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女俘女俘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46 字数:9556 阅读进度:56/640

四小姐一袭密扣织锦的纯白劲装、银丝绣滚,衬得她的身段分外紧致,浑身上下的姣好身形都呈现无遗,修长而又丰盈,英姿飒爽站在月光下更是耀眼。四小姐让士兵高举点亮松明火把,派人过去给林熙蕊一副弓箭和一壶箭。林熙蕊试了一下弓弦,不动声色的结果弓箭,丹田并发力量,轻轻拉开弓弦,然后猛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那张弓竟给她拉断了。四小姐皱着眉头心说:“这丫头跟我还卖弄一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来人,再给她换一副。”四小姐吩咐道。“你们大宋的弓箭太糟糕了,有没有好一点的?”林熙蕊故意说话刁钻。四小姐耐着性子说:“再换一副。”战龙心中好笑,看林熙蕊接过弓箭后,依旧用刚才的姿势拉开弓弦,然后又是喀嚓一声,再次将弓拉断。四小姐冷哼一声说道:“这是最后一幅弓箭了,你要是再不小心弄断的话,我这儿可没有弓箭给你使用了,我射死你,你就是输了。”又有士兵送过来一副弓箭,林熙蕊这次不再卖弄了,接过来试过了弓弦,眉毛一扬,“这幅还差不多,我们开始吧。”四小姐微微一笑,又板下面孔道:“我们都是箭道中人,而箭道最高境界就是‘对箭’!这一场我就与你对箭,每人十二支箭,看谁先躺下。生死由天。”林熙蕊脸色一变,心道:“对箭乃是一决生死的比箭方式,她用这样方式跟我对决?看来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战龙不知道对箭的含义,嚷道:“快些比!谁怕谁?四姐教训一下这丫头,替我出口气。”林熙蕊不声不响的接过箭壶,斜挂到身上,四小姐面沉如水,也接过箭壶,微星般的目光划过林熙蕊的面庞,”小丫头,看我好好教训你。”眼看二人剑拔弩张,已经进入白热化之生死对决,战龙也看出气氛不对劲,但见四小姐和林熙蕊面对面站了,各自后退了三十步,然后双双拉开弓箭,瞄准对方。战龙这才知道二人用的是玩命的对决方式,不由心中担心害怕起来,可是眼下这种局面,当着自己的数千士兵,也不能一句话扭转局面啊。四小姐更是心知肚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眼下已经是骑虎难下,若不是战龙刚才交代,四小姐就打算让林熙蕊死在自己箭下。想至此,她心若止水,竖起耳朵聆听着对面林熙蕊的声音,但听到一声弓弦响,四小姐也毫不犹豫的射出一箭。“当!”的一声脆响,两支箭撞出一溜火星,折断后掉在地上,不容众人的嘘声发出,二人的第二只箭又已经射出,同样是当!的对在了一起。从箭法上看,二人显然是半斤八两,没有什么明显差距,但是力量上四小姐略胜一筹。技术相等,出箭的速度一样,因为力量上的偏差,林熙蕊在第六箭的应对上时候已经明显感到吃力,那对在一起折落在地的箭支距离林熙蕊越来越近。第十支箭已经压迫到她面前不足十步的地方,林熙蕊有了一些慌乱,导致第十一支箭掏箭的动作有些迟缓,这一箭竟未能发出去,就被四小姐的箭堵在了弓弦上,啊!林熙蕊一声惊叫,手中的弓箭竟被四小姐的这一箭射断。林熙蕊娇颜失色,“你……”四小姐弓箭搭在弓弦上,“小丫头,希望你能说话算数。”林熙蕊好歹也是将门虎女,叹息一声,自己也知道绝难杀出重围,将断了弓弦的弓往地上一扔,双手往前一伸,眼睛一闭,“要杀要剐,席请尊便。”四小姐喝道:“绑了!”