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极品王妃 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55 字数:8841 阅读进度:73/640

潘夫人因为没有喝酒,自行告辞,战龙要跟潘夫人一起走,不料晋王妃却道:“六郎,你就不要走了吧。”

战龙一愣,潘夫人笑道:“六郎,从今以后,你就不要回我家住了。”

战龙正在惊惑之间,晋王妃又有笑道:“六郎,难道你不愿意住在我们晋王府吗?”

战龙闻听又惊又喜,“王妃,这个……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潘夫人咯咯笑道:“六郎,往后你还是晋王府的乘龙快婿呢,慢慢就会习惯了。”

潘夫人走后,战龙还没有明白过味来,晋王府的乘龙快婿?晋王妃顶多也就三十岁年纪,尤其是我还没有听说晋王千岁有女儿啊?

晋王妃此时已经是醉眼朦胧,拉着战龙来到后堂,她身上汗湿的衣服还没有换,**混杂着汗香,惹得战龙想入非非,“王妃,恕小侄冒昧,刚才潘夫人什么意思?他说我是什么人的乘龙快婿?”

晋王妃微笑道:“六郎,你愿意做我晋王府的乘龙快婿吗?”

战龙心中一喜,却无限惊疑,问道:“王妃,你和晋王千岁不是还没有生育儿女吗?”

晋王妃道:“但是我们有养女啊,说起来,这个养女与我们赵家渊源也颇深,她乃是前朝世宗皇帝的亲女儿。”

“啊?”

战龙吃惊的惊呼起来。

晋王妃笑盈盈地看着战龙,“六郎,难道今天你没有看出来?皇后,还有那几位当朝一品夫人,全都是来为郡主相亲的,你好福气啊,大家对你一致同意。要知道,郡主的生父可是前朝世宗皇帝,世宗皇帝是当今天子的结拜兄长,可以说,这大宋江山,本就是柴家的,可惜世宗皇帝英年早逝……”

战龙知道,这位晋王妃说起来是柴世宗的小姨子,也就是柴郡主的亲姨娘,可是,战龙现在还不清楚,柴世宗究竟有几个子女,为何江山会落在赵匡胤的手中?还有,世宗皇帝死后,他的皇后晋王妃的姐姐哪里去了?导致年幼的郡主要被姨娘收养?这些问题,战龙都不能现在就问晋王妃,只能暂时闷在鼓里。

“王妃,对于世宗皇帝英年早逝,我也深感可惜,若不然,大周恐怕早已经平定了天下,天下黎民百姓也就在不用过战乱的日子了,世宗皇帝的遗女,当朝郡主,六郎对她十分仰慕,闻听王妃想将郡主许配给我,六郎心中是既高兴,又恐慌啊。”

晋王妃问道:“高兴我明白,可是你恐慌什么?”

战龙道:“王妃,在下只不过一名六品武官,镇守边疆的一无名小卒,和京城那些王孙贵族比起来,实在是愧不敢当,末将唯恐委屈了郡主。”

晋王妃笑道:“六郎,郡主可不是那种攀图荣华富贵之人,再说我们柴家已经是权位及天,京城那些王孙公子,郡主还看不上呢,郡主之所以喜欢你,是因为你人品好,而且文武双全,最主要的是,有着对当前局势的明朗判断。更具备统帅千军万马的大将才华,这大宋未来的江山,还要靠将军你一人啊。”

战龙急忙跪倒,“王妃如此信赖末将,末将一定尽其所能,誓死效忠王妃和郡主……”

晋王妃悠然一愣,浅笑道:“你是大宋的武将,吃的大宋朝廷的俸禄,要效忠的也是大宋朝廷,哪里能效忠我啊?”

战龙却道:“可是六郎也认为,大宋朝实际是窃取了柴氏江山,王妃乃是世宗皇帝的姨妹,郡主又是世宗皇帝亲女儿,六郎是个明白事理之人,我今生今世只效忠王妃与郡主,王妃和郡主效忠谁,末将就不问了。”

晋王妃满意地说:“你可真会说话啊,六郎,来,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战龙走过来,晋王妃拉住战龙的手,左看右看,越看越爱,频频点头,“真是个好孩子,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儿子该多好啊,可是我没有福分……”

说至此,晋王妃脸上泛起一阵伤感。

战龙心思敏捷,马上投其所爱,单膝跪倒说道:“如若王妃不嫌弃,六郎愿意认王妃做干娘。”

晋王妃心中一喜,那震惊的喜悦之情也马上从脸上流露出来,爱怜地牵着战龙的手,“好孩子,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干儿子?”

