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龙枪梅嫂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41 字数:9165 阅读进度:47/640

战龙一拍桌子,道“真是岂有此理,马上发兵剿灭这个寺院。”

宝日明梅道“六郎,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她们强抢民女啊。冒然发兵会有不妥。”

战龙道“吃肉喝酒的和尚,能有几个好和尚?我猜这事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宝日明梅说“不如这样,我们去那里侦察一下情况,看看到底有没有这回事,然后发兵不迟,毕竟现在兵力紧张啊。”

战龙欣然同意,“二嫂,今天下午我们俩就走一趟金顶寺,看看他们那里的情况。”回头对老婆婆说“老大娘,你先回去等消息

,我现在就亲自帮你办理这个案子。”

送走老大娘,战龙将顾大人找来询问金顶寺的情况,一听战龙和宝日明梅要探金顶寺,顾大人为难道“六将军,我也知道为民做

主,但是现在是非常时间,就算金顶寺有贼和尚作乱,我们也得等过了稻收再收拾他们啊。”

战龙摆摆手说“顾大人此言差矣,我之所以要先打掉这个黑窝,乃是先发制人,你想,这儿真要是贼窝,他们最近迁移来这里干

什么?分明是冲着稻收来的,打算抢我们的粮食。我们防不胜防啊,与其防范她们,倒不如趁早将她们端掉,我就是这思路,利用最近

一段时间,将凤凰城附近的黑窝全部端掉,这样才能顺利地保护到收不收干扰。”

顾大人拍拍脑袋说“六将军果然高见,你这一说,末将茅塞顿开。”

战龙笑笑,向他打听了一些金顶寺的情况及地理位置,然后命令顾大人继续练兵马,等候自己的消息。

战龙暗中庆幸自己,和美丽的二嫂结伴外出执行侦探任务,看来老天真是够照顾自己的,昨天你打扰了六爷的好事,害的六爷一枪

火气没有地方出,非要你泄泻火不可。战龙故意走得很慢,二人来到吴家镇的时候的时候,天都黑了。战龙对宝日明梅说“二嫂,天

色已黑,我们今天暂不去金顶寺了,这么晚去他们那里,会遭到他们怀疑的。咱俩今晚上先找个小店住下,明天再去寺里烧香。”

宝日明梅嫣然一笑,“行,我听你的。”

战龙看看前面有一家小客栈,又说“不过,我们俩住店的时候,要伪装夫妻才行,这样才不会引起当地人的注意。”

宝日明梅问“为什么?”

战龙道“这是敌营侦探的秘诀,你不要问那么多了,等会住店的时候,我就说我们是夫妻,上次我和大嫂去江陵就是这样糊弄林

东虎的,他可吃大亏了。”

宝日明梅顿时来了兴趣,“好啊,就依你,不过你得给我讲一讲上一次的详细经过。”

战龙一拉宝日明梅的手腕,“走,进去唠嗑去。”

叔嫂二人来到小客栈,店小二迎上来,“客官,你们好,住店?”

战龙说道“给我们夫妻来一间上房,四个小菜一壶好酒,洗脸水送到房间去。”

“好来!”

战龙回头对宝日明梅一笑,二人径自上楼,这家小客栈还算干净,宽敞舒适的房间,大床,幔帐,凉席,窗子前面就是辽阔的河面

,店小二速度很快,眨眼工夫就将洗脸水和美味佳肴摆上来。

战龙和宝日明梅开始入座对饮,吃饱喝足之后,战龙调侃道“二嫂,你说咱们俩化装成夫妻,金顶寺那些秃驴能看出来吗?”

宝日明梅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吧。”

战龙说“我说也是,其实咱俩特有夫妻相,不知道内情的的人,绝对看不出来。”

宝日明梅咯咯笑道“谁跟你有夫妻相?我看紫烟倒是跟你有夫妻相。”

战龙一愣,“你说什么?我跟五嫂怎么了?”

宝日明梅笑道“我说你俩有夫妻相,又没说你们俩私通,你拍什么怕啊,呵呵。”

战龙故作轻松,微微一笑,“二嫂,我和五嫂清清白白,你可不要乱说啊。要是被五哥听到了,岂不是破坏人家夫妻感情?”