战龙见孟姜和林熙蕊全部被抓,心中高兴得了不得,此时已经过了三更天,战龙还是决定夜审二女。审了一会儿,见林熙蕊和孟姜都是一语不发,四小姐,宝日明梅和司马紫烟都开始瞌睡起来,四小姐伸了懒腰说道:“六郎,这两个女的嘴巴严实的很,不要跟她们费劲了,推出辕门斩首算了。”战龙站起来说:“四姐,你们都累了,就回去先睡觉吧,我再跟她俩磨一会,要是还不说,明个一早斩首!”四小姐就招呼宝日明梅和司马紫烟回房睡觉去了。只剩下了战龙一个人,他将房门关好,回过头来冲孟姜和林熙蕊邪恶一笑,“两位,你们招还是不招?咱们可是老相识了,不要跟我说你们是楚国余孽,你们分明是南唐水军都督林凯华的儿媳和女儿,怎么,这阵子没见想六爷了?”林熙蕊呸了一口,孟姜却是脸红,心道:“原来这个看上去一表人才,暗地里贼坏的男子就是大宋名将杨令公的六公子,前些日子他居然化装成郎中,混进我们江陵城,正好赶上我和林东虎怄气,让他给我看病,结果……被他对自己肆意侵犯,连羞处都被他摸过了,要是他守着小姑说出那件事来,我的脸可往哪里搁啊?”林熙蕊也心中有些恐慌,想起上一次自己在水中被战龙好一番调戏,最后连肚兜都被他抢走了,今日这个小坏蛋要是存心羞辱我,提起那件事来,被大嫂知道了,岂不要笑话我?这个杨六郎真是坏透了。但愿今天他不要难为我们。孟姜道:“不错,你既然认识我们,就下令将我们斩首吧。”战龙摆摆手道:“南唐李璟帝现在正在主动想大宋求和,听说使臣都派到汴京城了,可是你们俩,却公然与大宋为敌?我要将这件事情,奏明唐王,让李璟好好管教一下林凯华。”孟姜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和我公爹没有任何关系。”林熙蕊也道:“是啊,是我与你有私仇,我这次来就是来报仇的。”战龙哈哈一笑,走上前来,伸手托起林熙蕊精致的嘴巴,看着她绑绳下高高耸起的双峰,“私仇?我们俩有什么私仇?私情还差不多,林妹妹,你是不想六哥了?”战龙说着,就将大手伸到林熙蕊的胸脯上,抓住一团软绵绵的肉,揉动起来。林熙蕊又羞又气,“你干什么?放手,你放开我。”战龙哪里肯听,笑嘻嘻看着林熙蕊生气的小模样,解开了林熙蕊胸前的麻花扣,但是战龙并没有解开她绑在手上的绳索,“林妹妹,当初在江陵,你一箭差点将我射死,但是我并不记恨你,可见六哥这人有多大度?我要是想报仇,黑鲨渡口就让你沉在水底喂鱼了,我劝你还是迷途知该,大宋和南唐还是不要开兵见仗的好,这样老百姓也不会遭殃,可你非要联合什么马三公子,妄想恢复南楚政权,痴心妄想不说,我甚至担心,马三公子根本就是在利用你。”林熙蕊骂道:“你胡说,马三公子是好人,不许你侮辱他。”战龙冷哼道:“他要是好人,会让手下想法设法地强抢民女?”林熙蕊哪里知道金顶寺那些事?“你是血口喷人,我不信。”战龙冷笑:“信不信没关系,反正你现在被我抓住,刚才你也见了,我四姐对待敌将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你们俩这样执迷不悟,明天只有死路一条,不如这样,你们俩干脆都投向大宋算了,六爷我现在正好还没有老婆,就将你俩一并填了房,咱们成了一家人,也就没事了。你们林家违抗圣旨,和大宋做对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们遮掩一下,你俩意下如何?”孟姜粉脸羞得通红,没有说话,林熙蕊骂道:“混蛋,无耻,亏你还是名将之后,居然说出这种无耻下流之事来?”战龙眼睛一瞪,“不但能说出来,我还能做出来呢。”林熙蕊看到战龙那喷火的眼睛,吓得一凛,“你要干什么?”战龙又对孟姜说:“孟姜,你认为呢?愿不愿意跟六爷?”孟姜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休想。