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梅嫂秘闻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40 字数:4731 阅读进度:46/640

战龙恩了一一声,却是一一伸手又将司马紫烟抱到怀里,紫烟惊慌失措

,连忙挣扎道“六将军,不要这样啊。”

战龙用力搬过司马紫烟的香肩,正视着司马紫烟那双美丽的秀眸,

道“紫烟,我喜欢你。”

紫烟的身体颤了一一下,看着六郎的那双秀眸充满了欣喜和羞怯。

六郎伸手环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地道“不要欺骗自己了,答应

我好吗,)”

司马紫烟闻言立刻红晕上脸,不好意思的垂下了俏脸,没有说好、

亦没有出言拒绝,呼吸却是十分急促。

战龙噗的吹灭油灯,将司马紫烟拦腰抱起来。

司马紫烟惊慌失措,“六郎,你不能这样,放开我。”

战龙暗自笑了笑,不再废话,拦腰将她抱起向床榻步去。

司马紫烟被战龙突而奇来的动作吓得娇呼了一一声,搂紧他脖子,道

“六郎,不行啊!”

战龙情深款款地道“紫烟,我曾经这样抱过你的,记得吗,)”

司马紫烟道“你胡说,我什么时候给你抱过,)”

战龙因为记不起曾经和司马紫烟发生的那些事情,就胡蒙了一一个情

节,被司马紫烟否认,叉笑道“不是前生,就是梦中,总之,我和你

似曾相识,紫烟,我要疼爱你了。”见这怀中正嫂沉默不语,只是静静

地凝望着自己,战龙将她轻轻放于床榻之上,与她肩并肩地坐在榻边,

司马紫烟可能是为将要发生的亨情而感到羞涩,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红扑

扑的俏面,不敢直视在她旁边的战龙。见她一一副羞答答表情,战龙心中

不由得一一荡,伸手搂着她不盈一一握的纤腰,哄到她耳边,轻柔地吻着她

耳珠,柔声道“紫烟,我爱你!”

司马紫烟娇躯轻轻一一震,像是没有料到战龙这突而奇来的亲蜜动作

,仰起了羞红的俏面,一一面迷悯和不知所措地望着战龙。战龙一一面轻轻

扫着她粉背,好教她舒缓紧张不安的情绪,一一面低下头一冷惜地在额头亲

吻了一一下,司马紫烟这时闭上了美日,一一副含羞答答的表情,神态动人

之极,

沿着额头吻起,战龙轻轻吻了美女动人的耳珠,叉在她红扑扑的脸

蚤印了印后,最后才抚上她香唇,司马紫烟这时似是被他挑起了,

再也忍不住,主动献上香吻,热烈地反应着。一一轮唇舌交缠,战龙正要

为她宽衣时,司马紫烟却按着他正要作恶的大},羞道“不要!我是

嫂子啊。”战龙却是轻轻地移开紫烟按着他的玉},战龙没有继续作恶

,大}却在司马紫烟高耸的胸脯上停住,轻轻揉动着,司马紫烟己被他

轻薄得在怀内不住地娇喘,身子更是因为兴奋而盖上了一一层淡淡的红霞

,月光下,显得这本来已是毫无瑕疵的美丽**更是娇艳,更是诱人。

战龙这时哄到紫烟耳边道“紫烟你好美啊!”萦烟没有出言回压

,只是在他怀内轻轻地嗯哼了一一声,语声中却充满了妩媚娇柔之意,虽

然只是轻轻的一一声,但效果却胜过了干言万语,令战龙听得心醉神荡,

完全迷醉在其中。

佳人当前,再加上这诱人的挑逗,战龙再也忍不住,轻轻地将紫烟

躺下,双大}已急不及待地在她身上上下游走,一一张,觜从额头吻起,接

着是鼻尖,然後才重重地吻下香唇,司马紫烟美日迷离,这时亦被战龙

迷惑进入了状态,玉}勾着战龙后颈迎合着他。

就在二人情迷意乱之际,外边有人道“紫烟,怎么这么早就黑灯。’’

是宝日明梅的声音,司马紫烟顿时激灵一一下子坐起来,推开战龙回

压“二嫂啊,刚才风吹进来,将灯吹灭了,你进来吧。”

司马紫烟推开战龙重新点亮油灯。

宝日明梅推门进来,见战龙也在这儿,不由吃了一一惊,“讶!六邓

也在啊,)”