宝日明梅道“那不正好成全了你和紫烟,其实,紫烟还是蛮喜欢你的啊,要不是因为令公乱点鸳鸯谱,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你的

夫人了。六郎,我这是帮你们有终成眷属啊。”

战龙叹道“二嫂,你就不要添乱好不好?本来我和五嫂现在没事,你这一参合,我们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宝日明梅却道“你还不承认?昨天晚上紫烟都跟我说了。”

战龙问“她跟你说什么?”

宝日明梅哎了一声,却不再接着往下说,脱掉靴子光着一双白嫩的小脚丫慵懒地依到床头,“你真想知道?”

战龙凑上来,讨好地摇着宝日明梅的手臂,“好二嫂,跟我说说,紫烟跟你说啥了?”

宝日明梅看了战龙一眼,扑哧一笑,“看把你急的,我跟你说了吧,紫烟其实心中喜欢的还是你啊,只是她没有办法解脱压在她头

顶的枷锁,这种事,你作为男子汉大丈夫,应该主动帮助她,怎么能不管不问,任你五哥夺走对你痴情的女子?”

战龙听罢,心神一凛,“是啊,我怎么能够容忍,但是,我应该怎样办?二嫂你教我。”

宝日明梅说“你们俩,一同跟四娘说,让她为你们做主,四娘不是最喜欢你吗,连令公都给听四娘的,你和紫烟的事准成。”

战龙为难地说“那我五哥怎么办?”

宝日明梅说“再给老五找一个呗,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娘家好几个姐妹呢。”

战龙一喜,“二嫂,你真是我的好嫂子,这件事要是成了,我非得好好谢谢你啊。”

宝日明梅媚眼流转,瞄着战龙说“那是自然,不过,要想争取主动,让四娘为你促成这件事,你就得痛下决心,将生米煮成熟饭。”

“啊?生米煮成熟饭,你让我和五嫂?”战龙惊讶道。

宝日明梅看着战龙,“你不敢就算了。”

战龙热血沸腾,“谁说我不敢?我就怕紫烟怪我。”

宝日明梅道“紫烟心是你的,你越是这样勇敢,她对你就越忠诚啊。”

战龙悠然一喜,“那太好了,二嫂你帮我戳和一下,回头我好好谢你。”

宝日明梅笑道“你就会口上说谢谢我,从来没有什么实际行动让我满意。”说罢,一双饱含柔情的眸子,在战龙脸上滚来滚去,

那的神色,让战龙更是兽血沸腾,他尽量忍住自己的,笑盈盈说“二嫂,你就是我的好嫂子,好娘子,你说我怎样谢你?”

宝日明梅用脚踹了战龙裆里一下,“谁是子?别跟我耍无赖。”

战龙却哎呀一声,“二嫂,你踢疼我了,轻点啊,要毁了我的命啊?”

战龙呲牙裂嘴,身子往前一倾,就压倒在宝日明梅身上,宝日明梅挣扎开来,“小坏蛋,你干什么?”

战龙嘿嘿笑道“就寝啊。”

看到二嫂含羞的神色,战龙阴险而圆滑的又说“既然是‘夫妻’当然要睡在一起了!”

宝日明梅虎着脸说“去,桌子上趴着睡去。”

战龙却振振有词的说“难道在家里,我二哥每天都睡桌子?”

宝日明梅说“你还跟我较上针了,再不下去,我可要生气了。”

战龙哪里肯听,笑嘻嘻的靠上来,对着宝日明梅那秀美的面庞就想啵一个。不料嘴唇还没有沾到宝日明梅的额头,就被二嫂一脚踢

中滚下床来。宝日明梅格格笑着问“六郎,踢疼你了吗?回去可不许向四娘告状啊。”

战龙哎呦哎、呦捂叫着着肚子爬起来,目露凶光,“二嫂,你真舍得下手啊?”

宝日明梅掩口笑道“六郎,你那儿宝贝不是有铠甲吗?害怕疼?”

