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英雄救美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54 字数:4155 阅读进度:71/640

两人默默地这样相搂着,战龙感觉自己胸膛紧紧贴着郡主急促起伏的胸脯,而且这种起伏让彼此的胸部在不断摩擦着,那丰满而又充满诱惑力的双峰真的让战龙有点把持不住,想在她胸部上狠狠地捏上一把。但是,在未能确定对方身份之前,自己还是老实一些好,你当她真要是柴明歌,眼睛一瞪,杀自己还不如同杀一只青蛙?

郡主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正紧紧地贴住战龙,幽怨地道:“将军,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帮我把老鼠赶走。”

战龙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应道:“是是是。”

他很不情愿地放开郡主的娇躯,拿起洞壁上的火把去驱赶老鼠,见洞壁上有个洞穴,便将火把伸进去,不料“唧唧”声响起,从里面窜出一大群老鼠来,吓得战龙忙丢下火把,跑回去搂抱住郡主,郡主也是早都吓得紧紧地搂住战龙。战龙羞愧地说:“郡主,真不好意思,老鼠反倒多了,不过你不要担心,这些老鼠害怕我们,远比你害怕它厉害。”

郡主点点头,“将军说得对,我们不应该害怕这些鼠辈,需要拿出勇气面对他们,其实他们是害怕咱们才对。”

战龙微笑着看着她,佳人乌黑柔软的秀湿漉漉的,以玉簪固定,随意得有小撮丝散垂下来,另有一种独特放任的韵味。因为湿身的缘故,美人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前两处丰挺娇翘的乳峰将轻纱衣裙前襟鼓鼓的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随罗衣紧贴着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线下来,上面连接着浑圆美丽的肩部,粉嫩娇躯在轻纱掩映间,惹人遐思。

紧缩的小腹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线浑然一体,山风吹过,轻纱拂动之间,丰盈高翘的臀部和美丽修长的**时隐时现,看得战龙情动如潮,欲焰高张。

“哎嚏”郡主打了个喷嚏,双手搂住自己的双臂,战龙急道:“你身上穿的衣裳淋湿了,一定是着凉了。”

战龙本来想叫她把衣裳脱下来晾,可是她毕竟是当朝郡主,金枝玉叶,叫自己怎么开口。战龙将自己的湿衣衫除下来,光着上身,洁白但不是很健壮的身躯展现在郡主儿面前,郡主急忙扭转头去不敢多看,嗔道:“杨将军,你这是做什么。你会着凉的。”

战龙用两根干柴将衣服撑起,这样衣服就晾了开来,既可以晾衣服又可以当作帘布遮住身体,真是一举两得。战龙嘿嘿笑道道:“好了,郡主你可以回头看看。”

郡主误会了战龙的意思,嗔道:“有什么好看的,你不害臊我还要面子呢。”

战龙哭笑不得,道:“你回头看看,你已经看不到我了,我用衣服作帘布遮住了。”

郡主这才回过头来,有战龙衣服挡着,她只能瞧见战龙的身影。战龙笑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郡主轻笑道:“还算你聪明,居然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你快些将衣服脱下来烤干吧。”

战龙道:“我是男人,身体强壮,没事的,倒是郡主你应该将湿衣服快些烤干,要是穿在身上,会着凉的。”

那边,郡主默默无声。

“郡主,你放心,用这件衣服挡着,我看不到你。身体重要啊。”

郡主声如细蚊地道:“那你……你可不许偷看啊。”

战龙忙说:“我乃是正人君子,怎么做那种坏事?如果我胆敢偷看郡主一眼,就教我死回老家去。”

死回老家去?大不了重生一回,战龙心中默默替自己开脱。同时希望郡主快点脱下湿衣。

郡主小声道:“你闭上眼睛。”

战龙依足她吩咐,闭上眼睛。战龙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满脑子都是郡主那婀娜多姿的身段,想起她那玲珑凸透的曲线,战龙就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他的内心在暗暗偷笑:“这种诱人时刻我怎能轻易放过?幸好我早有预谋……”

战龙缓缓地睁开眼睛,他不敢睁这么大,因为郡主可一直在留意着他,如果睁得像死鱼一样大的眼睛虽然隔着一件衣裳也很容易被郡主觉。他只能眯着眼睛看,这一看之下却让战龙全身的欲火都燃烧了起来,这种欲火中烧的感觉让战龙很痛苦地煎熬着,他瞧见郡主的手正在解她裙子上的腰带,然后纤手移向香肩去解她肩上的吊带,紧接着双手又移向后背,战龙看不到她的手在后背上做什么,但也联想得到应该是解后背的纽扣。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人神魂颠倒,战龙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女人脱衣服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战龙突然有一股想冲上去帮她宽衣解带的冲动,他痛苦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个**,郡主解衣服的动作实在是太美了,太诱人了,战龙静静地观赏着这一系列诱人的动作,他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欲火烧焦,他感觉到此刻自己的**竟如此高涨,而且是前所未有的高涨,哪怕是与潘夫人那种性感的尤物在床上激战时也没有过现在如此高涨的**。

郡主的长裙由肩上慢慢滑落,战龙清楚地看到郡主身上穿的是月白色的肚兜,那高高耸起的双峰几乎要把肚兜撑破,她下身穿的也是月白色的亵裤,短小的裤子底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整个身段比例达到了完美的结合,用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来形容一点都不过份。

柔和的火光照射到她俏丽的娇颜,益增添晶莹如玉的感觉,使她更增一股清丽,一丝脱俗,一份神秘。

战龙不由醉了,看着她纤纤柳腰,还有耳鬓乌黑亮丽的秀,轻啮小巧玲珑的耳珠,沉醉在似麝似兰的幽香之中。

那裸露在外的半截酥胸,雪白亮洁,晶莹剔透,如玉的美玉双峰在花鸟图纹丝织**的紧束下显出的那道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在月白色小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艳。战龙眼冒火光,看着这无比的诱惑,忍不住想将手探上她的衣襟,穿过衣服衣服抚摸她盈盈一握却傲然挺立的雪峰,顿时一股滑腻柔软的感觉充满全身,战龙陶醉在幻想中。

雨住天晴,二人身上的衣服也都烤干了,这时候,郡主已经穿好了衣服。

战龙陪着郡主下山,看到郡主脸上依旧红晕不褪,战龙有些心思费解,难道是我猜错了?她莫非不是柴明歌?或者是柴明歌的姐妹?

