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梁国太子要摆谱

小说: 邻家太子 作者: 比风还要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31:00 字数:2349 阅读进度:80/87

陡然,形势又在瞬间切换。但听洪修发出阵阵哀嚎,他眼睛翻白,后背与肩胛骨的伤痕猛地迸裂,道道鲜血渗透,触目惊心。

这些伤痕全都为新伤,乃衙役在严刑拷打时留下。陈浪甫一朝反方向抱摔,伤痕便受到波及,再加洪修本身朝后边用力,两股劲道相互撕扯,并未愈合的伤口捱不住,鲜血毫不留情地爆出。

“嘭!”

但闻一声脆响,洪修身体在空中划一道粗笨的弧线,接着颓然摔落。由于后背与肩胛骨本就伤痕累累,所以摔下去,洪修只觉周围天旋地转,呜呼哀哉。

哼哼哼~

陈浪撇嘴冷笑:“想抓本王做你的人质?我呸,你小子还嫩了点。”

风云突变,汤铨连忙一个箭步跨到陈浪面前。他黑着脸,单膝压住洪修胸腔,同时抬头看着意气风发的陈浪:“殿下,刚才我可差点被你吓到,正茫然无措,怎料你转眼便轻松脱困,并且反克了洪修。”

哈哈!

陈浪抬起右掌置于脖颈,原来洪修出招时,陈浪便用手掌护住脖子。当洪修手铐上的铁链迅猛袭来,陈浪眼疾手快用掌心牢牢抓住。

所以铁链看似缠绕陈浪的脖颈,实则中间隔上了陈浪的手掌。

“小人冤枉啊。”尽管洪修眼冒金星,但嘴里仍旧不忘念叨这句胡话。

都已经搞成这番模样,居然还敢说自己冤枉?

操~

汤铨怒瞪双眼,洪修如此耍赖,就连汤铨也忍不住了。他紧紧攥着右手拳头,瞄准洪修面门,卯足力气恶狠狠砸落。

“梆!”

拳头恰好砸在眉心,可怜洪修整个一弹,眼前盘旋的星星变得更多更快。

好惨……

现在洪修心中懊悔不已,首先懊悔当初摘星楼为什么没有给自己一个痛快;其次懊悔刚才受不了刺激贸然对陈浪切出掌刀。

毕竟,洪修被逮之后,身上又是手铐又是脚镣,凭武力逃跑绝无任何可能。

“扔进牢房,先让他缓一缓,再叫衙役使用各种手段慢慢对付他。如果还想顽抗狡辩,那就做成人彘泡在药缸之中。”陈浪冷眼看着地板上面的洪修,故意提高刚才说话的音量。

就这么办!

于是汤铨收腿站起身子,呼唤狱卒将洪修带进牢房。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洪修将面临什么,至于他会不会交代,那就得看拷问的手段了。

洪修被拖走之后,地面竟然留下斑斑血痕。

“继续吗?”汤铨扭头问。

陈浪缓缓颔首:“把剩余那些厨房伙计依次带上来,全部问一遍再说。”

后边的审讯波澜不惊,至少从表面分析,大家都很无辜,基本都是被牵连。提到洪修和铁牛,他们也都唯唯诺诺,不敢多讲,生怕哪里讲错惹来麻烦。

“或许只能逮着洪修那条线,想方设法深挖下去。”陈浪轻轻抿口茶,如释重负地道。

现在所有厨房伙计全部问了话,剩余那些宫女、侍卫、御林军等等,并非重点嫌疑对象,只需交给汤铨,按刚才步骤与套路接着审问就行。

就这样找出第二个摘星楼纵火犯,汤铨恭敬地给陈浪倒茶:“谢谢。”

陈浪拍了拍汤铨肩膀:“不用这样客气。目前来看的话,查案初步取得效果,但和真正水落石头还有一段距离。汤大人千万记得,这次所有功劳都给汤大人,查案期间汤大人为主本王为辅,别弄错。”

“汤某感激不尽。”汤铨弯下腰背双手作揖。

对他来讲,本次案件实在过分重大,说白了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搞不好毁掉一世英名,甚至还可能丢了乌纱帽。可许皇钦点汤铨上阵,他又不得推辞。试想,假若没有陈浪帮忙,恐怕汤铨到现在还像无头苍蝇,嗡嗡嗡到处碰壁。

“好啦,可以送我回天牢了。”陈浪微笑。

送回天牢?

汤铨连续眨眨眼睛。足足发愣半分钟,汤铨方才小心翼翼地问:“殿下确定?”

“确定。”陈浪嘴角蹦出两个字。听得出,这两字饱含怒气怨气及傲气。

“委屈殿下了。”汤铨单手朝前做了个请的姿势。

“嗯。”陈浪嘴角轻笑,傲然阔步朝前。

汤铨像一个小弟,亦步亦趋地跟在陈浪身侧。看着陈浪宽实后背,汤铨意味深长地摇摇脑袋。

如今基本可以下定论,很明显,许国误抓了梁国太子,而梁国太子决定摆谱,就是要蹲在许国天牢,除非许国行大礼,否则别想将梁国太子请出天牢。

所谓大礼……

或许并非什么钱财、领土或女人,却为许皇亲自莅临天牢。

想多呢?

汤铨拍拍额头。

不,从陈浪刚才的表现来看,汤铨绝对没有想多。照目前这形势,陈浪完全可以离开天牢,但他偏偏不提离开天牢之事,反而要求在这阳光明媚的大白天,将他送回阴森森的天牢。

对比之前陈浪请求出来查案的态度,现在要求回天牢的态度似乎更为坚决,也更为主动。

深究其中原因,无疑是陈浪找到纵火嫌犯,掌握了主动权。

“咣当!”

牢门铁链一声重响,陈浪回到臭烘烘脏兮兮的牢笼。

“轻点关门!”汤铨朝狱卒爆吼,唾沫飞溅。

狱卒听了吓得两腿发颤,恍惚间差点将牢门打开再重新轻轻地关一次。

哼~

陈浪盘腿坐在地上,悠然自得地闭目养神。

……

怀宁城,梁国太子府。

殷百川与钟平躲在房间里喝闷酒。他们想把自己灌醉,却又不敢醉得太狠,以免酒后失言出纰漏。

“你猜他还能再回来吗?”钟平红着眼睛问。

“当然能回来,你小子说什么屁话!”殷百川没好气地嗔骂。

“干!”钟平端起酒杯。

“少喝点。”殷百川端杯与钟平轻轻一碰。

钟平咕噜将酒吞下,尔后小声问:“殷将军你认为,那个中秋夜晚,陈浪为什么要替换我们,主动让自己身陷天牢呢?莫非,他想保护我们?”

殷百川单手拉住钟平衣领:“本人没那么聪明,但我也看得出来,陈浪此举,肯定是要护着咱。”

哎~

钟平低头苦笑:“原来他真的很特别,倘若有的选,或许真该跟他……”

“打住!这话让梁国那边听见可就麻烦了!”

殷百川急忙捂住钟平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