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姐弟情深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33 字数:4270 阅读进度:33/640

宝日明梅娇羞地喔了一声,她美目一嗔,狠狠的瞪了战龙一眼,“小坏蛋,我没有同意让你摸的你快放手。”那的风情让战龙心中一热,情不自禁的抓向她的玉手,将她向怀中一拉。

宝日明梅檀口轻启,看似娇喘吟吟的模样,媚眼如丝,“六郎,不要摸”

战龙哪里管得了许多?双手颤颤巍巍地将那丝绸抹胸捉住,慢慢地朝上面撩起来,一双浑圆娇挺的雪玉一下子弹了出来,宝日明梅啊了一声,想伸手过来盖住,战龙拦住她的手,说道“二嫂,是你答应给我看的,你可不许反悔啊。”

宝日明梅娇喘连连,抓着战龙的手,“六郎,你简直坏透了,分明是欺负我,你快些看好不好?”

战龙将鼻子贴上来,放在那内雪腻的酥沟中,“好香啊,二嫂你的白兔兔好美啊。”

宝日明梅有些抵御不住战龙的攻势,娇躯一软,酥倒在战龙怀中,“你快写嘛”一只纤滑玉手已经耐不住寂寞,朝战龙的裤子里面摸了进去,“六郎,真的这样大啊?好刺手啊。”宝日明梅忍不住将战龙的金甲龙枪拽出来,一瞅见那茁壮,密生鳞甲的龙枪,宝日明梅羞得双颊通红,连呼吸也凝重起来。

在二嫂的纤滑玉手紧握之下,战龙那密布鳞甲的龙枪越发的,“二嫂”战龙也情不自禁地大手握住了的,宝日明梅眯着眼睛,“六郎,你的,虽然好看,可是这样刺手都不能使用了啊,你今后如何娶妻生子啊?我真为你担忧啊。”龙枪上鳞甲如同老茧,就连掌心都被刺得生疼,更何况女人那更为娇嫩之处?宝日明梅的担忧颇有道理。

战龙鼻间贪婪地嗅着那芬芳的**,他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大口咬了上去

宝日明梅身子一颤,玉手也松开了龙枪,“啊,六郎,你居然吃我?不行啊,这可不行。”她全力挣扎起来。

战龙也不知道她是故意佯装正经,还是有意吊自己的胃口,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谁让你自己送上门来?想到今天早上二哥嘲笑自己的眼神,战龙决意要报复,他生硬地板住宝日明梅的纤腰,将她的娇躯扳倒在床上,然后一边挠她的痒痒,一边攻击她的胸前,宝日明梅咯咯笑着,全力阻拦,叔嫂二人正闹得不可开交,突然院子里有人说道“原来二嫂在这里啊。”

床上的二人吓的顿时惊醒,战龙慌忙松开宝日明梅爬起来,宝日明梅更是慌张张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随着脚步声,四小姐款步走进来,她身着一条淡紫色直领襦裙,外披薄纱罩衣,朦胧之间,可以见得被月白色绣花肚兜遮掩下,那两只玉兔异常,撑得抹胸鼓起,极是。进屋后,她挽了挽额边垂发,凤眸流转间,含情脉脉,她微笑道“老远就听见你俩说笑,你们说什么呢?有没有偷笑我?”

宝日明梅已经恢复了平静,摆出一副懒散的美态,“咏琪,瞧你又在瞎说了,我们能偷笑你什么?还不是我惦记着六郎的身体,就过来看看他,好了,六郎你好好休养吧,千万不要担心害怕,有四娘和东方姨娘,你很快就会痊愈的。你们姐弟俩聊吧,我回去了。”

宝日明梅站起身子,整了一下凌乱的纱裙,扭着丰翘的美臀走了。

四小姐坐到战龙身边,一直看着宝日明梅走远,才问道“六郎,二嫂来干什么?”