你杀了我吧。”战龙嘿嘿一笑,邪恶地说:“要死还不容易,我这就让你死。”说着大手一伸,抓小鸡一样,就将孟姜提了起来。“你放开我大嫂。”林熙蕊还真以为战龙要杀孟姜,却见战龙提着孟姜来到大床前面,然后将孟姜狠狠地摔在床上,战龙甩掉外衣,露出一身古铜色的精壮健肉,孟姜知道不好,全力挣扎,战龙哈哈笑着,将身上负着绑绳的孟姜压在身下……孟姜美眸蒙上了一层湿气,恨声怒喝道:“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今夜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过你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你。”战龙双眼射出阴险狠辣的冷光,嘴角挂着淫浪的笑容,“你……”孟姜羞愤欲绝,愤怒、羞窘、悲哀、绝望的复杂情绪一同袭上心头。战龙压在她柔软的娇躯上,看着那随着呼吸而急速耸颤的丰挺玉峰,战龙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眼中满是欲与性的光芒,双手猛的抓向那饱满的酥胸。“你这个禽兽,你不是人……啊……不要,不要碰我……”孟姜娇靥铁青,浑身禁不住地微微发抖,娇音颤颤,泣不成声道:“滚,滚开…”“小美人,你不要闹啊,这几天脾气见长啊,上次我摸你的时候,你可是乖的很啊。”战龙的手已经握住了柔软娇嫩而又弹性极佳,使劲的捏弄着,笑道:“小美人,你这里圆挺丰润,手感滑腻,好,简直是太好了。”孟姜想要挣抗,可双手被绑住,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任由战龙**欺侮自己坚挺的丰盈,两串晶莹顺着眼角流下,泪眼迷蒙中。战龙看了默默流泪的孟姜一眼,嘴角露出阴冷残忍的笑容,解开她的外衣,松开腰带,跟着就是月白中衣,将几条绳结逐一解开,衣襟往两边一分,露出翠绿色**,两座高耸将**高高撑起,裂衣欲出。看着那柔嫩的肌肤,挺硕微颤的双峰,战龙心底升起一股炽热的**之火,双手动作粗鲁,但却极为快速的一把将**扯落。粉嫩的耸挺刺激着战龙的兽欲,战龙道:“真是美啊!不愧是南唐名将之后,六哥会好好疼惜你的,嘿嘿……”看到大嫂受辱,林熙蕊恼羞成怒,愤恨地冲过来,要想和战龙拼命,她一头撞向战龙的后腰,战龙早有准备,双手一抱,就将林熙蕊拦腰抱住,也按倒在床上,“林妹妹,不要着急,我先好好疼爱你大嫂一回,让你看看眼界,还是六哥心疼你吧?我要是先给你开苞,还怕你受不了那痛苦呢,好好学着啊。”战龙低头一口含住孟姜那娇嫩的粉色乳珠,贪婪的吸取那浓郁的芬芳,哈哈笑道:“真是世间难觅的鲜美滋味,你真美,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凝视着孟姜柔情似水的眸子,战龙低下寻着她丰润腻湿的性感芳唇狠狠吻了下去。战龙双手也不慢,紧跟着动做起来,解开孟姜腰带的绳结,战龙的大嘴铺天盖地压下里,堵住美妇的樱桃小口,此时的孟姜虽然极力抗拒,但是内心却迫切期待战龙的热吻,她本就是一个荡妇,但故作矜持的她还是紧闭樱唇,不让战龙的舌头进入她的芳口。战龙还是耐心地轻添她的樱唇,没有进一步行动,孟姜**难熬,她已被战龙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和丈夫之外的男人接吻,这种暧昧禁忌刺激越发使她有些情不自禁,甜美滑腻的玉舌和战龙硕大的舌头紧紧缠绕着,翻卷着,两人互送津液。