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那个怪人是谁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25 字数:3668 阅读进度:293/306

慕安晓站在路边,面上浮着一抹悲切的神色。

尽管她的心里已经决定了放弃。

可是现在,连凌川走之前最后一句话,或是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总是觉得遗憾。

或许……老天是要把她的心里的残念断的干干净净的吧。

这样,才能让她更好的……生活吧。

慕安晓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直到腿脚发麻了以后,她才跺了跺脚,然后转身,朝酒店里面走去。

就这样吧。

或许不见对两人都好。

凌川也不必再对她愧疚了。

而她也不必再对凌川抱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了吧。

这样也很好……

慕安晓在心底对自己这么说道。

可是她的心,却莫名有些疼痛。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言笙看见了,说:“还有机会的。”

言笙看到慕安晓的神色便知道,肯定是没有见到吧。

可是等到凌川回来了,两人还是可以再见的。

慕安晓苦笑了一声:“没有机会了。”

“我已经决定……回国了。”

“从今以后,都不要再追着凌川的脚步了。”

慕安晓轻声说着,抬眸,却看见言笙有些错愕,以及心疼的神色。

慕安晓笑了笑,说:“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还叫我放弃的吗,怎么现在又这副表情了?”

言笙犹豫了一下,才问:“安晓,你还好吗?”

“我很好啊。”慕安晓笑着说,“我有什么不好的……”

她终于恢复了自由,终于把自己心上自己所强行加固的枷锁给去了,她还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好。”

言笙上前一步,抓着慕安晓的手臂:“安晓,你不要太强迫自己了。如果实在做不到,那就别放弃了吧。”

慕安晓微微一怔:“为什么?你不是劝我放弃吗?”

“是,我是劝过你。”言笙叹了口气,“可是我希望你放弃,是真的放弃。而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如果慕安晓只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放不下的话,那么跟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慕安晓笑着摇摇头:“不,我这次不是说笑的了。你知道吗,我任性了二十几年,现在才突然能发现,原来我的爸妈,一直都在身后,看着我,就像是我追着凌川脚步的那样。我多希望凌川回头来看看我,我的父母就有多希望我能陪在他们的身边。我很久没有给他们打过电话了。我总认为自己应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我错了。”

慕安晓说着,眼角突然滚下一串泪:“我这一生,不应该只有自己的生活。甚至,我不应该只去追求自己的生活。我爸妈已经老了,他们能依靠的也只有我。这一次,我是真的放手了。回去以后,说不定还会去相亲呢,嫁给一个我爸妈都希望我嫁的男人。”

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好的。

言笙听着慕安晓这一席话,心里也有些酸酸的:“你高兴就好。”

但是言笙明白。

慕安晓从此以后,不会再真正的开心了。

从认识慕安晓到现在。

言笙见过无数个她,可是眼前的这一个,是距离她最遥远的。

“我过几天就回国了。你呢?要带着天意一起回去吗?”慕安晓擦了擦眼泪,然后问。

“或许吧。”言笙说,“林夕澈在美国,无论如何,我也要见她一面才行。”

“那也是。”慕安晓也想起来林夕澈,“我陪你一起吧。正好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

言笙笑着点头:“好。”

言笙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

她跟许贞说在美国这边休养一段时间再回去。

至于叶嘉灵……

言笙让费恩将叶嘉灵带回了a市,要怎么处理,那就看叶明泽。

言笙不想再看到叶嘉灵,尽管她已经死了,也还是不想看到。

无关乎恨意。

这一切终于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她总觉得不太真实。

许是之前过了太久的担心受怕的日子吧,现在突然一下轻松了,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言笙给林夕澈打过电话。

林夕澈说,她还是没有见到安子渊。

安夫人倒是见过几次,可是对于安子渊亦或是小熊都闭口不提。

“喝什么?”

