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厉以宁自杀了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1 字数:3710 阅读进度:241/306

言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大清早了。

时间还很早,外面的天都还没亮。

家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清净的仿佛就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言笙洗漱,穿戴整齐后,便站在房间的阳台上,看着外面。

已经是深秋了,最近总是阴雨绵绵,湿冷的让人感觉已经是进入了冬季。

其实真正下雪的时候并不冷,只是这阴冷的天气,一阵冷风吹来让人觉得骨子里都在颤抖。

言笙穿着针织外套,抱着双臂看着外面。

她的脑中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可是具体叫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了什么。

反倒是越想脑子越乱了。

言笙叹了一口气。

想到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情。

一件接一件的,不得安生。

厉枭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言笙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铃声突然响起来,吓了言笙一跳。

她拍拍自己瞬间加速的心跳,闭了闭眼睛,才把身上那股胆颤的感觉压了下去。

她走进卧室里面,拿起手机一看,是厉枭打过来的。

她愣了愣。

这么早,厉枭打电话做什么?

不过想归想,言笙还是把电话接通了。

“喂……”因为有一天一夜没怎么说话了,言笙一开口,声音里竟然有一丝嘶哑,让她自己也是一怔。

“打扰你休息了吧……”可是没想到,厉枭的声音竟然比她的还要沙哑沧桑几分。

言笙直觉里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我醒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言笙轻轻问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如同破布一样的声音听起来舒服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言笙的错觉,好像在她问出这句话后,电话那一头的厉枭,沉默了几分。

尽管隔着话筒,言笙还是感觉到了,厉枭在悲伤。

那么,是什么事情能让他悲伤呢?

良久,厉枭才开口说:“她……自杀了……”

而言笙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后才猛然一震。

不用问也知道厉枭口中的那个她是谁。

能让他用这种语气称呼的人,除了厉以宁还能有谁?

只是言笙没想到,厉以宁那样的人,竟然会去自杀?

怎么会这样?

难道就因为昨天厉枭对她说的那些话吗?

“怎么会这样?”言笙不自觉的捂住自己的嘴,讶然道。

厉枭苦笑了一声:“是啊,怎么会这样?”

冷毅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以为只是在开玩笑。

可是又想了想,冷毅从不给他打电话,又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骗他呢?

所以他昨天就去了医院,半夜去的。

赶到的时候,厉以宁还在昏睡。

厉枭在医院待了一夜,直到天亮,他才想到了言笙。

如果厉以宁醒不过来,那么他就只剩下言笙了。

“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在哪里?”言笙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直接打开门出去了。

她穿好鞋子,拿了车钥匙,去车库随便开了一辆车后,便朝医院赶去了。

言笙有些说不明白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情绪了。

释然有。

幸灾乐祸也有。

可是更多的,却是对于厉枭的心疼。

厉以宁再怎么对厉枭不好,她也是厉枭的母亲。

而厉枭的心里,也全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在乎厉以宁。

厉枭只是不说。

他只是习惯了什么都埋在自己的心里啊。

但就是这样的他,让言笙你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言笙一路狂飙,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了医院。

言笙跑到厉以宁所在的病房外面的时候,看到厉枭正坐在走廊外面的椅子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无力的靠在椅背上面,颀长的身形十分委屈的坐在椅子上面,他半扬着头,下颔微微扬起,眉宇紧锁,薄唇紧抿,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腿上。

他的浑身仿佛充斥着一抹无以言表的悲伤,亦或者是颓废。

言笙看到他的时候,心里没来由的就软了下来。

她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的慢慢朝厉枭走过去。

像是听到了脚步声一样,尽管言笙已经放轻了脚步。

厉枭微微侧了脑袋,那双深邃的漆黑色双眸朝她望了过来。

他的眼中好像有无尽的悲痛,掩于一贯的冷漠下面,让人看的并不清楚。

看见言笙的时候,厉枭勾着唇角,笑了笑:“你来了……”

言笙鼻尖一酸,眼眶瞬间盈满泪,她勉强自己笑了笑,轻声说:“恩,我来了。”

厉枭朝她伸出手:“过来。”

