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关于孩子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6 字数:3639 阅读进度:261/306

言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浑身仿佛随着她这一声叹息的动作,而更加的往床里面陷进去了。

言笙在床上躺了好久,才动了动手指,动了动双脚,感觉有了一点力气以后,才慢慢爬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自从叶扬天出事以后,她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这一次虽然睡得舒服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太阳穴那种剧烈的疼痛,也是够她受的了。

不知道林夕澈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平安到了美国了,是不是见到小熊了……

言笙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就觉得头疼的厉害。

她坐起身来,双手捂着额头,好一会儿才缓缓松开,然后掀开被子下床。

她刚踩到地的那一瞬间,腿一软,直接一下跪了下去。

她的膝盖直接跪倒了地上,虽然地上铺了软软的地毯,可是这一下也是让言笙够呛。

原本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被这一跪,直接就清醒了。

言笙疼的呲牙咧嘴的,她嘴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扶着床沿,才勉强撑住了身体。

她感觉自己的腿很软,走路都发虚。

也难怪要跌倒了。

不用看,膝盖肯定是已经青了。

言笙撑着床,好不容易要站起来了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一下推开。

这一切来的突然,言笙又全神贯注的在注意着自己的双腿,所以一声只扰的言笙又一下跪倒了地上。

“嘶!”言笙疼的直接叫出了声。

而进来的人听见言笙痛苦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后大步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言笙抱起,便放到了床上。

言笙的身体一下被腾空,她条件反射的伸手抱住这人的脖子,抬起头惊慌看去,这才发现抱着她的人是厉枭。

“厉枭……”言笙本想问厉枭干什么的,可是她一开口,就感觉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十分难听。

言笙皱了皱眉,思量间厉枭已经把她放到了床上。

“好些了吗?还有哪不舒服?”厉枭轻声问她,声音中满是关怀。

言笙摇了摇头:“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了……”除了声音有些难听,身体有些软以外,言笙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

厉枭听了言笙的话,俊脸上的剑眉却并没有因此而松开。

他抬手印在了言笙的额头上,看样子是在测她的体温。

言笙也没动,既然厉枭不相信她没事了,那么久让他自己亲自检查检查吧。

言笙近距离的打量着厉枭。

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他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言笙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得出来。

最后就索性不想了。

厉枭的眉头微微蹙着,眉宇间泛着丝丝紧张。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微微荡漾着一抹涟漪,仔细看看,还能从中看见微微讶异。

他高挺的鼻梁十分精致,薄唇轻轻抿着,仿佛在担心着什么事情,硬朗的轮廓、线条,以及白皙的皮肤,都让他看起来十分诱人。

在家里,他穿着休闲的居家服饰,少了几分商场上的精明干练,多了几分邻家男孩的温柔帅气。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几分钟后,似乎是终于确定言笙的身体没什么事了,他紧锁的眉头才微微松开了。

一低头,厉枭便看见言笙正看着他的脸,脸庞上仿佛有几分淡淡的迷恋,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面,也散发着毫不掩饰的惊艳之色。

厉枭不由得失笑:“看什么呢,睡了几天,傻了?”

他一笑,言笙就觉得自己眼前一亮,目光也跟着忍不住明亮了起来。

“没有啊……”言笙声音还有些嘶哑,不过此时带着一些莫名的情愫,却又显得十分慵懒。

厉枭拍拍她的脸颊:“去洗个澡,换衣服,下楼吃饭吧。”

言笙昏睡了好多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肯定也饿坏了。

闻言,言笙才嗅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味道。

昏迷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出着汗,此时身上穿的衣服也早就有了味道。

虽然跟厉枭已经是更进一步的关系了,可是在他面前,言笙还是想保持自己的完美。

言笙脸颊飘上两朵,红晕,一把将厉枭推开,然后也不顾自己浑身疲软,跳下床就往浴室跑去。

跳下床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晃悠了两下,不过两下过后还是稳住了身形。

言笙跑进浴室后便关上了门。

她三两下的将衣服脱下来,打开热水,洗澡。

言笙平时洗澡本来就够慢了,这一次又是好几天没洗澡了,她是恨不得把身上皮子都洗下来一层。

这个澡,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才作罢。

要不是敲门的时候还能听见言笙的声音,厉枭都要怀疑言笙是不是在里面睡着了。

言笙用干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身上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她的头发已经很长了,都到了腰下面的地方。