言笙的思绪被打断。

她渐渐回了神,看到慕安晓正拿着菜单问她。

“摩卡吧。”言笙想了想,然后说。

言笙跟林夕澈约好了地方,现在就等着林夕澈来了。

“他们安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安晓点好对服务生说了声谢谢后,便转头问正在看着窗外的言笙。

虽然现在身处纽约,不过外面不也是同样的建筑风格季节气候吗,为什么言笙一坐下来就往外面看,还一副很入神的样子。

“安家啊……”言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不清楚。等澈妈来了就知道了吧。”

说完,言笙将视线移回来,看了一眼正坐在对面吃小蛋糕的天意。

“太奇怪了……”慕安晓嘟囔了一句。“虽然是世家,不过这习惯可跟国内的差太多了。”

说的是啊。

言笙至今也还没想到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林夕澈见孩子。

而且连安子渊也不能见。

还有……

安子渊到底出了什么事?

厉枭告诉过言笙,安子渊自从除了那场意外过后就再也没在公众面前露过相了。

“诶,她来了。”

言笙还在沉思的时候,突然听见身边的慕安晓叫了一声。

她抬头。

慕安晓正一脸浅笑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言笙也移过视线看去。

林夕澈正穿着一身玫红色大衣缓缓走过来。

外面在下雪,她也没打伞,所以她的头上肩上都有一层薄薄的雪绒,此时因为进了有暖气的地方,正在慢慢融化着。

她的脸色微微苍白,面容有些僵冷。

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林夕澈看起来,好像瘦了呢。

就在言笙打量着林夕澈的时候,林夕澈已经走了过来。

“言笙。”林夕澈叫了一声,然后坐在天意的身边。

“澈阿姨。”天意很有礼貌的叫道。

林夕澈摸了摸天意的脑袋,算是作答了他的问好。

“慕小姐。”林夕澈又看向慕安晓,然后微微一笑。

“你好。”慕安晓也回以一笑。

“最近怎么样?”言笙问。

林夕澈点了一份咖啡后,便将大衣围巾脱下来,只穿着一身白色白衣,她用纸巾擦了擦额角滑下来的水珠:“就那样啊。”

她有些不太在意的说道。

“小熊呢?”言笙继续问。

提到小熊,林夕澈正在擦着脸的手微微一顿,脸上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还是没见到。”

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林夕澈依旧是跟小熊同处一个屋檐下,去始终见不到。

言笙有些怒意:“安家到底想做什么?凭什么不让你见孩子!”

林夕澈苦笑:“言笙,安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什么事?”慕安晓有些好奇。

林夕澈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总是能听见安家的人在背地里讨论安子渊,还有安夫人。”

“他们安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言笙皱了皱眉,双手紧紧握着,好不容易才将自己内心的那股愤怒忍下来。

“安家里面的气息一直都有些沉浮不定。”林夕澈双手放在桌面上,微微交握着,面上有些沉重,“安子渊虽然我暂时还是没有见到。可是至少我知道,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他出了事?”慕安晓问。“你不是还没见到他吗?”

虽然慕安晓也不太明白那个叫安子渊的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听言笙和林夕澈说起来,似乎有些厉害。

“因为……”林夕澈回忆了一下,“我总是能在一栋房子里面,听见传来一阵阵的声音……”

那声音……

一开始林夕澈不知道是为什么。

可是后来,当她有一次看见里面,抬出来一个双腿被打的鲜血淋淋的人以后,她突然明白了。

那个人的腿是被人硬生生的打流血的。

可是谁会打他?

而且林夕澈一直以来听到的那惨叫声,看来也是那些人传出来的。

至少,像那样被打断腿抬出来的人,不会只有一个。

那里面到底住了什么人呢?

林夕澈曾经想悄悄进去打探的。

可是还没进门,便被人抓住了。

那个守卫告诉她,不要接近这里。

不管林夕澈问什么,他都只是翻来复去的一句不要接近这里。

后来不管林夕澈再怎么硬闯还是偷偷的,都没能再接近那里了。

而林夕澈也突然明白。

为什么那里不能接近。

而她又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见到安子渊了。

说不定,那个里面的人。

就是安子渊吧。

虽然不知道安子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猜也能猜得出来,对于安子渊来说,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林夕澈也在见到安夫人的时候曾经问过她。

安子渊在哪,她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小熊。

可是安夫人对于她的回答,始终都只有一句,无可奉告。

“所以那个怪人就是安子渊?”慕安晓听了,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