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龙枪龙兰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49 字数:12309 阅读进度:62/640

战龙和司马紫烟第二天来到凤凰城,四小姐,宝日明梅和洪玉娇,顾大人已经在这儿等候多时了,大半粮食已经装车,因为车辆不够使,就等着战龙来支援了,战龙道:“当然是越快越好,我一日回不到荆州,就一日不得安心,咱们现在就起程。”

回到荆州,见过父母,令公和四娘见到战龙得胜归来,战龙将凤凰城的事情详细地讲述给二人听,令公高兴的胡子翘起多高,大大地夸奖了战龙,“六郎,稻收的顺利完成,我大宋在江南的兵马后勤高枕无忧了,我现在就上表朝廷,一是为你请功,而是看朝廷下一步怎吗办,是趁热打铁,还是养精蓄锐。”

令公忙着上书,战龙和四娘退出书房,四娘拉着战龙的手,“六郎,这些日子,四娘可是担心死了。”

战龙笑着说:“四娘,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怎么不见我师父?”

四娘说道:“师妹奉旨回京了,三天前刚刚动身,她本来是想等着你和咏琪一块走的,但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只好先走一步了。”

战龙心中一动,“这么快?看来四姐也马上就要进京了。”

一想到四姐嫁入皇宫做贵妃的事情,战龙心中有些伤感。

回家之后,令战龙欣慰的是看到了久违的大嫂,慕容雪航笑若春风,正陪着八姐九妹在后院练剑。

战龙站在远处,看着大嫂风姿绰约的身影在剑光中翩翩起舞,心中涌上来一股说不清冲动,他多么想将这个与众不同的长嫂搂入怀中,肆意亲吻她,爱抚她,向她倾诉自己这些日子对她的思念。那个令人**的夜晚,战龙至今记忆犹新,可惜的是,自己永远不能向她表露真心。同时战龙又知道,大嫂的性格和二嫂,三嫂,五嫂都决然不同,自己是没有办法引诱她的,大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带给她快乐的人是自己……

“六哥?”

八姐九妹率先现了战龙,一同跑过来和战龙打招呼。

慕容雪航也停下来,宝剑归匣,“六郎,你终于回来了?”

“大嫂,我回来了。江陵的情况如何?”

慕容雪航道:“暂时没有紧急军情生,不过圣旨已经过来了,皇上传旨给父亲,暂且按兵不动,现在南唐李景的钦差估计也从汴京城回到南唐了,双方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是不会起刀兵的。”

战龙道:“这样最好。”

要不然,大军攻打江陵,我对孟姜和林熙蕊怎么下得了手?

因为天色已晚,杨家几个兄弟都好几个都在执行军务,不能赶回来给战龙庆功,所以四娘就将庆功宴推迟到明天中午。

今天的晚餐,大家只是小聚了一下,散席之后,各回寝室休息,四娘让战龙和四小姐准备一下,后天就起程进京。

战龙回到自己房间,不知道为何,心中还是充满了大嫂那倩丽英姿的身影,于是就忍不住将自己的数码手机拿出来,翻阅里面那段视频,虽然角度不是很好,但是大嫂那绝美的**还是零战龙喷然心动,这简直就是最棒的视频录影,尤其是在这种年代。

刚看了一半,手机突然嘟嘟嘟想起来,靠!居然没电了。

战龙懊恼地叹口气,本想用蓄电瓶充电,但是想到今后或许还有更需要用电的时候,再说自己现在是越看越上火,简直忍无可忍了,必须找个对象泄一下。

战龙正胡思乱想着6突然,一道白色的光影,稳稳的落到战龙窗户前面的屋顶上……

“二嫂!”