战龙耸耸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我和正嫂商量明日征募

新兵的事,我不放心啊,生怕招不了多少新兵。”

宝日明梅道“我也挺惦记这事的,怎么样你俩商量好了吗,)”现

毕,用暧昧的目光看着战龙。

战龙心道“二嫂啊二嫂,你现你非得现在闭进来,成心打扰我的

好事啊。”

司马紫烟回答“已经差不多了,六邓,时候也不早了,你回去休

息,吧。”

战龙仲了一~个懒腰,快快告退。

战龙刚走,宝日明梅就阴阴笑着走过来,拉住司马紫烟的袖子,低

笑着现“紫烟,你和六邓私通了,)”

司马紫烟脸一一红,他知道宝日明梅一一定是怀疑自己了,也难怪,叔

嫂二人,孤男寡女在一一起,而且还吹灭灯,能T-什么好事,)但是,司马

紫烟死不承认,平静地一一笑,“二嫂。你胡说什么,你才和他私通呢。

宝日明梅搬撇嘴现“紫烟,你还想瞒我吗,)你和六邓可是有旧情

的,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你对他其实要比正邓有感情的,哎!接过

父亲按顺序将你许给了正邓,而你呢,也没有反抗。但是,你怎么能背

着正弟和刘耶私通呢,)”

司马紫烟急道“二嫂,我们真的没什么,你不要乱猜好不好。”

宝日明梅嘿嘿笑道“好好,我们俩向来关系不错,嫂子给你保密

,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们已经好了几次了,)老六他厉害不厉害,)跟嫂子

好好说现。”

司马紫烟气的直白愣宝日明梅,一一跺脚,道“二嫂,我哪里有你

想象的那样荡,)我和六邓先认识是不假,可是真的不似你想的那样的

啊。”

宝日明梅怀疑地看着司马紫烟,“不是吧’紫烟,你没有骗我,)难

道你还没有把身子给他,)”

司马紫烟急的差点掉下眼泪来,“二嫂,看你现的,羞死人了。人

家还是黄花闺女呢”

“哎!”宝日明梅叹了口气,拉着司马紫烟的}现“紫烟,难为

你了,本来你是喜欢六邓的吧’结果老令公不问苛红皂白,乱点鸳鸯谱

,将你许给正邓了,你当时怎么也不知道争取一一下啊,)”

司马紫烟叹道“我一一个人柔软女子,叉父故去之后,将我托付给

老令公,我只好听从长辈安排。”

宝日明梅幽幽叹息“紫烟,我好同情你啊,说实话,你本来可以

争取自己的婚姻自由的,争取嫁给自己心仪的邓君。”

司马紫烟幽幽道“可我不想违背令公的意思,顺其自然吧。”

宝日明梅叹道“我嫁给你二哥,可真是没有一点幸福可言,这个

二邓,就知道让我生气,而且还不争气。”

司马紫烟问“二哥怎么啦,)”

宝日叫梅无限忧愁地现“他最近首先是惦记着大嫂,这是对我不

忠,然后每次房事寥寥完事,不能让我满足,你现这样的丈夫,还能让

你尊敬他吗,)”

司马紫烟苦笑道“二嫂,现白了,你还是缺少满足啊,)”

宝日明梅不好意思笑道“紫烟,让你见笑了,我嘛,就是在那方

面稍微要求高了点,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和丈夫幸福美满,)谁叉愿

意自己的丈夫性无能,)就连大嫂那样坚贞高雅的女子,不也是找人替大

哥给她破身了吗,)”

司马紫烟正色道“四娠说,那是破真,是破除我们杨冢的晦气的

宝日明梅嘿嘿笑道“还不一一样,不都是男女过脱了衣服做那个事

,)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是谁上的大嫂,)可真是艳福不浅啊,紫烟,

该不是你家五即z巴,”

司马紫烟脸一一红,“二嫂,我哪里知道,”

宝日明梅道“你啊,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整天就知道看兵

书,都看成书呆子了。”

司马紫烟反驳道“你现是我家正邓,难道就不会是你家二邓,”

宝日叫梅笑嘻嘻摇头,“不可能,我心里有数。”

司马紫烟问“你审他了,男人可是不一一定讲实话的,尤其四娠特

意叮嘱,谁敢现,”