战龙说“她不是告诉你了吗。就是来看看我呗。”

四小姐哼了一声,说“姐姐面前还不老实?六郎,你跟我可是从来不撒谎的,从小到大,都是姐姐最疼你,你老实告诉我,二嫂找你干什么?”四小姐明亮的眸子直视着战龙,战龙只好说“四姐,二嫂想看看我长鳞甲的龙枪”

战龙真不知道四姐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不过对这个既严厉,又不失温柔的四姐,战龙真的不忍心欺骗她。

四小姐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二嫂一定耐不住寂寞,我们几个在一起说你的拿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神就出卖了她,六郎,你有没有给他看?”

战龙一激灵,支吾道“没有,当然没有啊。”

四小姐嫣然笑道“对,坚决不能给她看,最好让二嫂多闷几天,哼,看她还神气不。”四小姐说着,不知不觉地就依偎在战龙身上,“六郎,姐姐不愿嫁入皇宫,你知道吗?”

战龙情不自禁地抱住她的纤腰,只不过对于四姐,战龙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绝无向对二嫂那样的荡情怀,“四姐,我知道,既然你不愿意,就同父亲说,请皇上收回成命。”

四小姐叹道“皇命难为,难道你不知道,父亲一生忠君,我若跟他说这事,他非但不会理解我,反而会严厉地批评我,岂不是自讨没趣。不过这几天我也想开了,姐姐早晚都要家人的,嫁谁不是嫁?嫁入皇宫做贵妃,我们杨家也能跟着沾光,只是”

战龙心中一酸,“四姐,我能不能帮你?”

四小姐摇摇头,“没用的,没有人能够叫皇上收回成命,我已经打定主意了,只是”说到这里她有些难以启齿。

战龙看出她的难为情,就问“四姐,你有什么话不愿说吗?你不是说我们姐弟俩的关系最好了吗,你要是有心里话,就说给六郎听吧,不要闷在心里头啊。”

四小姐点点头,终于说道“只是姐姐身上长了十大名器,我总觉得太便宜皇上了。”

战龙心中忽悠一下子,昨天晚上的梦中,与心爱的四姐抵死缠绵的香梦浮现眼前,难道那个梦全都应验了?

“四姐,此话当真?东方姨娘不是说”

四小姐幽幽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我只是平平凡凡的,能有什么十大名器啊,东方姨娘故意给我隐瞒了事实。她的良苦用心我明白,他是给我留了一条后路啊。千万人之中,能拥有十大名器的也不过只有一两个,可是,却真的降临在我身上了。”

战龙惊喜道“四姐,这是多么难得的好事啊,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四小姐叹道“可惜我一点也不喜欢皇上,我若是没有十大名器,也就将就嫁他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这样完美,我心中就十分失落,六郎,你理解姐姐现在的心情吗?”

战龙爱怜地抱紧她的纤腰,“四姐,我懂你的心。”

战龙凝视着她绝美的容颜,眼前的四姐带给人的是一种令人震撼的纯洁,轻纱罗衣下那白净的,像晶莹洁白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纤细如绢束一样的柳腰,修长匀称的,无一不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爽心悦目。

如果一定要在天底下找出一件事务与之作比较,也唯有天山之颠的雪莲方能与之匹配。

此刻她最动人的不是她那近乎完美的身姿,而是绝美瓜子脸上那双满含了委屈的水汪汪的眼睛,是那错愕中带着一丝凄凉的神情,战龙心中不由一震,“四姐,我只要你点头,我就是拼了性命,也不会让宫里的人,把你从天波杨府带走。”

战龙热血沸腾,抓住四小姐一双柔荑,正视着她。

四小姐凄然一笑“六郎,你能理解姐姐,姐姐就心满意足了,我不想你为了我做傻事,抗旨?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过。我们杨家忠君报国,也绝不会做出那等事来,姐姐只是心里头不平衡,找你发发牢罢了。”四小姐强作笑颜,握着战龙的手的手却在微微发颤。

“六郎,你不要为姐姐不高兴了,你应该安心养好你的病,四娘说了,过两个月,东方姨娘带你和我一块进京,晋王千岁要给你成亲呢。”

战龙心痛地说“姐姐心里头不高兴,我也高兴不起来。就是把天下所有美女都给了我,一想到姐姐在皇宫里面孤独的情景,六郎也快乐不起来。”