战龙太熟悉那道白色的雾水一般的光影了,那是南华御剑的虚灵术。

可是战龙刚刚坐起身子,就见那道白影停下身后,慢慢露出原形,那人一身白衣,头上紫巾束,面上盖着轻纱,长身玉立在皎洁的月光中,四下张望了一下,飘身落到地上……

战龙奇怪,若是二嫂为何蒙住了脸面?看来不是二嫂。

那白衣人在大哥那间房子后面站住身形,侧耳倾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然后推开后窗户,纵身钻进去……战龙被他的行为惊呆了。大哥的房间分明灯火辉映,即使大哥在千禧湖值班,大嫂也应该尚未休息,可是里面并没有传来激烈的打斗声。莫非来人是大嫂的朋友?可是这个身怀绝技的男子,为何不光明正大上门求见?而是选择了晚上悄悄地潜入,莫非……

想到这里,战龙连忙悄悄走过去,慕容雪航的房间,虽然后窗户半张半掩,但是屋子中的情景还是能看到大半。

美丽而温柔的大嫂,现在正和那个神秘的男子拥抱在一起。

战龙擦了一把冷汗,心道:“这回可完了!大嫂怎么可以这样?”

这时候,抱在一起的二人终于分开。

神秘人说:“实话告诉你,我本是来找杨六郎的。”

大嫂阴着脸说:“你为什么要找我六弟?”

神秘人说:“因为我要杀的人就是他。”

战龙吃了一惊,“杀我干什么?咱们无冤无仇的。”

大嫂面无表情的说:“我一定会阻止你,萧绰。”

战龙重复了一下这个令自己震撼的名子,心道:“萧绰,难道这个神秘人,是女扮男装的萧绰?”

战龙仔细的端量了一会儿,终于现这个神秘人果真是女扮男装的萧绰,虽然戴着面纱,因为她的耳朵上有耳洞,还有就是夏季因为衣服单薄,那高挺的胸脯是没有办法完全遮挡起来的,看来大嫂隐藏奸夫的猜忌被排除了,可是与萧绰独居一室,这叛国通敌的罪名尚且存在,战龙继续监视。

萧绰说:“姐姐,我真若是执意执行的话,恐怕你阻止不了。”

慕容雪航看了看萧绰身后背的剑壶,问:“你也是南华御剑?”

萧绰点头,说:“不仅是南华御剑,我还是大辽景亲王的王妃,更是你的亲表妹。”

战龙心中悟道:“原来萧绰同大嫂是表亲。大辽景亲王?耶律贤,这小子是未来的大辽辽景宗,真够有艳福的,娶了萧绰这样杰出的女子。”

慕容雪航摆摆手说:“你身为辽国贵族,大辽现在虎视中原,我们姐妹虽然多年不见,可是、有句话叫各为其主,身不由己,萧绰,你不应该来。”

萧绰淡淡一笑。说:“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来找你,实话告诉你,我是奉了大辽皇帝的密旨,大权专断江南之事,杨六郎雄才伟略,若是不除,日后必是我大辽后患,我知道你现在是她的大嫂,所以来和你商量一下,事关重大,还请姐姐三思,我既想完成使命,又不想姐姐你难办。”

慕容雪航认真的说:“既然你知道我是杨家的媳妇,又深晓我的脾气,更何况六郎是我家大郎的亲弟弟,萧绰,即使你有一万个理由,今天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战龙听大嫂如此维护自己,心中十分感动,“我的好嫂子,我拿什么感谢你?”

同时战龙也担心大嫂不是萧绰的对手。

“是么?”

萧绰退后一步,一伸手背后刻着游龙的剑壶出一声低昂的争鸣,被她横握在手中,“姐姐,我们姐妹这些年来第一次见面,就非要兵戎相见吗?”

慕容雪航竖起眉毛,右手按到了床头宝剑的剑柄上,冷冷的看着萧绰说:“是你非要这样的。”

萧绰叹了一口气,将剑壶收起,轻声说:“姑姑若是知道我和你动手,在天之灵岂能放过我?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的决心,看来我们真的很难站到一条战线上。”

慕容雪航说道:“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我既不向往功名权利,也不想争荣华富贵,可是我们毕竟骨血相连,我知道战场无情,非要刀兵相见的话萧绰你要想清楚啊。”

萧绰缓和了一下口气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为,今天我来这里,不是和你打架的,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

慕容雪航眉毛一挑说:“我也正好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萧绰看了看慕容雪航,认真地说:“辽国皇帝逐鹿中原是志在必行,紫荆关有四十万大军严阵以待,这四十大军有二十万全是铁甲重骑兵,试问你们大宋拿什么来阻挡二十万铁骑?”

