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大人真是贴心

小说: 江山作聘之美人为馅 作者: 绝之意 更新时间:2020-11-21 09:22:08 字数:2337 阅读进度:90/136

皇上要对付的不是她一个小小的臣女,而是和她有关系的东辰尧。

打了板子的柳青莐被两个差役左右架着放在地板上。

虽然已经到了三月,可连续半个多月的大雪,感觉比寒冬腊月的时候,更加的冷。

趴在地板上,觉得寒气直往上窜。

柳青莐没有准备,被扔到地上的时候,直接打了个寒颤。

“柳小姐,你要想清楚啊,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必为了一个男人死扛着呢。到时候你死了,又会记得你到几时,他还不是一样纳新的人入府。”

梁文鑫见柳青莐迟迟没有出声。

直接将话给说的明明白白,就是再傻的人也听明白了。

“我明白了。”

柳青莐点头:“想来梁大人应该给我准备好了说辞吧,不然就直接拿出来给我看看,要是觉得可以我就直接画押算了。大人觉得如何?”

梁文鑫狐疑的看着柳青莐。

不知道柳青莐说的是实话,还是在试探他。

只可惜,他做了十几年的刑部尚书,看惯了上头的脸色,却看不透趴在地上的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一个十六七的女子,他都拿不准。

也难怪那位容不下。

本来一个东辰尧就够棘手的,要是再来一个柳青莐,两个人联起手来,东辰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平了。

“大人还犹豫什么,现在是你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怕我耍什么心眼吗?”

梁文鑫被柳青莐戳破心中所想,不自然咳嗽一声。

她说的没错。

现在可是在刑部,他的地盘,不可能翻出什么浪来。

梁文鑫朝身后的男子点点头,男子便从袖口拿出一张叠好的纸。

走下来递给柳青莐。

“里面的内容是本官给你写好的认罪书,只要你签字画押,便可安然无恙。”

地上太凉了。

趴久了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

柳青莐挪了挪身子,从趴着改为侧躺着,要不是头发散乱,脸上还有黑点,真看不出她现在是在受审。

“大人真是贴心。”

柳青莐说。

梁文鑫听不出这话,到底是夸他还是讽刺他,因为太平静了。

柳青莐认真的看着,竟然直接将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此事系睿亲王指使,与小女子无关,忘大人明鉴……”

把所有的事情往东辰尧身上推。

到时候,就算东辰尧权倾朝野,毕竟还份属臣子,谋害皇上的宠妃便是大逆不道。

东辰尧手中的权利,也许就要交出去了。

交出去保下一命,没了这些资本,东辰尧离死又有多远?

而她这个陷害之人。

只怕东辰尧还没死,就先拉她下去陪葬了。

当她还是之前那个傻子么。

“柳小姐,你还是别磨蹭了,都到这个时候,你不会还指望着谁来救你吧。”

“说不定真的有人来救我呢!”

梁文鑫得意的摸着他的山羊胡:“你入狱已经有一天了,可见柳丞相过来看过你?还有那位,更是一个问候都没有……,上次事情他兜得住,所以在你面前表现,可这次涉及到皇家,他就是再厉害,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柳青莐眯着眼看着梁文鑫。

她现在手抖的厉害,这次不是冷的,是想一拳揍在梁文鑫的脸上。

堂堂刑部尚书,没想到是这样的货色。

如果,东辰尧真的不来救她,大不了将这里的人全部毒翻,亡命天涯。

见柳青莐迟迟不画押,梁文鑫丧失了耐心,准备来硬的。

这时,云大公子竟然来了。

皇上就是为了对付东辰尧,拿柳青莐做诱饵,这件事经过他刻意的宣传,已经闹得满城皆知。

云慕涵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将云家最有资历的大夫请来。

一进来就看见身着单薄的柳青莐狼狈的躺在地上。赶紧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接下来,给柳青莐披上。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还你清白的。”

“云大公子,你来这里是做什么,本官现在正审问犯人。”

“梁大人,我正是为你在审理的案子而来。”

云慕涵站起身,拱手对梁文鑫说:“大人,柳青莐她对解毒方面精通,至于妇科,她原本还是待字闺中的少女,一时没有诊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就凭这个就说柳青莐谋害苏妃,是不是太草率了。”

“当时苏妃腹中疼痛,柳青莐却置之不理,只说脉象无异,不是有意拖延时间又是什么!”

“这个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苏妃腹痛,就连单院首都不能马上诊出来,又凭什么让柳青莐就必须诊出来呢?”

梁文鑫:“……”

云大公子对柳青莐的事,是不是也太上心了。

上次柳青莐入狱,他也是这样,想方设法的替她开脱,这次又是。

“大人,我云家别的不说,在医术方面也算是有建树,这人是云家最有经验的大夫,尤其是妇科方面,由他再给苏妃娘娘诊治一番,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腹痛,也好还柳小姐一个清白。”

柳青莐不知道该对云慕涵说什么好。

他熟读圣贤书,可未必知道清楚那些尔虞我诈。

现在的重点,已经不是苏妃到底因为什么腹痛不止,有小产的迹象。

而是皇上和东辰尧两边势力的对弈。

果然,梁文鑫果断的回绝:“云公子,我这里是刑部,如果你觉得苏妃的病有蹊跷,凭着你的身份,完全可以去皇宫,跟皇上说明此事。”

云慕涵趁着梁文鑫说话的空挡。

给柳青莐一个放心的眼神,复又对梁文鑫说:“我来,只是给梁大人报备一番,还望你这段期间不要动用私刑。”

十板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已经不轻。

梁文鑫被说的有点脸红。

这事,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可谁让柳青莐得罪是皇上呢!

“云公子放心。”

云慕涵走之前,还不忘从自己的胸前拿出一块还有些温度的糕点递给她。

“我知道,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你暂且忍耐一下,很快就能出去了。”

柳青莐的泪腺被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