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清丽兰嫂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34 字数:4225 阅读进度:35/640

第二天一早,战龙就和三嫂龙兰动身赶赴黑鲨渡口。

日暮时分,二人就来到目的物地。

司马紫烟已经在地图上给她俩标好了伏击点点,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黑鲨渡口,在附近的小镇上,准备了三天的口粮,租了一条小船,将小船划到黑鲨渡口,洪湖水在此汇聚成一个积水湖,湖面大约有十余亩大小,往北是四十五度拐角,水系直通江陵,战龙将小舟划到湖心,湖心生满绿色的浮萍,盛开的荷花刚好将小舟隐蔽起来。

就算有南唐巡逻艇经过这里,也不会轻易发现他俩。

二人坐在一起吃买来的干粮,这时候,月亮升上天空,明亮的月光照得湖面湖光荡漾,一片银白。

三嫂龙兰一袭半透明的降纱长裙,其间的沟壑峰岭隐约可见大概的轮廓,那隐约的诱惑惹人无限遐思,那裂衣欲出的饱满酥胸,那若隐若现的玲珑**,煞是惊心动魄,如雾里花,水中月,叫战龙永远看不真切,想伸手触摸,却又怕如泡沫般破灭。

战龙再往上一看,却让任何人的眼睛都无法再移动分毫。那是一种勾魂摄魄的艳丽,尤其是那成熟至极的诱人风情,能轻而易举的勾起男人最原始的,一身雪白的肌肤,好似从没经历过阳光的洗礼,丰满的娇躯在薄纱中透出惊人的曲线,足以让任何男人难以自持。她盈盈俏立,远山含黛,不施一丝粉黛的绝美脸庞,特别是那微挑的嘴角,带着一种,配上隐藏在薄纱之下曼妙的玲珑,只要是男人就会兴起一种把她纳入怀中,登榻寻欢,用无尽的ji情和撞击去**她的冲动。

她最动人之处不是她的媚视人烟,放荡形骸,而是那微挑的嘴角,那清理脱俗的绝世风华中透出的那份婉约含蓄的诱惑。

“你看我干吗?不赶紧吃东西?”龙兰白了战龙一眼。

战龙柔声道“以前,文人墨客曾经写道秀色可餐,我一直以为那是那些情场浪子咬文嚼字,直到今天我才相信,果然是秀色可餐,看着三嫂,我已经饱了。”

龙兰撇了撇她那玲珑嘴角,“以前我只嫂子们说六弟最会说话,我还一直不信,今个确实领教了。”

战龙嘿嘿两声,“三嫂,我说的都是实话,另外我还听说你水性通天,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我一直以为我的水性就是最好的。”战龙说这话,倒不是夸大其言。上中学的时候,他曾经是全市的游泳冠军。

龙兰不肖地说“就你那点玩意,也好意思在嫂子面前卖弄?我以前在水中是让着你,你别以为在陆地上,我打不过你,一旦到了水中,再加一个也是白给。”

三嫂极富挑战性的话,说的战龙脸上有点挂不住,心道“即使你水性好,游的比我快,可是水下打架也需要技巧和力气,我就不信你能赢得了我?”于是,战龙似笑非笑道“是吗?那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讨教一下三嫂的水中功夫。”

龙兰继续制造紧张空气,道“今天晚上我们好像就没有啥事情可做吧?”

战龙咳嗽一声,说“今天晚上月色真美。”

龙兰哈哈笑道“可是我没有赏月的心情。”

战龙目光一冷,道“那你是非要跟我到水下较量一番了?我就怕让三嫂你灌一肚凉水,惹你不高兴。”

龙兰嘻嘻笑道“说不定喝凉水的是你呢。”

战龙顿时站起来,脱掉外衣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龙兰却不慌不忙拿出两个包裹,扔给战龙一个,说“先换上衣服。”

“还有衣服?”