宝日明梅只是笑笑,却不再多现,反正她心中有数,那几天二邓基

本上是残废了。

★☆★☆★☆★☆★☆★☆★☆★☆★☆★☆★☆★☆★☆★☆★

☆★☆★☆★☆★☆★☆★☆★☆★☆★☆★☆★☆★☆★☆★☆★☆

★☆★☆★☆★☆★☆★☆★☆★☆★☆★☆★☆★☆★☆★☆★☆★

☆★☆★☆★☆★☆★☆★☆★☆★☆★☆★☆★☆

第二日,司马紫烟带领一一百精兵前往武家坡招募新兵去了,宝日明

梅问战龙“六邓,你为啥不跟你正嫂一一起去,)”

战龙无各地笑笑“正嫂不让我去,让我留下陪你守好凤凰域。”

战龙心中暗恨,要不是你,我早天晚上就摘到正嫂的鲜果了。

宝日叫梅笑盈盈,陪同战尼巡查了凤凰域的防御体系,战龙叉做了

一一些细致的安排,忙和了一上午,中午刚吃完午饭,就听外面有人吵吵

嚷嚷,战龙问亲兵“外面什么事这么喧哗,)”

亲兵回答“启禀六将军,是有一一老妇告状,没敢惊动你。”

战龙怒道“有人告状,一一定是有冤屈,岂能不报,)”

亲兵战战兢兢现“顾大人现,这种小事,不用烦劳六将军。”

战龙厉声道“少废话,将喊冤之人带来我看。”

亲兵领命下去,不大工夫就将一一老妇带来,老妇见到战龙,扑通跪

倒地上,哭诉道“将军,救救老妇人的女儿吧,我就这一一个女儿,被

强盗抢走了,我没法活了。”

战龙将她扶起来,“老婆婆,你不要看急,将事情跟我说清楚,我

好为你做主。”

老婆婆站起来,一一把鼻子一一把泪,向战龙哭诉了事情经过。原来她

是凤凰域南邓吴家镇人士,丈夫前两年过世,膝下只有一一个女儿,眼看

到了待嫁年龄,前天却被贼人抢走,这些天吴家镇一一带接连发生民女丢

失的现象,村民曾经联合报官府,但是官府没有相应。

战龙问清事情有来后,也感到十分为难,不知道她家的姑娘是被谁

抢走的,去哪里去救,)

老婆婆见到战龙的样子,叉开始哭起来,宝日明梅道“老大娠,

你先不要哭了,你好好想一一想,和什么人有过节没有,)“

老婆婆红着眼睛现“我一一个老婆子,平时就是给人家缝缝补补衣

服,做点针线活度日子,能得罪谁啊,)倒是听说西边山上有个金顶寺,

寺里最近新来不少和尚,那些和尚都是花和尚,吃酒喝肉什么也做,村

民们议论他们不是好人,都怀疑是这些和尚作的恶。”

战龙一一拍桌子,道“真是岂有此理,马上发兵剿灭这个寺院。”

宝日叫梅道“六邓,我们没有iL据证叫她们强抢民女啊。冒然发

兵会有不安。”

战龙道“吃肉喝>西的和尚,能有几个好和尚,)我猜这事和他们脱

不了关系。”

宝日明梅说“不如这样,我们去那里侦察一一下情况,看看到底有

没有这回事,然后发兵不迟,毕竟现在兵力紧张啊。”

战龙欣然同意,“二嫂,今天下午我们俩就走一一趟金顶寺,看看他

们那里的情况。”回头对老婆婆现“老大娠,你先回去等消息,我现

在就亲自帮你办理这个案子。”

送走老大娠,战龙将顾大人找来询问金顶寺的情况,一一听战龙和宝

日叫梅要探金顶寺,顾大人为难道“六将军,我也知道为民做主,但

是现在是非常时间,就算金顶寺有贼和尚作乱,我们也得等过了稻收再

收拾他们啊。”

战龙摆摆}现“顾大人此言差矣,我之所以要先打掉这个黑窝,

乃是先发制人,你想,这儿真要是贼窝,他们敢近迁移来这里T-什么,)

分明是冲着稻收来的,打算抢我们的粮食。我们防不胜防啊,与其防范

她们,倒不如趁早将她们端掉,我就是这思路,利用最近一一段时间,将

凤凰域附近的黑窝全部端掉,这样才能顺利地保护到收不收T-扰。”

顾大人拍拍脑袋现“六将军果然高见,你这一一现,末将茅震顿开

战龙笑笑,向他打听了一一些金顶寺的情况及地理位置,然后命令顾

大人继续练兵马,等候自己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