慕容雪航哼了一声说:“辽穆宗凶残成性,他不惜牺牲千万将士以及边关百姓的性命,来铸成自己建立王朝的美,他虽然拥有庞大骑兵团,但是有我杨家将在,攻破大宋北疆,永远都是他完不成的想。”

萧绰轻了声音问道:“姐姐就这么自信?”

慕容雪航默然无语。

萧绰叹口气说:“那我只能按照原计划,刺杀大宋所有的名将,大宋灭亡是迟早的事,姐姐为何这样执迷不悟呢?”

慕容雪航闭上眼睛回答:“我会拿起宝剑阻止你。”

萧绰又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是说有事情要问我吗?”

慕容雪航点点头问:“你坐下吧。”

见她二人放下武器,并肩坐在一起,战龙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萧绰笑了一下说:“刚才我在房上听见姐姐自言自语,你是不是一直想要孩子,结果一直没有称心如意?”

慕容雪航脸一红,生气的道:“谁让你偷听的?”

萧绰竟自说道:“因为我是契丹人,害怕别人看见我引起误会,故此偷偷潜入到你家,想与你商量大事,所以不小心听到了。”

慕容雪航见她谈论此事,表情自若,自己却是羞得无地自容,“你真的不知羞耻。”

萧绰拉住慕容雪航的手说:“姐姐莫要慌张,说实话,看到你求子心切,我实在是爱莫能助,但是我得告诉你,要想生育孩子,不是多做两次房事就可以办到的。记的姐姐已经嫁过来有三年多了吧,至今还不能生育,应该是某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慕容雪航听得云雾缭绕,“我听不明白你的话,萧绰你说的再仔细一些,”

萧绰认真地说:“我们契丹贵族家的女儿,在未出嫁前都要熟悉一些事关行房与生育方面的知识,舅舅、舅妈去世的早,可能没有人传授你这方面的经验,你们汉人对此又极为保守,方导致你们到现在还生不了孩子。男女交媾,若是采取得当,则益寿延年安胎种子。种子前男子先须补精益肾,使阳气壮盛;女人亦宜调精养血,使子。宫和暖。再候月事已过,红脉方尽,子。宫正开,越五日后正宜交合。一日成男,二日成女,阳奇阴偶之义也。再越五日后,则闭,为虚交矣。即使交合后两情皆悦,也很少再能应验。若是姐姐想要双胞胎,可选在太阳照到头顶时候行房,阴血先至,阳精后冲,则血开闭精,精入为骨而成男;阳精先至,阴血后参,则精开裹血,血在内而成女。只有精血齐至方为双胎。”

慕容雪航心中暗自叹息,我家大朗不行啊。口上问道:“这都是真的?”

萧绰含笑说:“这都是皇宫的御医说的,我只不过借花献佛而已。”

战龙见二人谈得投机,逐渐减灭了刚才的紧张气氛,自己也就放下心来,仔细的端量起萧绰来,这个浑身充满传奇色彩的女人,就是日后总掌大辽皇位的萧太后吗?见她虽然穿了男装,英武之中还是隐隐透出一股柔媚的女人气息,如果说大嫂是那种女人中的女人,那么萧绰就是女人中的丈夫,这样的女人,六爷我好喜欢!

接下来,姐妹二人果然不再提起战争,而是儿女情长的专心说起各家私事,大都是事关行房的秘术,萧绰生性豪爽,说话不懂得遮掩,有时候竟说的慕容雪航面红耳赤,却不见慕容雪航恼怒,有时候说的慕容雪航嗤嗤轻笑,但是这些东西对于战龙来说,已经不再稀奇,生理卫生这门课,中学时候早学过了。战龙听得困,既然消除了大嫂通敌的嫌疑,人家表姐妹谈心,自己也就没必要再听下去了,看看那位哥哥不在家,嫂子那里一定空虚。

战龙偷偷溜达了一圈,现只有三嫂龙兰房间空荡荡,战龙悄悄摸进来,决定用龙兰的蜜壶来解决自己龙枪的危机。

来到床前,看龙兰正娇躯侧仰闭目睡着,“三嫂?是我啊。”