言笙在想是不是得找个时间去把头发剪短啊。

她以前是留的短发,那时候只觉得短发方便打理,也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

可是现在头发太长了,也是一种烦恼。

言笙用干毛巾将头发抱着,在房里到处找吹风的时候,厉枭又敲门进来了。

此时言笙虽然不像刚才蓬头垢面的,可是现在她的形象也不是很好啊。

头发乱糟糟的,还在滴水。

“你进来做什么?”由于刚洗了澡,言笙的脸颊给热水熏得红红的,此时更是因为心里羞赧,而更加红润了。

“头发还是湿的,虽然用吹风对头发不好,但现在是冬天,还是吹干比较好。”厉枭手中拿着吹风。

一看见吹风,言笙睁了睁眼睛:“怎么在你那?”

还害的她找了半天。

“别管了,过来坐着。”厉枭拍了拍椅子,对言笙说。

言笙也没说什么了,走过去坐着。

厉枭将她的头发拢到背后,然后将吹风打开。

这种吹风声音很小,几乎没有。

厉枭动作十分轻柔,言笙的头发因为太长,有些地方还打了结,可是厉枭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他细心的将打结的头发解开,过程中都没让言笙感觉到一点痛意。

言笙坐的有些脖子疼,动了动。

厉枭以为是把她弄痛了:“疼?”

言笙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他是问什么,摇头:“不疼。”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言笙先开口:“一般男人都不喜欢做这些事吧。”

有时候言笙自己弄自己的头发都会觉得很烦人,更别说是男人了。

“别的男人喜不喜欢我不知道。”厉枭说,“但是我喜欢我是知道的。”

人生最浪漫的事情,并不是所谓的豪华婚礼,求婚典礼。

在厉枭看来,就这样,她坐着,他站着,替她吹着湿润的长发。

一切都显得很宁静,心里平静的的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生活中琐事太多,烦心事也太多。

很少有时间会这样,安安静静的。

所以厉枭很享受。

“厉枭……”

听了厉枭的话,言笙有些动容。

“恩?”厉枭眼皮轻轻一掀。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言笙轻轻问着。

初见时两人还是水火不容的。

那时候的她并不是叶家的千金,什么都没有。

可是厉枭却就这样喜欢上了她,虽然中间有很多意外,可是两人到底是走到了这一步。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厉枭并没有回答言笙的话,而是这么反问了一句。

言笙想了想,然后很诚实的摇头说:“我不知道。”

她一开始是讨厌厉枭的,甚至可以说是恨。

可是……

后来她又是怎么对厉枭动心的呢?

不记得了……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的润物无声,它悄悄的在人心里生根,发芽,在你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茁壮成长成参天大树了。

那是再也根除不掉的了。

就像是言笙,她对厉枭没有恨以后,她总以为两人会是朋友。

只是没想到她的心里早就对厉枭动了心。

从前的她喜欢一昧的隐藏自己的感情,从不敢对人说出来。

但是经历过了这么多。

言笙突然意识到,喜欢,或是爱,就应该大声说出来。

你不让那个人知道你对他的心意,他又怎么能知道,你那么那么爱他呢?

人生处处都有意外,或许现在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

但是能保证每一次都不落在自己身上吗?

所以啊,为了不给自己留遗憾,很多事情,就不要埋在心底了吧。

言笙怕死,但是更怕自己死后,那些她所爱着的人,应该怎么办?

她已经看过凌川这一个例子了,她不要自己也成为这个例子。

等言笙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抬手抓住了厉枭的手腕。

“怎么了?”厉枭在很认真的给言笙吹着头发,陡然被她握住手,他也愣了一下。

“我爱你。”言笙声音十分平静的说。

厉枭一顿,而后眉眼微微绽开一抹笑意。

“我知道。”

“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答我也爱你吗?”言笙有些不满意厉枭的回答。

厉枭轻笑一声,并没有说话,而是弯腰,单手捏着言笙的下巴抬起来,同时一个轻吻落在她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