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请神容易送神难

小说: 邻家太子 作者: 比风还要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43:13 字数:2281 阅读进度:81/87

梁国皇宫。

刚刚结束午朝,梁皇窝着一肚子火走向御书房。自从与许国签订停战协议并交换太子后,梁皇睡眠质量显著改善,但他并未恢复早朝传统,而是继续实行与众不同的午朝制度。

王公公迈着小碎步,亦步亦趋跟在梁皇身后,他压低声音:“陛下别动怒,陛下保重龙体。”

梁皇愤懑地甩着袖子道:“那帮混蛋,竟然敢质疑寡人已经做出的决定。”

嘎吱~

王公公跨出半步,抢先推开御书房厚重的木门:“今日朝堂之上,群臣就太子交换提出了很多不同意见,的确显得聒噪。”

呸!

梁皇咬着嘴唇:“全是些马后炮,寡人若能提前预知摘星楼火灾及刺客行刺,又怎么会实行太子交换计划呢?实在郁闷!”

王公公反身关好门,跟着走到梁皇身旁用最小声音道:“奴才斗胆说一句,倘若假太子继续在怀宁胡作非为的话,还不如用药使他长年卧病在床,或者换人,再直接杀他以免节外生枝。”

讲完,王公公狠狠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于王公公而言,陈浪乃死对头刘公公那边的重要筹码,所以能除掉陈浪,就等于沉重打击了刘公公。

“杀掉他再换个人?荒唐!亏你这奴才说得出口!”怎料梁皇瞪大两只眼睛,将王公公骂了个狗血淋头。

“奴才该死。”王公公闻言急忙跪地,呼吸刹那就变得不怎么通畅。

“哎~”梁皇单拳砸了砸桌子,“你出去看看,如果张岩和刘公公已经到了,那便把他们请进来吧。”

“奴才遵旨。”王公公背身退出御书房。

这次梁皇没有猜错,张岩和刘公公退朝后并未回家,而是约定好悄悄绕路,重新会合后再并肩前往御书房。

说起来,关于许国摘星楼大火、许皇险些遇刺、以及陈浪被投入天牢的事情,不久前才刚刚传入梁国。得知相关消息以后,朝堂哗然群臣议论纷纷,而梁皇更是头大得几乎爆炸。

陈浪与许国太子艾力互换的前几天,梁皇曾经也有过担心,他设想了种种比较糟糕的可能,却没想到最终会糟糕成这个样子。

张岩与刘公公步伐一致,刚走进御书房,两人同时跪倒,又同时爬向梁皇。

“有最新消息吗?”梁皇黑着眼睛。

“目前没听到新的可靠消息。”刘公公哭丧着脸庞。

“看你们干的好事!”梁皇手指剧烈颤抖,指向跪地的张岩及刘公公。当皇帝的习惯如此,每当局面变得糟糕起来,总得有谁站出来承担责任,而皇帝本人,肯定是不会背锅的。

闻言,刘公公连忙磕头:“陛下切勿着急,还望保重龙体。陛下听我一句,奴才私以为,假太子应当不会做出纵火行刺的傻事,况且以他的能耐也办不到。”

梁皇怒骂:“可现在他已经被投入许国天牢,据说那个行刺许皇的刺客,在临死前指认假太子为幕后主谋。你千万别找什么借口,告诉寡人情报也许有误!”

这……

情急之下,刘公公只好硬着头皮:“相信其中必有误会,奴才愿以性命担保。”

梁皇火冒三丈:“哼,无论你担保不担保,反正如果出了什么大问题,梁国与许国就很可能再次爆发全面战争,到时我就砍掉你的脑袋,祭旗。”

听了这句话,刘公公还没来得及表态,张岩便字字铿锵地道:“陛下,微臣现在就愿意领兵驻扎边境,许国军队胆敢来犯的话,定叫他们死无葬生之地。”

呸!

梁皇抬脚,恨不得将张岩踹翻,他抑制心中怒火:“你整出这样的幺蛾子,难道还想领兵打仗?寡人现在就明确告诉你,如果查出摘星楼纵火及行刺许皇,真的与假太子有什么关联的话,那你的下场肯定和刘公公一样!”

话还没讲完,张岩与刘公公便已瑟瑟发抖。

嘻嘻~

站在旁边的王公公悄悄捂着嘴唇,差点笑出声。

“滚!”梁皇甩袖,“假设许国那边传来最新的情报,无论好坏立刻禀报寡人。”

“遵旨。”张岩与刘公公唯唯诺诺朝后退。

忽然梁皇冷冰冰地道:“如果情报是假太子被许国天牢吓怕,从而透露出自己身份的秘密,那么你俩就不用禀报了,原地自裁吧。”

“遵旨。”

张岩与刘公公只能这样回答。

……

阳光偶尔失约,但黑夜从不缺席。

陈浪背靠牢笼的栏杆,望着最后一点光线在方格子的孔洞里边消失。他轻轻咂了咂嘴唇,今天晚餐很丰盛,直到现在,唇齿还留有余味。

显然陈浪被照顾了。

除去美食,狱卒还给陈浪搬来凳子以及床垫,但陈浪只接受晚餐上的美食,其他东西全都拒绝。

直到现在才想起献殷勤,太晚!

陈浪冷笑。

好歹我也算明面上的梁国太子,许国听信谣言,将我投入天牢,而如今事情原委即将浮出水面,我就不相信,许皇得知以后心里边不愧疚?

哼~

有句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尽管此话带有贬义,可我陈浪还真要按这意思去做。

许国阴森森臭烘烘的天牢嘛……

既然将我请来,就别想随随便便把我送走。我陈浪,还真就跟许国杠上了!

天牢的夜晚似乎特别漫长,陈浪爬起,在黑暗中进行修炼。不知修炼多久,陈浪感觉手脚都有些疲累,脑海更是灌铅一样沉重。

该休息了。

陈浪将稻草垒起,若无其事躺下去。虽然有稻草垫背,但阴郁冷气还是从地板渗透过来,陈浪轻轻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睡着。

不知过去多久,忽然耳畔传来铁链咣当的沉重闷响。

谁?

陈浪连忙来了个鲤鱼打挺。睁开眼睛,来者又是中城令尹汤铨。

“找我有什么事吗?”陈浪慢条斯理地问。听口气,好像并不欢迎汤铨。

汤铨很聪明,立刻明白其中含义。但他仍旧抱着零星希望问:“洪修承认自己为纵火犯,但怎样都不肯供出幕后操纵者,一心求死,不知殿下有没有办法?”

陈浪摇头:“没办法,就算许皇亲自来问,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