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真吃这套

小说: 邻家太子 作者: 比风还要快 更新时间:2020-10-19 00:53:28 字数:2273 阅读进度:82/87

汤铨眼睛眨了眨,心道梁国太子讲的这句话,还真够直接。表面说什么许皇过来也没办法,可他的潜台词,不就是要许皇亲自面吗?否则的话,梁国太子恐怕是不会离开许国天牢了。

倘若陈浪真的执意蹲在天牢里边,而纵火案与行刺案又确定与他无关的话,那许皇肯定陷入被动,不仅要面对邻家梁国的政治军事压力,还要面对其余诸侯国的指责,弄不好恒国都会跳出来进行干涉,那样许皇可就烦不胜烦。

汤铨略加思索,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于是只好转身走出牢笼,奔向许国皇宫。

吁~

确定周边已经无人,陈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其实刚才陈浪非常紧张,毕竟身为中二少年,装腔作势的底气,略显不足。

“嘿哈!”

陈浪催动灵源,在牢笼内开启修炼。这间牢笼不大不小,用来做一些简单修炼没问题。陈浪挥拳踢腿,时而高高跃到半空,时而反身甩出鞭腿。甩在栏杆,发出砰砰的闷响。有个狱卒想制止,却被牢头狠狠拉住。

“你晓得关在最里边那个人是谁吗?假若不小心惹毛了他,说不定明日关进去的人就是你。”牢头小声警告。

陈浪练得起劲,但仅为表面现象。其实他心不在焉,从头到尾反复猜测,许皇到底会不会亲自进入天牢,如果会的话又是在哪个时间点。

练到疲累,陈浪正准备坐下休息,忽然听见右侧传出牢头和狱卒的齐声呼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果然来了……

陈浪拍拍屁股整整衣襟,然后双手叉腰站在栏杆前。他目不斜视,但眼角余光依然忍不住朝右侧瞟。

他看见许皇,穿着拉风的金黄龙袍,身后跟着呼啦啦一帮人,有令狐苏亭,有汤铨,还有两个露出事业线,盈盈秋水的美女。

干吗?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陈浪想起以前看过的黑帮电影。在那些电影里,黑帮迎接大佬出狱的时候,都会弄出浩荡排场,并配备适量的美女。

“贤侄,这两天委屈你啦!”许皇走到栏杆外,笑得有点不自然。

身旁狱卒弯腰开门,由于紧张的缘故,连续几次都未能将钥匙对准锁孔。

“不委屈,嫌疑人被打入天牢实在很正常。”陈浪轻言细语。

哐当~

狱卒一顿忙活,总算将缠在牢门上的粗铁链打开。许皇倒也没含糊,踏步走进腐臭的牢笼,接着道:“贤侄怎能待在这,来人,请贤侄去外边玩。”

余音尚在耳畔,许皇身后两个美女便一左一右地钻出来,她俩仿佛商量好,分别缠住陈浪的左手和右手,酥胸顶着陈浪手肘关节,同时走向牢笼门外。

咋办?

陈浪很懵。他原本仔细思量过,就算许皇来了也要摆摆谱,可许皇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客套话,剩下便交给两个美女处理。

大概,这即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现实案例吧。

“走嘛走嘛。”左边美女双手挽着陈浪,犯嗲时还轻轻晃动着胸部。

“就跟我们出去嘛。”右边美女使出同样的招术,几乎已经挂在陈浪身上。

不好办……

陈浪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他往前不是,往后不是,往左往右都不是。这回许皇掐准了陈浪的软肋,明显有备而来。

“走嘛走嘛。”

“走嘛走嘛。”

两位美女一个在前边用力拽,一个在后边使劲推,陈浪根本无用主动迈脚,他就像水上浮萍,很快便懵懵懂懂出了牢笼。

“贤侄走慢点等等我!”许皇见自己使出的小计谋生效,脸上露出得意神色。故意小碎步跑了几下,许皇调侃着在陈浪身后追赶。

失策!

陈浪现在更加羞愧难当,若非两只手都被美女揽着,那陈浪肯定连手都不晓得往哪儿放。面对左右美女包夹,陈浪没可能撕破脸将她们两个甩开。毕竟,陈浪原本想的就是摆摆谱,许皇如果给个台阶,就直接下来呗。

岂料许皇只是随便说两句,之后便用这种耍无赖的手段将陈浪给架走了。

你别说,陈浪还真就吃他这一套。

总之糊里糊涂,陈浪就这样出得天牢抵达围墙之外,全程他都没敢看别处,以致令狐苏亭与汤铨是什么反应,陈浪根本不晓得。

任务完成,但两个美女还是左右抓着陈浪,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陈浪可不想继续被许国一帮人看笑话,他朝汤铨使了个眼色,接着扭头对许皇说道:“案件尚未水落石出,我的承诺并未达成,要不,我和汤大人继续查案?”

许皇连连点头:“贤侄想怎样便怎样,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

于是陈浪放下双手,终于摆脱被两位美女架着的尴尬。

无论如何,今天许皇亲自进入天牢,也算给足陈浪与梁国的面子。如此一来,陈浪就没必要继续端着脸摆谱,点到为止刚刚好,毕竟事情闹大谁都很麻烦。

正午,陈浪和汤铨到达中城衙门,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步行前往牢房。陈浪一边思考审讯办法一边问:“洪修精神状况如何?”

汤铨旋即回答:“他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但精神方面应该没问题。现在他已是重刑犯,原本准备将他转入天牢,但由于……”

说到这儿汤铨便停住。不过陈浪晓得,肯定是因为陈浪在天牢,所以才暂时没有将洪修转移。

“今天我一人审他。”陈浪又挑了牢房旁边的屋子,压低声音对汤铨道。

哦?

汤铨脸上明显浮起讶异神色。见状,陈浪笑着拍了拍汤铨肩膀:“我猜你肯定担心,我才是幕后主谋,所以支开你准备单独跟洪修交代什么。”

“没!”

汤铨慌忙摇头解释。不过陈浪的猜测并没有错,刚才汤铨确实有上述疑虑,但转念一想,从陈浪种种表现来分析,绝对不存在那种可能。

弄明白之后,汤铨便进牢房吩咐狱卒干活,同时他告诉陈浪,洪修一心求死,想要从他嘴里撬出幕后主谋的秘密,很难。

呸!

洪修一心求死?陈浪才不信,假若他能一心求死的话,当初就不会从摘星楼苟且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