战龙嘟囔道“现在不是没有了嘛。”话一出口方觉察泄露了机密。

宝日明梅顿时一双美丽明亮的大眼睛刷刷的冒出饥渴之光,“六郎,你都蜕甲了?快给我看看。”

宝日明梅说着,就凑过来,将战龙从床底下拉上来,战龙心道,“反正给你知道了,看我今天晚上不用龙枪刺死你个小。”

战龙已经断定二嫂宝日明梅绝对是一个小,身上顿时升起一股强烈无比的,“二嫂,你看好好看,都给我踢坏了。”

宝日明梅眯着眼睛说“不会吧?让我看看。”

战龙就将龙枪取出来,宝日明梅低头看一眼,忍不住惊呼起来,“六郎,你真的好了?”那龙枪茁壮挺拔,玉柱一般浑然通亮,宝

日明梅看的芳心迷乱,那张光华绝代的脸上带着一分惊喜,眼中闪过一丝妩媚,战龙伸出玉手将她搂在怀中、头埋在她柔软的间,

嗅着她身上发出的淡淡的体香,透过那薄衫感受着她身体无可抵挡的诱惑。

宝日明梅挪了挪身子,微微挺起,那高耸的更与战龙完美融合,浓烈的**传入鼻中,战龙双手不由都攀上她的,握

住那两只大手覆盖不了的轻轻的揉弄,那滑腻柔软的手感带给战龙至高无上的享受。在战龙的下,娇艳的脸上不由浮现起一丝

红晕,更显艳丽动人,扣人心弦,然而美目却是清澈澄明,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小**,看来我今天是逃不出你的魔手了。”她说到

这里,美目向前平视,看着战龙轻轻的笑了笑。

战龙嬉笑道“二嫂,即使你不帮我和紫烟的这件事,我也要好好谢谢你。”

宝日明梅道“如何谢?就这样谢吗?”

战龙缓缓地说道“东方姨娘交给我好多房中术实用的招式,你肯定大都没有尝试过。”

战龙就把龙翻,虎跃,猿博,蝉附,龟腾,凤翔,兔吮毫,鱼接鳞,鹤交颈。这九种基本法的方式详细地说给宝日明梅听,讲完之

后,看到宝日明梅一副痴痴的样子,战龙问“二嫂,你用过这里面的几种啊?”

宝日明梅回过神来,狠狠地拧了战龙一把,“小坏蛋,还不赶紧与我挨个试一试。”

战龙一听此言,顿时雄心万丈,龙枪跳跃,目光如狼,冲宝日明梅直扑了上去。

感受到战龙火一样的热情,宝日明梅全身不由一僵,抚弄她的大手是那样有力。让她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和战龙关系,战龙大力

的捏了一下她的,笑着说道“二嫂,我一定让你满意。”说着便吻上了她那带着致命诱惑的粉艳香唇,双手也在她的上活动

起来。

长舌滑进宝日明梅的小嘴着她那比仙汁玉液还要甜美的香津,时而用牙齿轻轻的啮着她那小巧的舌头,在她上的大手也越

来越是有力。被撑得圆隆的薄纱在战龙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乳波阵阵,令人心荡神摇。宝日明梅那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身子逐寸

逐寸的撩拨着战龙的,让战龙的火焰不停的高涨,鼻中的呼吸也逐渐变得凝重,大嘴贪婪的追逐着她的,在她檀口中肆意搅动

,像是非要弄得天翻地覆一般。

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上不由泛起一丝轻微的涟漪,搂着战龙脖子的双手不由也紧了紧,美目直视着战龙的眼睛,幽幽道“小

坏蛋,你都把嫂子我**死了,今天你要是不能让我尽兴,我决不饶你。”她说到这里,不由轻轻的笑了笑,螓首向前略微伸出,小嘴

在战龙脸颊上轻轻一点,如蜻蜓点水一般,然后又缩了回去。

战龙伸手抚摸着她吻过的痕迹,闭上眼睛享受着那残留的温暖,脸上浮现起一丝满足的微笑,“放心好了,我的龙枪终于有了用武

之地。还怕满足不了你?”

战龙看着她,抚了下她耳鬓散乱的发丝,将头抬到她的面前,再一次吻上她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寻觅着那的芬芳。停在她

腰间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把她滑腻的美臀,疼得宝日明梅不由发出一声娇哼,重重的吻了一口她娇艳欲滴的樱唇,轻轻的咬了一下

她的嘴唇才离开她的柔软。

“小坏蛋,你咬死我啊?”

