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怒欲喷发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1:20 字数:2867 阅读进度:9/640

被战龙一阵玩弄,四娘目如丝,伸手抱住战龙的脖子,上半身微微后仰,一头瀑布般的秀发乌云般散开,那完美的弓形身段展现无余。对战龙的侵犯,她本就半推半就,他突然的侵袭甚至是她心中隐隐的期盼,只是害羞的她对战龙的过于亲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是以表现得似拒还迎。如今被他挑拔起埋藏心底多年的,她不由挺起连自己也为之骄傲的,让他整个头都藏在自己之间,就像在喂自己的孩子一般。

四娘喘了口气,樱桃朱唇微启,浮现出动人心弦的笑意,抿着嘴唇轻声道“小坏蛋!四娘的美吗?”声音极是柔媚动人,直腻到人心里面。话一说完又羞涩的扭过头去,的玉脸粉颈都浮现起动人的红色,那迷人的模样让战龙不禁直想一口将她吞进肚中。

“美!四娘就是天下最美的人。”

战龙两眼发直,发涨,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她那滑腻腻的丁香小舌也主动吐了出来,被战龙一阵,香津暗度,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卷。她琼鼻轻微的翕动,不时发出醉人柔腻的哼声,凤眼中射出迷离的艳光,一双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战龙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背后脊梁。

战龙将上半身紧紧压在她身上,让她的与自己的胸膛贴在一起,让自己坚实的肌肉挤压着她丰挺圆滑的,酥麻的感觉登时由此传遍全身。四娘满面潮红,浑身酸软无力,如棉在战龙的身下,时而发出一声娇吟。

战龙微微挺起上身,眼中放光的盯着四娘洁白娇嫩的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的,随着她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柔软,无暇,整个香峰却是丰润,完美无暇。那芳香而腻滑的让战龙心神摇曳,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入鼻是浓烈的**,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

四娘感到战龙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上,发出ji情的娇吟,她痴迷地抱住他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战龙抬起头来,嘴唇不住地摸挲着她光滑的,吻着她柔软的香峰。伸出舌头仔细的添着上的每一寸,好象在找什么宝藏。

四娘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波涛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涨的满满的,好象要冲破一般直直立着,她的心里不由升起一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个小坏蛋。”战龙吻她香峰的力道越来越重,开始用牙齿轻吻那高耸的峰峦,四娘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喘息。

战龙突然一张嘴,将她右峰的樱桃噙入嘴中,一只手又挤又捏的捻着另一颗樱桃。这突袭令她的掀起不小的波动,娇躯一震,全身的力气似乎都不翼而飞,一声娇呼,侧过头,乌发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再次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

四娘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小坏蛋,告诉你了,不要,你、你不听话?”

删!!!

四娘已是失魂落魄,头脑一阵空白,柳腰扭动,只能连声娇啼。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撑爆了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眩晕,滚烫的快感一从股间传遍全身,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四娘无力地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批在肩后左右飘荡,整个身心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娇美的在战龙身下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逢迎着强烈的冲击。此时的她星眸蒙胧,媚入骨,脸上身上泛出靡妖艳的桃红色,一双猛的伸得笔直,脚趾间亦紧紧的并在一起,膝盖弯回,小腿再次伸直,如此来回往复个不停,最终无力的在落下去。雪白的微微打颤。

ji情之后,战龙的神志也清醒了一些,想起自己的过分动作,不由有些害怕,赶紧将手手里面抽出来,身子也从四娘身上滑下来,闭上眼睛靠在她的身侧,不敢看她。

等了一会,见四娘没有动静,战龙悄悄睁看眼,只见她星目微闭,长发披肩,婀娜多姿的在灯光下下美妙绝伦,随着轻微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扣人心弦,那一张绝世容颜此刻少了两分妩媚,多了三分清丽和娇艳,像是月下女神,美丽、优雅而神秘。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传入鼻中,身下柔软身子的滑腻传到神经。

看到战龙偷看自己,四娘娇嗔道“小坏蛋,不让你摸,非要摸,你以后要总是这样不听话,我就不理你了。”

战龙羞愧地说“四娘,对不起啊,我可能是喝多了酒,刚才是不是冒犯你了?”

“小坏蛋,你还说,刚才你太过分了。以后不许这样了。”四娘娇柔地批评道。

战龙心中嘿嘿一笑,“原来四娘并没有怪罪我啊。”

“小坏蛋,你现在长大了,越来越不老实了。今天下午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四娘威严的目光,逼视着战龙。

战龙当然知道她在问什么,却依然装傻问“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四娘说“就是你爆在我的手帕上小坏蛋,是不是不承认了?”

战龙嘿嘿两声,“四娘,人家不小心吗,不过我可是头一次。”

四娘狐疑地看着战龙,“真的是第一次?”

战龙坚定地点点头,自己确实没有撒谎,这确实是自己穿越之后发射的第一梭子弹,不过自己也仅仅穿越来这里一天,刚来就发射子弹,确实有些色了些。还好,四娘听战龙说是第一次,娇羞的面庞居然有些兴奋,“小坏蛋,以后不许这样了。”

战龙胡乱哦了一声,又问“要是受不了怎么办?”

四娘想了想说“晋王千岁不是正在给你保媒吗?回头有了自己的妻子,就可以享受男女生活了,你就可以”说到这里,四娘一阵脸红,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不过战龙还是兴奋起来,身子往四娘身上靠了靠,不知不觉中,的火器就顶住了四娘的腰。

“要是晋王千岁给我找的媳妇,能像四娘你这样美貌温柔,我就心满意足了。”战龙无限眷恋地说。

四娘感觉到顶在自己腰间的坚硬,脸上越发发烫,“小坏蛋,干吗那我比?好了不说了,睡觉吧。”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身边守着这样一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战龙哪里睡得踏实?虽然刚才四娘让他过足了嘴瘾,但是有个地方还没有得到发泄,战龙佯装翻身,将自己的身体贴过去,的宝贝紧贴在四娘柔软的美臀上,四娘的身子微微一颤,她却没有阻拦的意思,似乎睡熟了。

倾听了一下四娘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战龙仗着胆子,在柔软的美臀上摩擦起来,他越擦越兴奋,几乎要开。那坚硬也不知不觉滑入到四娘一双中间,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布片,但是那儿的布片很快就被两个人的汁液浸湿了,四娘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战龙浑然不知,只是在兴奋滴摩擦着,四娘腿窝中的柔软和温暖,让他不能自拨,终于身子一哆嗦

一股火烫的岩浆,喷四娘的里面。

战龙后怕地赶紧闭上眼睛,良久不见四娘动静,自认为她真的睡熟了,明天早上她醒来,一定会发现自己的恶作剧,该怎么办?不管了,反正四娘从小就喜欢我,惯着我,终于得到了解脱,该美美地睡觉了。

战龙幸福地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