战龙马上磕头说道:“干娘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好,真是太好了,我居然有儿子了。”

晋王妃高兴地嘴巴都合不上了,“六郎,快起来,快过来,跟娘亲坐在一起。”

见晋王妃这样喜欢自己,战龙也就顺其她的意思,挨着晋王妃坐下,一口一个干娘叫着,“干娘,你今天踢球一定累了,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晋王妃现在酒劲刚好上来,醉眼朦胧地说:“真是懂事的好孩子,那你就给干娘按摩好了。”

战龙温柔地说:“干娘,那你躺好了,躺着按摩,你会更舒服一些。”

晋王妃这会儿已经是四肢绵软,任由战龙摆布,娇软的香躯仰在象牙床上,娇颜绯红,美目微闭。战龙轻声说:“干娘,你尽量放松些,我给你按摩了。”

说罢,就将双手放在晋王妃的大腿腿面上,温柔地按摩起来。

晋王妃合着眼睛说道:“六郎,辛苦你了。”

她那浑圆的**向内微微一收,臻向后微仰,高耸的酥胸却向前挺出,那向上微翘的小嘴轻轻一抿,看那神情像是不堪鞭挞般,令人浮想联翩,欲念横生。战龙轻轻抚摸着紫色薄绸下面的修长**,仰视着晋王妃风华绝代的风情,恨不得马上就将这个风情万种的干娘按在身下**一番。可是,战龙知道,晋王妃乃是赵匡义的妻,性格又不同潘夫人那样温柔绵软,稍有不慎会惹来杀身之祸,还是镇静一下,慢慢循环递进的好。

象牙床畔,花香弥漫,清新花香,让人倍感舒服。

战龙见晋王妃慢慢有了鼻韵之声,就轻声说道:“干娘,舒服吗?”

连问两声,见晋王妃没有动静,战龙心中暗喜,“原来是睡着了。”

看着眼前的睡美人,战龙心中有些心猿意马了,就低声说道:“干娘,隔着衣服按摩很不舒服啊,这种方式不能让你退得到充分的力量渗入,把衣服脱下来吧。这样黏在身上不舒服的”见晋王妃没有说话,战龙又说:”

你不说话,就是默许了。”

战龙心道:“看她脸红的样子,不定醉到什么时候呢,赵光义不在家,这美貌的干娘一定是饥渴的厉害,嘿嘿,我先吃一会儿她的豆腐再说。”

战龙见晋王妃躺在那里,如同羊羔一样任由宰割,就将晋王妃湿漉漉紧贴在身上的绸衣脱了下来,里面是桃红色的肚兜和白丝短裤,看到那一抹雪白的丝绸,正面隐隐的透出郁郁的黑色,战龙不由奋然勃起,他屏住呼吸,竭力控制心神,伸手握住她的**上的香肌,不由一颤,她肌肤的滑腻、柔软,摸上去手感极为舒服。

战龙并不急于享用晋王妃的喷香**,而是用那双极为温柔的手,轻轻地,有节奏地,捶打、按压着晋王妃的一双**,晋王妃面色恬静,美目微闭,沉沉睡着。哪里知道自己堂堂亲王妃子,现在正在被自己刚认的干儿子肆意抚摸自己的玉体?

战龙一开始还为她认真按摩,从**到纤腰,但最后终受不了她那白纱下微微隆起的圆臀散着的无与伦比的诱惑,忍不住在她的幽谷中轻轻一拂。这一拂,触手柔滑,让战龙心动不已。见晋王妃没有反应,就更加涨了胆子,双手逐渐朝着**深处摸过去,假装按摩大腿的内侧,却在按摩中不时的用自己手有意无意接触腿根,随着战龙的抚摸,晋王妃玉体一阵轻颤,战龙清楚地看到,她双腿间那一抹白色丝绸的中央地带,竟湿了一块足有鸡蛋大小的一块痕迹。

“她居然**了?”

