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自己的家

小说: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作者: 乐_小_米 更新时间:2020-11-22 07:29:03 字数:2471 阅读进度:48/61

太子殿下今年只有二十五岁左右,因为辛劳政事的原因,虽然还不满而立之年,但是眼角已经有了一些皱纹,再加上蓄了须,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上不少。

他听到了天子的话之后,立刻恭敬行礼,沉声道:“儿臣遵命。”

父子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太子便起身告辞,离开了太极宫,回到了自己的东宫。

东宫之中,宋王世子已经等候许久,见到太子回宫,他连忙起身,对着太子躬身道:“殿下。”

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道:“没有外人,坐下来说话罢。”

宋王世子李煦,自小就在东宫伴读,两个人只差了两三岁,关系极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煦这位宋王世子,才会为了太子殿下,四处奔走。

大周的宗室是可以做官的,如果太子殿下即位,李煦将来也会在新朝位高权重,两个人的利益在少年时期一起读书的时候就已经绑定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坐下来之后,太子殿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方才在太极宫中,林简的奏书父皇已经看到了,也同意了我们先在去做,孤在东宫走不开,这件事就只能落在八弟你身上了。”

李煦字东旭,同辈行八。

太子殿下微笑道:“这件事情做成,林简回京执掌国子监的事情,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李煦立刻低头,开口道:“臣弟分内之事,只是康氏在长安势大,耳目也多,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多半会从中阻挠。”

如今朝堂上,除了太子殿下之外,就数康贵妃一系的人势力大,他们想方设法,一心想要扳倒太子殿下,把康贵妃的儿子抬到储君的位置上去。

去岁户部侍郎林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康氏一系的人赶出了京城。

太子殿下面色平静,开口道:“不管他们要干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只要林简声望大涨,回京执掌国子监,用不了几年,咱们在朝堂上势头就能压过他们。”

李煦微微点头,开口道:“臣弟出宫之后,就去寻找匠人,把这东西先弄出来。”

“这件事一定要做好。”

太子殿下声音低沉:“这个活字的册子,孤也看了,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创举,但是真弄起来,其中的收益未必就能立竿见影,八弟你先去弄一个作坊,印出来书后,再去盘下一个书铺,在书铺中低价售卖这种新印出来的书。”

“就按……市价的三成售卖。”

活字印刷目前还是一个雏形,尚且不成熟,就算是林昭那边的蓝山集,也是半价以上的价格往外卖,如果卖三成,未必就能立刻挣钱,甚至还会往里面贴钱。

这一点,太子殿下自然清楚,他这样说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哪怕贴钱,也要尽快把这东西推广出去!

“钱不够,可以从孤这里支取。”

李煦立刻恭敬点头:“臣弟明白了。”

说完这话话之后,这位宋王世子便对着太子低头行礼,然后告辞退出了东宫。

就在他四下奔忙的时候,太极宫中皇帝与太子的对话,也没有能保密多久,很快就传了出去。

毕竟天家无私事,皇帝与太子的对话,等同于国事。

消息很快传到了朱雀坊。

朱雀坊是康府所在地,那位执掌朔方的康大将军,自然不住在长安城里,住在朱雀坊的,是康东平的胞弟康东来,同时也是康贵妃的兄弟。

这位国舅爷,如今在工部任郎中,虽然职权不重,而且基本上算是挂职,并不怎么参与实事,但是他在京城负责联络宫里的那位贵妃娘娘,以及远在朔方的兄长,虽然没有职权,但是势力极大。

今年这位工部郎中生辰的时候,甚至于工部的尚书大人,都屈尊到场,还送了礼物。

国舅爷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手中从宫里送过来的纸条,不禁深深皱眉。

“活字印刷?”

他嘟囔了一句之后,招了招手,立刻有康府的下人走了进来,这人是个黑脸汉子,进来之后低头道:“二爷。”

“去查一查,东宫那边到底准备做什么,还有这个什么活字印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康东来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再派一些人去一趟越州,盯住林元达,这厮被罢官回乡之后还不老实,先是咒骂大兄,又不知道弄出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这个下人立刻点头,沉声道:“属下明白了。”

他开口自称“属下”,很显然不是普通的家丁下人,更像是军伍中人。

最近几年,康氏与太子一系已经相争了数次,如今他们又要围绕着远在越州的林简,展开又一次的争斗。

长安城里,楼台馆阁,歌舞升平。

越州城里的一只小蝴蝶,轻轻拍了拍翅膀,于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城,一轮新的风暴已经在酝酿之中。

……

而此时,那只越州城里的小蝴蝶,还在因为摆脱了恶妇嫡母的束缚欣喜不已,他拿到了那份约书之后,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林简的契书,去了一趟山阴县衙,把这个宅子过到了自己的名下。

本来这种事情,县衙一般是不怎么管的,只要找宗老族老见证一下也就行了,但是毕竟事关侍郎老爷,山阴县衙还是很痛快的帮忙办了这件事,很快就开具了一份新的契书,交在了林昭手里。

山阴县衙门口,贫穷了十几年的林三郎,手里拿着这份契书,激动不已。

从这一刻起,他就算是这个世界的有产阶级了!

开心了一会儿之后,林昭小心翼翼的把契书收进了自己怀里,然后一溜烟跑到了谢三元的家门口,他眼珠子转了转,伸手敲了敲门。

“谢叔在家么?”

因为林昭要办事,所以告假了两天,这会儿谢三元还在三元书铺看店,自然是不在家的。

他敲了几声之后,房门很快就被打开,穿着一身鹅黄色衣裳的谢澹然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昭,轻声道:“阿爹去看店去了,你要找他就去店里找他……”

“我知道谢叔不在家。”

林三郎有些鸡贼的笑了笑。

“我是来寻你的,怕叫你的名字,给婶婶听见了。”

谢澹然掩嘴一笑:“阿母出门进香去了,也不在家。”

“你寻我干什么?对了,你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了么?”

“处理完了。”

林三郎抬头看着谢澹然,嘻嘻一笑:“谢姐姐,我有自己的家了。”

“不用住在那个恶女人家里了。”

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因此从篱下走出来的时候,自然也会分外开心。

他此来,是想与谢澹然分享自己喜悦的心情,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

“改天,我领谢姐姐去看一看。”

谢澹然微微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好,到时候你来寻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