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林元达与长安城

小说: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作者: 乐_小_米 更新时间:2020-11-21 19:24:30 字数:2453 阅读进度:47/205

林昭的心情很是不错。

因为有了这份约书,他就已经算是半个自由人了。

他岁数太小了,如果他有十八九岁,寻个姑娘成了婚,那时候分家就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此时他才十三岁,能够做到如今这个局面,已经非常难得。

而且这样做也有一个好处。

林昭两世为人的经历,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的金手指,有了这个金手指,封侯拜相或许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但是发家致富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有了这份约书,林昭就可以让张氏母子一路看着自己青云直上,爬到他们再也看不到的高度。

然而,他们却不能从中得利。

这大约是就是张氏这种妇人,一辈子最痛苦的事情了。

离开家之后,林昭先回了一趟三元书铺,从谢老板那里提前支取了一些作坊的分红,然后拿着这些分红,去纸铺买了两刀上好的宣纸,

今日的事情,林简虽然没有直接出面,但是如果没有他站在林昭的身后,且不说林清源那一巴掌会不会打下来,林思正也是绝对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虽然林简并不在乎,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林昭买完纸之后,又打了两壶酒,提在手上就去了一趟代园。

因为林简的关系,林昭现在出入代园已经非常容易,很快就到了代园门口,在林简的院子里等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林昭才等到了这位探花郎,不过随着林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赵籍……

赵籍跟在林简身后,左右戒备,如同一个护卫一般。

林昭先前就知道了赵籍会来林家卫护林简,因此并没有感到诧异,他上前对着林简拱手行礼。

“见过七叔。”

林简伸了个懒腰,然后看向林昭手里拎的东西,微笑道:“看来三郎顺遂心意了,还拎了东西来见我。”

林昭面色肃然,放下手中的礼物,对着林简作揖道:“非是七叔,侄儿无从脱身,七叔恩德,侄儿铭记于心。”

“用不着如此。”

林简摇了摇头,把他扶了起来,开口道:“在活字一事上,我这个做长辈的,还占了一些你的便宜,能帮的忙我自然会帮,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不要与嫡母那边闹得太僵,不然以后……若是进入官场,路会很不好走。”

林昭的学识并不低,在林简看来,只要他能够沉下心来读几年书,最起码举人不是什么问题,若是时运到了,取中进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朝廷最讲孝道,若是与嫡母不和,将来做了官,就会成为旁人攻讦的理由。

在家不孝,何谈忠君?

林昭低头道:“多谢七叔提点。”

林简面带微笑,回头看向身后的赵籍,对着林昭开口道:“赵籍你应该认识,康贼凶狠,以后他就在我身边做个护卫,听他说,每日早上还会去教导你练拳,你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可以来代园寻他。”

“侄儿知道了。”

说着,他笑着看向赵籍,开口道:“一天不见,赵大哥便已经换了一个身份。”

赵籍在林简面前很是有些拘束,不过他还是对着林昭笑了笑。

“小公子身子有些孱弱,要每日坚持练拳才是。”

林昭只与林简说了两三句话,便要起身告辞了,毕竟像林简这种级别的人物,时间宝贵,不好打扰。

见林昭起身行礼告辞,林侍郎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三郎这就走了?”

林昭微微低头:“父亲现在在城里,还要回去与他说说话。”

林元达面带微笑,从袖子里取出两张纸,呵呵一笑:“我还以为三郎是来取这些东西的呢。”

他手里的两张纸,一张自然是那座宅子的契书,另一张则是五千贯钱的柜坊凭贴。

柜坊,是大周出现的一种银行的雏形,因为金银等贵金属并不是流通货币,铜钱携带又太过麻烦,一些大城市为了方便商人行商,就会出现这种帮人存钱的柜坊。

不过因为信用体系很难确立,这种柜坊能够做大的并不多,如今的大周,真正能让大多数人承认的柜坊凭单,也就四五家。

林简手中的这张,是大成柜坊的凭单,这是一家在长安城里都有七八家店面的大柜坊,口碑一直很不错。

林昭并没有急着接过这两张对他来说极其重要的白纸,而是沉声道:“此来是专程来向七叔致谢的,并不是……”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林元达就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些我就先帮你收着?”

林昭面带微笑:“七叔若是喜欢,都送给七叔也无妨。”

林元达哈哈一笑。

“你这小子,心性着实不错,比我年轻的时候,能沉得住气多了。”

说完,他把这两张东西都递在了林昭手里,然后微笑道:“明日我就找人与你去衙门,把那个宅子过到你的名下,好了,既然清源兄长回越州来了,我就不留你了,你且去罢。”

林昭小心翼翼的把这两张东西收好,然后对着林简低头行礼,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林昭远去的方向,元达公扭头看向身后的赵籍,微笑道:“方才大伯还派人过来,说这个林三郎不通规矩礼数,看他这个模样,哪里不懂礼数了?”

赵籍声音恭谨:“小公子一直很是守礼。”

元达公哑然一笑。

“看来这小子,还有两副面孔。”

“很少人能在他这个年纪,就有两副面孔,这样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也不算坏事,毕竟这个天底下有一处地方,里面的人,几乎人人都是两副面孔,甚至还有好几副面孔。”

赵籍有些疑惑,开口问道:“林公说的是?”

“长安城。”

林简目光幽幽。

“算起来,我的那些东西,应该已经到长安了。”

………………………

长安城,太极宫。

前任户部侍郎林简的奏书,在朝堂上引起的轩然大波,当朝天子看了这道奏书之后,很快命朝廷的能工巧匠,制出了一套近千字的字模,又让人用这些字模,印了几页纸出来。

已经有些老迈的皇帝,看了看这些纸上的字迹之后,仍然忍不住微微动容。

他感慨道。

“这天底下,恐怕要多出许多读书人了。”

一身紫衣的太子殿下,恭敬侍奉在一边,对着老迈的父亲低头道:“父皇,林侍郎被贬在越州,尚且不忘替朝廷出力,实在是朝廷难得的人才。”

“林元达自然是个人才。”

“不过人才也要敲打敲打,不然用起来扎手。”

皇帝揉了揉自己有些困乏的眼睛,又打了个哈欠。

“这个东西,先在长安城里弄个作坊出来试一试,如果好用了,再推广天下。”

说着,他瞥了正当壮年的太子殿下一眼。

“就由……太子去办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