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心非——摄政王口嫌体正直

小说: 姜南微慕寒渊 作者: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507 阅读进度:4/248

慕寒渊想要甩袖离去。

但看到姜南微手上渗出的鲜血,最终还是止住了步子,亲自盯着太医为姜南微上药。

直到伤口重新包扎好,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送走太医,姜南微斜靠在殿门上,看着依旧杵在屋里的慕寒渊,含笑道:“渊哥哥嘴上说着不在意南微,可如今瞧着倒像是口是心非,实际比别人都关心南微呢!”

“殿下自……”

“自重自重!殿下自重!”

姜南微打断慕寒渊的话,“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你没算算这话说了多少遍了?慕寒渊,你在朝堂上可是口若悬河舌战群儒的,如今怎的这般词穷?你说着不烦,本宫听着都烦了。”

“……”

慕寒渊噎了一噎,最终瞪了姜南微一眼,拂袖离去。

看着慕寒渊离去的背影,姜南微耸了耸肩,转身回到偏殿。

堂堂摄政王,也忒开不起玩笑了!

也是,这家伙从小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想让他转性?难!

左右她也不是真的想嫁给慕寒渊。

重活一世,姜南微再清楚不过,求人不如求己。

她如今这般,也无非是为了姜国,为了弟弟,为了缓和与慕寒渊之间的关系罢了。

毕竟因男女之事变换态度,总比直接在朝堂上突然向慕寒渊示好,更容易让人信服。8七⑦zω.℃ǒΜ

-

靠坐在美人榻上,得了闲的姜南微终于有功夫思考眼下的境况。

血是真的,痛是真的,肌肤触碰的温热也是真的。

她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曾经。

上一世害惨了姜国的周祈晟,如今死在了她的剑下,那便意味着,一切都来得及改变。

想到这里,姜南微猛地坐端了身子,疾步向一旁的书案走去。

“来人!伺候笔墨!”

很快有宫人推门而入:“殿下稍待。”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姜南微抬起头来,这才看到眼前的婢女,不是宫中原有的宫人,而是一直在长公主府贴身伺候她的云栀。

“云栀,你怎么在这里?”

先前她送小皇帝进宫的时候走的仓促,并没有仆婢跟着,云栀这会应该还在长公主府才是。

“回殿下,是摄政王让奴婢来的。王爷说,先前陛下在公主府受了惊,您这两日可能会宿在宫中,怕其他人您使唤不惯,所以让奴婢进宫伺候。”

说完这话,云栀略一犹豫,看向姜南微:“殿下,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作为姜南微最信任的人之一,云栀自然知道主子和慕寒渊之间不和。

奉命进宫,也是因为担心姜南微。

毕竟大婚的日子,出了那样的事情。

但若这其中有诈,或是入了摄政王的圈套,云栀也不愿拖累姜南微。

“没什么不妥。”姜南微笑着安抚,“磨墨吧。”

慕寒渊真要害她,那也肯定是以磊落手段。

更何况,她现在清楚的知道,慕寒渊对他们姐弟,其实并没有恶意。

墨汁很快磨好,姜南微提笔欲书,不知想到什么,又看向云栀。

“本宫记得,上次陛下赏的老山参,府中库房还有许多?”

云栀抬头:“殿下是要奴婢取些过来吗?”公主有伤在身,是该补补。

“你回府中盘一盘库房里的东西,对着今日参加婚宴的宾客名单,拟出一份合适的礼单,然后将东西以本宫的名义送到各府,就说……就说算是给他们压压惊。”

云栀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半带高兴半带心酸的退了下去。

高兴的是,以前殿下从来瞧不上这些怀柔的手段,如今终于成长了起来。

心酸的是,曾经张扬自我的殿下,现今竟也不得不向那些臣子低头……

-

姜南微不知云栀心里所想,提起笔,一边回顾着上一世的桩桩件件,一边在纸上落墨,将记忆里的那些事逐一写下。

这一想,一写,便到了日暮黄昏。

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沓纸,姜南微放下笔,转了转发酸的右手腕,向外面扬声。

“来人,去取火盆过来。”

如今正值夏日,宫人虽不解长公主缘何如此,却还是依言照做。

姜南微将桌上写了半日的纸丢进盆里,看着火苗从纸页的缝隙腾升,伴随着青烟化为灰烬,终于松了一口气。

前世种种,她已经理顺记起,这些东西,留着只会授人话柄,倒不如烧了干净。

就在这时,匆匆脚步声从外间传来。

姜南微一抬头,正对上推门而入的小皇帝。

“皇姐这是在做什么?”

“烧一些不该留的东西。”

姜南微站起身,向自己的弟弟走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睡得可好?”

“嗯。”

小皇帝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火盆,又看一眼姜南微受伤的左手,然后轻轻捧起:“皇姐的伤怎么样了?”

“太医看过了,无碍。”

“这是上次燕国送来的消痕膏,”小皇帝从身后跟着的太监福生手中拿过一只白玉瓷瓶,“皇姐你拿着,女孩子手上留疤可不好。”

姜南微被弟弟这模样逗笑了,抬手一刮他鼻头:“你忘了?上次你给我府中送过一瓶,还没用完呢。”

小皇帝却小大人模样开口:“那不行,这个你也拿着,府里的那个留着备用。”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姜南微将东西收下。

姐弟二人又闲话两句,便一道去太后宫中用膳。

这几年来,不管前朝如何汹涌,至少后宫之中,姜南微姐弟和睦,太后也对一双儿女颇多关切,姜南微每次进宫,也都会陪着太后一道用膳。

自从先皇离世,这便是姜南微唯一的温暖,也是她勇往直前的力量源泉。

-

云栀直到晚上才回来。

“殿下,东西都按照您的吩咐送了出去,但相国大人和太尉那边不收,御史台那边也言辞推脱。如今三公不肯领情,底下的官员们也都不敢开这个先……”

相较于云栀声音里的愤怒与委屈,姜南微倒是平和的多。

毕竟这两年来,她做过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太多了,别人且不论,三公可都对她心中有怨呢,不收东西倒也正常。

“礼单拿来我瞧瞧。”

一听这话,云栀连忙将礼单递上去。

姜南微扫了一眼,“东西安排的挺好,没什么问题。”

不是物件有问题,那就是人有问题了。

“看来,本宫得亲自走这一遭了。”

然而姜南微话音刚落,便听外头先传来一道张扬明媚声音。

“那些个老东西不识好歹拒了你的好意,你何必再送上去给他们羞辱?我皇室的尊严,岂是他们这些老匹夫能随意践踏的?”

姜南微蹙眉抬头。

紧跟着,便见一道头戴金累丝八宝南珠凤簪,身着华贵宫服的身影自顾踏步而入,一点也不见外的坐了下来,仿佛这不是姜南微的住处,而是她自己的寝宫一般。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先帝胞妹,姜南微的亲姑姑。

华阳大长公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的姜南微慕寒渊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