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我想去看看凌灵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6 字数:3817 阅读进度:260/306

“今年比往常冷多了。”言笙说这话,嘴里有白雾微微升起。

“是冷许多。”天意答道。

“我想去看看凌灵。”言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

厉枭微顿:“什么?”

“我想去看看凌灵。”言笙重复了一遍,随后对前面开车的莫寒说,“在前面路口停下。”

莫寒有些为难的从后视镜往后看了看。

毕竟厉枭并没有发话,他也不敢自己做决定。

厉枭盯着言笙看了一会儿,从她淡淡的表情中仿佛看不出什么情绪。

“停车。”

厉枭说。

“是。”莫寒心里松了一口气,踩刹车,车子刚好停在言笙所说的那个路口。

言笙对天意说:“先回芙蓉园,妈妈一会儿就回去。”

天意点点头:“我知道了。”听话的十分乖巧。

言笙将手从厉枭的手中抽出来,本想自己独自去看凌灵的。

可是没想到她才下车,厉枭也紧跟着下来了。

言笙一怔:“你不用……”

本想说不用跟她一起的。

只是话没说完,便被厉枭打断了:“a市也不安全。”

这样淡淡的一句话,将言笙想说的话都打断了。

言笙无奈的笑笑:“那就一起吧。”

厉枭说的也不全无道理。

连在岛上都有危险。

又何况是在a市这样的地方呢。

脖子上的勒痕虽然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可是那一晚的心悸,依旧还停留在言笙的心里,不曾离去。

言笙眼底不知为何,总有一抹酸涩。

她勉强自己笑了笑,然后对厉枭伸出手:“那我把自己交到你手上了,你可要保护好啊。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放开我的手。”

他伸手:“好。”

两人牵着手,在大雪下,慢慢走着。

周围行人手中都握了一柄伞,只有他们两个,就这样漫步在大雪下面。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雪便已经将两人的头顶,肩膀垫起了薄薄的一层。

言笙突然笑了起来:“其实这样很快就能白头到老了。”

厉枭没说话,只是停下来,抬手,动作轻柔的将她脑袋和肩膀上的雪拍散:“打车走吧,当心感冒了。”

言笙畏寒,可不能这样一直走。

“恩。”言笙也承认,这样虽然很浪漫。

但是真冷啊!

她已经快要冷的说不出话来了!

厉枭将她身上的雪拍干净后,便走进路边的一家花店买了一捧菊花,出来后才抬手拦了一辆的士。

上车之前,言笙也将厉枭身上的雪拍了拍。

只是没拍多久,便被厉枭塞进了车里。

厉枭是担心她受凉。

他身体好,这点冷不算什么。

报了地址后,两人便手握着手,虽然没说话,可是全程眉宇间都是柔情蜜意。

一看就是新婚的小夫妻俩。

连司机也忍不住透过后视镜一直看着,到最后开口笑着说:“是刚结婚吧。”

都怪这两人长太俊了啊,太显眼了。

“是啊。”厉枭不会回答这种问题,所以都是言笙开口。

“现在结婚倒是好。”司机笑着说,“正好可以赶上过圣诞了。”

圣诞……

言笙眼睛一亮,是啊,圣诞!

她都好多年没过过圣诞节了!

这一次居然是和厉枭一起过的。

而且这也是他们婚后第一个节日啊。

到时候要送厉枭什么呢?

言笙在心里想着自己的小九九。

却没看见一旁厉枭宠溺的眼神。

期待圣诞节的人,可不止言笙一个啊。

到了墓园后,厉枭跟言笙走进墓园里面。

找到了凌灵所在的地方。

拜台上堆满了一层厚厚的雪。

看样子是没人来打扫,也没人来扫墓。

凌川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来是不在a市,他要是在,是绝对不允许凌灵墓前这样的。

言笙盯着凌灵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将双手从口袋中取出来,正要蹲下去将雪处理干净的时候,却被厉枭一把拉住。

“我来。”

厉枭吐出两个字,就要蹲下去了。

可是言笙的动作更快,她一把将厉枭拉起来:“厉枭,这件事你不能替我。”

厉枭微怔,望着言笙。

却发现她的眼眶中,仿佛有泪意。

他心里一震。

凌灵是替言笙挡了那一枪,才死的。

言笙的心里永远都释然不了这件事情。

所以,关于凌灵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厉枭来代替,可以说不能让任何人来代替。

或许是看到了言笙脸上的坚定吧。

厉枭渐渐伸回来自己的手:“好。”

