人小腹一阵收缩,剧烈颤抖,被战龙龙枪用力一顶,身子一软,便从战龙身上滑了下去。

“六郎,我要……”

王贵妃见母亲终于完事了,娇躯往前一凑,光溜溜的**已经垮了上来。

“乖女儿,你也和六郎划拳吗?”

太师王泽晃悠悠凑上来,这回的王贵妃已经欲火焚心,匆忙地推了太师王泽一把,“爹爹,你看你喝的都成啥样子了?”

王泽身子一踉跄,就摔倒在地上,居然呼呼睡起来。

王贵妃玉手扶着战龙坚挺的龙枪,将自己早已经湿滑不堪的玉门凑上来,“喔!”

**轻轻落下,娇嫩的幽径将龙枪吞入。

战龙凑上她的娇颜、雪颈轻轻亲吻,一手抚上她蜷曲的大腿。

王贵妃轻轻颤抖,春情无法抑制,不再抗拒,战龙吻上她的小嘴,挑逗着香舌,王贵妃微微张开了嘴,身子阵阵颤抖,**开始缓缓地松动,她难受的一声轻吟,端庄清冷的神态变得娇媚艳丽,轻轻的闭上眼睛。战龙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动下身缓缓**,王贵妃秀眉微锁,扶住战龙的肩头,起落着**配合着战龙。战龙慢慢以九浅一深之法不即不离的挑逗着她,她私处不住流出**,她扭动身子寻求着快感。

王贵妃雪白的酥胸微微起伏,娇喘吟吟,娇躯难受的扭动着。

战龙轻抚着她的酥胸轻轻笑道:“小美人,你和你母亲真如同一对亲姐妹啊,都是这样的紧窄,这样的华润,套的六爷好舒服!”

王贵妃俏脸有如桃花,杏目如雾,流露出一丝不屑,贝齿紧咬着下唇,却始终没有反驳。

战龙把她翻了过来,将她的上身按在桌子上,搂住纤腰分开大腿,让王贵妃一只**踩在椅子上,这样自己更容易进入她的身体,扶着她精致的**,从后面进入了她的**。王贵妃逐渐跪了起来,雪白的**显得特别的丰满,战龙心中激荡,起伏更快更有力,一面伏上去添她的粉背,道:“这姿势叫虎跃式,是最原始的方式,宝贝儿,你可喜欢?”

“六郎,哀家好喜欢,你插得我好舒服。”

王夫人这时经过余韵,已缓过神来,拖着身子爬了过来,凑在女儿跪着的身下,只见女儿双手撑着桌子,那一对雪花花的丰乳尽在自己眼前晃动,不由伸出玉手捉住那一团雪白搓揉起来,替六郎助威,娇声道:“乖女儿,六郎给你弄得好么?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了?娘亲还没有来得及尝,就先被你尝过了。”

王贵妃身上不断渗出汗粒,战龙那有力的冲击让她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娘亲在说什么!她圆滑的大腿内侧早已一片晶莹,却咬紧嘴唇不出声音,喉间出模糊的娇吟,那令她魂神两忘的境界让她感觉飘渺如云端。

王贵妃秘道相当紧窄,硕大的龙枪往里面最深处不停地刺去,她不堪龙枪的巨大,口中娇啼,**轻轻扭动,“啊,六郎,我好舒服啊,你你……太棒了……快些用力干我……”

战龙俯身压上她柔软如棉的身体,龙枪朝着更深的花心推进。

王贵妃周身的肌肤变成醒目的粉红,渗出颗颗细小的汗珠,纤腰弓起、**摆动迎合战龙的动作,她紧蹙眉头,神情焦急的快要疯狂,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来,用力抓住战龙的手臂颤声道:“不要停,六郎,我要丢了……不要停,快些给我……”

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战龙的手臂,战龙感到一股快意,全身压上她丰满的身体,王贵妃**不住扭动,战龙再次深入,她欢喜的呻吟出声,**不住地往后挫。

战龙大力揉捏着她的酥胸,才挺动数次她便浑身僵硬,温暖饱满的私处骤然一箍,娇嫩不住蠕动抽搐,柔软的花蕊儿张开,紧紧包住了龙枪顶端阵阵吮吸。战龙不由大力抖颤数次,强烈的酥麻畅快直冲精关,忍不住狂射而出。浓浓的浆液灌满了王贵妃娇嫩的蜜洞。

战龙抽出龙枪,一溜白线顺着王贵妃的玉洞滑落下来。

战龙看到旁边美艳的王夫人,邪笑着将她的臻拉过来,“乖乖,多好的琼脂玉酿啊,不要浪费了。”

王夫人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丁香小舌,堵住了女儿那**横流的玉门,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吸允自己的羞处,王贵妃心中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啊,娘亲,好舒服啊,你吃的,女儿……啊啊……”

她的娇躯一阵颤抖,花液又喷了一股出来。

一次喷射,哪里能解决战龙心中那燃烧的欲火?他将邪恶的目光又投向了王夫人,将她们母女两个刨的精光,三人一起拥倒在地板上,就在太师王泽的身边,战龙坚挺的龙枪再一次刺入王夫人的**,来来回回进进出出,这一夜,注定风流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