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离开不代表放弃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8 字数:3659 阅读进度:266/306

她追了凌川这么久都没成功,凭什么这个女人一来就能跟凌川这么亲密?她不服!

那个女人挑了挑眉,嗤笑了一声:“你说什么?”

慕安晓双手环胸,下颔微扬,淡淡:“我说,这个男人,是我的。”慕安晓说着,突然抬手,指向了躺在床上,已经睡过去的凌川,“我跟他认识的时间比你长,我来的时间比你久,你说,他是谁的?”

女人只是笑,却带着一股冷意:“可是据我所知,他好像并不喜欢你吧?”

这个女人并不是一般的女人。

准确的说,她是凌川找来的托。

凌川并没有对她解释太多,而是直接扔给了她一摞钱:“把那个女人从我身边赶走,这些是一半。”

也就是说,如果她成功把那个女人从他身边气走了,那么还有另一半?

女人眯着眼,数钱。

出手还挺阔措。

“好。”她同意了。

“喜不喜欢不是你说了算。”慕安晓心里一滞,面上表情未变,“他给了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女人一愣,随后不可置信的笑了:“你有病?我的职业就是服侍男人,这个男人要了我,我自然就跟着他。你难道是没听清楚我刚才的话?我说了,我做女人的生意,你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的?我说的是中文吧。”

那个女人脸上扬着冷冽的笑。

慕安晓咬了咬下唇:“我跟他是情侣关系,你说我要不要管?”

“情侣关系又怎么样?”女人冷笑一声,“结婚的男人都能出轨,何苦是没结婚的?我说,你要是有点廉耻之心,就趁早离开吧。别在这自取其辱了。这个男人但凡有一点的喜欢你对你上心,也不会出去找女人,知道吗?”

慕安晓一向认为自己是伶牙俐齿的,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她发现自己所有的伶牙俐齿都被堵得说不出来了。

慕安晓越过那个女人,走到凌川的身边,抬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摇:“凌川!你给我醒过来!”

慕安晓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便被那个女人抓住手,拖着她离开。

“拖人是这么拖的。”慕安晓用力的挣扎着,却发现自己在这个女人的手里竟然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那个女人把慕安晓一把推出门外,嘲讽的说来一句后,便将门用力关上了。

慕安晓站在门外,浑身气的都在轻微的颤抖,这个女人太嚣张了,竟然就这样把她从屋里退出来了!

慕安晓紧紧咬着牙齿,握住门把手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听见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咔!”的声音……

慕安晓愣怔一会儿……

锁了?

特么的!

居然还把门锁了!

慕安晓感觉那一声上锁的声音仿佛就是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疼得她脸颊发麻,可是心里更加的痛。

凌川……

你这个混蛋!

慕安晓眼中强忍的泪再也忍不住了,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酒店隔音效果很好。

好到慕安晓连隔壁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

慕安晓不知道他们两人做了什么。

总之,第二天早上,那个女人离开了。

慕安晓没有开门出去。

她只是站在自己房门前,听着外面的动静。

还听见那个女人,似乎是在对凌川说什么:“再见啊……下次再见……”

慕安晓听的断断续续的,可是也能听得出来,那个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魅惑。

慕安晓没有听凌川说了什么。

因为凌川开口之前,她就已经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了。

她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可是这一切,不都是她自找的吗。

慕安晓死死咬着唇,眼中的泪,明明是不想留的,可还是忍不住一个劲的往下滑。

就在慕安晓哭的昏天地暗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慕安晓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

是言笙打过来的……

慕安晓害怕言笙听出来什么,连忙将脸上的泪擦干,然后清了清嗓子,她把电话接通,还没开口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言笙的声音:“安晓……”言笙只是这么轻轻叫了一句,慕安晓原本已经擦干的泪又涌了下来。

她急忙对言笙说,一会儿……就一会儿的时间……

她原本不是这么脆弱的。

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这样,动不动就哭。

现在竟然还在言笙的面前哭了起来。

慕安晓捂住手机听筒,仿佛是将自己所有的眼泪都往外流完了以后,才又重新接起电话。

尽管慕安晓没有说,但是她知道,言笙一定猜得到是因为什么事。

所以,在言笙劝她放弃的时候。

她也很认真的想了一下。

放弃?