言笙将手递到他的手上,走了几步,站到他的面前。

厉枭抱住她的腰,将脸埋进她的怀里,像是依赖一样的,蹭了蹭:“你终于来了……”

“厉枭,你不要难过……”言笙想安慰厉枭的,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了声调,连忙止住。

“我不难过啊……”厉枭像是在笑,声音闷闷的,震得言笙的肚子有些痒痒的,“我一点都不难过。”

他又强调了一句。

言笙眼中的泪到底是流了下来,她抱着厉枭的脑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说:“你如果想哭,那就哭出来吧。我不会笑话你的。”

“不想哭……”厉枭闷声说。

言笙不知道他到底哭了没有。

只是他很久都没有说话了。

他的身体一动不动的,甚至连一点点颤抖都没有。

好半天,言笙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的时候,厉枭放开了她,但是没松开她的手。

“要进去看看吗?”厉枭站起来,碎碎的额发挡着他的双眼,让言笙看不见他的眼睛。

言笙点了点头,表示要进去。

于是厉枭就牵着她推开门走进病房。

言笙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后知后觉一样的,低下头,看着刚才厉枭靠过的地方。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浅色针织外套,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当言笙的手摸到肚子那一块地方的时候,她却分明摸到了一块湿湿的。

言笙看着厉枭的挺得直直的背脊,心中悲凉无限。

厉枭就是这样。

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他的心里有多痛苦,他都不会让言笙看出来他哭过。

但是好像每一次的掩饰都不怎么成功。

不过言笙没想过要揭穿他。

既然厉枭不想要她知道,那么她就可以当做自己不知道。

厉以宁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

她的额头包着纱布,旁边还有心电仪滴滴的响声。

“她撞墙?”言笙看了一会儿,问道。

如果真的是撞墙,那得多疼啊。

厉枭摇摇头:“不是。是溺水。她被发现的时候,是躺在放满了水的浴缸里面。”

“可是她的额头为什么会有伤口?”言笙问道。

如果只是溺水而已,那么不可能会伤到额头啊。

而且看那包扎的纱布便知道伤口一定不轻。

“不知道……”厉枭轻声说,“医生说,只有可能是撞到了桌角,或者是其他什么尖锐的东西才能把伤口撞的那么深。”

那么说,在厉以宁溺水之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致使她选择自杀的。

难道是厉以宁在冷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

言笙想了一下,但是没仔细想。

到底她不喜欢厉以宁,没必要对她的事情这么上心。

再说了,厉以宁不久前还想杀她呢。

并且还杀了凌灵。

就算她是厉枭的母亲,这一次言笙也不可能会原谅她了。

“什么时候会醒?”言笙问。

“或许今天,或许明天……”亦或许是更久吧。

医生说是厉以宁自己不想醒。

不然也早该醒过来了。

或许沉睡对于厉以宁来说,是最好的了吧。

至少,她不用再面对这么多的事情了。

“有我陪着你。”像是感觉到了厉枭的情绪一样,言笙用力的握住了厉枭的手,看着他,柔声说。

厉枭淡淡笑了笑:“我知道。”

“我们回去吧。”厉枭看起来很疲惫,他应该在这里守了一整晚吧,他需要休息。

不能因为厉以宁,把他的身体拖垮了。

“我想再坐一会儿。”厉枭道。

言笙想了想,点头:“那我陪你。”

从言笙来到这里,已经这么久了,连医院都已经开始人多起来了。

可是除了厉枭一个人以外,言笙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冷之安不来,言笙可以理解。

毕竟厉以宁之余冷之安,只是后妈,还是一个破坏了他家庭的后妈。

冷之安恨厉以宁是情理当中。

可是冷毅不来,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吧。

冷毅是厉以宁的丈夫啊。

或许厉枭说要留下来,还是想看看,一会儿究竟会有多少人来医院吧。

厉以宁昏迷了,那么厉枭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冷家了。

甚至也没必要再接管冷氏了。

这一次,是厉枭脱离冷氏的最好机会。

言笙相信凭厉枭的本事,区区一个冷氏,还入不了他的眼。

言笙陪着厉枭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等。

一直坐了一个小时,都没有一个人来。

言笙能感觉到,厉枭心中情绪变化。

到最后,或者是真的失望了吧。

厉枭的手都变得十分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