战龙更加来了兴致,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一片柔软,另只手不由自主的探入桃红色肚兜之中,轻轻揉着晋王妃那高耸柔软的乳峰,真是好软和啊。

战龙正在津津乐道抚弄着王妃的玉体,突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两个小宫女走了进来,战龙吓了一跳,急忙收回色手。

两个小宫女看到王妃玉体半裸,也吓了一跳,但是看到战龙一本正经地再为王妃做按摩,战龙说道:“我正在为我干娘按摩,你们有事吗?”

两名小宫女低声说道:“王妃刚才吩咐过了,要我们帮她沐浴。”

战龙哦了一声,道:“我干娘现在醉的厉害,我帮你们将她抬到浴室去,你俩头前带路。

两个妙龄宫女引路,战龙抱着昏睡的晋王妃来到后殿沐浴。

穿过回廊,后殿小房间正中一个以玉石砌成的浴池,池中是温水热气蒸腾,烟雾缥缈,池中浸以鲜花香料,奼紫嫣红。

战龙见这两个侍浴宫女都在十七八岁上下,俱是面容娟丽,身材诱人。晋王府美女如云,不可能存在庸脂俗粉。

战龙说:“你俩赶快服侍王妃沐浴,我在外边等着。”

战龙出来之后,溜了一圈,并没有走远,见到这里十分安静,猜想一般家人也绝不敢擅闯禁地。

浴室,战龙就返回来,躲在屏风后面偷kui。

两个小宫女见战龙离开后,便很利索的脱下宫衣及里面中衣,身上只剩了一袭肚兜亵裤,小肚兜下肌肤若隐若现,曲线毕露,青春玉体诱人已极。她们又上前来为晋王妃宽衣解带。晋王妃身上只剩下肚兜和裘裤,马上就被脱了个干净,这会儿的晋王妃因为被这一折腾,微微有些醒转,她眼睛也没有睁开,进入水中,洁白如玉的玉体看的战龙欲火熊熊。

白玉浴池水面上满布花瓣,热气蒸腾,烟雾氲氤。水雾朦胧中,美绝人寰的晋王妃宛然在浴池中央,两个侍女们只身着红肚兜,捧着池中热水往她身上淋浇。只见晋王妃瀑布似的秀在水中轻轻荡漾,如墨玉般黑亮,荧荧灯火掩映下,泛动着诱人的光泽。她樱唇微微含笑,玉露也似的小巧鼻梁,桃腮嫣红,真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高贵出尘,仿佛瑶池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白玉般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晶莹剔透,水波荡漾间,女体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心头狂震。战龙喉咙里咕噜一下,干咽了口唾沫,直看得张大了嘴巴,再也闭不上,拼命移动脑袋换角度欣赏,想一睹水波下的妙景。晋王妃堪称完美的一对玉峰上在傲然的挺立着,雪白似凝脂,莹莹如美玉,完美的圆形加上尖挺的蓓蕾、配上乳白色的肌肤,更是衬托出粉红色的蓓蕾的美丽……

突然,晋王妃身子一滑,摔倒在水中,原来是她醉酒醉的厉害,两个小宫女力量单薄,根本托不住她,这一下,引得两个小宫女失声叫出来,战龙赶紧跑进来,帮着两个小宫女将晋王妃从水池中捞出来,见她依旧是眉目紧闭,酥胸上一对玉峰挂满了水珠,引得战龙吞了一口口水,训斥道:“你们怎么这样不小心?”

两个小宫女虽然不认识战龙,但是今天战龙陪皇后和王妃在一起,她们是看到的,现在战龙有口口称称晋王妃为干娘,两个小宫女哪里敢和他顶嘴?只有老老实实低头不语。战龙说:“你俩都下去吧,还是我给干娘洗吧,你们看她醉成这样子,要是摔坏了凤体,你们担当得起吗?”

“是!”

