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手拿板砖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7 字数:3727 阅读进度:263/306

言笙说的,慕安晓都知道。

可是放弃,谈何容易啊。

如果慕安晓不知道当初那个救了自己的人是凌川的话,那么她压根不会对凌川动一点心思。

她也承认,自己一开始只是想要报恩的。

可是……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对凌川心动了。

或许还是因为那时候,凌川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吧。

虽然慕安晓知道,就算当初偶然站在那里的人不是她,凌川还是一样的会去救,她也还是无法释怀。

这么久的接触,她的心里对于凌川,早就不是只有报恩的心了。

她喜欢凌川,想要跟凌川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所以,尽管凌川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甚至还叫她滚,她也还是无法放弃。

凌川到了日本以后。

就开始酗酒,他整天整夜都喝的醉醺醺的。

清醒的时候对于慕安晓当做不存在,甚至慕安晓来抢他的酒杯或者酒瓶,他都只是冷眼看着,不说什么。

可一旦他喝醉了,就变得说话刺耳了。

前几天,也是这样。

凌川喝的东倒西歪,被慕安晓扶进酒店的床上。

慕安晓正要给她解开衣服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抓住手,然后猛地甩了出去。

慕安晓一时没注意,直接被凌川推到了地上。

她的手狠狠撑在地上,传来一股尖锐的痛意。

她皱着眉,好一会儿才缓解了手上的痛意。

“凌川……你喝醉了……”慕安晓从地上爬起来,却看见凌川一双赤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滚!”

凌川厉声吼道。

慕安晓浑身一抖,很不争气的怯弱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壮着胆子走过去,只是这一次,她的手还没碰到凌川的身体,便被他嫌恶的眼神瞪了一眼:“我让你滚你听不见吗!”

不……并不是并不见。

相反的,她每一次都听得很清楚。

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可是她却还是强迫自己坚持着,不要去理会凌川的话。

她让自己相信,凌川只是喝醉了,只是喝醉了才会这么说的。

慕安晓眨了眨眼睛,将眸中泪意强忍了回去,才又重新抬起手:“你喝多了,好好休息吧。”

现在天也不早了。

“啪!”就在慕安晓的手快要碰到凌川的时候,凌川抬手将她的手拍开,同时恶声道:“慕安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廉耻!我都让你滚了,你怎么还能一脸若无其事的站在这里!”

慕安晓离凌川很近,近到,她能很清晰的看到,凌川眸中,那毫不掩饰的厌恶感。

凌川硬朗的脸庞有些醉后酡红,唯独那双眸子亮的慎人。

凌川的话句句诛心,犹如一把利刃狠狠戳进了慕安晓的心上。

很疼很疼……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她张了张唇,却不知道说什么。她眼中强忍的泪,也终于滑了下来。

她的眼前一片模糊,连凌川的面容都看不清了。

她转过身,拉开门大步跑出去。

慕安晓大半夜的,一个人跑了出去。

人生地不熟,她都不会说日语。

凌川脸上微微恍怔了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趁着醉意,都说了什么混账话?

凌川躺在床上,单手横在眼前,一动不动。

良久,有两行冰凉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了下来。

不是……他刚才说的话都不是真的。

他不是那么想的。

他只是想让慕安晓离开他而已,慕安晓那么好的一个女人,不值得为他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她还年轻,她还有很多的大好时光。

不应该浪费在他的身上。

况且,他能带给她什么?

他什么都给不了她。

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对于慕安晓来说会是多么的伤人。

可是如果他不这么说,那么慕安晓就一直都不会死心。

他已经没有了再爱的能力了。

又何必要把慕安晓拖着呢?

