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龙枪双娇1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59 字数:5916 阅读进度:81/640

太师府。

战龙和太师王泽漫步在带着浓郁荷花香的池塘边,池上片片荷花,清丽而不妖,出于泥而不染,傲然卓立在池塘中,任由蜻蜓飞在它荷叶上,大概是荷花高洁的品质吸引了蜻蜓的驻足。池塘前面的是月牙形的小湖,一条狭长的小道将池塘和小湖隔开,小道上种满了各种奇珍异草,行人不能穿过,咋一看去,整个构造就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看太师府一草一木的规划的确花费了不少心思,这府中的建造必定出自名匠之手。

战龙道:“太师,我这次登门拜访的主要目的,是想为万岁爷和陶王妃之间搭个桥,两下说合一下,我们大宋切不可朝纲混乱,君臣离心,那样会让背面的契丹有机可趁。”

太师王泽道:“六将军所言极是,老夫也有此意,不瞒你说,皇上这两天正催促老夫,让我替他出面摆平这件事,你知道,陶王妃乃是武将出身,性情火爆,我哪里敢上门去说情,她要是恼火起来,还不把握着一把老骨头捏碎了?真让我为难啊。”

战龙道:“太师,陶王妃当初带兵逼宫,是一时气怒,毕竟汝南王死的有些冤枉。”

太师王泽道:“是啊,皇上现在也后悔死了,已经处决了那天陪皇上和汝南王饮酒的几个大臣,就连贴身太监也全部赐死了,皇上是醉酒误事,误杀忠臣啊。”

战龙说:“所以,我们要尽快让万岁和陶王妃和好,不然的话,朝纲唯恐一片混乱啊,现在陶王妃也消了一些气,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大宋还要继续面对四周的列强,轻易不得啊。陶王妃那边有我做工作,万岁爷那边,你来做工作。”

王泽急忙说道:“皇上那边已经交代老夫,只要不让皇上为汝南王抵命,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战龙说:“这就好办了,陶王妃说,有三个条件。第一,汝南王若有后代,世袭王爵。第二,汝南王旧部,皇上一律不许株连。新人五成兵马司,必须要经陶王妃同意才能上任。第三,万岁爷必须要为汝南王之死付出代价,就算他是万金之躯,不能受罚,就将自己的龙袍交与陶王妃,让陶王妃打一顿出出气。”

太师王泽连连点头,“这三个条件,我会如实奏明皇上,估计皇上会全部答应。”

战龙道:“那样最好,太师,六郎来京已经不少时间了,因为出了这件事,一直没有顾得上来府中看望太师,今后官场之上,还往太师多多提携。”

战龙知道,王泽现在是兵部尚书,兵部官员的升降全都由他掌控。王泽老奸巨猾,顿时理解战龙的意思,笑道:“六将军,你这话就见外了,老夫现在虽然掌管着兵部,但是你现在可是我大宋朝之栋梁,先不说你战功卓越,现在你姐姐进宫封为贵妃,你乃是当朝国舅,又是晋王府未来的乘龙快婿,老夫今后还需要六将军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才是啊。”

战龙会意一笑,道:“彼此,彼此。”

二人相对哈哈大笑。

战龙说:“太师,你最好现在就进宫面圣,将陶王妃的挑拣奏明圣上,要是皇上没意见,咱们就抓紧时间……”

太师王泽道:“那老夫现在就进宫面圣,六将军,你就在我府中等我的消息。”

太师王泽领战龙来到自己书房,让仆人将王夫人唤来,自己换了朝服,对王夫人说:“夫人,老夫进宫面圣,你在这里陪六将军喝茶,不可怠慢了六将军。”

王夫人说:“老爷,奴家知道了。”

太师王泽一走,战龙就蜜蜂一般围着王泽夫人转悠开了,一会夸王夫人身材能比瑶池的仙女,一会夸王夫人美貌如月宫的仙姬,“王夫人,你的身材和肌肤为什么会保持的这样好?看上去就如同二十岁的年轻女子一般,前几天我有幸见了王贵妃一面,如果你俩站在一起,外人一定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王夫人被战龙夸赞的心中吃了蜜一样甜,“六郎,你可真会说话,不过我确实十分注重养生之道,不瞒你说,娘娘她还经常将皇宫里面的蛮帮进贡的养颜之补品带给我吃呢。”