两名小宫女巴不得赶紧退下去,先不说给醉酒的王妃洗澡滋味不好受,现在自己光溜溜站在战龙一个大男人面前,她俩羞得早就脸通红了,听战龙让她俩下去,马上告退。

战龙的喉结动了动,双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了神圣的山峰,轻轻揉捏着峰顶上的两粒粉红色的蓓蕾。

战龙只是简单的揉捏了几下,沉醉中的晋王妃就难耐的扭动着柔美的矫躯,矫喘哼吟。

看着晋王妃洁白的**明晃晃地在眼前摆动,战龙的鼻息也忍不住粗重起来,他低头含住了她檀口中吐出的粉色香舌,吸吮缠绕,搅在一起。战龙的手抬了起来,轻抚着她的秀和背后柔嫩的肌肤,挺直的琼鼻、红润的双颊、晋王妃朱唇微启着。寇仲出一阵低微的呻吟之声。

战龙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口红的小嘴上,将舌尖伸过去,肆意吸吮她的丁香小舌。同时大手尽情地抓捏着她丰腴滚圆的美臀,并将舌头伸得更深之时,晋王妃忽然清醒了一点,“六郎,我没醉,你扶我起来……”

她本能地用双手掩住了裸露的玉峰。

战龙搂抱住晋王妃丰腴圆润的**,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当四唇相接时,她那柔软润泽的香唇,立即像一股电流般地触击到战龙的心灵,在他还来不及细细体会的那一刹那间,她温润滑腻的舌尖已轻欲拒还迎地呧着他的牙齿,当战龙正想含住它吸吮时,它却又情不自禁地刁钻而迅地伸入他的嘴里去探索与搅拌。

这次战龙没让那灵活的舌尖再次溜走,一股热流霎时贯穿他的全身,从脑门直到脚底、从潜意识灌输到每一条末梢神经,就像被人在他的血管里注入焦油似的,战龙浑身立刻滚烫起来,他知道晋王妃已经春心萌,春情荡漾了。虽然是醉酒昏迷之中,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十分敏感,在战龙的抚摸下,开始蠢蠢欲动。

晋王妃雪白丰腴而充满弹性的双峰密实地贴在战龙的胸前,那悸动的心房和热切的鼻息他都能深刻的感应到,战龙让秀美王妃的舌尖引导着他的灵魂,无论她怎么在他的口腔里翻山倒海,他都紧凑地顺应着她,丝毫也不敢遗漏的与她互呧互吻,有时是两舌交绕在一起缠绵、有时是两舌互相刮刷添舐,在轻津暗渡或彼此吸吮与咬噬舌尖的时刻里,他总觉得自己已经在这场无言的告白里,倾听到晋王妃隐藏的许多幽怨的心声。

一定是赵光义没有给她满足,好饥渴的女人啊!

沉醉的晋王妃也感觉到有男人在抚摸她,再亲吻她,但是她意识不清楚,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境。

战龙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轻声说道,“干娘,我在为你按摩啊,舒服吗……”

已经陶醉在刚才的热吻中的晋王妃努力想睁开眼睛,战龙将唇忽然又贴在了她耳朵上,轻轻地吹了口气。

“啊……六郎,我浑身好难受啊……”

晋王妃浑身微抖。

战龙的嘴唇轻含着她的耳缘,同时伸出舌头去添,那甜美的感觉,就像波浪一样从她的耳朵向周身扩散而去。感受着战龙的嘴唇在她的耳垂旁边的摩擦和喘息,粗重的气息弄得她白嫩的耳垂痒痒的,晋王妃“嘤咛”一声,浑身酸麻酥软依偎在战龙的怀里,感受着他越来越紧的搂抱,清晰地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的阳刚气息,还夹杂着男人的汗味,半推半就地任凭他上下其手抚摸揉搓,任凭他的大手抓住她丰腴滚圆的臀瓣狂野揉捏,同时,她清清楚楚感觉到他高高搭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住她平坦柔软的小腹。

有一个意识,自己现在好像没穿衣服,身边与自己亲近的男子,不是自己的丈夫晋王殿下啊。

她感到耳热心跳,心慌意乱,但是自己浑身极不自在,渴望被异性抚摸,那种渴望让她春心荡漾,以致没有力气去阻止战龙。

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按摩来,这种方式所引起的快感是隐性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潜伏在身体内部,再由心灵所萌的愉悦,要比直接出没更能造成强烈的冲击。

战龙的嘴唇由她的耳朵慢慢向下亲吻,一直来到雪白的脖子和柔嫩的肩头,在留下一阵“滋滋”的响声后,那火热的嘴唇划过了她酥胸,一直向双峰移去,甚至已经触到了她那一直护在乳峰上的手。

“哦……”