二人回到京城,路过热闹非凡的市集,这里简直就是购物者的天堂。古玩、饰、服装、兵器……各式各样的商品应有尽有。战龙看着这条街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沉思了片刻道:“郡主,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想在这里买件礼物送给你,以示谢意。”

郡主道:“不用了,举手之劳不劳挂记,这里卖的大部分东西我家都有,你们又何必为了我而破费呢?”

战龙道:“郡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等着,我一定买一件有意义的宝贝给你。”

郡主微笑着说:“好吧,我看看你能送我什么。”

战龙就领着郡主在商品街上逛起来。

前面一家商品店,二人刚走进来,还未来得及看商品。有三名大汉闯进来,个个提着大刀。掌柜见此三人乃江湖中人,不敢怠慢,亲自走过去问:“三位客官想要吃点什么?”

其中一位大汉一把抓住掌柜的衣襟,吼道:“把所有的钱都给我拿出来,不然我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客人们见情况不妙纷纷想逃离,只可惜已有两名大汉在门口守着。

为的一名大汉道:“把所有的财物都交出来放在桌上,老子或许会放你们一条生路。要是给我不老实,哼,可就别怪老子刀下无情。”

客人们都吓得赶快把身上所有的财物掏出来放在桌上。

三名大汉一个堵住门口,另外两个直奔战龙和郡主过来,商品店的两个看家护院提剑杀了上去,可惜不是这三个强人的对手。只打了几个回合,就被打晕在地。

一名大汉走到战龙面前,道:“快把身上的钱拿出来。”

说完便欲搜郡主的身,郡主惊慌之极,紧紧地抱住战龙,两眼却望向战龙,她知道战龙有武功在身。战龙喝道:“大胆狂徒,竟敢在大爷面前放肆!”

说完飞起一脚,踹在那名大汉身上,大汉被踢得不住向后倒退。另一名大汉怒道:“好小子,你哪条道上的?叫什么名字?我看你是活腻了,敢跟我们动手。”

战龙道:“我姓杨,专打你们这些恶霸,不怕死的就过来。”

为的大汉听后脸上顿时失色道:“原来你就是专门打抱不平,主持江湖公义的人称大宋第一美男子的大侠杨六公子。”

说罢,冲战龙挤挤眼睛,战龙会意,心中明白,这一定是潘豹招来配合自己演戏的。

原来,战龙提前就安排好了这一出戏,自己回来的时候,想办法让郡主跟自己来这里,然后自己上演英雄救美的桥段。

战龙说道:“虚名而矣,何足挂齿。”

为的大汉道:“如果你真的是威震江南的杨六将军,我等自当逃得远远的,并且把财物全数奉还。不过口说无凭,我们弟兄可要见识见识。”

说完后面三名大汉便持刀砍杀过去,战龙迎了上去。这三名大汉尽往战龙身旁数寸之处砍去,战龙闪过一刀又一刀,众人看了皆以为是战龙身法灵活。

战龙双手成掌,向两名大汉的胸膛打去,本来战龙这掌是毫无内劲,但那两名大汉接掌后却被弹出丈外,跌倒在地。为的大汉见状大怒道:“我们三个一齐上,把他砍成肉浆。”

说着杀将上去,那倒在地上的两名大汉也爬起来一同杀过去。顿时,三名大汉手持钢刀围住战龙,客人们见没人看守便纷纷逃跑,连丢在桌上的银子也不要了。战龙与三名大汉战了十几个回合,猛然暴喝一声,拍的三掌分别向三位大汉身上打去,那三名大汉被震得倒地。为的大汉道:“你果然是杨六将军,武功如此了得,我们撤。”

说完三名大汉狼狈逃窜出去。

郡主见强盗逃跑,连忙赶上前来,关切地问:“杨将军,你没事吧?”

战龙微笑道:“郡主,我没事,这几个强盗,真是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也敢抢劫,好在被我打跑了。掌柜的,看看有没有损坏什么贵重的东西,算在我的账上。”

掌柜的急忙陪着笑过来,“原来是大名鼎鼎,威震江南,平灭楚国的杨六将军,太好了。幸亏将军在这里,我们店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为了表达小老儿的一番谢意,将军可以在这里任意挑选一件中意的东西,送给你心爱的姑娘。”

战龙心中十分收听这几句话,郡主却是满面羞红,战龙就挑选了一个做工精致的刺绣香囊,战龙坚持要付钱,但掌柜说什么也不要,“杨将军,宝剑赠猎人,香囊增加人,这香囊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是小老儿的一番心意,但愿杨将军和小姐幸福恩爱,战场上杀敌保国。我们就知足了。”

战龙听得一阵感动,“老人家,你放心,男儿学成文武艺,誓当报效国家。”

郡主也是微微一笑,听掌柜说自己和战龙恩爱美满,也没有怎么在意,离开商品街,战龙将郡主送回王府,然后再依依不舍与郡主道别,回到潘府,潘豹笑哈哈问道:“六六六哥,我帮你做的事情你还满意吧?”

战龙点点头,“干得不错,我请你喝酒,去吩咐家人多炒两个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