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九曲回廊(十大名器)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32 字数:6531 阅读进度:31/640

但是,刚刚轻松了二天,战龙又开始无限忧愁起来。

原来,大郎不能行房的那件事,四娘昨天晚上跟令公说了,令公不由想起了数年前,自己和后晋一位仇家的私事,那位仇家是后晋的大臣,与令公是死对头,他临死的时候,全家被推上断头台,他对天诅咒,诅咒杨门断子绝孙。当时,令公只是一笑了之,没成想,那个诅咒居然灵验了。大郎与慕容雪航成亲已经三年有余,大郎战场上落下了残疾导致丧失男性功能,也就罢了。可是二郎与宝日明梅成亲也已经将近两年,她的肚子也始终不见动静。龙兰是新婚,司马紫烟还没有圆房,难道说,那个可恶的诅咒,真的给杨家带来了晦气?

四娘听了令公的话,沉思良久,说“令公,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想办法破解他的诅咒啊。”

令公就问四娘有什么办法?

四娘说和师妹商量一下。

今天,四娘和东方紫玉从战想龙那儿回来之后,就与令公说起了杨门遭受仇家诅咒的这件事,东方紫玉说“,你说的那个人,我认识,他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奇门术士,而且是专门修炼咒语这方面功法的,至于他的诅咒是不是灵验了,我不敢说。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先解决自己家的问题。我听逍遥派的前辈说过,向我们杨家这样门丁兴旺的名门,长子长媳这两个人对家族的门丁兴旺与否起着至关重要的关连。我觉得,仇家的那个诅咒,或许就降在你的长媳身上。”

令公惊愕地问道“居然是这样?”

东方紫玉说“一个奇门的法力再高,也不可能把降头锁在你所有的儿子身上,但是奇门修降术里面有一章十分厉害的降术,叫做领头降,也就是说,如果家中长媳的肚子鼓不起来,其他的弟妹们休想生育。不过,我也是道听途说,究竟有没有这回事,不敢妄下结论。”

令公急道“我杨门岂能绝后?不管有没有这个传说,也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东方紫玉就说“既然这样,那就先让雪航将身子破了,就等于开了天锁,就算雪航不能有喜,下面的几个弟妹能够怀上,也是值得啊。”

令公当即听信了东方紫玉的话,就问“师妹,大郎的病还有救吗?”

东方紫玉叹了口气说“今天中午,我给他做了全面检查,要是早一点的话,或许还能救,现在就算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了。我没有告诉他结果,只是对他说慢慢调养。”

令公脸色凝重,思量片刻,看看四娘,又看看东方紫玉,缓缓说道“既然大郎已经彻底丧失了男性功能,那么,雪航如何破身?难道要她红杏出墙不成?”

四娘说“所以这件事,必须将军你拿主意。”

令公神色痛苦,在屋中来回度步,他思前想后,最终长叹一声,“为了我们杨家的今后,只能委屈雪航了”

“可是,男方,如何选择?”

东方紫玉看了四娘一眼,这种事,她实在不好插言,不过姐妹俩已经商量好了,于是,四娘说道“这件事,我们当然不能对外面宣传,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们也必须忍痛割爱,舍了雪航一个,换取杨家未来。我已经想过了,在大郎下面的兄弟中,选一个。”

令公道“我担心,他们今后会不会因此产生兄弟之间的仇恨?夺妻之仇,不共戴天啊,真要是那样的话,情何以堪?”

四娘道“将军说得有道理,不过我和师妹商量一下,有一个妥善的办法。则选好为雪航破身的对象之后,我会守口如瓶。并且,行事的那天晚上,他们所有的兄弟妯娌,全部单独隔离,就算大郎心存不悦,他终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就无从发火了。另外,雪航行房的时候,我用黑纱遮着她的眼睛,就连她也不让知道,目的只有一个,杜绝今后叔嫂之情,因为那一夜二继续泛滥。将军,你看我的计划可行吗?”

令公脑海中按照四娘演示着那一夜的情景,明月高挂,寂夜无风,杨家子女儿媳,一人一屋。就连自己也将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面,然后,四娘将早已经择好的(某郎)带入杨家长嫂慕容雪航的闺房,慕容雪航眼睛蒙上面巾,破身之后,她也不会知道那个男人是自己的那位兄弟,当然也不会对谁动私情。

令公点了点头,说“计划算是周详,可是,大郎和雪航都愿意吗?我们做父母也不能强迫他们啊?”