见龙兰没有回答,战龙直到今天晚上是三哥值班巡城,就大着胆子摸过来。

龙兰并没有睡着,她只是闭着眼假寐着。战龙看着怀中的三嫂,忍不住吻住她红润的樱桃小嘴,因为有着上一次在黑鲨渡口的暧昧关系,龙兰也正在等着战龙再一次来侵犯她的玉体,所以当战龙一吻住她,她便紧紧揽住战龙的颈脖,主动的热吻起来。

“嘿嘿,三嫂你还没睡啊?”

“小坏蛋,你还记得我?”

“三嫂,我当然记得你了,你对六郎最好了,尤其是你迷人的小嘴,我的龙枪现在已经蜕甲了。”

“真的?”

龙兰惊喜往外,一只手顺着战龙的腰摸了过去。“好大!六郎,什么时候蜕甲的?”

“三嫂,先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现在想死你了,就让我们真真正正地相爱一回吧。”

龙兰犹犹豫豫,“可是,万一被人现怎么办?”

战龙低声道:“三哥不在家,谁回来啊?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

说着,就扯开龙兰胸前的衣襟,一头扎进那两座雪白的玉山中,他一手爱抚着嫂子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一边狂吻着狂吸着嫂子那红润性感的樱桃小嘴还有那条令人**的小香舌。

龙兰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全身酥软无力,她只能勉强应付着战龙变幻不停的姿势肆**弄着自己的娇躯。她淫媚的呻吟着,“啊,六郎,我快不行了,求求你,饶了嫂子吧!”

战龙的兽性暴的更加强烈,他不想放过龙兰,龙兰的哀求更加刺激了战龙的兽性,他不断的吻着美艳嫂子的雪白颈脖,双手用力的揉搓捏弄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龙兰实在受不了战龙的强悍了,再次淫声呻吟哀求道:“啊,六郎,饶了嫂子吧!我们不能这样啊,要是被你三哥知道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哀求只能更加刺激战龙的兽性,可是身体的极限已经快到了,她怕自己会被战龙彻底引入无底的**深渊。

“六郎,你去把灯吹灭了吧。”

战龙见龙兰终于放弃了矜持,向自己投降了,可是他懒得再下床去,轻吻着龙兰的耳根,“好嫂子,亮着灯,我更容易看清楚你,我喜欢这样看着你被我……”

龙兰娇羞地说:“这里不是那天在船上,要是被人看到,我可就没脸见人了,六郎求你了。”

战龙却邪恶地说:“我偏不,三嫂我们就这样**吧,我喜欢清清楚楚地看着你。”

龙兰红着脸将四面如云的纱帐垂了下来。“小坏蛋,你存心是羞辱我啊。”

战龙嘿嘿笑着,重新将她楼道怀中。

战龙细细地端详着龙兰那如天仙般的俏脸,一阵比以前任何时刻都更强烈的爱意潮水般涌上心头。

龙兰被战龙看得娇羞无比,但又不敢和他四目相对。低低头的道:“六郎,我……我怕。”

没想到三嫂这么成熟的美女,居然她也有女孩子般的羞涩。

“三嫂,我会小心的,温柔的爱你的!”

战龙安慰的说道,同时慢慢地伸出双手,轻轻地抚上龙兰那光滑的玉颊,满足地叹道:“三嫂,我终于觉这不再是一个,我又闻到你那熟悉的香味了,黑鲨渡口之后,没有你的日子里,生命对我毫无意义,三嫂我在凤凰城的这段时间,你知道我是多么想你吗?”

龙兰的双眸涌出泪花,哽咽道:“我知道的……六郎,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没有你的日子,三嫂何尝不是生不如死!”

她猛地把头埋在战龙的肩窝里,随即又抬起头来,滚烫的脸颊贴在战龙英俊的脸庞上。

“三嫂,难道这些日子,三哥没有爱你?”

