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半点便宜没捞着

小说: 江山作聘之美人为馅 作者: 绝之意 更新时间:2020-11-24 11:00:31 字数:2406 阅读进度:92/136

丫鬟的声音很冷静,手法迅速老练,显然不是一般的丫鬟。

“你们受过训练吧。”

柳青莐的语气是肯定的,两个丫鬟互相看了一眼对方,手下不停。

“娘娘慧眼,属下是王爷特意派来伺候娘娘的,奴婢幼白,她是思羽。”

柳青莐点头。

幼白将屁股上的伤口处理好,竟然没有感觉到疼,柳青莐就知道,幼白肯定是懂医理的。

伤口处理好了,加上可口的饭菜,一直精神紧绷的柳青莐再也扛不住,沉沉的睡去。

东辰尧进来,都没有发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开始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他想,他心里已经住下一个叫柳青莐的女人。

皇上用苏妃做饵,不就是想知道柳青莐在他心里的位置么,那他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东辰煜,他对柳青莐的在乎。

让他痛一次,下次再也不敢把手伸到柳青莐身上。

“报,八百里加急,快开城门。”

白雪茫茫,天色还没有大亮,城门还未打开,城门口进出城的百姓也只是三三两两排着队。

骑手离城门还有好一段路,就开始喊。一路喊到城门下,已经力竭。

“快,开城门。”

守门的将军听到,脸色一变,赶紧吩咐守门的士兵开城门。

“八百里加急,快去禀报皇上,西辰国突然屯兵二十万,犯我东辰,青州已经失守……”

传令兵刚说完这句,人就累晕了过去。

西辰突然兴兵,始料未及。

这个时辰正是上朝的时候,听到这么大的消息,都在着急。

西辰什么时候兴兵不好,非得在这个时候。今日他们准备的是祭天仪式。

祭天迫在眉睫,战事也一刻不能耽搁。

可想而知,东辰煜现在是忙的焦头烂额。

“皇上,祭天仪式已经准备妥当,老臣以为还是应当先祭天,再来商议西辰战事问题。”

“镇国公,此话不妥吧,青州已经失守,一刻也等不了,难道等西辰再拿下我们东辰的城池,才重视起来?”

“顾将军,西辰战事固然重要,难道这连绵半月的大雪就不重要了吗?青州失守已成定局,后面我们再夺回来就好。这大雪不停,耽误了春耕,到时候饿死的会是无数百姓。一样的重要。”

镇国公说的有道理,得到不少人的附和。

“好,先前往祭台,进行祭天仪式,结束之后再商议西辰战事。”

祭天仪式很顺利。

只是期望的大雪却并未立即停下来。

东辰煜没有时间追责。

“睿亲王怎么没来?”

西辰边境,可是东辰尧亲率的旋翼军在镇守,如今青州失守,他人都没看见,简直岂有此理。

前有他不顾一切的冲进刑部将人带走,后有重大军事不见人影。

莫不是真被柳相家的那个女儿迷魂了头。

“这个,这个……”

被留下的太子三皇子,几个资历颇深的将军和柳相都没有开口。

朝堂上的风,这些人盯得紧着呢。

皇上将柳青莐下狱的时候,就伸着脖子等着后续事态的发展。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东辰尧竟然直接去刑部要人,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皇上竟然咽得下这口气,迟迟没有发作,不知道是在酝酿什么招。

不过,突然来的战事。

皇上就算在酝酿大招,现在恐怕也用不上了。

二十万大军压境,可不是小事。

这些年,西辰国力日盛,已经有和东辰国平起平坐的趋势。

这次他们突袭,一定是蓄谋已久。

东辰国,恐怕除了镇国公有这个能力领兵与之抗衡,剩下的就是东辰尧。

青州是东辰尧的地盘,他更为合适。

“马上派人,将睿亲王宣进宫。不,金驰你亲自去请。”

可惜,金驰出马,也未能将睿亲王请来。

东辰煜眯着眼,努力的压制怒火:“怎么回事,睿亲王人呢?”

金驰跪地抱拳:“回陛下,睿亲王病了。”

“病了?”

“是的,卧病在床。”

“呵……,他这个病,来的可真是时候啊!”东辰煜冷笑几声。

不就是动了一下他的女人,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甩脸色给他看,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御书房的等着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这些人都是人精,怎么会不知道东辰尧这是在给皇上难堪。

尤其是柳兆渊,心思更是活络

皇上前几天刚怀疑东辰尧半夜进宫行刺,虽然行刺的对象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宫人,皇上仍然如鲠在喉,因为对方的身手实在是惊人,皇上定是觉得他的安慰受到威胁。

所以,和东辰尧对铺公堂,希望可以找到机会,处置了他。

没想到,那么多证据指向东辰尧,偏偏半路杀出个柳青莐,为他做了不在场证明,让东辰尧成功的摆脱嫌疑。

皇上怎么能放过柳青莐。

不过一天,利用苏妃,将柳青莐拿下入狱,可东辰尧呢,竟然直接将人给带走。

几个回合,皇上是半点便宜没捞着。还得放下身段去请他。

“既然睿亲王病了,众位爱卿就随朕去睿亲王探望一番。”

皇上做到这个份上,多憋屈。

这个东辰尧,他如何能够再留,一旦有机会,必是除之而后快。

事情紧急,东辰煜一行人急匆匆的赶往睿王府。

东辰尧果真躺在床上。

只是脸色红润,声音浑厚有劲,可不像是重病不起的样子。

“皇弟现在感觉身体如何?”

“不太舒服。”

东辰尧说。

东辰煜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发火。

“朕过来,顺便将单君玮给叫了来,估计一会就到,有神医出手,定然药到病除。”

“臣弟心里不太舒服,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

“这是何意啊?”

“臣弟的王妃替苏妃看诊,原本是一片好心,不止为何苏妃要有意为难她,竟然说她意图谋害,被拿下狱受了重刑,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东辰煜:“……”

这件事,他没有追究,东辰尧竟然还好意思提。

擅自将人从刑部带走,这是谁给他的权利?按照罪责,他也得跟着柳青莐一起蹲大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