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极品郡主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55 字数:5186 阅读进度:74/640

战龙抱着晋王妃绝美的**,风流一度之后,十分满足地放开她洁白滑腻的玉体,自己先穿好衣服,然后又给晋王妃将被自己**璀璨的凌乱不堪的私处用清水洗干净,这才喊那两个小宫女进来,三个人一同将晋王妃抬回寝室,两个小宫女陪着醉酒的晋王妃,战龙去外面等。

知道张灯时分,晋王妃酒才醒,睁开朦胧的睡眼,她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依稀记得自己醉酒之后的那些事情,不由有些惊慌,她隐隐约约觉得不是真的,又隐隐约约觉得是真的,就张口问道:“桃花,小荷,刚才我都干了些什么?”

两个小宫女回答:“启禀王妃,今天下午,你喝醉了,我们两个服侍你洗澡了。”

两个小宫女按照战龙教给的说,刚才战龙嘱咐她俩不要说王妃洗澡摔跟头的事情,意思就是不要将自己牵涉进去,两个小宫女虽然觉得战龙和王妃之间有些说不清的事情,但是谁也不敢多事,就将具体细节隐瞒了。

晋王妃心道:“一定是自己喝多了,产生了错觉,我居然春潸然,在中与男人交媾,而且连续好几次**,真是好羞人啊,好在都不是真的。”

“我口渴了,你们给我切茶来。”

“娘亲,茶已经泡好了。”

战龙不失时机的端着早就准备好的茶水走进来,亲手倒了一杯茶水,送到晋王妃手上,那茶水不烫不凉正好合口,晋王妃心中感动,“恩,还是我干儿知道心疼人,你俩下去吧,传御膳房准备晚膳。”

战龙知道晋王妃现在虽然清醒了,但是完全记不起醉酒之后的事,就一边给她做头部按摩,一边说:“娘亲,父王什么时候回来?”

晋王妃说:“王爷亲赴瓦桥关,目的是说服北汉重臣程世杰归降大宋,前阵子他有书信,说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程世杰很有可能在近日举兵易帜,归顺大宋。昨天,宋皇后说,北疆战事一定,程世杰杀了北汉刘钧,万岁赐封他太原侯。如此一来,北疆平定,王爷也就要返京了。”

战龙心道:“这赵光义果然厉害,虽然是个文官,但是其手段在更他兄长之上,若不然怎么会得了大宋江山?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搞定了北汉,比我们杨家将征灭楚国可是简单多了。我还须好好提放他。”

“娘亲,六郎想见一见皇宫中的四姐,不知道行不行啊?”

晋王妃想了想说:“按理说,你四姐现在乃是万岁的贵妃,不是随便可以见到的了。不过,咱们关系特殊,你是他的亲弟弟,你父王又是万岁的亲弟弟,改天我带你进宫一趟。”

战龙心中暗喜,口上说:“多谢娘亲成全。”

晋王妃满面春风笑道:“六郎,等会儿,晚膳之后,我让你见一个人。”

晋王妃给战龙引荐之人,正是柴郡主。

郡主一身洁白云裳,赛霜胜雪的绝美容颜没一丝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娇颜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琼鼻丹唇似都经过精心雕刻,显得那样完美。碧玉钗簪着的如云秀散落香肩两侧,柳丝般的秀随风飘散。碧玉钗上那颗漆黑的珍珠映衬着乌黑秀熠熠生辉,洁白的云裳凸出的玲珑曲线更显万种风情,郡主对战龙微微一笑,顿时让战龙爱意丛生。

晋王妃退出,房间内只剩下了战龙和郡主,战龙望着眼前美绝人寰的郡主,心中一阵激动,颤声道:“郡主,我们又见面了,而且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相见。”

郡主微笑道:“将军,晋王妃是我的亲姨娘,她收你做义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战龙道:“郡主,王妃可曾告诉你?她要将你许配给我?”

郡主面上一红,“将军可看得上我?”

战龙心中一热,站起来,上前抓住郡主的纤滑玉手,“郡主,六郎对郡主仰慕已久,更钦佩世宗皇帝的治国之策。只是可惜,世宗皇帝英年早逝,留下了许过的遗憾之事,燕云十六州至今还落在蛮夷手中,大宋朝廷不想办法夺回土地,拯救天下黎民于危难之中,却只想着巩固自己手中的权势,总是害怕那些拥护自己的武将夺取了自己的皇帝宝座,只想到自己,想不到天下,这一点是宋太祖和柴世宗之间的差距。”

郡主听战龙这么维护自己的父亲,情不由己地说:“可惜我父皇雄心壮志不能完成,我又是一个女儿家……”

战龙深情地说道:“郡主,世宗皇帝的遗愿,就让我来完成吧。”

郡主将目光转向战龙,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喜悦和一丝信赖,点了下头,“将军,大周的江山就全靠你了。”

说着,郡主身子往前微微一靠,战龙也顺势一接,让郡主靠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上,战龙又轻声说道:“郡主,六郎承蒙郡主垂爱,纵死也不会辜负郡主对我的厚爱。”

郡主悠然一笑,“有将军这番话,我就放心了。”

窗外月光皎洁如洗,静静地向大地撒下清辉,战龙伸手侧搂着郡主的纤腰,嗅着她淡雅的体香,不由有些飘然。此情此景,不自觉地呤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言罢,战龙心怀不由喟然。郡主似乎是广寒宫中的嫦娥。

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将军,你在想什么?”