战龙知道:“王夫人是个**,对待这种货色,不用搞什么名堂,可以直接先**她,然后在**的过程中,就将她征服了,就像自己前两天征服她的女儿一样。”

“王夫人,尤其你在赛场上,穿一身紧身衣,英姿飒爽的样子,简直就将人迷人了。”

说着,战龙往前一凑,从侧面将王夫人的纤腰揽住,王夫人非但没有躲闪,反而向战龙怀中靠了靠,“还说呢,要不是你球技那样厉害,我们怎么会输得那样惨?害得我都喝醉了,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哼,你这小坏蛋,我还想找你报仇呢。”

战龙哈哈大笑,“姐姐你想怎样报仇?难道还想将我吃了?”

“我就要吃了你。”

王夫人美目中,光彩流转,娇嫩粉脸,烟雨蒙蒙,那一种勾魂摄魄的艳丽,尤其是那成熟至极的诱人风情,轻而易举的勾起男人最原始的**,略施粉黛的绝美脸庞,嘴角微微上挑,更形成一种致命的诱惑。配上隐藏在薄纱之下曼妙的玲珑,一身雪白的肌肤,好似从没经历过阳光的洗礼,丰满的娇躯在薄纱中透出惊人的曲线,只要是男人就会兴起一种把她纳入怀中,用无尽的ji情和撞击去**她的冲动。那明眸皓齿中隐藏着的婉约含蓄,那艳光四射中暗含着的清丽脱俗,更是诱人心弦,她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牵动着战龙那颗欲火交加的心。

天使与魔鬼的融合,唯美与**的交织。

仿佛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在她那一笑之下,暗然失色。

战龙禁不住一把将她抱住,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好姐姐,我今天是特意向你赔罪来的,今天保证随你处置,绝无一丝怨言,你想怎样吃,就怎样吃。“王夫人的目光中流露出意思不易觉察的得意,将头偏向一边,“六郎,这是太师府,不是赛场上,你快放我下来,我可是当今天子的丈母娘。”

战龙却一把将她翻了过来,把她俯放,大手一扬,重重的打在她高高翘起的丰臀上,轻轻道:“当今天子的丈母娘?那最好了,天子误杀了汝南王,你就替你的女婿还债吧。”

“嗯,六郎,关我什么是么事?你居然打我的屁股?”

王夫人一声娇吟,原来却是战龙的大手打完之后,已在她丰嫩的美臀上揉动,时轻时紧,在自己丈夫的书房中,被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小男子这样轻薄,王夫人只感到战龙大手所到之处,都带起一片火热,焚烧着她的身躯,不由扭动起来,“六郎饶了我吧,那是皇上的过错,跟我没关系的。”

战龙继续抚摸着她的香臀,在她耳畔道,“现在为了不将事情闹大了,也只有让夫人你委屈一下,你就代表你的女婿受点罚!”

战龙小腹迅涌起一股热烈,坚挺的龙枪抵在王夫人小腹上。

听战龙这么一说,王夫人眼神不由一亮,闪过一丝强烈的异彩,她不由兴奋起来,“要怎样罚我?”

战龙的大手突然一用力,抓起一把嫩肉,用力搓揉,“让我开心就行,我开心了陶王妃就不生气了。”

王夫人一声娇呼,玉手抱着战龙的脖子,双腿却盘上战龙的腰间,媚声道:“你开心了,陶王妃为何就不生气了呢?”

战龙笑道:“因为陶王妃现在听我的啊,我让她怎样,她就怎样。”

“啊?”

王夫人顿时明白了,心中带着几分哀怨道:“那个陶三春,居然抢了先?六郎,你都和她有了关系了吗?”

战龙哈哈大笑,“儿子都快有了,你没听见我提出条件,陶王妃若是生下儿子,世袭王爵吗?”