龙兰笑一笑,解开其中一个包裹,里面是两套特制的水衣,龙兰丢给战龙一套,说“这是水战专用衣服哦。”然后解开衣扣,准备换衣服,见战龙还傻乎乎的看着,龙兰严肃的说“没见我要换衣服吗?转过身去,不许偷看!”说着已经将身上的劲装脱下来,龙兰玉颈微曲,耸着皓月般的莹白肩头与雪藕似的凝白玉臂,用葱白修长的纤纤玉手,展开那件紧身的水皮衣服,瞄了战龙一眼,见战龙倒是规规矩矩的背向着自己,仍是不放心的把身体扭向一旁,然后才解下烟色的玲珑肚兜。就在她将那件水皮衣服罩向头顶的时候,战龙抓紧时间歪过头,将那高耸的酥胸前两处丰挺娇翘的收到眼睛里,圣洁的正随着龙兰的动作微微颤动,中央缀着一块淡蓝色的如冰玉一样透明的佩饰兰花。当然,战龙不敢多看,参观了一下,赶紧扭过身子,佯装正经的闭上眼睛,尽管已经闭上了眼睛,龙兰绝妙而圣洁的酥胸在战龙眼前依旧挥之不去。

突然听到龙兰叫自己,战龙连忙睁开眼睛转过身,见龙兰已经彻底换好了衣服,也是一件特质水皮热裤,皮料光滑柔软,紧紧包裹着龙兰象牙雕就般温软细腻、白皙修长的大腿、裸露着白璧无瑕的小腿和白嫩的娇小秀足。见战龙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龙兰娇声叱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换衣服,随时准备下水战斗。”

战龙哎了一声,也脱起衣服来,待脱到只剩下一条小短裤的时候,一本正经的说“三嫂,你换衣服的时候,我可是规规矩矩的没有偷看,现在你也要转过身去”

龙兰鼻子耸了一下,哼道“我才不稀罕哩,你有什么好看的?”

战龙说“那你得转过身子去啊。”

龙兰却说“你自己转过去不就行了?”

战龙较真的说“为什么?你要是不转身,我可就这样脱了!”

龙兰嘻嘻笑着说“你敢吗?”

战龙把牙一咬,双手抓着往下拉去,那鳞甲龙枪一弹出来,看到战龙的鳞甲龙枪,龙兰立即羞的“啊!”叫一声,随即双手捂住眼睛,一个蛟龙入水钻到水下去了。战龙得意的换好水衣,看看小船四周,水纹平静,不由得咦的一声,心道“三嫂跑哪去了,这半天还不见上来换气?”

终于水面泛起一个小水花,龙兰把头浮出水面,冲战龙说“来呀!你不是要和我比试一下吗,快些下来啊!”战龙看到龙兰向自己发起挑战,马上扑通一声跳进水中,游到龙兰面前说“怎么比?”

龙兰笑着说“咱们一起沉到水底,看谁先憋不住上来换气就算输。”

战龙当即同意,心道“我在水下憋水最长时间能达到七八分钟,这个数据已经是很恐怖的了,你一个小妮子,就算水性再好,也未必有那么大的肺活量。”见龙兰已经将身子沉入水底,战龙也不含糊,深吸一口气,潜到水下。游到龙兰面前,水质虽然并不清澈,但也不浑浊,加上水并不是很深,能见度很高,战龙看着身穿一身紧身短衣的龙兰,清丽如同一支水下莲花,娇美的**让人赞美不已,于是卖弄着自己高超的水下功夫,围着龙兰转起来。

不料,猛听龙兰说一句“看够了没有?”

战龙大吃一惊,心想,这人在水里面说话,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吃惊之际见龙兰正凝神注目的看着自己,战龙打了一个冷战,差点呛水进肚子里,连忙用手捂住嘴巴,龙兰娇声笑道“就你这这种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和我比试?”

战龙现在才知道三嫂的水性有多么的可怕。

龙兰用手抚摸着战龙的肩膀,有意无意的将自己丰满的酥胸挺起来,那半透明的水皮衣服浸水后,根本无法完全遮掩住里面秀美的春色,那高耸的圣洁双峰几乎破衣而出,优美的曲线紧紧地吸引着战龙的眼睛。龙兰眉毛一挑,突然冷冰冰的说“小**,看够了没有?”

