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不打算告诉她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28 字数:3636 阅读进度:302/306

慕安晓简直是有些无语了:“你们怎么把婚礼当成儿戏一样啊,你不在意也就算了,可以当做是你怀了孩子,精神力跟不上。可是厉枭怎么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于这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慕安晓实在是猜不出来了。

“好了,别净说我了,说说你吧。”言笙只是笑了笑,然后将话题扯到慕安晓的身上。

乍然听见言笙转移话题,慕安晓一怔,差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我啊,我没什么事啊。”

说着,慕安晓还很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一看她这样子,言笙就知道肯定是有戏,不然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说说看,你相亲的结果怎么样?见了几个?又看中的吗?”

言笙心里边松口气,边调侃着慕安晓。

慕安晓咬着嘴唇,刚开始还不说话,后来终于让言笙笑的有些绷不住了:“行行行,我说好了吧。”

“快说!”言笙笑眯了眼睛。

齐煜那个人吧。

说实话慕安晓并看不透。

齐煜给慕安晓的感觉,就是忽远忽近的。

在她以为齐煜喜欢自己的时候,他又会抽身,潇洒的离去,不带一丝留恋。

可又在慕安晓以为齐煜对自己没兴趣了的时候,他又常常会做一些让慕安晓感动的事情出来。

慕安晓知道齐煜这是在欲擒故纵。

可是她不明白,齐煜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是喜欢她,那么直接大胆的说不就好了。

干嘛得使这么多心眼啊。

“我觉得他是喜欢你。”

听了慕安晓的话后,言笙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很肯定的说!

慕安晓翻翻白眼:“我跟他才认识多久了,这就喜欢了?”

言笙耸耸肩:“喜欢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爱情说来就来。”

“可关键是我并不喜欢他啊。”慕安晓小声说。

齐煜很好。

可是她不喜欢。

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怎么觉得他是看上你了?”言笙轻笑。

慕安晓努努嘴;“怎么你们都这么说啊,不仅你这么认为,连我爸妈也这么说。他到底哪里喜欢我了?”

慕安晓实在看不出来齐煜到底哪里喜欢自己了。

她每次跟齐煜见面,总有一种自己被玩弄的感觉。

齐煜又不缺女人……干嘛总跟她开这些玩笑啊。

“当局者迷啊。”言笙道。

慕安晓不说话了。

“来来来,喝茶。吃点小蛋糕。”许贞端着自己煮的茶和点心过来,放在两人的面前,只是给言笙的是一杯牛奶。

“这是我亲手烤的蛋糕,你尝尝看。”许贞递给慕安晓一个小盘子,盘子里面便装着精致的糕点。

“谢谢伯母。”慕安晓道了谢,随后很给面子的吃了一点,夸赞道,“很好吃,很香甜啊,如果不是知道是伯母做的,还以为是外面店里买的呢。”

许贞呵呵笑起来,看样子很高兴:“你这孩子真是的,嘴真甜!”

“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吧,有什么事叫我就是。”

“好的伯母。”慕安晓答。

许贞正要转身走的时候,余光瞄见言笙那悄悄磨磨想要把手里的牛奶放到一边去的动作。

“晨曦,那牛奶必须喝完啊,一会儿我来检查。”触及到言笙瞬间僵硬的动作后,许贞才满意的笑笑,离开。

许贞走后,慕安晓一脸好笑的看着言笙道:“啧啧,快喝啊,我替伯母看着你。”

“你少来。”言笙瞪她一眼。

倒不是言笙不喜欢喝牛奶。

可是这几天,每天都是好几杯好几杯的,就算再怎么喜欢喝,那也得有个度吧?

这么当水喝,再喜欢喝,也腻了好吗。

而且言笙总觉得自己现在浑身都是奶香味道,很不喜欢啊。

都说牛奶有催眠的作用。

言笙这才喝下去没多久,就一个哈欠接一个的打了。

到后来,她勉强支着脑袋听慕安晓讲话也办不到了。

她的脑袋一点一点的,随时都要睡着了一样。

“言笙……言笙?”