这是战龙十分关心的问题,他不希望被自己沾染的女人,再身受其他男子临幸,即使是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行。

“抱紧我,六郎!抱紧你的嫂子……”

龙兰终于向战龙敞开了怀抱,“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你那一次之后,虽然没有真正的结合,可是我觉,我已经深深爱上你了,爱的一不可收拾,对其他男人再也没有兴趣,包括你三哥,他这人本来就幼,我不理他,他也不敢求我,实在憋不住了,还偷偷自己解决呢。见他那可怜的样子,我心中也不是滋味,有心想帮他,可就是做不出来。”

战龙听得心花怒放,抱住龙兰娇嫩的身体,“我的好嫂子,我的乖宝贝,你做的太好了。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女人,就要对我忠诚。”

龙兰娇羞地说:“可是你三哥?”

战龙邪魅笑道:“他不是还有两个夫人帮助他吗。”

龙兰狐疑地看着战龙。

战龙坏笑着说:“左手和右手啊。”

“小坏蛋,你真是坏透了,想霸占你哥哥的女人,还不许人家夫妻亲近,你好邪恶啊。”

龙兰娇媚地用手掌摩擦着战龙强壮的胸肌。感受着龙兰的无比情深,战龙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爱意,猛地一把把龙兰整个搂抱在膝上,这动人的美女轻呼一声,玉手缠上他强壮的脖子,摸着他的黑和面颊,动情地道:“六郎,六郎、噢!我的相公……”

战龙的吻雨点般落在龙兰的脸蛋、鼻子、香唇上,炽热激烈的情绪在心中激荡着,深情地道:“从今天开始,我六郎向天立誓!三嫂,我要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龙兰毫无保留地感受到战龙对她那无有止境的热爱,颤声道:“六郎,嫂子我现在已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六郎,来吧,来占有我吧,占有你的三嫂吧!”

战龙凝视着龙兰,一只手绕过她的小蛮腰,一只手按在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小腹处,俯头贴上她香嫩的脸蛋,寻找到她的香唇,重重地吻了下去。龙兰紧紧地抱住了战龙,激烈地回吻着。她的嘴唇细腻而柔软,湿润地微张着,求索着的唇,象是一朵怒放的鲜花,诱惑着蜜蜂采摘她花心里的蜜糖,“六郎,我真的好爱你。”

“三嫂,我也爱你啊,就让我们彼此倾尽全力的相爱一回吧。”

一阵ji情的狂吻,让龙兰全身都热了起来,她脸泛潮红,媚眼迷离,娇喘吁吁的看着战龙。一双明亮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水汪汪的,极为动人。战龙紧紧地搂抱着龙兰那动人心弦的纤秀身子,又爱不释手地吻上她那娇喘吁吁的小嘴,龙兰的小嘴是那么湿润香滑,吐气如兰,一股清新动人的女人气息缠绕着战龙。战龙紧紧地抱着她,一边在她颊上、颈上狂热地吻着,一边伸手握住了龙兰一对丰满、浑圆的玉峰。不住地揉搓着,触感传来一种甜美的感觉。

“嗯……”

龙兰软绵绵的靠在了战龙的身上,任由战龙的手从衣衬的领口伸了进去,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双峰,身子不住地轻颤着。随着战龙的动作,龙兰的俏脸越来越红,白晰的脸上挂着动人的红晕,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战龙,饱含着爱慕和兴奋,神情极为动人。

衣衫半露,乳白如玉的娇美玉峰若隐若现,诱人非常。

“嗯,嗯!六郎……”

龙兰的双手,死紧的拥抱着战龙的腰,扭动着,让自己的敏感处与战龙的坚挺龙枪磨擦。战龙用唇吻着龙兰的脸,唇,颈部,慢慢往下移,同时自已也缓缓地往下蹲,以配合脱龙兰的衣服。

“啊……”

战龙整个心胸大震,这一对玉峰像两个粉团似的肉球,终于又现在他的眼前了。战龙向龙兰打了个眼神,龙兰红着脸看了战龙一眼,神情动人无比,不过她还是温顺地躺在软榻上,娇羞无限地望着战龙。战龙伸手去解她的衣裳,龙兰只是羞涩地抓了一下他的手,就放开了。龙兰的双手,被战龙拉下来之后,她只有呓似的低吟着。