四娘说“为了杨家的未来,他们两个人应该深明大义,晓得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令公,大郎的工作由你来做,雪航的工作我和师妹来做。”

令公点点头,“为了我杨家,大郎只好做出这个牺牲了,好吧。就这样定了,我这就去找大郎。”

令公在书房与大郎在书房整整呆了一下午,诸位兄弟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到大哥从父亲书房出来之后,一个人去了后院的练武场,一杆虎头錾金枪被他抡得虎虎生风,还不时听到他的怒吼声,这天傍晚,练武场边上的柳树都被大郎用虎头錾金枪打断了三棵。

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满身武艺的威猛硬汉,两军阵前令敌军闻风丧胆的上将军,居然要眼睁睁将自己的娇妻拱手让给自己的兄弟,一想到娇妻的**自己无法占有,而是需要亲兄弟来替自己,大郎满腔悲愤,虎头錾金枪猛地刺出去

一块巨大的青石,应声而裂。

大郎转过身来,看到娇妻慕容雪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

大郎心中一阵刀绞般的心痛,走过来握住娇妻的双手,“雪航”

慕容雪航神情凝重,看着夫君柔声道“大郎,你不要难过,只要你不同意,我宁死也不会答应”

大郎却道“雪航,都怨我”

慕容雪航将臻首轻轻垂放在大郎肩头,“大郎,你为什么答应你父亲啊?只要你不同意,我誓死也要为你坚守一生的忠贞。”

大郎心中苦的张了张口,几乎都吐不出字来,但是他还是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雪航,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过,为了我们杨家将,我们杨家不能因为我们俩个的自私,而绝后啊。我们的牺牲,将会换来杨家的门丁兴旺,你要是不牺牲,二弟,三弟,五弟他们各家将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们。我是杨家中长子,你是杨家长媳,我们俩肩负着振兴杨家的重任啊。”

慕容雪航幽幽泣道“可是,一想到我要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的心,就如同刀剜,大郎你还会再爱我吗?”

大郎将眼泪咽进肚子里,脸上现出坚强的笑容,“雪航,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这一生唯一心爱的女子,我相信这之后,我们的感情应该会更深厚。”

慕容雪航直起身子,擦擦泪水,带出坚强的笑容,“大郎,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就将我们的决定去告诉四娘了,你回去吃晚饭吧。”

大郎点点头,丢下大枪,步履蹒跚第往回走去。

望着丈夫离去的身影,慕容雪航在哪里矗立了良久,这一刹间,她想了许多,甚至想到了死,如果自己真的是杨家的绊脚石,自己一死百了,不就什么都结束了吗?可是,她又觉得自己那样做,实在太懦弱,那是不敢面对现实的逃避,自己死了,将千钧重担全都交给大郎一个人去抗吗?他已经够痛苦,他也绝不会再续弦,他甚至会跟着自己弃红尘而去。那种结果,实在太可悲。

“雪航?”一声温柔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绪。

慕容雪航嫣然回首,发现四娘站在身后,“孩子,我知道你的心里面在想什么。你是骊山圣母的高徒,是名满天下的侠女,今天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难为你了。让你这个身负绝世武功的女侠去做背叛你丈夫的事情,实在是强人所难,我知道,你宁可死,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可是,你知道,四娘我为什么要劝你吗?”

慕容雪航点点头,表示愿意听四娘继续说下去,四娘走上前来,牵着慕容雪航的手,“一直在大郎着想,想为他守住忠贞,可是你有没有为自己想过呢?作为一个女人,享受男性的爱,是每一个女人应有的权利。四娘知道,你或许不觉得男女之爱并不重要,四娘也知道,你绝非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在你们妯娌几个中,你是最温柔,最善良,最善解人意的一个,就冲你隐瞒大郎的病情,新婚后之后,寡居三年之久,你的所谓,值得我们每一个女性为你赞叹,四娘我也是自叹不如啊。可是,傻孩子,你在这对大郎的大无畏之爱中,却牺牲了自己的一生幸福啊。”

“四娘,我”

四娘爱怜地抱住她的身躯,“雪航,你或许不想做一个幸福的妻子,但是,四娘知道,你一直想做一个幸福的母亲,可惜我家大郎不能满足你。”

慕容雪航身子悠然一震,四娘这句话,重重地敲在她的心坎上,确实,她心之高洁,从来没有过那种污秽的想法,就算不能享受性、爱,她也无怨无悔。但是,她的内心,对孩子的向往,却是十分强烈的,当然没有性、爱的前奏,哪里来的孩子?这个结,结在慕容雪航内心深处,整整困扰了她三年之多,想不到今天被四娘说出来。