有一双手好像在摇着她。

言笙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慕安晓好像在说着什么。

“恩?”她轻轻应了一声,甩了甩头,好让自己能听见慕安晓的话。

“困了就上去睡,我也先回去了,改天再来陪你。”

慕安晓将言笙软弱无力的身体扶起来,小声对她说道。

言笙本想说什么的,可是又想到自己现在确实没什么精神了,自己去休息了,慕安晓一个人留在这里也确实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言笙便点了点头:“那你路上小心点。”

“放心吧。”慕安晓对她笑笑,而后随口叫来一个路过的下人,让她扶着言笙上楼去休息了。

许贞恰好从楼上下来,看到言笙和慕安晓,便问了一句:“安晓要回去了吗?”

“是啊伯母。”慕安晓对许贞笑道,“言笙看起来有些困了,我就不打扰她休息了。”

“那我送送你。”许贞听完慕安晓的话,下楼的步伐也加快了。

路过言笙身边的时候,她也小声嘱咐了一句下人,小心一些。

言笙实在困的没什么力气了,只有看了看许贞,便上楼去了。

许贞将慕安晓送到了门口。

“伯母不用送了,外面冷,我的车就在那边,几步路的距离,您进屋去吧。”慕安晓对许贞道。

许贞点点头:“好,那你一路小心啊。”

说完,许贞轻轻叹了一口气。

慕安晓本想转身就走的,可是乍然看见许贞脸上的表情,心生疑惑。

许贞脸上浮着一抹类似哀伤,又十分无奈,心疼。

这样的表情,明明刚刚在屋里的时候都不曾见到,可是此时又在许贞的脸上看到了。

慕安晓握了握手里的钥匙,终于还是问了一句:“伯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难的事吗?”

许贞缓缓摇了摇头:“哎,你有空的时候,多过来陪陪她吧。开导开导她。你在这儿,她也比平时要开心很多,不会天天都抱着手机打电话了。”

这个她,不用说也都知道指的是言笙。

许贞的话让慕安晓一阵疑惑:“伯母,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言笙不开心吗?怎么了?她要打电话给谁?”

许贞一愣:“她没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慕安晓心中“咯噔”一声,看着许贞那略带吃惊的表情,有些不好的预感。

“厉枭的事情啊。”许贞说,“厉枭出事了,一直联系不上。本来都在准备婚礼了,就等他回来办了……可是你说,这突然间出了事,晨曦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是很难受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孩子,我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您说……厉枭出事?”

慕安晓愣怔了许久,看到许贞的嘴一张一合的,说出一些令她心惊的句子来。

厉枭出事了?

怎么会啊,言笙根本就没跟她说啊。

而且,刚才她提到厉枭的时候,她还说……

还说……

慕安晓浑身一下子僵住了,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

她现在想起来才发现,刚才言笙的话中,一直都带着不确定,甚至是颤抖。

可是她没发现……一点也没疑惑言笙为什么会是那样的神情。

她明明已经怀孕了,可是在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到喜悦的表情。

现在慕安晓才知道,原来不是言笙不想高兴。

而是因为厉枭的事情啊。

“对啊……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两孩子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么多的事情,要在一起了,又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事……”说着说着,许贞的眼角渐渐湿润。

“所以啊,安晓,算是伯母拜托你了,好不好?多过来陪陪她……陪她过往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每顿饭也吃的很少,我是真怕她会熬不下去。我就这一个女儿,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到最后,许贞已经开始哽咽了。

慕安晓眼圈泛红,忙扶住许贞的手,说:“伯母,您放心,只要我有时间,一定过来陪她,不会让她有事的。至于厉枭……”说到这个名字,慕安晓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那么沉重。

“他也会没事的……”

那时候跟厉枭一起离开的,还有凌川。

言笙至少是跟厉枭告过别了。

可是她连凌川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连她想对他说的那些话,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厉枭现在出事了,那么跟在厉枭身边那么久的凌川,也不一定就那么幸运的逃了过去。

所以……十有八九凌川的情况也不怎么妙。

慕安晓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她添了添干涩的嘴唇,问许贞:“知道厉枭出事的时间,是哪一天?”

“哪一天?”许贞回想了一下,然后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月二十五号那天。”

一月二十五号……

那一天,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就是她跟齐煜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那天言笙给她打过电话。

似乎是想说什么。

可是得知她在相亲后,又挂断了电话,什么也没说。

后来她打电话逼问言笙,她的回答也只是她怀孕了而已……

所以,如果不是她偶然得知,言笙,是并不打算告诉她这件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