衣服脱开,战龙看那荡人魂魄的双峰,绯红的乳晕,情不自禁的用口去含着,去吸,去吮。

“嗯,六郎!我好怕,不行,不行,不要……”

战龙终于把她的衣服脱下,龙兰的双手一自由,紧紧抱着战龙的头不放。

战龙沉住气,一口含着一个玉峰,一手揉弄着另一个玉峰。

龙兰躺在床上,娇躯蜷缩着,用迷迷糊糊的鼻音,低吟着:“六郎,我还是有些担心……”

她已经变得半裸,脚趾头晶莹剔透,脚背肌肤白皙光滑,隐约可见软弱而纤细的蓝色血管,没有一点瑕疵,仿佛一块温润的美玉。瑟琶半掩,最为诱人。一身褒衣的龙兰是如此的美丽和妩媚,战龙的手都不由颤抖起来。

终于,龙兰身上多余的衣裤全部褪去。一瞬间,一具光华雪白的**完全暴露在战龙的眼前。

一张原本清丽无匹的俏脸,经过雨露的滋润,比往日更加的白润鲜嫩,显得更为圆润秀气。小腰盈盈一握,丰腴又柔若无骨,皮肤光滑如玉,抚上去细腻芬芳。

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修长匀称、两条雪藕般的玉臂,足以使人为之心荡魂飞。一对凝霜堆雪的玉峰,浑圆丰隆,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般。

两条白生生的粉腿羞涩地纠缠在一起,姿态撩人。那浑圆的粉臀,圆圆的,白白的,像一朵美丽的鲜花。那美丽丰盈的臀部曲线流畅、优美动人,两瓣诱人犯罪的可爱臀部夹得紧紧的,使人无法一窥内里究竟。细细的柳腰为了使臀部高昂而沉了下去,那浑圆的、眩目的、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中间优美的弧线的沟壑让人心荡神驰……

战龙的一双眼睛到了龙兰的身上,就再也离不开了,那种如痴如醉的神情委实让龙兰羞涩不已,但又心满意足。

龙兰的粉脸含春,娇躯微微抖,羞怯之情,表露无遗四目相现,传着春情与欲火,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都无法支持了,猛地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战龙只觉得自己压着一对丰满的柔软,很是受用。他的手,也在龙兰的双峰间揉弄着。龙兰被揉弄得全身伸缩不已,说不出的麻、痒、刺激,只感到他的手,像火似的在自己的身上游动着,不由得呻吟出声来:“六郎……轻点呀……”

战龙的手并未因此满足,在双峰间一阵的揉弄后,他的手竟顺着小腹往下滑,然后钻进去。龙兰像触电般的,张开那双钩魂的双眼,凝视着战龙。“三嫂,你就像是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太美丽了,我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战龙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再也忍受不了,缓缓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健美古铜色的躯体,他的躯体充满了力和美,浑身上下的肌肉扎实、完美、有力,似乎隐藏着惊人的力量。

龙兰痴痴地瞧着战龙那慑人完美的身体,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让女人无法释怀的男人,龙兰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她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

战龙迈伸出强有力的胳膊箍住龙兰那柔软的腰肢,龙兰娇躯剧颤,软软地倒在战龙的怀里。

战龙轻轻地吻在龙兰的脖颈上,她脖颈上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娇嫩,不断散着优雅的香味,令战龙心魂皆醉。战龙的嘴唇慢慢地往上移,最后吻在龙兰那晶莹的小耳朵上,不断地啜吸她那浑圆娇嫩的耳珠。同时他的右手移到龙兰的胸前,在她那柔软坚挺的淑乳上大力揉捏着,触手滑腻柔软,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传来,令人血脉贲张。

一抹醉人的晕红逐渐蔓衍到龙兰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她神情娇羞,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她的脸颊火热艳红,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口中不断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她的呼息越来越急促,如兰的气息更是让人闻之欲醉,她秀丽清雅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就连娇嫩晶莹的柔小耳垂也是一片绯红。