战龙惊讶的瞪大眼睛,望着三嫂幽深的眼神,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龙兰轻声说“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偷kui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和你三哥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你就到我房里去捣蛋,偷偷藏在床底下,我还没跟你算账哩,那是因为有四娘护着你,现在嘿嘿!看我怎么收拾你。”

战龙吓得身子一哆嗦,知道三嫂水下功夫比自己厉害,生怕她对自己使坏,连忙向水面逃窜。本以为已经逃出去十余步,龙兰绝追不上自己了,刚要浮出水面,就听身后分水的声音,龙兰竟用鲨鱼一样的速度追到自己身后,并且抓住战龙的脚踝,将战龙重新拖到水下。

战龙心中叫苦连连,双手合一,向龙兰点头哈腰认输,同时指指自己的嘴巴,又不停地摆手,示意自己快撑不住了。龙兰却装作不知,双手掐着小蛮腰,乐呵呵的看着战龙,战龙见求饶不行,又开始向水面上逃跑,他知道自己再不换气,非得喝水不可了。谁料龙兰硬是缠着他逃脱不了,但看龙兰身体移动时,脚下如同生根,竟如在陆地上一般自如,水的阻力对她根本起不了作用,战龙暗道“这还哪里是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水鬼啊!若是三嫂能穿越回到新中国参加奥运会,肯定能包揽水立方女子项目的所有金牌。这种水下潜行的速度,即使菲利普斯也望尘莫及!可是嫂嫂也不能跟我开这种玩笑啊,会死人的啊。”战龙想到这里,回想起龙兰幽深莫测的眼神,心中一凉,她该不会真想把我淹死在这里吧?

龙兰一边戏耍战龙,一边得意的看着战龙活受的样子,随着战龙咕咚咚的往肚子里灌水,龙兰更是趾高气昂的对六郎说“小**,看你今后还敢不敢?”战龙已经挺到了极限,哪里还顾的上与她对眼神表示心意。甚至连讨饶的动作都难以做出来,又连喝了几大口水,终于被呛晕过去。

龙兰却以为战龙装蒜,笑道“你不是自夸水性通天吗?现在就不行了,快站起来,少糊弄我。”连喊了几声,不见战龙动静,又见战龙的身体慢慢失去平衡,逐渐向上飘起来,方知道玩过了火。急忙抓住战龙的腰,用蛟龙出水式快速的浮上水面,把昏死的战龙弄到船上,见战龙双眼紧闭,脸色浅紫,呼吸已经停止,但是心跳尚在。

龙兰不由得慌了神,其实战龙偷kui她时,龙兰虽然看到,只当六弟调皮,并没有太生气。在水下给战龙灌水,也只是开开玩笑,现在玩过火了,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心想万一战龙有个好歹,自己回去可怎么向四娘交代?要是害死老令公的爱子,今后还怎么有颜面活在杨家?想到这里,龙兰急的只掉眼泪。

见战龙尚有心跳,赶紧采取急救措施,双掌平放到战龙的肚子上,用力的挤压,促使战龙吐出肚子里的水,经过龙兰的一阵努力,战龙肚子里的水倒是排出来不少,却迟迟不见战龙有呼吸。

龙兰心慌意乱之下,也来不及多想,俯来,将自己娇艳的樱唇紧紧贴到战龙的口上,做着人工呼吸。战龙其实在吐水的同时就已经醒来,发现龙兰正在紧张的营救自己,才知道三嫂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看来真的是开玩笑,自己索性闭住呼吸,让她着急一会儿。当三嫂炙热的樱唇送上来时,战龙只感到一道汹涌的激流,顺着口腔渗透心扉,香甜无比,这种感觉,怎么舍得抛开?干脆静下心来,默默地接受龙兰徒劳无功的“亲吻”。心中却暗暗联想到昨天晚上与大嫂的暧昧接触,这些如花似玉,高洁芳华的女子,为何偏偏都不是属于我的女人?而且只能敬爱和敬重,容不得任何猥亵。

龙兰忙和的额头上见了汗水,还不见战龙有动静,不由得停下来看战龙的脸色,却见战龙睁着眼睛看自己,于是又羞又气的说“六郎,你可醒了,吓死嫂嫂了。”战龙马上又吐了一口水出来,装作刚醒过来的样子,说“嫂子,你想杀死我啊,到底给我喝了多少水?我这肚子怎么还这样难受?”

龙兰用白嫩光滑的小脚丫踹了战龙一脚,说“谁让你占我便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