她不是没想过要放弃。

可是放弃这件事情,根本不想说的时候唇齿间碰撞那么容易的。

慕安晓一直追着凌川的脚步,从来没有停下过。

可是同样的,凌川一直在前面走着,他也从来没有停下来看过自己身后跟着的,那么费心费力,将自己的心捧到他面前的慕安晓。

凌川这一生,所有的温柔,耐心,甚至感情,仿佛都给了那个好像已经死去很久很久的人了。

而事实上,凌灵的离开,也不过才十几天而已。

凌灵没离开多久……

但是慕安晓总觉得,自己已经这么跟着凌川的脚步很久很久了。

久到她已经快要看不到自己的起点在哪里了。

“言笙……”慕安晓苦笑了一声,有泪水滑到了她的唇角,融进唇里,苦涩的让她快要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了,“我也劝过自己放弃啊……可是我放弃不了,怎么办?就像当初,厉枭……他追着你那么久,你也从来不曾回过头去看他,可是你们现在依旧在一起了啊。”

正因为有厉枭这个例子,所以慕安晓才会一直坚持下去。

“那不一样……”言笙说,“厉枭喜欢我的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任何人,所以他做的很多事情能够融进我的心里。可是你不一样啊,凌川的心里有凌灵,并且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安晓,你已经二十六了,不是十六啊。你还有多少年可以耗得起?”

言笙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

感情这种事情,爱对了是一生,爱错了是青春。

慕安晓已经没有多少青春供她消耗了。

“言笙,你不用劝我了。”慕安晓咬着牙齿,笑了一声,说,“或许我以后会放弃,但不是现在。”

说她倔强也好,或是其他什么也罢。

她就是无法放弃凌川。

她知道,凌川现在的心里只是还装着凌灵,所以还无法注意到她……仅此而已。

“安晓……”言笙有些无奈。

“我挂了啊。”慕安晓说,“该起床了。或者我应该去其他地方看看了。”

好吧,虽然慕安晓决定不放弃。

可是她也不会留在这个地方了。

昨晚上凌川才跟那个女人在隔壁房间……

她要是还留在这里,那么不仅是凌川,就连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

挂了电话。

慕安晓便开始收拾行李了。

她订了一张去美国的机票。

她跟凌川是在美国认识的。

那个地方,总有一种情节吧。

收拾好东西,慕安晓打开门,凌川好像不在。

恩,这个时间,肯定也是不在的吧。

他除了晚上会回来,其他时候都不在。

慕安晓拖好行李,将房卡放在客厅的小茶几上,然后便走了出去。

她对言笙说。

不会放弃。

可是她的心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她不确定自己如果继续留在凌川的身边会不会再遇到昨晚上那样的事情了。

她也怕自己如果在遇到的话,是不是心里对凌川的喜欢,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正是因为她害怕。

所以才要离开。

有时候,眼不见为净,这句话真的没错。

走出酒店,慕安晓便拦了一辆车去机场。

房间她没有退。

因为凌川还在。

言笙挂了电话后,便叹了口气,皱着眉头。

天意见了,便问:“怎么了?慕阿姨出事了?”

言笙摇摇头,无奈说:“她呀,就是死脑筋,认定了凌川就死也不放手了。真是的,在电话那边哭成那样,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他们还是没有紧张?”天意问道。

“没有……”言笙说,唯一的进展,估计就是凌川把慕安晓的心伤了吧。

不过言笙也没办法去强迫凌川一定要喜欢慕安晓。

毕竟言笙明白,如果心里真的装了一个人,那么不管另外一个人对你有多么的好,那也是无济于事的。

就像那时候她跟冷之安一样。

冷之安对她很好,真的很好很好。

可她就是没办法对冷之安动心,这都是一个道理罢了。

“来吃饭吧。”厉枭从厨房走出来,叫了一声言笙。

“来了。”言笙扬声答道,随后又问许贞,“要吃一点吗?”

“不用了,你去吃吧。”许贞笑着摇摇头道。

“那好吧。”言笙也不强求,转身往餐厅走去。

吃过饭后,言笙就一脸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上。

“出去走走吧,整天躺在家里做什么。”许贞拍了拍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