想到这里,凌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他甚至还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意袭来,他猛地醒过来。

这么睡了一小会儿,凌川的思绪早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他摸过手机看了一眼,他以为时间很短,可是没想到这一闭眼,就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房间里很安静,虽然灯亮着,可是却静的渗人。

隔壁房间一点声音都没有,也不知道慕安晓是不是睡了……

想了好久,凌川还是起身,走出去。

许是刚才慕安晓走的急,他的房间门都没有关。

这是一间套房,有两个房间,是慕安晓特意这么要求的。

她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

凌川走到她的房门前,犹豫了很久,然后抬手敲了敲。

或许好好跟她说,能说的通吧。

让她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只是,凌川敲了几下门,没人应。

又敲了几下,还是没动静。

凌川心中升起一点淡淡的不安。

“慕小姐……”他叫了一声,同时手握上们把手,轻轻扭开了门,“我进来了……”

打开门进去,凌川却看见慕安晓的房间空无一人。

原本应该在床上躺着休息的慕安晓,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距离她出去,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那么这一个小时她去了哪里?

这么晚了,一个女人独自走在街上,想也知道如果被有心人盯上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凌川的心,竟然不自觉的微微揪起来。

凌川转身走出慕安晓的房间,他大步走出去,到前台。

“有没有看见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出去?”凌川是用日语问的。

那个前台小姐回想了一下,然后对凌川点头:“不久前她曾经跑出去,但是一直没有回来。”

“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出去了吗?”凌川继续问道。

“那边。”前台小姐指了一下。

凌川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不用谢。”前台小姐微微一笑道。

凌川走出酒店,按照前台小姐所指的方向,然后慢慢走去。

慕安晓比较怕黑,那么肯定走不快。

而且,她肯定也是往灯光多的地方走。

凌川心里想着,目光不断的看着周围。

太晚了,虽然是主城区,可是路上人也不多。

偶尔看见三三两两的一些年轻人。

凌川在寻找慕安晓的时候,也用手机给她打过电话。

可是她的手机打不通,一直显示光机。

凌川懊恼的皱皱眉,如果他没说那些伤人的话,那么慕安晓就不会跑出去了吧……要是慕安晓出了什么事……

凌川根本不敢往这上面想,他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就在他路过一个小巷口的时候,里面好像传出来什么声音。

那巷口里面太深,并且没有路灯。

凌川在巷口停了一下。

好像刚才那声音,只是他的错觉一样。

凌川捏了捏拳头,正要抬脚离开的时候,里面陡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救命!”那个女人在喊着救命。

凌川瞳孔猛然紧缩,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瞬间便朝那声音冲了过去。

在那巷口里面的拐角处,凌川看见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

女人的衣服已经快要被扯光了,她的嘴被男人的手捂着,此时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慌,手脚挣扎的很厉害。

凌川根本没时间去看那个女人的相貌,他只是凭着本能,冲过去,一脚将那个压在女人身上男人踢开。

同时动作利落的将自己身上穿着的外套脱下来搭在那女人的身上。

那女人的身体摆脱了控制,连忙抓过凌川的衣服裹好身体。

那个被踢到在地上的男人爬起来,恶狠狠的怒瞪着凌川:“少过管闲事!”

男人用日语对凌川这么吼道。

凌川眼皮微抬,双手动了动,十指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管定了。”

同样以日语回答。

或许是因为心情不爽,凌川出手的动作很快,几分钟的时间便打的那个男人爬都爬不起来了。

刚才还能逞凶斗嘴,这会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凌川一脚踩在那个男人的胸口上,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回头,一个熟悉的身影窜进了凌川的眼里。

只是……

她明显是跑着过来的,面上带着坚定,可是仔细看看,又能发现一丝惊慌。

更可笑的是,她的手上居然还举着两块砖头。

凌川本来是不想笑的,可是触及到她手里的那砖头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没错,这跑过来,并且手里举着砖头的人,正是慕安晓。

原本慕安晓也是个性子骄傲的人。

没理由被喜欢的人指着鼻子一顿骂不要脸以后,她还能好好的冲他笑。

所以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跑了出来。

可是她跑出来后就后悔了。

这大半夜的,她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在外面,不是引狼么?

所以慕安晓就找了一个居酒屋,鸡同鸭讲的跟老板说了一堆中,终于把她要吃的东西送了上来。

慕安晓胡吃海喝了近一个小时。

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变得好很多了。

所以啊,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吃一顿,这话是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