宝日明梅千娇百媚的白了战龙一眼,螓首微微向后仰了一下,那高耸的更是突兀,在那薄衫下轻轻的跳动。顶端那两粒樱桃大

小的凸起骄傲的挺着,傲然挺立于那的正中央。那勾魂摄魄的身子微微弓曲,使那身段的弧线更为曼妙。束在头上的发丝,艳

丽的娇颜,雪白的粉颈,浑圆的,平坦的,以及那修长的,无一不散发出勾人心魄的魅力。

薄衫掩盖着她的身子,却藏不住那曼妙的曲线,而那掩掩藏藏的隐约和若有若无的朦胧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心荡神摇。看着她黑

纱掩映间的,想到刚才说的要进去看看她肠子的话,心中欲念绮生,恨不得马上分开她的,将的龙枪,直捣她

里的。

看到战龙贪婪得似要喷出火来的目光,宝日明梅娇媚的看了战龙一眼,贝齿轻轻的咬着下唇,轻声道“六郎,快点来吧。”

听到她这话战龙不由欣喜若狂,看来二嫂已经等不及了,这分明是已允许自己对她恣意妄为了。宝日明梅一见战龙那惊喜的神色,

马上将眼睛移开,俏脸一片陀红。那娇羞的神色让我涌起一股强烈的热流,那暧昧的话语更强烈的冲击着我的神经,着战龙欲

望的极限。真是迷死人的妖精!

战龙迫不及待的放下她的身子,将她搂在怀中。低下头去,正看到她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挑、凤眼微闭、朱唇湿亮、脸颊泛红,

看得我既爱又怜,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她的樱唇印上去了。宝日明梅的嘴唇感到一阵轻压,又仿佛有一条湿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

门,还有战龙那几天没有刮的胡须拂着自已嫩嫩的脸颊,一种搔痒趐软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禁张开贝齿,让战龙的舌头更深入她的芳

唇,手指也在战龙背上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圈,着战龙的。忘情的拥吻,身体的挤压,不一会两人就像要融为一体。

“梅梅,我的梅梅。”战龙无意识的轻轻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大手已滑进她的衣襟,搓揉着她那紧紧挤压在自己胸膛的,

的龙枪更在她上轻轻的磨蹭。

“六郎!”宝日明梅美目微闭,檀口发出一声声娇喘,轻轻的扭动着身子,想要贴得更加紧密,而她的玉手也不甘寂寞的反击着,

摸索到龙枪,轻轻的。她的一双紧紧的盘在战龙的腰间,略高,略低,紫罗薄裙垂落臀下,修长雪白的和腿间那

黑色丝质亵裤露了出来。战龙抱着她的丰臀,伸手解开她的衣裳,宝日明梅轻轻的扭动身体,好让战龙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眼前是宝日明梅如玉似磁的,的托出美丽雪白的深沟,的高高挺起,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殷红樱桃。

平坦的,浑圆的,在那既又白嫩的交界处,便是黑色神秘地带!战龙贪婪的望着她雪白如凝般的,微透着红晕的

丰腴白嫩的,有还有那美妙无比的曲线。

她的就像雕像般的匀称,没有一点暇疵。战龙不由伸手在她浑圆的上温柔的抚摸着。当战龙的手毫无间隔的碰触到宝

日明梅的时,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继而闭上眼睛享受这毫无间隔的直接亲热。

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从她的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她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战龙低下头去她那殷红的樱

桃,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樱桃,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的上旋转抚摸。受到这种刺激,宝日明梅只觉得大脑麻痹

,不禁开始呻吟起来,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溪水,浸湿了那薄薄的亵裤,“小坏蛋,你要逗死我啊?”

战龙拔下她的,手指钻入她湿热的时,宝日明梅感觉她像是要融化了一般,那强烈的欢悦让她的急剧的收缩、痉

挛。看到二嫂欢愉的表情,战龙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那的龙枪也慢慢移到了她的腿间,灼热的枪头不时接触到她内侧。

那微妙的触碰,让宝日明梅显得更为兴奋,ji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不由自主的拚命抬起,渴望着那更深入、更刺激的

接触。

“宝贝儿!六郎,快点插嫂子的小来啊!”随着那声轻呼,战龙用力一挺,龙枪冲破层层柔软深入了最里面,宝日明梅紧

紧的咬着牙关,那一瞬间撕心的疼痛让她从云端跌落,尽管她并不是处子,但是从未尝过这样粗大的龙枪,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太大了。”

战龙停下来,“二嫂,不会弄坏你吧?”