战龙再次亲吻住孟姜的樱唇,色手不停地上下梳弄着孟姜的丝光水滑的飘逸长发,顺着晶莹的耳背,滑过天鹅绒般柔美的秀颈,爱抚着孟姜粉嫩的香肩,同时逐步向内向下游移,一边上下其手抚摸揉搓,极尽挑逗撩拨之能事,肆无忌惮地骚扰猥亵shao妇丰腴圆润的玉体。删节!★☆★☆★☆★☆★☆★☆★☆★☆★☆★☆★☆★☆★☆★☆★☆★☆★☆★☆★☆★☆★☆★☆★☆★☆★☆★☆★☆★★☆★☆★☆★☆★☆★☆★☆★☆★☆★☆★☆★☆★☆★☆★☆★☆★☆★☆★☆★☆★☆★☆★☆★☆★☆★☆★☆★☆★☆两个疯狂交媾的男女渐渐进入亢奋的交欢**中,战龙觉得自己已经濒临爆发边缘了,准备让她达到**的冲刺。战龙虎吼一声:“我要你永生永世都做我的女人!”就在刚在,战龙在自己即将爆浆之前,已经运起了七元真气,幻,迷,昏,晕,乱,醉,痴。战龙默念口诀,就听一声龙吟之声,孟姜的娇躯在龙吟中浑身一颤,在她雪白的肚皮上,萦绕闪现过三字真经。“我的七元真气已经练到第三层了。”战龙满心欢喜将龙枪拔出来,看着孟姜身下的林熙蕊,邪恶地笑道:“林妹妹,你都看到了吧?我将你嫂子弄得多舒服?现在轮到你了。”被扒掉了外衣,林熙蕊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丝绸外衫,遮蔽着自己柔美娇嫩的绝美**,两只肥硕圆滚的挺耸饱实,两点傲人的嫣红高高突起,受到**勒紧束缚住的丰满玉峰不甘的被紧紧收拢,挤出一道无比诱人的深邃乳沟,随着她略渐急促的呼吸,微颤颤,晃悠悠,乳浪翻涌。白色的亵裤,轻柔的覆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掩蔽住最令人神往的美妙春景,隐约可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的肌肤,真是描不尽的绮丽春色,绘不出的勾魂荡魄,引人欲狂。林熙蕊光洁柔嫩的玉背粉脊贴压在温暖舒适的床上,一开始她还是全力挣扎,又骂又咬,企图用以抵抗战龙对自己的侵犯,但是随着自己的敏感之处不停地被战龙侵犯,林熙蕊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奇异却并不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混杂了兴奋、娇怯、羞愧,以及一些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复杂情绪。正值怀春少女的年龄,但拥有无比傲人身材的林熙蕊知道自己必然逃脱不了战龙的强。奸,强。奸这个词这使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期待,似乎因为刚才观看了战龙强。奸大嫂的活春宫,自己深陷其中,醉不愿醒,不能自拔。极度复杂的情绪纠缠萦绕,无形中又增加了身体的快感,林熙蕊欲情爆发,春心荡漾,只觉得全身火辣辣。林熙蕊突然娇躯轻颤,一行晶莹冰凉的泪珠已无声的悄然滑落,这冤家是要生生折磨死人家才安生么?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在战龙的抚摸下她全身滚烫,如置火炉。脸上的泪痕犹在,但林熙蕊已经被欲焰烧的神昏智迷,而她坚强的意志力也渐渐崩溃,取而代之的是自怨自艾的堕落与放纵。在迷迷糊糊之中,好似有两只散发着灼热气息的手在自己柔滑如水的**轻轻抚弄,娇宠怜爱,那种酥软酸麻的感觉,比之真正的**美感也不逞多让。外衫倏然滑了下去,林熙蕊玉体软酥乏力,娇躯横陈榻上,神情娇羞,欲罢不能。林熙蕊纤细的玉手不能阻止在自己身上巡游的大手,越来越激烈高亢的呻吟声中,像春雪遇骄阳般融化殆尽,点滴无存。