四娘又道“雪航,有时候,你确实应该多为自己着想,这一次,我之所以这样安排,一来是为我们杨家扫除仇敌降头的障碍,二来也是想趁机圆了你多年的梦想,雪航,你就接受四娘的话吧,我是真心实意为你好。”

四娘挽住慕容雪航的手,“走,到我房间去。”

四娘的房间,整洁明亮,洁白如雪的罗帐加上秀榻上洁白的被褥,形成一片纯白,没有半点瑕疵,香炉中渺渺升起阵阵香烟,让人如临仙境,东方紫玉已经等在这里了,自从这位师妹从京城来到荆州之后,令公就搬到书房去住了。

四娘牵着慕容雪航的手,来到床前,“雪航,东方姨娘说你的外表极具脱俗的气质,她怀疑你的身上长着十大名器。”

慕容雪航娇羞笑道“四娘,我怎么可能?大家不是都没有吗。”

东方紫玉笑道“可是我相信我的直觉,自从那日来到天波杨府,我就发现你的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女人气息,我相信我的直觉。”

慕容雪航默然点头,四娘对她说“雪航,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只需知道自己是一个女人,就行了。”

慕容雪航躺到了那张洁净的床铺之上,“东方姨娘,我已经准备好了”

含羞带怯的慕容雪航星目半闭,一身欺霜赛雪、软玉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之下晶莹剔透,白的像是半透明一般;她那纤细秀长、光可鑑人的秀发,散发着青幽幽的诱人光芒,衬得雪般的香肩更是莹然生光;东方紫玉用她那绝对柔软的纤纤玉手轻轻抚摸她单薄的**内的绝美**。

慕容雪航秀眸闪现一丝惊讶,因为她感觉到,东方姨娘今天的手法,与那一日与四小姐她们时候的手法稍有不同,“姨娘?”

东方紫玉笑了一下,说“雪航,因为你从来没有获得过真正的爱抚,而且过两天你又要接受一次对你来说,很难接受的侵犯,我怕你的心底在那一刻产生抵抗情绪,希望我的动作,能够打消你的那些忧虑,让你真正感觉到被人爱抚的乐趣。”

东方紫玉说着继续向上探进她那月白色的上衣,隔着束胸,爱抚着她丰满柔软的。

被东方姨娘那柔若无骨的纤滑玉手爱抚,慕容雪航娇躯发颤,脸如红烧,一双秀目开始迷蒙,檀口娇喘连连,春情泛滥的情态诱人至极。东方紫玉轻轻解开她罗衣的裙带。

慕容雪航里面仅穿了白色的**裤,一身欺霜赛雪、软玉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下冉冉生辉。

东方紫玉那无比纤滑的玉手,漫漫扶上酥胸。

抚摸着束胸里面那高耸的,那对撑得鼓胀。她胸部是如此雪白细致柔嫩,雪白的随着呼吸起伏着,美丽的**散发出阵阵幽香。

慕容雪航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小口樱唇,显得娇艳欲滴。

东方紫玉低下头问道“雪航,感到舒服了吗?”

慕容雪航娇羞地点头,东方紫玉又问“你可曾接受过类似的爱抚?”

慕容雪航幽幽说道“若不是昨日东方姨娘教导,传授我们爱抚这个词汇,雪航只怕今生就要与它失之交臂了。”

东方紫玉微笑道“那样的话,可是太遗憾了。”

东方紫玉再把手掌下移,在慕容雪航的来回地爱抚着,慕容雪航丰盈的美臀极富弹性,摸起来就像充满弹性的面团,紧接着东方紫玉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慕容雪航那双匀称的**,慕容雪航只感觉一股微麻的电热感传遍全身,竟有说不出得快感

躺在床上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被人爱抚的快感。

四娘轻轻抚摸着她的一头乌云般的秀发,“雪航,大郎真是愧对你了,你自己要振作起来,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慕容雪航那柔美的眸子中,盈满了感激的泪花,四娘的真挚之慈爱,让她感激万分,“四娘,雪航永远忘不了你对我的好。”

四娘微笑道“好孩子,你就放松了,好好的享受吧。”