“六郎,你好坏啊,陶王妃居然被你……”

战龙嘿嘿笑道:“王夫人,废话少说,用你的实际行动来表现一番吧。”

王夫人媚眼在战龙腰间滴流乱转,她那柔媚入骨的话语让战龙欲火飙升。一把托住她肉感十足的丰臀,吻上她洁白如雪的玉颈,让她酥胸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尽情感受那如棉花一般的柔软。大手在她浑身上下使劲搓揉,仿佛要把她揉碎,塞进心窝。

王夫人双手紧紧抱着战龙,樱唇在战龙脸上轻轻的吻着,像蜻蜓点水一样,确是那么精心细致,香舌偶尔跃出齿缝,轻轻一点。“嗯。”

战龙忍不住呻吟出来,王夫人嘴唇所到之处,都给了他一种**蚀骨的快感,那感觉甚至比两性的完全交合还要强烈,她舌尖时而的吞吐让那种快感达到了顶峰,如漫步云端,那强烈的刺激让战龙几乎产生喷的冲动。

战龙两只手紧紧的托住她完美无瑕的隆臀,使劲向前拉拢,竭力的搓揉那丰满的嫩肉,坚挺的龙枪,隔着两层衣物在她修长的双腿间徘徊,一下一下轻轻的摩擦。“哦!”

不久龙枪一震颤抖,那种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没核枪实弹,隔着两层布料,她那让人沉迷的身体竟让战龙越喜欢。

王夫人更是配合着战龙,二人就在太师王泽书房内的太师椅上,互相撕扯下对方的衣服,等双方下身真刀实枪的接触在一起的那一刻,王夫人惊呼一声,“天啊,这样厉害的神器?”

战龙笑道:“喜欢吗?”

王夫人爱惜地用纤滑玉手握着战龙坚挺的龙枪,凑到自己早就湿滑不堪的禁区,心中狂跳不已,妩媚地看着战龙,随即又甜甜浅笑,送上香吻。

战龙腰身一用力,龙枪插入那一汪沼泽之中,两个人同时出一声长长的满足声音。

战龙心中疼惜,同时见交合之处一片狼籍,于是缓缓进入。

王夫人出一声**之声,昵声道:“六郎,你……好强大啊。”

王夫人吃吃媚笑,纤腰款摆,在战龙怀中轻轻扭动,温暖滑腻的小腹厮磨着战龙的下体,战龙伸手抚摸着王夫人那丰满柔软的香峰。同时另外一只手拍了拍王夫人那丰挺的丰臀,低笑道:“六郎,我好舒服啊。”

战龙一边挺动龙枪,捣击着王夫人柔软的蜜洞,一边欣赏着她白嫩饱满的香峰,丰润坚挺,樱红的**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小腹平坦坚实;下体私处浓密,蛊惑媚人。今年不过三十四岁的她,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经过自己的滋润,王夫人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于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出一股极为妩媚诱人的风韵;王夫人看着战龙,深情款款地说:“六郎,你的东西好棒啊,和我家老爷的就是不一样,搞得我真舒服啊。”

她双手搭着战龙的肩膀,嫩臀主动地上下滑动,柔软湿滑的**紧紧包裹着战龙的龙枪,“六郎,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啊。”

战龙道:“夫人,你的小**好紧啊,夹得我也很舒服,想不到你生了孩子,还有这样紧窄的妙地,简直就和你那贵妃女儿一样紧窄,六爷我喜欢。”

王夫人啊了一声,“你说什么?”

她不由得停了下来。

战龙重重在她的嫩臀上面一巴掌,“我说,你比你女儿还要紧。”

“小坏蛋,你什么时候试过我女儿了?她可是皇上的女人啊。”

战龙哼了一声,说:“皇上和你家老爷一样,也是个无用的老棺材秧子,那里比得上六爷?你说是不是?”

王夫人现在被六郎迷得神魂颠倒,附和道:“是啊,她们那里比得上六爷?”

战龙恩了一声,又说:“不过,你的技术比你女儿还要好,六爷我喜欢你,有机会将王贵妃找来,你和她比一比,味道一定不错。”

王夫人娇声道:“六郎好坏啊,你想母女通吃啊?”

战龙哈哈笑着,开始大力挺动龙枪,“哦!”

