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希望而已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27 字数:3596 阅读进度:301/306

当然,天意的回答是翻了个白眼。

或许真是因为吃了酸的缘故吧。

言笙这一顿饭倒是吃了下去,没有吐出来。

虽然吃的还是很少,但是总比不吃好啊。

许贞看着言笙一点一点的将饭菜吃下去,心里有些欣慰。

“妈,我吃饱了。”言笙感觉自己的肚子实在吃不下去了,便放下了碗筷。

“没事,吃饱了就不吃了。”许贞也是生过孩子的人,自然知道言笙身体上的不舒服,所以也不强求她吃了。

其实在许贞的心里,只要言笙肯吃就不错了。

许贞让人将这些饭菜撤了下去。

“对了……”许贞扶着言笙往客厅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件事情,“你跟厉枭的婚礼……”

因为得知厉枭消息的时候,他们正在商量着婚礼的那些流程。

可是厉枭的出事,让这件事情暂时搁浅了下来。

就这样全部停下来好像也不太好,毕竟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可是继续布置的话……毕竟厉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亦或许是永远也不回来了……

所以许贞想要问问言笙的意见。

只要言笙说想继续布置,那么就继续。

如果不继续了……那么也可以随时叫停的。

“婚礼啊……”

言笙低声,嘟囔了,两句。

随后微微展开笑颜:“当然要继续布置了,我还要等着厉枭回来,继续跟我补办婚礼呢。”

“可是……”许贞咬了咬牙,面上划过一抹犹豫。

许贞本来想说,可是厉枭不是回不来了吗?

如果他不回来,那到时候婚礼,难道是要言笙一个人,独自走完全程吗?

但是就这么说出来,许贞也害怕言笙好不容易好起来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我知道啊……”言笙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个。

可是啊,在言笙的心里,她这辈子,就认准了一个厉枭而已,既然认准了,也跟厉枭领了结婚证了。

那么这辈子,就不会分开了。

尽管厉枭不在了。

她也不会想要跟除了厉枭以外的其他男人结婚。

所以……婚礼的话,也算是补全了厉枭还在时候的一个遗憾吧。

“婚礼的布置还是照常进行吧,至于婚礼,也还是在之前定好的那一天举行。”

“晨曦……你……”听着言笙说的话。

许贞心里有些疼疼的。

她没想过原来言笙心里对厉枭的感情已经深到了这种地步。

“妈,我有些累了,先上去休息了。你忙完也早点睡吧。”比起许贞的情绪激动,言笙却显得淡定了许多。

“好。”许贞只有点点头了。

天意还留在下面,言笙独自一个人回了房间。

客厅,许贞无奈的对天意说:“要不是因为还有你妈妈肚子里那个孩子,我真是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出来。”

言笙这么爱厉枭,甚至已经到了,要为他守一辈子寡的程度上面。

说言笙痴情也好,说她痴心也罢吧。

这都是言笙自己愿意的。

就算许贞是她的妈妈,也没办法劝她。

“爸爸会回来的。”天意轻声说。

或许是天意的声音太小了。

以至于许贞并没有怎么去在意天意说的话。

而言笙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很快便睡了过去。

这一次,很难的,她没有做梦。

……

慕安晓来叶家的时候,是在一个午后。

今年的除夕,过的是最冷淡的一个除夕。因为饭桌上少了很多人。

言笙害喜的情况好了许多,比刚开始的时候要轻松许多了,现在吃东西也不会再反胃。

慕安晓在来的路上就给言笙打了电话。

言笙倒是没想到慕安晓会突然就来了,所以她也有些惊讶。

不过惊讶过后便也很准确的将地址告诉她,而后自己出门去接她。

反正是在自己家门口,许贞也没说不准她出去。

言笙披着厚厚的外套在门口等她。

没过几分钟言笙便看见慕安晓开着自己的车过来了。

也有好些天没见慕安晓了,言笙看到她的时候,心里有些激动。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慕安晓将车停好,然后走下来,还没走近变听见言笙这么笑着问她。

慕安晓微微一笑:“你不是说你怀孕了,我不来可怎么行,好歹这孩子以后也要叫我干妈的。想着你们家什么都有,我也没带什么,就买了一套小孩子穿的衣服。”

慕安晓将自己手里提着的盒子给言笙看,随后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言笙还没有显怀的肚子:“干女儿啊,你干妈看你来了,以后要记得干妈的声音哦,出来以后要多跟干妈互动啊。”

言笙哭笑不得:“这才几个月你就叫干女儿了,万一生出来是个儿子呢?”