强抑着越发促急的娇喘,林熙蕊咬牙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她知道只要这一声娇呼出口,那就好似默许了战龙对自己的侵犯一样。林熙蕊春心荡漾,欲焰如潮。战龙见状便欺上前去,抱起林熙蕊柔软的娇躯,轻轻按到在床上。林熙蕊的推拒转瞬间便较弱无力,从亲吻抚摩之后,她敏感的**已是浑身发软发热、任由鱼肉,她软绵绵地任由战龙吻上她的香唇,更侵入其口中搜索那令人迷醉的香舌。羞辱地哭泣着,柔弱地任战龙的双手在她身上敏感地带进行爱抚,不经意缓缓地替其宽衣解带再次脱去衣服。片刻间林熙蕊已是身无寸缕。感觉得到林熙蕊的反应,战龙心中坏笑:任你再厉害总是女人,哪逃得过六爷的手?他虽佩服林熙蕊的定力,到现在还没有呻吟出声。林熙蕊娇躯不由一震,那感觉既羞人又刺激,林熙蕊竟无法忍受地发出了声音:“不要”她完全无法想像,自己的敏感地带,被他的魔手所沾,一股强烈的渴求无法抗拒地袭上身来,转眼已将林熙蕊的芳心淹没。在受到战龙高超的**技巧冲击下,林熙蕊的身心已完全被**所支配。体内**已炽,便没有战龙的侵袭,她早想毫无保留地将身体奉上。战龙双眼放射出通红的光芒。战龙一边双手在林熙蕊火辣辣的完美**上尽情巡游,玩得这美女哼声更加婉转柔媚。“长痛不如短痛,林妹妹你就忍一下吧。”龙枪一挺至尽。删节!★☆★☆★☆★☆★☆★☆★☆★☆★☆★☆★☆★☆★☆★☆★☆★☆★☆★☆★☆★☆★☆★☆★☆★☆★☆★☆★☆★★☆★☆★☆★☆★☆★☆★☆★☆★☆★☆★☆★☆★☆★☆★☆★☆★☆★☆★☆★☆★☆★☆★☆★☆★☆★☆★☆★☆★☆但见林熙蕊眸泛媚光、樱唇轻喘、秀发尽湿、美目迷茫,完美无瑕的娇躯泛出一层薄光,尤其诱人,再加上ji情带起的晕红还留在身上,当真媚人耳目。“林妹妹,这回知道六哥对你的好了吧?”“呜呜……你这坏蛋,**了我。”“哈哈,这不叫**,大不了叫通奸,咱俩可是老相好了,上次你送我的肚兜,我还保留着呢。”“什么?”孟姜惊讶地喊道:“小妹,你竟然和他有私情?”林熙蕊急道:“胡说,大嫂不要听他胡说啊。”战龙伸出大手,在孟姜湿滑的**间摸了一把,“姜妹,要说起来,还是我俩认识的早一些啊。”一句话羞得孟姜哑口无言。身体颤抖中,林熙蕊又昏死过去。战龙抱着她的娇躯,又是一阵猛挺,“我要你永远做我的女人!”七元真气顺着龙枪射出。林熙蕊娇躯一颤,人也醒了过来。战龙心满意足地从林熙蕊身上下来,躺在两人中间,闭目养神中,缓缓说道:“孟姜,林妹妹,你俩的滋味真不错,只是可惜了。”孟姜娇羞地问:“可惜什么?”战龙叹道:“我军的女俘即使长得再美,也难以逃脱一死。”孟姜身子一颤,她其实并不想死,“死就死,有什么可怕的?”但是,自己身为南唐礼部侍郎之女,水军都督之长媳,投降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战龙叹道:“可是,你若是知道死法之后,必然会害怕的。”孟姜哼道:“不就是斩首吗?我不怕。”林熙蕊也道:“我也不怕,你还是杀了我们吧。”战龙呵呵一笑,道:“我们对待敌军女俘虏不是斩首,而是拔光衣服,骑木驴游行示众,让他死在木驴上。”“你,你们真卑鄙。”孟姜娇怒道。“无耻,简直就是无耻。”林熙蕊谩骂。战龙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宋太祖钦定的军法,没有人能更改,谁让你们不是男俘虏呢?男俘虏就可以斩首了,女俘虏,只能骑木驴。除非……”“除非什么?”孟姜眼睛一亮。林熙蕊却骂道:“小混蛋,小**,你休想本姑娘嫁给你这种小**。”战龙哼了一声,道:“随便你。”之后又对孟姜说:“六哥我也挺喜欢你俩,与其让我手下的士兵把你们折腾死,还不如将你们放了,但是你们必须知道会改,答应以后绝不在于大宋作对。”孟姜急忙道:“我答应你,你快些放了我吧。”