战龙也越来越兴奋,再也忍不住,猛地一把拦腰抱起龙兰,龙兰玉颊晕红,星眸半闭,小口微张,不住地喘息着,她那如云的秀有些散乱地披在肩上,在烛光的辉映下,衬着她那晕红的秀脸,媚骨天生的绝世玉体,直有说不尽的妩媚动人。

战龙心中一股火在雄雄燃烧着,龙兰知道将要生什么事,玉脸通红,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望着伏身下来的战龙,忽地颤声道:“六郎,我要……”

战龙伏身压在龙兰那动人的玉体上,在她那柔软的红唇上轻吻了一口,柔声道:“三嫂,放心吧,我会小心翼翼的爱你!”

说着两人又拥作一堆,战龙听到龙兰沉重的鼻音,剧烈的心跳,他翻身上马,把她压着。把她那光洁细嫩,毫无斑点的雪白,照得耀眼生辉,那柔丽的曲线,几乎无一处不美,由头到腹部雪白一片,两个饱满丰挺的玉峰,美得难于形容,战龙贪婪的欣赏着。

“六郎,还要看呀,羞死嫂子了……”

龙兰的呻吟的说道,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清纯秀丽的脸颊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已经变得水汪汪的,尽是媚态。

“好嫂子,这是战前运动,让我看够了吧。”

战龙压着她,紧拥着,雨点似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颤抖在她的心底。

“六郎,你这样大,我怕,真的怕呀……”

龙兰娇嫩之处接触到战龙坚挺的龙枪,不安的扭动着,心中忐忑不安。

“好嫂子,你美死了,不要怕。”

战龙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微挺,龙兰颤抖着,战栗着,蹙着眉头,口中不停嘤嘤呼痛。但是全身瘙痒不已,欲火已经占据了她的身心,不能罢休。龙兰深深地凝视着战龙那俊秀的脸庞,痴痴地道:“六郎,来吧,爱我吧!”

“好嫂子,我来了!”

战龙的臀部,猛地往下沉。

“啊!六郎,好痛呀……”

龙兰粉脸变白,全身抖,尽管她已不是处子,但是头一次经受战龙如此巨大的龙枪,还是有些吃不消,颤抖着,战栗着,口中不停嘤嘤呼痛。

战龙怜惜地停了下来,伏身吻上龙兰那柔软的香唇,和她口舌交缠。等她身体平伏下来,再一用力,完全进入龙兰的体内,伴随着龙兰的娇啼,战龙一下子顶到了花心。

“慢、慢点,好大啊!”

龙兰大叫了一声,双手死命地搂抱着战龙的腰身,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嫂子,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大的、啊啊啊,太大了。六郎你要慢点哦。”

战龙温柔地吻去龙兰的樱唇,柔声道:“三嫂,我会疼爱你一生一世的!”

战龙开始力,坚挺粗大的龙枪,不断冲刺着龙兰娇嫩的花茎。

龙兰全身顿时变得舒服取来,呓般的呻吟着,身体的一阵阵快感,冲击着她全身的每个细胞,舒畅极了,她的两条粉臂,像蛇般的紧紧缠着战龙的腰上。“嗯……”

龙兰粉脸绯红,娇羞怯怯的像个少女。顿了顿,玉脸泛起红晕,低声道:“六郎儿,爱我吧!全身心的爱,用力的爱!用力干你的好嫂子!”

战龙顿时龙腾虎跃起来,龙兰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她玉齿轻咬,微皱双眉,承受着战龙的冲击,口中不停地呻吟着,似痛苦,又似欢乐。她的呻吟声如诉如泣,似歌非歌,宛若仙声,不断地挑动着战龙心中的那根弦,更激起他的欲火。

战龙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加剧,不断地给龙兰以强有力的冲击。龙兰娇喘着,呻吟着,似不堪挞伐,但娇躯却又如水蛇般紧紧地缠着战龙,不停地扭动逢迎着。战龙只觉得龙兰不断地收缩蠕动着,似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着自己,一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对方那边传来,更是刺激得他的动作越来越猛烈!