战龙低头看着郡主如花的美靥,“郡主,我来这个世界,就为拯救你而来的,仿佛一个神话一般,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相信。”

郡主嫣然一笑,“将军说笑了。”

看着她风情万种的模样,战龙不由心神一荡,一把将她搂到我怀里,低头吻上她红艳艳的樱唇,品尝着那诱人的芬芳。

郡主娇羞地扭动着娇躯,妄图推开战龙,可是在战龙的强力中显得那么无力,不一会就安静了下来。

她半推半就的扭动更激起了战龙原始的**,我空出一手向下按住她的臀部,轻轻地划抚她圆滑的丰臀,虽隔着罗裙,依然可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滑腻。郡主星眸微闭,面颊泛起阵阵红潮,益显得娇艳欲滴,微微喘着粗气,酥胸亦随之不停地起伏,更是诱人无比,秀挺的鼻梁上已渗出滴滴汗珠。

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射到她俏丽的娇颜,益增添晶莹如玉的感觉,使她更增一股清丽,一丝脱俗,一份神秘。

战龙不由醉了,搂着她纤纤柳腰,厮磨耳鬓乌黑亮丽的秀,轻啮小巧玲珑的耳珠,沉醉在似麝似兰的幽香。

良久,战龙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睁开眼睛,视线不经意间停在她的玉颈,却看到一幅动人心魄的图画。

从她略微敞开的领口正好看到裸露在外的半截酥胸,雪白亮洁,晶莹剔透,如玉的双峰在花鸟图纹丝织**的紧束下显出的那道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在米黄小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艳。战龙眼冒火光,看着这无比的诱惑,忍不住将手探上她的衣襟,隔着衣服抚摸她盈盈一握却傲然挺立的雪峰,一股滑腻柔软的感觉充满全身,她的酥胸却如此圆润舒爽,令人**。

郡主全身一颤,清醒过来,惊呼一声,推开战龙作恶的大手。俏脸有如火烧,白里透红更现娇艳欲滴,秀色可人。

战龙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前的郡主,是那种仙子般不可亵渎的圣女,怎么能和那些人家荡妇相比?自己刚才有些太轻薄了,“郡主,我有些失控了,实在对不起。”

郡主摇头苦笑,“将军,人性本意,我不怪你,不过我迟早都是你的人,你也不必急于一时,大丈夫应该志在天下,而不应该醉死温柔乡,你要是真的心中有我,就助我匡扶大周。”

战龙心神一阵激荡,“六郎誓死为郡主效犬马之劳。”

战龙抬起头再看郡主的时候,看到她那天电一般的目光,这种凛人的目光,战龙并不是头一次见到,凡夫俗子绝不可能拥有这种骇人的神光,“明歌?”

战龙痴痴说道。

郡主微微一笑,“将军,你早就认出我来了?”

战龙心中一阵狂喜,“你真的是明歌?”

郡主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缓步走到内房门口,“将军稍等,我去换身衣服。”

战龙点头,目送郡主进屋,心中一阵狂喜,她真的是柴明歌,她真的是柴明歌,黑风寨那个拥有惊世骇俗绝世武功的柴明歌居然就是柴郡主。我真是笨啊,早就应该想到她是女的,穿越之前,我在易水湖地下,千年灵绝咒下面封住的不就是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吗?

真是太好了!

战龙正胡思乱想之际,帘笼一挑,眼前之人,令战龙不由呆了,眼中除了她,再无别物。像是触动了战龙内心最深处的某根心弦,战龙的心为之一荡,不能自已。

她换了一件月白色锦袍,白衣紫绣一尘不染,云状的秀挽成高高的盘龙髻,横着一支碧玉凤钗,阵阵迷人的幽香从她身上出,弥漫在整个房间。美艳绝伦的玉靥,精雕细琢的秀美轮廓,秀美雪白的玉颈,刀削似的香肩,微微隆起的酥胸,盈盈一握的柳腰,修长的**,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曲线。

手握一柄红星宝扇,战龙知道那扇子里面藏的是一口神兵利器,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高贵的绝世风华,一张优美雅致的脸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最让人难忘的是她那双黑白分明却散着天电一般神光的秀眸,让人为之胆破心寒。

