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谁是叛徒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4 字数:3667 阅读进度:253/306

“放心吧。”厉枭安慰似的对她笑了笑。

苏尚轩的办事速度很快。

不出半个小时,便已经将那些人又重新召集了起来。

这一次不管是手上有没有伤口的,只要是在那个时段消失不见的就站到了院子中去。

言笙跟在厉枭的身边,其他人都被拦在客厅这边。

天意挤出人群,朝言笙走去。

天意身份特殊,所以没人敢拦着他。

“妈妈,你们在做什么?”天意走过去,好奇的看了一眼站成一排的那些人。

“我们在调查一些事情,天意你还是进去吧,别在这捣乱啊。”言笙摸着他的脑袋轻声说了一句。

“我不走,我就看着你们,不说话。”天意嘟嘟嘴,道。

言笙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厉枭打断了:“让他留着吧。”

厉枭看了天意一眼,轻轻一笑。

天意冲厉枭欢快的笑起来,还是老爸通情达理。

既然厉枭这么说了,言笙也不好再说拒绝的话了。

言笙扶着天意的肩膀,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

而厉枭则是站到那一排人的面前,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打量了他们以后,才开口:“岛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因为只有你们没有牢靠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我需要你们都一一说明,自己昨晚九点到九点半这半个小时都在做什么。”

说完后,厉枭走到左边第一个女人那里:“你先说吧。”

尽管厉枭已经努力的让自己态度不那么冰冷了,可是那个佣人还是吓得浑身颤抖,好一会儿才开口颤颤巍巍的说:“我在厨房给夫人熬粥,夫人好几顿都没好好吃东西了,老爷吩咐我去的。当时厨房只有我一个……”

而她也一直守着熬粥,熬好后就送了上去。

“粥熬了多久?”厉枭问。

那个女人回想了一下:“从八点半开始的,快十点的时候熬好,中间还准备了一些小菜……”

“我知道了。”厉枭点点头,又走到下一个人身边去。

天意在一边看着,将那些人的面容反应都看在眼中。

“妈妈,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天意看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问言笙。

“恩?”言笙一愣,然后对天意笑笑,“没什么啊。”

“那为什么他们要被爸爸问这个问题?”天意问。

“抱歉啊天意,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言笙歉意的对天意笑了笑,道。

天意努努嘴,目光落在言笙的脖子上,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天气这么热,你为什么要带丝巾?”

言笙一顿,眨了眨眼睛:“小孩子,管这么多做什么?”

说完,言笙便不再看天意了。

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

天意的眸光微微一沉。

言笙是最怕热的。

所以岛上这种天气,她是绝不会感觉到冷。

而现在厉枭又在排查昨晚那个时间段没有证人的人。

天意记得,言笙昨晚是说要去审问那个顾临安吧。

难道是在那里出了什么事?

还受了伤……而伤口,就在言笙的脖子上吧。

所以她才会破天荒的带丝巾,想要挡住脖子上的伤痕。

那么现在就是为了要找出那个伤害了言笙的人吧。

如果伤在脖子上,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被勒了,或者是被刀子划伤。

不管是哪一种,依照言笙的脾气,肯定会在那个人的身上留下什么印子才对。

想到这,天意的目光又落在那些人的身上。

他们的脸上,紧张有,害怕有。

甚至还有的人紧张的连小腿肚都在打着颤……

可是有一个人……

他太镇定了……

而那个人,厉枭在轮到问他的时候,简单问了一句后,便略过了。

仿佛对他一点怀疑都没有。

但是他的脸上很平静。

完全没有其他人该有的那种害怕紧迫感。

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其他人天意知道,其中肯定有人不会胆大到去做那种事情。

但是他们一样的害怕。

为什么?

因为此刻站在他们眼前的,是厉枭。

他身上的气质或许是因为从火线上多次活命,而有一股无法藏匿的血腥以及阴冷。

所以他们被他问到话,或是被他的眼神扫到一眼,就觉得心慌,恐惧。

这都是正常的反应。

可是那个人呢……他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十分镇定,仿佛真的没有做亏心事,所以不怕被问到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天意对他起了疑心。

天意挣脱开言笙搭着他肩膀的手,然后缓缓朝那一排人走去。

“天意……”言笙皱眉叫了一声。

可是天意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不管不顾的走了过去。

天意的脚步很快,几乎是眨眼间就跑到了他们的身后。

言笙走过去正要把天意抓回来的时候,却听见天意站在一个男人的身后,天真一样的开口问:“叔叔,你戴着手套,都不觉得热吗?我可要热死了呢。”说着,天意还用手扇着自己的脸颊。