林熙蕊却道:“阿嫂不要相信他。”战龙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放人就不会抵赖,不过,六哥我身上的欲火还没有清,需要彻底发泄出来,你们看能不能再帮我玩一次?然后我就放你们走,并且保证不向南唐追究此事。”“这……”孟姜迟疑不语。林熙蕊怒道:“你休想。”战龙一巴掌打在林熙蕊粉嫩的屁股上,“闭嘴。”孟姜红着脸开口,道:“小妹,反正我们已经被他弄过了,大不了闭上眼睛再让他弄一回。我倒不是贪生拍死,而是受不了骑木驴那样的羞辱,还有不想让林家因为我俩的事受到朝廷的制裁。”林熙蕊想到来凤凰城火烧送军粮屯毕竟是自己的注意,因此牵连林家一家,实在是愧疚父母,可是让她说出在让战龙来一次这种羞人的话语,实在是难以启齿,粉脸涨得通红,“大嫂,我不要,我宁愿一死,要干,你让他来好了。”孟姜幽幽叹息一声,对战龙说:“希望你说话算数。”说着,双目一闭,就等战龙骑上来发泄兽欲。恕不料等半天不见动静,睁开眼睛,见到战龙依旧悠闲地躺着,“我很累啊,你们俩不管是谁也行,骑到上面去,帮六哥好好爽一次,我就放你么走。”“你……你真是欺人太甚。”孟姜娇怒道。战龙嘿嘿坏笑道:“孟姜,你乃是南唐名门之后,不可能不懂得“鱼接鳞”,这种男下女上的姿势吧?我就不信你这样的小浪蹄子没玩过?”孟姜羞得要死,气愤地说:“那你把我的绑绳解开。”战龙笑道:“等会儿,我自然给你松开,快些上马吧。”孟姜娇羞地看了林熙蕊一眼,把心一横,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索性闭上眼睛来吧,就当自己**他一次,报仇算了。”于是孟姜坐了起来。看着战龙坚挺的龙枪,娇羞地说:“你可要说话算数,我帮你弄舒服了,你就放了我们,咱们不记前仇。”战龙点点头,在孟姜雪白粉嫩的**上拍了一掌,“快点!六爷等不及了。”删节!★☆★☆★☆★☆★☆★☆★☆★☆★☆★☆★☆★☆★☆★☆★☆★☆★☆★☆★☆★☆★☆★☆★☆★☆★☆★☆★☆★★☆★☆★☆★☆★☆★☆★☆★☆★☆★☆★☆★☆★☆★☆★☆★☆★☆★☆★☆★☆★☆★☆★☆★☆★☆★☆★☆★☆★☆孟姜再一次被龙枪下昏死过去。“小妹,嫂子实在不行了,你赶紧助我一臂之力吧。”孟姜央求林熙蕊。林熙蕊目睹了大嫂刚才的放荡,心里也开始发痒,怀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心情,口上却说:“大嫂,看我收拾这个小**。”战龙哈哈一笑,双手扶住她的柳腰,用力向上一挺,龙枪顿时贯穿林熙蕊娇嫩的花茎。删节!★☆★☆★☆★☆★☆★☆★☆★☆★☆★☆★☆★☆★☆★☆★☆★☆★☆★☆★☆★☆★☆★☆★☆★☆★☆★☆★☆★★☆★☆★☆★☆★☆★☆★☆★☆★☆★☆★☆★☆★☆★☆★☆★☆★☆★☆★☆★☆★☆★☆★☆★☆★☆★☆★☆★☆★☆春风一度林熙蕊娇颜一板,道:“少废话,快些给我们松绑。”战龙答应着,又在二女身上尽情地摸了一阵,这才给她俩松绑。林熙蕊和孟姜急忙穿衣服,“小坏蛋,今天你放我走,回头我会报仇的。”林熙蕊穿好衣服后,恶狠狠瞪着战龙说。战龙不以为然,慢条斯理穿起衣服,“我等着你,快些走吧,不然天一亮,你俩谁也走不了了。”“哼,大嫂,我们走!”林熙蕊哼了一声,拉着孟姜飘身离去。战龙嘿嘿一笑,自信地道:“中了我的七元真气,让你们对我一生忠贞。”见林熙蕊和孟姜走后,战龙回来躺到床上,脑海中开始闪现南唐资料。唐末天下大乱,藩镇割据。其中,杨吴(南吴)是江南较有实力的藩镇之一。吴国在杨隆演嗣位后,政治混乱,人心不稳。大将徐温通过权力斗争逐渐独掌吴国大权。海州人徐知诰,少孤流落,后来被徐温收为养子,并且借助徐温的势力掌握了吴国的政柄。