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轩然大波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26 字数:2488 阅读进度:23/640

战龙一开始还真为她认真按摩,但最后终受不了她那白纱下微微隆起的圆臀散发着的无与伦比的诱惑,忍不住轻轻一拂。

这一拂,触手柔滑,让战龙心动不已。见孟姜没有反应,估计她吃了自己的春药,应该药性发作了,就更加涨了胆子,双手逐渐朝着摸过去,假装按摩的内侧,战龙却在按摩中不时的用自己手有意无意接触孟姜的腿根,虽然隔着一层丝绸裙裤,依稀能感觉到她上的弹性。

“夫人,是不是感觉好些了?”战龙试探地问道。

孟姜本就不是那种个性坚贞的女子,那里经得起美国烈性春药的攻击?这会已经是媚眼如丝,娇喘连连,听到战龙问自己,胡乱点了下头。

战龙见她中招,就将那罗裙又向上边撩起来许多,将一双羊脂白玉般的美腿暴露出来,孟姜嘤咛一声,微微皱起眉头,战龙说“这样按摩比较有效。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见到孟姜没有反抗,战龙就将那一拢纱裙全部掀倒了腰上,雪白的丝绸**,隐隐的透出郁郁的黑色,战龙只觉眼前一片眩晕,周星星不由重重的咽下口水,伸过手去放在了她平滑的上面。

孟姜实在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起,居然这样放荡?居然让这个英俊的小医生自己的羞处,一想到自己居然是被一个陌生的小医生这样抚慰,不由的娇羞万分。同时想到林东虎此刻正在与那个歌伎风流快活,她的心中也油然升起一股报复的心理,半闭着眼睛,任由战龙轻轻地抚慰她的羞处

终于在一阵般的颤抖中,孟姜达到了快乐的巅峰,一想到自己居然是在医生给自己看病的时候,获得这样巨大的满足,自己真是好荡啊,娇羞的她几乎不敢再抬头战龙,那里还记的先前要将战龙斩首示众的心思。战龙也不敢过于放肆,占了林东虎的妻子这样大的便宜,简直是酷毕了。

“夫人,你现在应该好多了,好好休息一夜,明天我再给你开药方。”

孟姜娇羞地点头,战龙告退,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出孟姜的房间,已经有小丫鬟在外面等着,小丫鬟将战龙带回给他和慕容雪航安排的房间,外面四名佩刀的武士还在给他站岗,屋里面,慕容雪航正在焦急地等着战龙回来。

战龙笑着告诉大嫂自己已经骗过了孟姜夫人,却没有提及细节,慕容雪航也没有多问,更没有想到战龙既然色胆包天,在重兵布防的江陵城将军府假冒医生调戏了将军夫人。

两名丫鬟打来洗脸水,就退出去,慕容雪航净完面招呼战龙休息。慕容雪航看屋子里只有一张大床,有点不好意。战龙倒是没想许多,脱下外衣钻入被中去了。因为慕容雪航过门早,她作为童养媳来到杨家的时候,战龙尚且年幼,而且体弱多病,令公和四娘又经常外出公事,有时候到边关巡查防御工事,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所以经常委托慕容雪航这个大嫂照看战龙,同床共枕倒是经常有的事情,尤其战龙害怕雷雨天气,每逢天空响雷的时候,必须要躲进大嫂的怀里才感觉到安全,以前的战龙在她眼睛里不过是个孩子,不过历经了白天的事情之后,慕容雪航开始对战龙有了提防。

现在的战龙早已经是脱胎换骨,秉性重生。见大嫂对自己完全没有多少避讳,就高兴的脱了衣服休息,心中暗想说不定还能占到大嫂一些便宜哩。气,晌午炎热,晚上却还颇具凉意,因为他们自报是夫妻搭档,所以丫鬟并没有准备多余的被褥,慕容雪航倒也大方,腾出一半锦被给战龙盖上,说“抓紧时间休息,后半夜想办法溜出城去。”说罢合上美目,进入睡眠状态。

战龙紧紧靠着大嫂温香的身体,只感到大嫂的柔滑似绸,凉凉的心弦,本想多捞一点便宜,但是考虑到今天下午的事情,又不敢过分。尽管如此,能够紧紧挨着秀美可人的大嫂入睡,战龙已经是心满意足。加上一天的劳累,早已有了困意,不大工夫就美滋滋进入梦乡。

战龙不用考虑外边的复杂情况,慕容雪航却是没有完全睡着,迷糊着小歇了片刻,慕容雪航就听到六郎在睡梦中含含糊糊的说了一个女人的名子,接着一个翻身,把一只手臂搭到了自己的上。慕容雪航心中好笑,仔细回忆了一下,却不知道战龙刚才说的是谁的名子,倒是战龙的那只手臂,紧紧地压覆在自己的之上,好难为情啊!哎!谁让他是自己的小叔呢?

考虑到战龙今天一整天的劳累,慕容雪航不忍心打扰战龙的美梦。可是战龙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开始还只是轻微的按压,一会儿后,突然一下子钻到了慕容雪航的衣襟里面,直接抓住了束胸里面的肉团。慕容雪航再也无法容忍战龙如此放肆地侵犯自己的胸前圣地。于是轻轻拿开战龙的手,将身子朝里面侧去。

却不成想,战龙有意还是无意,也跟着贴过来,紧紧地拥着她的玉背,手倒是老实了,没有乱摸乱动,但是下边却多了一个不老实的东西,硬硬的顶着自己。慕容雪航一开始没多想,但是随着那东西不住的蠕动,慕容雪航突然意识到那是小叔今天下午被金甲蛇咬到的那东西。

哼,想必是因为下午偷kui了自己的春色,睡梦中受到刺激才导致现在这种样,一下子羞得粉脸通红,心慌意乱的伸手过去,本来是想移开战龙的身体,慌乱中却把那坚硬滚烫的东西抓个正着

战龙正梦见和孟姜夫人亲昵,此时春梦正浓,微微翻了,慕容雪航惊慌失措的松开手中的东西,满面羞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借着月光,看到战龙酣睡的情景,只要硬着头皮,忍受着战龙那只手的侵犯,谁知道,战龙有意还是无意,那只手不停在她胸前抓弄,慕容雪航眉头紧皱,正打算推醒战龙,突然外边一阵大乱

伴着哭喊声和林东虎的叫骂声“我非得杀了那对狗男女不可。杂乱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过来。慕容雪航意识到出现了意外,马上招呼战龙收拾衣服。战龙也知道事情不妙,慌忙往身上套衣服。

眨眼功夫,脚步声已到门外。

慕容雪航见由门口已经无法逃走,一脚蹬开后窗户,却没有往窗户外面逃窜,而是抱起战龙轻飘飘的跃到房梁上。这时候,林东虎提着宝剑带领手下怒气冲冲的闯进来,松明火把照耀之下,他的一张大脸气的发青。原来林东虎和爱妾后,难得爱妾今天那般冲动,也**了他的虫,不由自主的多做了一次,二人一同进入后,就昏昏睡去。半夜里林东虎口渴,醒来找水喝,喝完水本想再与爱妾温存一会儿,不料一摸上去,人已经冰凉。吓得他叫来下人点灯一看,爱妾早已经丧了命。林东虎立即想到是服了战龙的特效药所致,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没有放他们走。故此怒冲冲过来找战龙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