王夫人仰起头,出一阵尖锐满足的蚀骨**的呻吟,两条柔滑如雪的美腿被战龙托抬起来,紧紧地缠住了战龙的腰,挺起下身用力往上顶,使他们俩的下身紧密相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战龙开始大力进攻,王夫人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出让自己脸红的**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战龙欲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当中被烧掉了,他兴奋如狂,抱住王夫人的腰,将她的下身固定住,开始狠狠的动作着,如急风骤雨一般,两具火热的身体紧紧相贴,下身结合相连,一下下兼具力量与度的挺刺,王夫人柔嫩肥白的**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战龙的大腿根部;每一次撞击、每一次拍打出“啪嗒、啪嗒”之声。

“啊,六郎,轻点啊!啊……我要丢了。”

王夫人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一绺秀的樱桃小嘴里出了求饶的声音,她不停地呻吟着:“我不行了……你轻点。”

王夫人随着战龙不断加力的挺进,腰躯动情地迎合着。只见她的上身乱摆着,头不停的甩动,汗水将头弄得湿漉漉的,喉咙里出不像苦又不像痛的呻吟,全身散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慵懒风情。娇艳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明亮的双眸也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让战龙更加亢奋,捅得更用力了。而王夫人两条雪白圆润的**盘踞在战龙的腰上。随着战龙的捅动,不住地出咦咦呀呀的呻吟。她面色越来越红,红到了胸脯上,头不停的左右甩动,想摆脱什似的。她的叫声非常娇嗲。让凌战龙听了更想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细腰不断地扭动着,她玉齿轻咬,柳眉微皱,凤眼迷离,像是蒙上了一层云雾。很快她就满面潮红,香汗淋漓,端庄秀丽的俏脸完全被淫思媚态所代替,口中更是不断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她胸前双峰随着动作不断地弹跳着,那酥胸上的两棵樱桃更是鲜红欲滴,引人之极!

战龙俯吻过绝色佳人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咬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同时舌尖在那粒鲜红的蓓雷上快地挑动着,还用牙齿轻轻地啮咬着,异样的刺激使王夫人浑身剧震,口中出一阵腻人的呻吟。她伸手紧紧地抱住战龙的头,把他紧紧地按在胸前,同时下身猛烈地筛动着,口中不停地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

王夫人仰头朝屋顶,咬牙瞪目,娇哼不断,汗水淋漓,如瀑秀乱甩乱舞,脸上汗水乱飞乱溅,白蟒般的身体不住颤动着,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密布肌肤,性感的曲线诱人地起伏着,羊脂般的**呈现出艳丽的绯红色,媚眼如丝,闪动着浓酒般的迷醉……

战龙更用力地顶了起来,每次重重顶在王夫人身体的最深处,撞得王夫人的心跳到喉咙,撞得她浑身软,原本盘在战龙腰上的腿也无力的垂到他的臀部,丰满成熟的娇躯随着战龙的耸动而来回滑动,一双手也无力的放着,高耸的胸脯波浪似的起伏个不停,凌乱的秀横七树八地披散着,脸蛋更是火红无比……

看着被钗横乱,脸红耳赤,**横流的王夫人,战龙心中充满了成就感。龙枪快地动作着。

“啊!我不行了,又、又要来了!好弟弟,给我,快!让我死了吧!”

王夫人摇头晃脑的胡言乱语喊道,战龙每次都撞得她的心都跳上嗓子,她已经连掉两次,终于,她又是一阵呻吟颤抖。大喊一声抱住战龙,**高高抬起,身体一阵激烈的蠕动吮吸,一股温热的液体又喷了出来……

战龙也感到一阵巨爽,“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一股精华伴着七元真气如怒涛排壑般的疾射进王夫人的体内,身体也起了阵阵的抽搐……王夫人瘫痪在战龙大腿上,眼神迷离,鼻翼煽动,两腮艳红,呼吸急促。

战龙把她搂入怀中,轻轻抚摸她缎子般光滑的肌肤。过了片刻,她的呼吸才平稳下来,昵声道:“六郎,你强壮啊,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满足过!”

战龙得意地道:“好姐姐,那你以后寂寞了我就过来安慰你,好不好!”

王夫人媚笑道:“六郎,我听你的,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只要你对我好。”

战龙嘿嘿笑道:“我当然要对我的好姐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