“谢谢。”言笙闷着声,说了一句后,便蹲下去,伸手将凌灵墓前的雪都清理干净。

虽然过程中她的手被冻得仿佛是被刀子一下一下的割着疼,但是这都比不上她心里的疼。

因为凌灵说,她虽然喜欢雪,但是不喜欢冷。

所以她说总有一天要去奥地利。

都说奥地利的春天很温暖。

凌灵想要去看看。

言笙也是在看到雪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凌灵曾经对她说的这些话。

她以前不明白凌灵为什么那么渴望春天。

可是现在终于明白了。

冬天,万物净绝的时间。天空总是黑压压的,仿佛随时都要压下来一样的,让人心里十分压抑。而且很冷啊……吹的人心里都是凉飕飕的。

言笙从前看过一句话。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正是因为感受过了春天温暖的阳光,所以凌灵才那么那么的不喜欢冬天吧。

眼中好像有泪,滴到了刚刚被言笙清理过的拜台上面。

滴答一声,四处溅开,又迅速在寒冷的风中凝固成冰渣。

言笙将厉枭递给她的花整整齐齐的摆到了凌灵的墓前。

“凌灵……谢谢你。对不起……”

谢谢她救了她的命。

才让她能够活到这时候,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尽管事情多有不如意,可是她总庆幸自己还活着。

可是她又感觉自己对不起凌灵。

因为她心里对厉以宁的恨在渐渐的消散了。

有人说,心里揣着恨,其实作弄的只是自己。

因为不管你心里怎么恨,如果你不能将这恨反击在你所恨的人身上,不管这恨来得多么浓烈,最后都只会应在自己头上罢了。

揣着恨过的日子并不会舒心。

言笙只是无法释怀,如果厉以宁那时候伤害的不是凌灵,而是其他她更在意的人呢?

她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想的这么通透了?

或许不会吧。

人都是自私的。

不管是谁,都跳不过。

言笙也是一样。

“她不会怪你的。”厉枭明白言笙为什么要道歉。

他无法安慰言笙。

“我知道……”凌灵当然不会怪她。

凌灵那么善良。

她甚至都舍不得怪罪任何人。

言笙无数次都在梦里对凌灵愧疚。

她给了凌灵生的希望。

却又硬生生的亲手掐断了。

她总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醒过来后,那些不管是她恨的还是她爱的,都还在她身边,哪也没有去。

所以,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爱她的请继续。

恨她的也不要停了吧。

言笙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

或许是蹲的太久了,她站起来的时候还晃了两下,但是被厉枭及时扶住了。

言笙像是找到了支点一样,将厉枭的手握的很紧。

“我们回去吧。”言笙说。

“好,回去。”厉枭抓着她,往外面走着。

“你说澈妈到了美国了吗?”

言笙幽幽问道。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不定。

不知道什么时候,厉枭抓着的那只手也开始滚烫了。

这在刚才是完全没有过的情况。

“这里离美国很远,最快也要十个小时。距离现在才过去三小时。”

“哦……这样啊……”言笙虚弱的笑了一声,突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了。

“言笙!”厉枭一把将言笙捞了起来,可是将她拦腰抱起以后,才发现她脸蛋通红,呼吸急促,甚至连眼睛也微微闭着,只是嘴唇还在上下蠕动着,仿佛在说什么。

“厉枭……”她的声音变得十分微弱。

“先别说话!”厉枭抱着言笙快步朝墓园外面走去。

“好吧……”言笙笑了笑,眼睛彻底闭上了,“听你的……”

她只是有些累了。

从叶扬天出事到现在,她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她的神经紧紧绷了好久好久,只是现在突然一放松,就感觉自己浑身软的不像话。

或许是感冒了吧。

昏过去之前的言笙无奈的勾了勾唇角,还真被厉枭说中了。

言笙的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

总感觉自己浑身热的很,她在梦中踢了好几次被子,每次都是好不容易凉快了一点,又感觉浑身被捂得紧紧的。

就连手伸出去了,也不到一分钟就被人塞了进来。

言笙浑身被捂得出了汗,头重的要死,身体也感觉是被卡车碾压过了一样,又酸又疼。

当言笙呲牙咧嘴睁开眼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大天亮,那光刺得她眼睛酸痛酸痛的。

她想抬手挡一下的,可是浑身无力的让她连抬个手都成问题。

她发出一丝细小的声音,闭了闭眼睛,等到适应了过后才又重新睁开。

这好像是她在芙蓉园的房间。

言笙回想了一下自己晕过去之前的事情。

应该是厉枭送她回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