“我没事!”宝日明梅喘了口气,轻轻的瞪了战龙一眼,竟慢慢的扭动着,逐寸吞噬着战龙的龙枪,“好宝贝,比你二哥

强之百倍,嫂子太爱你了,你就让我满足吧。”

战龙轻轻的迎合着她,却不敢再用力,生怕把她弄疼。

不一会儿,宝日明梅只感觉那疼痛已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从扩散到全身,这是她有生以来

,第一次感到被填满的感觉。她的脸色渐渐舒展开来,喘息也从最初的娇啼转为畅快,丰臀的扭动也越来越激烈。看战龙还像开始一般

轻轻的迎合,她不由恼怒的看了战龙一眼,“小坏蛋,用力啊!”

战龙不由轻轻的一笑,她的表现战龙都看在眼里,那。荡的娇姿美态更刺激得战龙强烈的忍无可忍。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

怜香惜玉,紧压着她那的,捧起她的丰臀开始纵横捭阖。宝日明梅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最后就只带着的急剧的粗喘。战龙的

每一次冲击都让她腹部有着强烈的刺激与快感,并随着时间的持续不断的攀升,浑然忘我。

战龙将她的双腿尽量的分开,企图更加深入。几乎每一下都使宝日明梅觉得要抵达内脏,带着莫大的充实,全身有如触电一般。她

只有张着嘴,全身激烈颤抖,不停发出声声的呻吟,给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加油助威。

突然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不停的抖动着。

战龙知道她了,又是用力向前一撞,宝日明梅顿时啊的一声,娇躯一颤,幽谷洪流如注,人也昏死过去。

但是战龙绝对不给她喘息之机,对待二嫂这种。荡到骨子里的女人,要么放弃,要么彻底征服。

战龙换了虎跃的姿势,抱起她的身体翻转过来,从后面龙枪挺入玉门,疯狂的,每一下都抵达她身体的最深处。

“啊!你,别,六郎,啊,嫂子不行啦。”宝日明梅只感到战龙这一次比方才要猛烈得多,她只感到她的随着他的进出不停的

翻动,他的每一下仿佛都要撕裂自己身体一般,那一股股难以言语的快感中伴随着一股股撕裂的疼痛,越到后来那疼痛感越是强烈,她

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一般,渐渐变得麻木,而战龙却一点也没停下来的迹象。

她不由扭过身子,却见战龙双眼赤红,仿佛根本就没听见自己的话。他低着头,双手大力的搓揉着自己的**,赤红的眼睛眨也不

眨的贪婪的看着自己的幽谷急速的,好像他此刻需要的只是最原始的发泄,看着那的龙枪,进出自己的娇嫩洞府,宝日明梅再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依依呀呀再次叫了起来。

只感到自己的灵魂像是脱离了身体一般,看到宝日明梅在自己身下快乐的扭动,她越来越兴奋,战龙的竟又加大了力气,

宝日明梅看到战龙越来越兴奋,她用尽所有的心神感受着他浑身的力量,只觉他的龙枪膨胀像是要炸裂开来,那滚烫的火热像是要把自

己的煮成沸水。

她芳心不由大骇,此刻她已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身体定发生了自己所不知晓的变化,她不由想到那四个可怕的字走火入魔。六郎

是不是在拿我修炼金龙三绝啊?如果他真走火入魔,自己实在不知应如何是好。在经历了一连三次惊涛骇浪之后,随着一声龙吟,宝日

明梅终于感受到了战龙那如岩浆一般的爆发。

她只觉得浑身酥软,情不由己地向前扑倒在床上,战龙长吐一口真气,睁开眼睛,惊喜道“我看见了。”

宝日明梅无力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战龙平静了一下喜悦的心情,说“我的七元真气。二嫂,你刚才听到龙的声音了吗?”

宝日明梅回忆了一下,“好弟弟,我刚才都被你玩死了,什么也听不到啊。”

战龙笑道“你真是我的好嫂子。”

战龙握住宝日明梅的双腿左右分开,龙枪抵住口,握住留在她体外的棒身,慢慢往里面挤去。宝日明梅皱眉娇哼,腰肢挺了起

来。战龙将龙枪送到最深处,摆动起来。宝日明梅轻轻颤抖,双腿缠住战龙的腰肢。战龙俯去含住她的小嘴,一手抱着她

的后颈,一手搂住她的腰肢,大起大落,让龙枪狂猛出入。宝日明梅喉间随战龙的发出闷哼,似是不堪重击。战龙松开她的小

嘴,笑道“二嫂,舒服吗?”