晋王妃情不自禁仰起头一声呻吟,感觉到双峰马上要受到攻击,她全身的性感神经都绷紧了。

双手尽管掩抱着双峰,但是她的手已经几乎失去了力气,完全是象征性地放在那里,哪怕是轻轻一碰就会立刻松开的。

然而,出乎晋王妃的预料,战龙的嘴唇并没有去拱开她的双手进而进犯她的玉峰,而是停在了她脖子下方的肌肤上。

战龙的手忽然放开她的腰,往下滑到了她圆滚的美臀上,但晋王妃的神经依旧紧张。

对方越是拖延对自己玉峰的进犯,她的神经就越是集中在那上面上。

她的身体逐渐后仰,可是她那富有弹性的丰满双峰却依然高高地向上翘着,还没有生育过的圣女峰没有失去娇好的形状。

战龙终于低下头,用舌头对她雪白柔润的酥胸起了进攻。

当他的舌尖接触到晋王妃那护着双峰的手时,晋王妃全身一抖,她的手指就像要崩溃似的,完全放松了对**的保护。

在那形同虚设的手指缝间,粉红色的樱桃悄然露了出来。

然而,战龙进攻的并非是那两个粉红色的樱桃,也不是她那雪白的双峰,而是她那勉强贴在**上的手。

不知为何,在紧张与颤抖之余,晋王妃稍稍又有点放心起来。

假如对方攻击的是**,她真的会彻底惊慌失措的。

因为,作为一个王妃,脑子里已经完全被一股火热的感觉所占据,容不得她做一丝违抗的思考。

战龙贪婪地将她的手指含起,一一吮吸,使她的**彻底暴露在他得意的目光下。

然而,那又热又粘的舌头依然没有进攻**,而是从手臂下方,由指尖顺着手肘一直往她的腋下添去。

“啊……”

就像有电流通过一般,晋王妃身体忽地一颤,叫了出来。

战龙舌尖的添拭,不经意间竟开出了前所未知的性感带!随着战龙的舌尖在她手臂白皙光滑的肌肤上一寸寸的滑行,晋王妃从未在意过的性感带竟然被一一掘出来。

此刻的她终于明白,能给身体带来巨大官能冲击的,并非只局限于**和沟壑幽谷等性器官,耳后、脖颈、腋下以至四肢,都隐藏着极为敏感的反应点。

然而这时的王妃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战龙的舌和唇正在致命地挑拨着这些地方升腾起前所未有的快感。

而这些部位,是她的丈夫晋王殿下此前所根本不会去爱抚和刺激的。

当战龙的舌尖滑入她的腋窝时,晋王妃不由得尖叫了一声,浑身的细胞仿佛都快要融化了,这新鲜而又剧烈的奇妙感觉简直快将她抛上天空似的,美妙的震撼在她的身体内的血管中四处扩散。她那本来就丰挺成熟的**,此刻更是不知羞愧地高高涨起。

战龙并不急着抚摩玩弄那**,而是一边用舌尖轻点着右边的樱桃,一面用两个手指轻夹住左边的樱桃摇晃。

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一个成熟的shao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晋王妃那隐藏在**深处的性感完全苏醒了,带着一丝激动,一丝愉悦,一丝贪婪,她的**已经强烈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

感受着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樱桃,她颤抖着将头左动右摇,出了呼喊。

而就在晋王妃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战龙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以极快的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又滑向了她的下身,舌尖挑触着她那几乎原形毕露的花瓣。

晋王妃绷紧了下身,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地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战龙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沟壑幽谷一般。

当战龙的舌尖来到她**上的那粒肉芽,并用舌头在肉芽周围划圆时,晋王妃抽筋似的在床上狂扭着身躯,麻痹而甘美的感觉从那一点迅向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

随着她最后一声凄惨的呼叫,一股滚烫的液体从体内喷涌而出,飞溅在浓密的芳草上。

战龙已经不容再容忍**再次爆,虎吼一声,翻身将晋王妃压在身下,龙枪出鞘,直接刺入那湿滑不堪的蜜洞……

战龙的色手探进她的下面,放肆地抚摩着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和后面丰满的股沟里。