徐知诰一方面对杨氏旧臣竭力怀柔,“高位重爵,推与宿旧”;另一方面则积极扶持自己的势力。大力招徕、奖拔北来士人。南唐政权中著名的北方人士如韩熙载、常梦锡、马仁裕、王彦铸、高越、高远、江文蔚等,都于此时聚集起来。其次,江南一带的著名人士如宋齐丘、陈觉、查文徽、冯延巳、冯延鲁、边镐、游简言、何敬涂等,都是此时由徐知诰一手扶植起来。经过20年苦心经营,徐知诰不仅大大缓和了杨氏旧臣的敌对情绪,而且拉拢起支持他的北方人与江南人两大势力,所谓“羽翼大成,伸佐弥众”。寿州一战,周世宗柴荣御驾亲征,周军势如破竹,遂攻占泗、濠、楚等州,唐军一溃千里,淮河水军全军覆没。李璟上表柴荣自请传位于太子弘冀,请划江为界,南唐尽献江北之地,包括淮南十四州及鄂州在江北的两县。同时,南唐对后周称臣,去年号。为避后周锋芒,李璟迁都洪州,称南昌(今属江西)府,自此南唐国力大损,不复大国之强盛。宋建隆二年(公元961年)李璟驾崩,因太子弘冀已亡,李煜(初名从嘉,937~978)继位,复都金陵。此时的南唐国内政治、社会矛盾积重难返。经济上,自淮南战败后,南唐每年要向中原缴纳高额贡奉。南唐原先地跨江南江北,南北之间的经济有互补性,如江南乏盐,而江北产盐。而失去淮南后,南唐不仅失去了重要的盐产地,还要花巨资向中原政权买盐。财政上的窘迫,使南唐政权不得不加重赋税,以至怨声载道。南唐辖境之的人民对李后主时期繁重的赋税记忆深刻,直到北宋统一之后许多年,还在提起当年的南唐连鹅生双子、柳树结絮都要课税。南唐后期的政治也日益混乱。随着新主登基,朝廷内部新一轮的党争开始了。当宋军从周围步步紧逼时,南唐仍陷于这样周而复始的政治内耗中,人心涣散。李煜善文词,工书画,知音律,但显然不通晓政治,这时便把国政托付给做太子时的幕僚张洎。宋灭南汉后,置南唐于三面夹击之中。后主李煜为自保,明臣服,暗备战,在遣使向宋请受策封的同时,将兵力署在长江中下游各要点,以防宋军进攻。北宋开宝七年(公元974年)九月,赵匡胤以李煜拒命来朝为辞,发兵10余万,三路并进,趋攻南唐:东路吴越王做为昪州东南面行营招抚制置使,率数万兵自杭州北上策应,并遣宋将丁德裕监其军;中路曹彬与都监潘美率水陆军10万由江陵(今湖北江陵)沿长江东进;西路王明为池、岳江路巡检、战棹都部署,牵制湖口南唐军,保障主力东进。后主李煜过于依赖长江天险,坐失利用宋军渡江时反击的机会。十月,宋军顺利渡过长江。采石、秦淮河、皖口三战,南唐屡战屡败,在长江中游的精锐兵力全部丧失。开宝八年三月,宋军攻至金陵城下。六月,吴越军队攻陷金陵东面的门户润州。南唐都城金陵陷入合围之中,后主急召外地军队救援金陵。然而,这一切都为时已晚。十月,由江西赶往金陵的15万水军(朱令赟部)在湖口一战中几乎全军覆没。金陵的外援被完全切断,成了一座孤城。而后主仍执意守城到底。围城之中的金陵,粮食乏,士气低落。十一月十二日,北宋曹彬大军开始从三面攻城,南唐五千兵夜袭宋军北寨,未果。二十七日,宋军破城,李煜奉表投降。南唐遂亡。两年多以后,吴越王钱俶应宋太宗赵光义之邀,赴北宋都城开封。五代十国的历史终于结束。如果可以穿越时光隧道,回到古代的某个片段生活,那么最应该选择的就是宋代。因为当时物质富足、艺术繁荣、社会生活丰富多彩。事实上,宋代的这些为后世人们向往的风貌在南唐已经颇现雏形。南唐和宋朝相仿,一方面是国势日危,不断地丧失土地,另一方面却是歌舞升平。所以,如果不必担忧那日益逼近的中原军队的脚步,那么南唐会是一个最适宜生活的时代。我终于来到了大宋,现在天下大乱,正是英雄男儿建功立业好时机,战龙心中得意一笑,回味着刚才的ji情,慢慢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