宝日明梅哼叫道“六郎,嫂子真的很快活啊的小被啊被六爷的龙枪插翻了!”

战龙嘿嘿奸笑一声,不再言语,只是片刻也不停地大力,宝日明梅在自己身下花开花谢,花谢花开,又泄了两次出来,双腿再

无力缠住战龙,懒懒的搭在两旁。战龙龙枪一刺到底,顶住了花蕊研磨,一面笑道“宝贝二嫂,怎么了?”

宝日明梅腻声道“六郎,嫂子快活得快要昏过去了”

战龙着,喘息道“今六爷可不会放过你,你好好伺候着”

宝日明梅扭腰顺应着战龙的动作,尖声道“我快活着呢,六爷不要管我”

战龙嘿嘿一笑,将她的分成一字型,紫红粗壮的龙枪在鲜红夺目的口进进出出,宝日明梅口中的呼叫高亢起来,既有不堪

的痛苦,又包含了极度的快乐。

战龙混体舒泰,一面笑道“二嫂,幸好六爷间也能舒爽,若只是最后一刻才有快感,那六爷可真是在做苦力了!”

宝日明梅双目紧闭,秀美的双眉皱成了一团,喉间的娇吟荡人魂魄,里蠕动收缩,突然叫道“六郎,我又要了啊要死了”

突然间内抽搐旋动,柔软温润的蜜肉将龙枪紧紧包裹,阵阵动人心脾的快感沿棒身传了过来,龙枪在她体内似乎被紧

紧握住,再难丝毫,柔软的花蕊抱住龙头阵阵,突然喷出股股滚烫的,浇洒在敏感的龙头,战龙不由浑身激颤。宝日明梅

似乎要昏了过去,鼻尖上全是小小的汗粒,娇艳的红唇也失去了血色,眉目间似乎痛苦万分,战龙连忙吻上她小嘴,渡过真气,她才哼

了出来。战龙静守片刻,宝日明梅睁开眼来,见战龙笑吟吟地看着她,娇羞不已,将头埋到战龙颈旁呢声道“六郎,嫂子实在不是你

的对手”

战龙让在她体内跳动了两下,宝日明梅娇吟出声,却紧紧抱住了战龙,战龙知道刚才动作比较狂猛,不想她第二日有何不适,

笑道“二嫂,不能再弄你下边的小嘴了,不然快要出血了!”

宝日明梅呻吟一声,昵声道“你要怎样!”

战龙撑起身子,将龙枪慢慢退出鲜红的,低头看着她体内缓缓流出的浓稠,笑道“真是漂亮!”

宝日明梅霞飞双靥,却媚笑道“六郎,想让二嫂怎么伺候?”

战龙嘻嘻一笑,跨身骑在了她胸上,将粗壮的龙枪放入深深的。宝日明梅会意,双手用力把的向中心挤压,战龙

着龙枪,享受着与迷糊内截然不同的滑腻和柔韧,硕大的紫红龙头在高耸的间若隐若现,阵阵舒畅的快感传入,一丝瘙痒逐渐

的凝结,战龙心中大喜道“宝贝儿,六爷快了!”宝日明梅凝望着战龙,喉间响起勾人魂魄的荡叫声,战龙口中叫好,一面着

龙枪,一面深深望入她的双眼,强烈的酥痒冲击着,眼见要一泄如注,战龙连忙拔了出来,她的,让股股激烈喷出的

射入了她体内。宝日明梅,让龙枪更加的舒畅,良久战龙喷射完毕,微觉疲劳地压在她身上,宝日明梅抚摸着自己的背臀,温柔地亲吻着战龙的面颊。

二人正说话时候,战龙突然发觉后窗外面有异响,听那轻快的脚步

声,显然不是寻常走路之人,连-『亡吹灭灯烛,轻轻的推开窗户,向外看

去。但见两条黑影正由这间屋顶飘过,叉越过一家院子,来到一户人家

的屋顶上,然后收住了脚步。

两名黑衣人停住脚步后,确认了一下方位,就飘身落到院子里,前

面一个大声说道“糟老头!还藏在屋子里么?奉我家三膺子之命,前

来取图,识相的话,就把那份七星藏宝图交出来,否则你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屋子里一阵冷笑,“我早就说过了,那份图已经丢了,你们还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