龙兰只觉得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快感不断向她涌来。

战龙几乎每下都顶到了龙兰的深处,每一次,龙兰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啊、啊……”

龙兰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她紧紧地抱着战龙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

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战龙的臀部,象条八爪鱼般将他紧紧拥抱,鼻间不断出令人**的阵阵呻吟声。一对丰满的玉峰象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樱桃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战龙一口气顶了几十下,龙兰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髻早已散成满枕的长,散在胸前,散在嘴里。

龙兰娇慵无力地瘫软在战龙的身下,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长散乱地铺在床上,妖异而美丽,俏丽的脸蛋像一朵脱俗绦尘的深谷幽兰,散着芬芳的气息。战龙还没有停止,他也不会停止,龙兰的美臀不停的抬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

又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龙兰一口咬住一缕飘来的丝。

战龙的伸出手握住龙兰的玉峰,开始快地抽送。两人撞到一起,“啪啪”之声直响。

龙兰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呻吟着。一阵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来了又去了,龙兰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战龙用力用力用力干死自己。

在这种的令人酸麻欲醉、**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下,龙兰脑海一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的秀美娇躯在战龙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着。

龙兰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床单上,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战龙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浑身上下汗水淋漓,急促地喘着气,只觉得一阵阵如电流般的强烈快感不断地从两人交合处传来,身体一阵阵麻痹,全身寒毛直竖,两人都兴奋得浑身抖,龙兰更不由自主地出了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她的呻吟声婉转动人,扣人心弦,让人浑体酥麻。更是激起战龙的极度欲火!

战龙猛烈地动作着,拼命地冲刺。坚挺火热的龙枪一下又一下地重重顶在龙兰的最深处!极度的快感让龙兰的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的神情恍惚,猛烈地摇着头,飞舞着长,口中更是出了高亢尖锐的嘶叫声。

两人疯狂地交合,脑中一空白,浑然忘了一切。只知道拼命地动作着,不知过了多久,蓦然龙兰出一声低昂的叫声,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双手死命地搂抱着战龙的腰身,泪流满面,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

龙兰的表情越来越旖旎,娇媚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原本紧紧抓着床单的双手顿时瘫软无力的放开,全身汗出如浆,全身颤栗,呻吟不断,一副欲仙欲死的可爱模样。身体内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热热的蜜液,随着战龙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床上。

战龙仍未停止冲击,耳闻着她那的呻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更加拼命的动作。

喘息呻吟声在房间内此起彼伏的回响,空气里满是体液的气味。

不知道交媾了多少时间,龙兰第三次像是疯了一样,“啊……”

的一声长叫,双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的掐紧战龙的背后,连指甲都陷入他的背肉里面,身体用力的往上顶,不知过了多久,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床上。

同时,战龙感觉到她的里面象一张小嘴般吸允着自己,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战龙本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被三嫂的阴精一激,再也忍不住,“三嫂,要咬你一生一世做我的女人。”

战龙又一用力,一股火热的阳精狂涌而出,激射在六郎的花心深处,又激起龙兰的一阵剧烈抽搐。

事后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停地相互抚摸热吻,深情相拥。

龙兰本是媚骨天生,此时经过雨露的滋润后,更是散出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惊人艳光,眉梢眼角处满是慵懒满足的绝世动人风情,妩媚迷人至极点。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猛喘着气。六郎仍未从**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依然是欲仙欲死的**模样,美丽的肌肤温凉如玉,一粒粒的汗珠在她的全身流动。

良久,两人相视一笑,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两人深情相拥着,说不尽的柔情蜜爱。

“六郎,我好快乐!我向你誓,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六郎,我的好相公。”

龙兰蜷在战龙的怀里喃喃道。这一场欢爱,龙兰对于战龙的是彻底的臣服,抛开两人间的所谓的道德常伦,龙兰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扑在战龙怀里,喃喃的表白道:“六郎,我的好相公,从今天开始,嫂子就是你的人了,我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了。”

“好三嫂,我会一生一世的照顾你,爱你,疼你,不让你受任何的欺负,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战龙说着,凝视着龙兰冰那如花的玉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紧紧搂抱着龙兰,听着耳边她那痴情的妮声细语,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庞,抚摸着她那如丝绸般细滑的肌肤,不由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