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众志成城劫同当

小说: 截教格物志 作者: 凌云山人 更新时间:2020-10-18 05:13:33 字数:2279 阅读进度:129/129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

没有高桌没有腿,没有和尚没有经,

没有铙钹没有磬,没有木鱼没有灯,

只有战天刺五根,五鬼御刺穿金铙。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二层。

一张高桌四条腿,三个猪头一个美,

一气通贯海底捞,七星不靠九莲灯,

九齿钉耙原是鎲,四鎲化作惊神戟。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三层。

云雅大姐塔中坐,轻提玉手拂古琴,

神龙相伴琴瑟和,宝塔道音伴仙乐,

更有师传玉佛尘,扫净塔中奸邪辈。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四层。

小床小桌小被被,原是碧岑搬新居,

轩辕呕血五剑泣,藏宝尽化天罗伞,

碧岑喜笔万物现,飞鱼游鸟随心现。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五层。

一张矮榻一床被,原是师父卧床眠,

默怪师父倦出门,却是心忧徒安危,

一把瑰仙剑盘旋,十万天兵一剑屠。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六层。

鸡兔同笼非筹算,行程媚喜和光定,

媚喜为鸡能食蛇,光定是兔不惧虎,

金箍棍化乾坤尺,妖魔鬼怪休想过。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七层。

琼霞红裙暖人心,青鹭月光亦有情,

轩辕呕血化金乌,高悬塔顶耀人间,

愿舍千年修为力,只愿碧岑能安好。

长青道长原本以为自己和众小们进入半空中后,首先得解决落脚方式和恐高问题,却不想众人直接被吸入到宝塔各层,在塔中,或者是自身肉体,或者是所持法宝与塔中宝物合体。

原来预想中的空战却是变成了堡垒战、阵地战,本以为是上天历劫,不想最终却变成了塔防游戏,更值得庆幸的是,已方是塔防方,还是有全套装备的守塔者,而不是被打的怪。

七宝玲珑宝塔的第一层最高最阔,却成为了五鬼的主战场。

五鬼一入塔,就不由自主的附身于战天刺中,化作赤、白、黑、青、黄五道闪电在玲珑宝塔一层盘旋,守护着一层进入二层的入口。

这五道闪电无坚不破,无物不穿,头尾相随,五行相生,被其穿透的雷劫无不化作阵阵电雾,紧随其后并逐步被五道闪电吸纳。

渐渐的,五道闪电变成了五条贪吃蛇,随着这五条贪吃蛇越吃越肥,渐渐的闪不起来了,五蛇就渐渐合体变成了一个五色圆盘,旋转着漂浮在一层进入二层的入口上方。

由宝塔大门侵入一层的劫雷、闪电,一入塔就往入口处冲去,结果多数被圆盘吸入盘中慢慢消化。

随着消化的能量越来越多,圆盘越变越大,越变越厚,渐渐的离开入口,悬浮在宝塔一层正中的半空中,闪烁着五彩光芒不停转动,就好似一个五色磨盘。

五色磨盘缓缓转动,将冲进宝塔一层的各式闪电、雷劫,通通吸入磨盘中化作黄豆颗粒磨豆浆。

不论是球型、蛇形、之字形,还是化作人形、兽形、禽形,甚至是龙形、凤形的闪电,只要被五色磨盘吸入开磨,都立刻化作点点电雾灵气滋养着磨盘。

附体在磨盘上的五鬼,也不断将磨碎的电雾灵气吸入体内,鬼体渐渐凝实,体内更是有无数闪电游于其中,如果此时脱出磨盘,一定会被认为是五个大号人形灯泡。

而且由于鬼修们并无什么阶段瓶颈、叩关破壁之说,一切全凭实力说话,能吸入多少能量还不炸体,就有什么实力。估计等到此劫结束,五鬼都将达到筑基实力,合体的话,甚至可以和金丹一较高下了。

本来做为鬼修,雷电是其天生恐惧的克星,更不用说是天劫了。但此次借着附体战天刺,反而将大量的天劫化作灵气吸入体内,成为鬼体的组成部分。

今后五鬼不但不用威惧雷电,反而可以把敌人施展的天雷大法当作零食给吃了,从此再无天敌,这才是此次历劫的最大收益。

七宝玲珑宝塔的第二层则是由朱家四兄妹合力御使着惊神戟,四兄妹的九齿钉耙更是合体融入惊神戟中,这倒让四兄妹除了化耙为鎲外,又学会了合体化戟这一威力无穷的招式。

手持惊神戟,逢强敌则一戟刺之,任他多强必是灰飞烟灭了,逢大军团则一戟化万戟,任你来上千人万人,也都人人有份,个个不少。

开始朱家四兄妹还偶尔有漏网之鱼可以欺负,后来随着宝塔一层的五色磨盘成型,就再也没有雷劫、闪电可以闯入宝塔二层,让四兄妹空持宝物在手却只能瞪着楼下的五色磨盘干着急,恨不能冲下去把这可恶的磨盘给一戟打碎了。

最终,朱家四兄妹气哼哼的分开,四把九齿钉耙也不再合体了,而是各自打开一个窗户,各持自己用九齿钉耙所化的鎲守在窗户后面,玩起了打地鼠游戏。

虽然都是将九齿钉耙化成鎲,也学会了同样的鎲法,但朱家四兄妹战斗起来,还是各有特色。

朱逢冬所练寒冬冰龙鎲,通体银白,鎲把上一条白龙盘柄而上,一个龙头、两个龙角,还有两只前爪的十个龙趾组成了九个鎲锋,其中有八趾是两两组成一根鎲锋。

朱逢冬最爱使双龙挠痒、雪花盖顶两招,先是将寒冬冰龙鎲旋转着捅向敌人,在敌人眼花缭乱,不知如何招架之时,再突然将鎲挑高砸下,顺便带起一片雪花,不论正面之敌是一人还是多人,一鎲砸下,万物皆先冻后碎,化为满天雪粉。

朱逢秋所练的悲凉秋风鎲,通体黄中带红,就好似伴随着秋风落下的一片片枫叶,一边哭泣着一边被秋风卷在一起,最终吸附在一起组成了鎲形。

当悲凉秋风鎲舞动起来时,凉风习习,落枫片片,再加上朱逢秋最爱使枯树盘根和烂泥摇桩这两招,与其应对之敌往往还未战,先悲从心来,自觉自己就是秋风中凋零的黄叶,无人怜无人爱,再无丝毫战意。

正当敌人自我怜息,怨叹不已的时候,无数的枫叶就会温柔的将其卷住,让其化作枫叶大队中的一员,从此再也不必悲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