她的站姿无比优雅,独具女性典雅的优美风华,像是与天地融为一体,亘古存在。高贵典雅的气质无与伦比,惊心动魄的艳丽空绝尘寰,雾气蒙蒙的美眸似有还无,似假还真,如镜中之花,水中之月,让人看不透彻,想要仔细琢磨,却又消失无影踪。战龙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美,因为这根本无法想象。只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一丝一毫,一颦一笑已永远刻在自己心中。她的美足以令任何人震撼,然而使战龙震撼的不仅是她的美,更是那份似曾相识的熟悉,哪怕经过千世万世的轮回也不会有丝毫淡忘。

“明歌?”

“将军,是我。”

战龙重新握住了郡主的手,只不过这一次战龙的手开始抖,因为这不仅是一双洁白滑腻的兰花玉手,而且还是可以手握霸世神兵斩妖除魔的手,“郡主,我甘愿为你倾献我的一生。”

郡主柔声道:“我已经知足了。”

战龙怀拥佳人,更是心旷神怡,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传入鼻中,身下柔软身子的滑腻传到神经。低头一看,只见她星目微闭,婀娜多姿的身段在月白锦袍的包裹下美妙绝伦,酥胸随着轻微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扣人心弦,那一张绝世容颜此刻少了两分妩媚,多了三分清雅和威严,像是月下女神,美丽、优雅而神秘。

战龙更加喜欢现在这个装束的郡主。

望着那花骨朵一般的鲜嫩嘴唇,那一抹红艳让战龙情不自禁的轻轻吻了下去。

两唇相触,那柔软滑腻的感觉让战龙不由将舌头伸进她的小口中,探索更甜美的甘甜。口舌交缠,那一股清新的幽香,浓郁的气息,让战龙迷醉其间,舌尖顶着舌尖,吮吸着那美妙无比的琼汁玉液。

与战龙柔情蜜意相依了一会儿,郡主突然直起腰身,“将军,实话说来,今天晚上,我本是来向你辞别的……”

“什么?”

战龙心中感到有些失落,“我们刚刚想见,又要分手?”

郡主道:“我必须尽快返回冰狼山。不然的话,会有巨大的灾难降临人间。”

战龙惊愕地问:“什么事情?”

郡主长眉紧锁,缓缓说道:“当年,为了铲除为祸苍生的星煞魔君,明神与星煞魔君之斗法七星坛,结果两败俱伤。明神临终前告诉我父皇世宗皇帝,她与星煞魔君都是不灭金身,迟早都会转生,明神为了阻止星煞魔君再生,用焚天石敢当镇住了星煞魔君的魔魂,将其压覆在积雪万年不化的各拉丹东山山下。作为前任天山御剑的掌门人,明神的挚友,世宗皇帝的结义兄弟,我的师父,蓝玉堂义不容辞接下看守星煞魔君的任务,他向明神承诺,只要他尚有一息,决不让星煞魔君提前明神还魂。在这之前,我师父已经三次遇险,都被他化险为夷,再过一些时间,星煞魔君的魔魂又要作乱,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帮助师父。”

战龙一时半会儿,听不懂郡主所说的那些事件,明神?星煞魔君?仿佛都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东西。胆识战龙有一点肯定,郡主她需要离开自己,战龙实在舍不得,抱着郡主的那一双手不愿收回来。

郡主微笑道:“将军,你真要是心中我,就应该理解我,帮助我,不要只想着自己,要想一想天下苍生。我必须回去,帮助师父。”

战龙苦涩地一笑,“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郡主,要不要帮和你一起走?”

郡主摇头说:“朝中更需要你,六郎,你应该知道,凭我的本事,就算十个赵匡胤也不够我杀,可是我没有杀他。因为大宋毕竟延续的是我大周的江山,这天下黎民,这满朝文武,我对他们是有感情的。现在天下还没有平定,南有南唐和吴越,西有后蜀,北有契丹和回鹘。我若杀了赵匡胤,朝纲必将大战乱,必须要有德高望重的名君登基主持江山大计,明歌我武功再高,终究是一介女流,不能服众。到时候天下大乱,背面的契丹就会有机可乘,大举进犯中原,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战龙点头说:“郡主忧国忧民,六郎实在佩服,只是让赵匡胤这个老贼就这样稳坐江山,郡主你今后想怎么办?”

郡主道:“我们需要慢慢蚕食他的羽翼,等到时机成熟,再将他扳倒,那时候江山稳定,再无后患。所以,六郎你要在朝中尽快巩固你的地位,现在我姨娘已经收你为义子,你大可借助晋王的关系,在朝中建立属于你的势力和关系,六郎你明白吗?”

战龙深切地点头,“郡主,我明白,你就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