东方紫玉掀起她的下裳,露出浑圆坚实的大腿,美臀又圆又大,粉腿修长圆润,有如此丰润滑腻、令人**蚀骨的**,风韵之佳,实在美得不可方物。隔着丝质抚摸着大腿内侧和那其间的凸起。东方紫玉的玉手十分柔软,慕容雪航的凸起更柔软,东方紫玉双手将她那月白色的缓缓退下**

同时,四娘把她的发髻解开,让她满头秀发披散下来,覆在她的娇靥旁和枕头上。然后轻轻摘下慕容雪航的月白肚兜,她的双峰是那样的美,白的如雪如霜,高耸挺拨,像两座春山似地傲立在她的胸前。丰满的随着呼吸而起伏,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她的肌肤是如此的滑腻细嫩,曲线还是那么窈窕婀娜,美得让人晕眩曜眼。四娘用纤滑玉手轻抚着那两团,慕容雪航感到一阵窒息的快感遍布全身。

删节★☆★☆★☆★☆★☆★☆★☆★☆★☆★☆★☆★☆★☆★☆★☆★☆★☆★☆★☆★☆★☆★☆★☆★☆★☆★☆★☆★☆★☆★☆★☆★☆★☆★☆★☆★☆★☆★☆★☆删节★☆★☆★☆★☆★☆★☆★☆★☆★☆★☆★☆★☆★☆★☆★☆★☆★☆★☆★☆★☆★☆★☆★☆★☆★☆★☆★☆★☆★☆★☆★☆★☆★☆★☆★☆★☆★☆★☆★☆删节

在东方紫玉高超的挑情技巧冲击下,慕容雪航已经完全放松,她的身心已完全被所支配,东方紫玉仔细打量著眼前这人间绝色成熟的**被自己挑起了荡漾的春情,不由惊叹眼前这是一幅完美无瑕的诱人**,只见慕容雪航犹如一只温驯的小羊羔一般蜷缩在床上,俏美的小脸羞得通红,如星丽眸含羞紧闭,就如一具象牙雕塑的女神一般,香汗淋漓、浑身软瘫,静静躺在床上。

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微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著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那一片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对柔软玉滑、娇挺丰盈的高耸。

那晶莹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织纤腰盈盈仅堪一握,柔美万分、雪白平滑的娇软下,两条修长娇滑的雪白**含羞紧夹,一双玉滑细削的粉圆小腿下一对骨肉匀婷、柔肉无骨的浑圆足踝。

感觉得出来慕容雪航仍是处子之身,东方紫玉亮出自己的如来神指的时候,并没有着急试探,玉手不断地在慕容雪航那滑如凝脂而又火辣辣的娇躯上抚摸,皆攻向她身上各敏感部位,灵巧的手指挑逗著花瓣。温柔的抚摸她的美腿、丰臀、以及湿滑的玉门。

慕容雪航面色绯红,双腿发软,也发出阵阵的颤栗,她不自觉的享受著愈益升高的愉悦快感。

一直等到慕容雪航完全结束,东方紫玉怀着亢奋的心情将如来手指从慕容雪航里抽出,她的脸色立即如同春花般灿烂,惊喜地喊道“九曲回廊,是九曲回廊。”

四娘也惊喜地问“是真的吗?我看看。”

听到东方姨娘的叫喊声,慕容雪航也禁不住挣开疲惫的秀眸,朝东方紫玉的如来神指看去,那如来神指已经被自己的夹得变了形状,上面呈现了许多凹陷的痕迹,伴着晶莹的,简直是妖娆无比。

东方紫玉对四娘说“师姐,想不到你们杨家居然藏有两个十大名器。”

四娘疑问“师妹,还有谁?”

东方紫玉笑道“还有你的宝贝女儿咏琪啊。”

四娘惊异道“你不是说”

东方紫玉笑道“事前,咏琪找过我,她希望在验身的时候,她真要是十大名器的话,请我帮她隐瞒真相。”

四娘愕然,“原来是这样,这孩子,难道她不想成为皇贵妃吗?”

东方紫玉悠然一笑,“师姐,真正的爱情是没有界限的,或许咏琪早就有了意中人,不愿嫁入宫去,也是情理之中啊。”

四娘恍然大悟,“这丫头,从未跟我说过,回头是该找她好好聊聊。”扭头又对慕容雪航说到“雪航,当你知道了你身上生有十大名气之后,你有什么感想吗?有没有为自己感到惋惜?”

慕容雪航娇羞地拿过衣服掩住自己的**,“四娘,我的心中只有大郎一个人,有没有十大名器,我都会是他的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