晋王妃心早乱了,她只觉得有一股火在内心深处燃烧,转瞬间欲火就蔓延到她的四肢以及皮肤。

慢慢的晋王妃被战龙龙枪插的春水潺潺,已经浸湿了下面,她春情荡漾地分开**,让战龙龙枪更加深入更加为所欲为。

战龙腰部又是用力向前一挺,粗壮的龙枪就以势不可挡之势冲破了一切的阻碍,整根粗壮的龙枪就一下子抵到了花径最深处。

开始了连续不停的抽动。

晋王妃低呼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战龙的后背,双眸也紧紧的闭着,她努力承受着过自己所能承受的巨大,仿佛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把她从底到顶都烧穿了,疼痛、酸胀的感觉纷至沓来,心理上却有一种甜蜜的感觉,真是一种奇特的感受。

战龙微微一笑,低头吻上晋王妃的香唇,两人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战龙火辣辣的舌尖在她的嘴内游动挑动。

晋王妃也吐出了香舌,和他的舌头厮缠在一起;就这样你来我往,互相引逗,激起了彼此一阵阵的**。

战龙狂吻着她似要将她身体与灵魂一起吸入体内,手在她**的肌肤上肆意游动。

晋王妃被堵住的嘴中,出含糊不清令人心荡的呻吟,如美人鱼般在他身上扭动起来。

战龙也大力的抽动起泡在她的紧窄花房里的龙枪,她的花径柔软、嫩滑并且火热,仿佛具有生命力似的紧紧的包裹着龙枪,带给他无比的快感。“好胀啊……好满……啊……我感觉到了……你在我的体内……相公快……我要你……干死我……”

晋王妃诱人的呻吟就像是兴奋剂一样激了战龙的斗志,战龙疯狂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粗大的龙枪不断送进晋王妃的体内。

晋王妃都感到异样的兴奋难抑,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扭动着香软的身躯迎合着他的抽送,口中还不断的娇吟着。

晋王妃喘息呻吟着紧紧抱住了战龙,一双雪白的大腿盘绕在他粗壮的腰间,疯狂的扭摆着纤腰迎合着他的**。

晋王妃俏脸酡红,媚眼如丝,全身雪白的肌肤上都渗出了一层薄薄的香汗,战龙被她的媚态所惑,更加急的挺动起来。

“噗滋……噗滋”的**声,“啪……啪”的撞击声,“嗯……哦”的呻吟声,“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气声,几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整个房内充满了**的味道。

经过长时间的肉搏大战后,晋王妃长长呻吟一声,**深处剧烈地抽搐着痉挛着终于再次泄身了,整个娇躯瘫软下来。

战龙搂抱着晋王妃一边笑道,一边轻摸着她的纤秀光滑的大腿,享受着那滑腻地感觉。

战龙尽情抚摸把玩晋王妃那双雪白光滑如丝缎又充满弹性的长腿,埋头吻上她的浑圆乳峰,牙齿轻啮,舌尖微顶,左手绕过柳腰,攀上酥胸,体会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触觉。右手抚上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玉脐画圈,食指还不时逗弄着浅浅的浑圆的梨窝。

嘴在她酥胸上来回游移,添吸轻啮着。龙枪也开始了最后的狂抽猛插地直捣着她的花芯。

在龙枪的**下,晋王妃觉得无比的充实舒服,阵阵的快感透过俩人的交合处传来,她已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

由于过度的ji情,导致两人的动作异常火爆,下体的凑合迅而频繁,下体的剧烈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晋王妃不住地呻吟吼叫起来,和着下体的碰撞摩擦声,一时间淫声四起……

战龙丝毫未曾顾及怜香惜玉,挺直身躯,直接伸手搂住晋王妃的娇臀,用力朝自己怀里拉近,同时昂扬火热,坚硬挺直的龙枪顺势直接挺入幽谷深处……一手搂着晋王妃的肩头,一手用力揉搓着她圣洁的玉峰。他昂扬的龙枪在晋王妃美丽紧缩的幽谷中的**,带动着她的身子一顿一顿的,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经足以带给他激烈的快感。

一边享受着晋王妃的窄小而有弹性的幽谷花径,一边玩弄着她圣洁娇挺的乳峰,更不时地逗弄峰顶上那挺立的雪山樱桃。

充分感受滑腻紧缩,丰润娇挺的触感。

战龙伏在晋王妃的身上,气喘吁吁地耸动屁股,龙枪在花径里进进出出的**越来越快,“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战龙的龙枪开始射,七元真气也顺利地种入晋王妃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