而被天意问问题的这个男人,就是叶明泽身边的助手卓期。

言笙脚下步伐微微一顿,看向卓期。

是啊,卓期的双手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他是双手负在身后,让人看不清他的手。

而且他的手上还戴着一双手套。

“常年开车开飞机,我已经习惯戴手套不取下来了。”被天意问到问题的时候,卓期愣了一愣,然后淡定自若的回答。

厉枭也停止了问话,走到卓期的面前。

“你们都回去吧。”厉枭对其他人扬了扬手,道。

大家面面相觑,看了看卓期,都在想,难道那个偷东西的人是卓期?

但是大家也都不敢细想,赶紧离开了。

院子里霎时间就只剩下厉枭,言笙,天意,以及卓期了。

卓期是叶明泽身边的人。

也是最了解叶明泽的人了。

“卓期,你不介意把手套取下来让我们看看吧?”言笙轻轻笑着,十分有礼貌的说。

她并不想相信昨晚那个人就是卓期。

真的,十分十分的不想相信。

卓期似乎有些为难:“小姐,我并不会偷您的东西……”

“我也相信卓叔叔不会偷东西,毕竟卓叔叔是外公身边的人呢。”天意接嘴道,“不过,卓叔叔,你让我们看一眼也不会怎么样吧,这样也能证明你的清白呢。”

“不要逼我动手。”厉枭淡淡看了卓期一眼,轻轻说。

卓期咬了咬牙,似乎是意识到躲不过去了,他缓缓将手从背后松开。

他低着头,像是要脱掉手套了。

而言笙他们的注意力也都在卓期的手上。

可是,电光石火间,卓期突然一把扑向言笙,面容狰狞冷峻,他的手中,也不知何时有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

言笙离卓期很近,她惊愕的后退了一步,只是卓期速度太快,眨眼间已经到了她的眼前。

“妈妈!”言笙的耳边传来天意恐慌的声音。

言笙眼睁睁看着卓期手里的刀已经朝她刺来了。

言笙整个人仿佛静止不动了,她惊错的瞪着卓期。

她以为卓期手中的那刀这一次肯定会刺到自己。

而她也明白,昨晚那个人,肯定就是卓期无疑了。

她就说,那个人的背影怎么会看起来那么眼熟。

因为她曾经看过卓期。

在叶明泽的身边。

眼看着卓期的刀已经快要刺到她了。

而言笙的身前却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强壮的手臂抱着她转了个圈,紧接着言笙便看见再转回来的时候。

厉枭抬起腿,利落的狠狠一踢。

一脚便将近到眼前的卓期踢了出去。

看到出来厉枭这一脚用的力气很大,因为卓期已经被踢得弹出去几米的距离。

卓期整个人好像被踢得有些发蒙。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厉枭已经抱着言笙完好无损的站稳了身体。

“妈妈,你没事吧?”天意赶紧跑过去,抓着言笙的手紧张的问道。

“没事……”言笙惊魂未定,说话都差点咬到舌头。

厉枭抱着言笙并没有松手,倒像是感觉到她的害怕一样,将她抱的更紧了。

而不远处苏尚轩看到那惊险的一幕,更是已经打开落地窗跑出来。

卓期愤愤的看着言笙,像是意识到自己杀不了她了。

卓期手里的刀,突然打了个弯,然后狠狠捅进他自己的身体。

卓期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微微痛苦。

但是仔细看看,仿佛又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卓期……”言笙喃喃的叫了一声。

“言笙,你怎么样?”苏尚轩跑过来,上下看了一下言笙,问道。

“我没事……”言笙苍白着脸,摇摇头。

卓期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躺在地上,脸上带着一丝痛苦,又有一丝笑容,看着天际。

苏尚轩走过去将卓期手上的手套取了下来。

他的手背上,果然有几道昨晚被言笙抓出来的血痕印子。

“没想到会是他。”苏尚轩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因为卓期是叶明泽身边的人,也是叶明泽最信任的人了。

那么言笙之前的猜测也是对的。

卓期就是叶嘉灵安插在叶明泽身边的那个人了。

“有声音……”天意突然开口说。

厉枭的脸色沉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