慕安晓撇撇嘴:“我可不管,反正就要干女儿。我衣服可都是选的女儿穿的啊,到时候要真是个儿子,就把他当女儿来养!”

“去你的!”言笙随她一口,“要女儿干嘛不自己去生啊。”

“我?”慕安晓直起身体来,脸上浅浅的笑意有些淡了,“你可别说笑了。”

她生孩子,最快也得几年后啊。

言笙看出来她脸上那一闪即逝的失落,暗道自己一声嘴欠,忙道:“好了好了,进去说吧,外面太冷了。”

“走。”慕安晓将言笙的手臂轻轻抓着,似乎是在害怕她跌倒了。

“对了……”慕安晓看了看四周,然后皱了皱眉头,问言笙,“厉枭呢?你怀孕了怎么他也不回来啊。”

好歹是自己的老婆啊,工作再重要,哪能比得上自己的老婆孩子啊。

慕安晓有些不太满意厉枭的做法。

只是慕安晓并没有发现,言笙在听到厉枭的名字时,脸上突然有些僵硬的表情。

慕安晓还仍旧在自顾自的说着:“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老婆孩子重要啊。”

“安晓。”

言笙突然开口,轻轻叫了一声。

“恩?”慕安晓没看言笙,所以也没注意到她嘴角的那抹苦涩。

“厉枭现在在关键时刻,他还不知道我怀孕了,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会回来看我吧……然后再也不走了……”

言笙手在轻轻颤抖,说的话也带着淡淡的颤音。

慕安晓终于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言笙的不对劲:“怎么了?你的手怎么在抖啊?冷吗?”

末了又道:“什么叫会回来看你吧?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回来的啊,到时候等他回来了,肯定是撵也撵不走了,你别伤心,他才不是那种会三心二意的男人!”

慕安晓只以为言笙是在伤心厉枭没回来的事情。

只是不知,言笙心里真正伤心的,是厉枭的渺无音讯。

“是啊,他不是那种人……”

言笙轻轻笑了笑。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客厅。

许贞早听言笙说慕安晓要过来,许贞跟慕安晓其实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慕安晓的名字,许贞倒是听过不少次。

而慕安晓对于许贞这个叶家夫人,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叶伯母,您好,安晓前来叨扰了。”在长辈面前,慕安晓永远都要谦逊有礼很多。

“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是晨曦的朋友,能来看她是最好不过。”许贞对慕安晓笑道。

“我去给你们沏杯茶,你们去聊聊天。”许贞十分满意的打量了一下慕安晓。

言笙看起来似乎要高兴一些了,应该是慕安晓来了的缘故吧。

“多谢伯母。”慕安晓原本想着自己去帮忙的,可是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言笙,最终也还是依了许贞的想法。

两人走到客厅去坐下,一坐下慕安晓便问言笙:“厉枭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公布的婚期可没多少时间了。”

言笙在报纸上公布了举办婚礼的日期,但是眼看着日期一天天的到来了,可是厉枭却一点要回来的音讯都没有,慕安晓自然替言笙着急。

但是,那件事情后,言笙也打过电话,想要问亚尔弗列得厉枭的情况。

可是言笙再打亚尔弗列得的电话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打不通亚尔弗列得的手机了。

他那一头,永远都是提示无法接通,无法接通。

言笙每一天都会尝试很多次,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这样。

之前言笙从没有想过会与厉枭失联。

就算厉枭失踪了,那么她也能通过亚尔弗列得得到最近的消息啊。

可是现在连亚尔弗列得的手机也打不通了。

上次挂电话的时候,亚尔弗列得不是说会找机会通知她的吗?

为什么现在不仅一点消息都没有,还打不通他的电话了?

刚开始言笙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打着亚尔弗列得的电话。

她那几天都快要魔怔了。

也只有今天慕安晓来了,她害怕被慕安晓看出来什么,所以才忍住自己心里的欲望,不让自己当着慕安晓的面打电话。

因为害怕慕安晓会问……更怕如果慕安晓问了,她该怎么回答。

“他还没有给我回电话……”言笙眨了眨眼睛,说。

“恩?”慕安晓微微一愣。

“他没给我电话说什么时候回来啊,所以,只希望他能在婚礼前赶到吧。”言笙叹了一口气,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