四小姐被战龙的话感动了,情不自禁地双手圈住战龙的脖子,在他的额头深情地吻了一下,“我的好弟弟,有你这般心思,姐姐纵死也知足了。不过你不要太替姐姐难过。东方姨娘不是说了吗?她并没有将我的如实情况上报皇上,她替我隐瞒我身上的六面埋伏就是为了皇上选不上我。要知道想当贵妃的女子多如牛毛,京城里面王公大臣家的千金小姐,个个美貌如花,在众多美女之中,姐姐即使想脱颖而出,一举战胜所有对手,也是不太容易的。”

战龙却道“那是皇上没有见过姐姐的庐山真面目,他要是见了你本人,怎么会不选你呢?”

四小姐笑道“皇上是皇上,你是你,或许你觉得姐姐很美,皇上却不这样认为。每个人的审美观都是不一样的,姐姐是武将出身,又不晓得宫中礼仪,尤其脾气也不太好,又容易吃醋,那里有人会喜欢我?”

战龙笑着说“可是我喜欢你。”

四小姐脸一红,幽幽说道“那又有什么用?你是我六弟哎,我是你四姐”

战龙心中一痛,真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可是,四姐会相信吗?宋代人根本就不懂科学,他们心中根本就没有穿越这个概念,就算自己说了,四姐也未必会信。家人更不会信。她们一定是以为我被赤金蛇咬疯了。

面对柔情亿种的四姐,战龙是多么的想把她搂在自己的怀中,尽情地亲吻她那红艳的柔唇,她如乌云般的秀发,嗅她胸前幽幽的处、子**。可是四姐不是二嫂,她是容不得任何人对自己轻薄的,战龙不敢向对待宝日明梅那样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四小姐突然说“六郎,你的龙枪真的长鳞了吗?”她的美靥一阵娇红。

战龙不好意思地说“恩,长了。”

四小姐满怀关切地说“六郎,能不能让姐姐看看你生病的样子,姐姐心中好担心你啊。”她的凤眸褪尽促狭之色,满是疼爱的温柔,甜糯的声音便似春风拂脸,其间绝无半点秽之色,战龙明白,四姐对自己仅仅是关心,绝无半点之意。于是他点头说“姐姐要看,当然可以,只是好难看。”

四小姐点点头,她低下头来,用手拉开了战龙的小裤,那的鳞甲龙枪顿时弹了出来,四小姐果真吓了一跳,仔细瞅了几眼,“六郎,你一定很难受吧?”

战龙恩了一声,说“我为它烦恼死了,不过东方姨娘教我金龙三绝,只要我用心练功,我这里就会很快蜕甲重生的。”

“是这样的啊。”四小姐如释重负地点点头,又用那只白玉般的手将战龙的鳞甲龙枪握了一握,龙枪上的鳞甲就如同一层老茧,直接刺疼了四小姐的酥手,她感觉了一下龙枪的超级硬度,随即松开手,将战龙的鳞甲龙枪装起来,说“六郎,你可要努力练功啊,如果需要姐姐帮什么忙,你尽管去找我。”

战龙答应着,握着四姐的一双白玉手,刚才这一双白玉手,握住自己的时候,战龙在那一刹间,获得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险些当场喷发,幸好自制住丑相。可是,四姐的这双白玉手,真是舍不得松手啊,要是能够帮自己一直握住的话,一定是这世上,最**的事情。

这时候,三嫂龙兰和五嫂司马紫烟都来探望,八姐九妹还端来燕窝汤,九妹一进门就喊道“六哥,这一次可是我亲自下厨为你端来的。”

战龙接过来,笑说道“好妹妹,辛苦你了。”

九妹美滋滋凑上来,对战龙说道“六哥,人家真的好辛苦呢,你还不亲我一下,以示表扬?”

战龙心中一惊,守着两位嫂子和四姐,这妹妹可千万不要将自己同她们玩的暧昧游戏说出来啊,要是被家人知道的话,我就要完蛋了。于是,战龙连忙表示,将九妹揽住怀中,轻轻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并且说“还是九妹心疼六哥。”这个动作,显然不过分,众人也不会往心里去,九妹也没有提额外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