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那就离婚吧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1 字数:3530 阅读进度:240/306

厉以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没有像上一次那样,闻到冷毅衣服上的香水味后跟他大吵一架的。

这一次,她在门外,听着里面传来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的嬉笑声音。

她却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冷静的可怕。

她的心里,竟然除了心寒,绝望意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连她以为自己该有的愤怒都没有。

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难道说,真的是哀莫大于心死吗?

厉以宁紧紧咬住牙根,眼眶中的泪在打着转,忍了好久好久,连她的手被指甲划破了都不知道。

厉以宁将手放到门把手上面,用力握住,然后扭开。

门突然被打开,显然里面的人也愣住了。

可是当里面的人看到是厉以宁后,并没有应该有的慌乱,却是只有一抹厌恶。

“你进来不懂得敲门吗?”说话的是冷毅。

他此时看着厉以宁的目光,已经找不到最开始时那样的温柔,细腻了。

有的只是讨厌,厌烦。

厉以宁站在门口,目光淡淡的,打量着躺在床上的冷毅和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本就穿的少,好像在厉以宁开门进来之前,两人在做些什么,此时女人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并且头发还有不少站在脸颊上面,嘴唇微微红肿。

只是这么一打量,厉以宁便知道刚才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么。

厉以宁的心中,突然有一股无限的悲凉。

冷毅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明明现在被抓奸在床的人是他,可是他却能一脸淡然的说出,你进来不懂得敲门吗?

敲门?

难道自己的丈夫出轨,她来捉奸还需要礼貌的敲门?

厉以宁心里的怒火,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了,她紧握的双手突然松开,然后大步走过来,在冷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起女人的头发,将她用力的往床下扯。

“你这个狐狸精,贱女人,你给我滚出这里!”

厉以宁双眼充血,红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心惊。

冷毅微微愣住了,没见过厉以宁这副模样。

冷毅是被那个女人的尖叫声拉回思绪的。

他回过神来,却看见那个女人已经被厉以宁抓着头发扯到床下去了,而厉以宁还在用力将女人往门外拖着。

“你干什么!”冷毅一怔,随后怒声对厉以宁吼道,他走下床,一把抓住厉以宁的手腕,阻止她的动作。

“我干什么?”厉以宁的手被冷毅紧紧的握着,力气大到甚至都快要把她的手腕握断了,可是厉以宁却仿佛感觉不到这股疼痛一样,她只是冷笑着看冷毅:“难道我现在做的不是在捉奸吗?冷毅,你怎么对的起我?我为了你耗费了几十年的青春,到头来就是这个结果吗?”

厉以宁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十几年,等了冷毅那么多年。

她将自己的整个青春都在冷毅身上浪费了。

可是冷毅是怎么对她的?

冷毅根本没有把她当成妻子来看待。

厉以宁甚至不知道,在冷毅心里,到底有什么能够勾起他的心疼?

“你还想要什么?厉以宁,你想要的我难道都没有给你吗?”冷毅厉声道。

“我想要的?”厉以宁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毅,嘲讽的笑了起来,“冷毅,这么多年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到底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你到底又给了我什么?除了这可有可无的冷家夫人头衔,你到底给了我什么?”

“厉以宁,做人不要太贪心了!”冷毅怒道。

“我就是贪心怎么样!我就是不准任何女人接近你的身边怎么样!”厉以宁气的胸口一股一股的,她怒瞪着冷毅,一把将冷毅抓着她手腕的手打开,然后又继续将那个女人往外面拖。

可是这一次,厉以宁还没走一步,便看见冷毅的手高高的扬起来了。

甚至在厉以宁没有看清楚冷毅的动作时,厉以宁便听见一道清脆的耳光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啪!”

厉以宁整个人都是愣的,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左脸颊,有一抹灼痛感正在以光的速度往脸颊扩散,几秒钟后,厉以宁感觉自己的脸颊仿佛被火烧了一样,疼得她连小小的抽动一下都疼的厉害。

厉以宁感觉自己的嘴里有些血腥的味道,有一抹热热的东西正在顺着她的嘴角往下流。

冷毅看见厉以宁嘴角淌下来的那一丝血沫后,也怔了怔,他其实在对厉以宁动手的时候就后悔了。

看见厉以宁眼中那已经滑下来的泪水后,冷毅有些麻木的右手抬了抬,想要去摸一摸厉以宁的脸颊。

曾经,这个女人深深的吸引过他,尽管现在已经不爱了,可是他看到厉以宁哭,心里竟然还有些不忍。

只是冷毅的手还没抬得起来的时候,那个被厉以宁揪住头发的女人又叫了一声。

冷毅低头,看见厉以宁紧握的双手,将女人的头发扯得紧紧的。

尽管刚才被冷毅打了一记耳光,厉以宁的手仍旧没有放开女人的头发。

冷毅还有些柔软的心,霎时又冷硬了起来:“给我松手!”

冷毅冷冷的说道。

“你打我?”厉以宁满脸泪痕,不敢相信的看着冷毅。

结婚这么多年,冷毅从来没有伸手打过她,可是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女人打她?

“冷毅,你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一时间,厉以宁的所有情绪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她送开抓着的那个女人,双手握成拳使劲打着冷毅。

而那个女人也终于从地上爬起来,躲到了冷毅的身后。

“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来打我!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厉以宁呜咽着,她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在冷毅的身上。

“够了!”冷毅双手握的很紧,垂在两侧,仍由厉以宁打着。

可是现在的厉以宁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根本停不下来,不管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最后忍不可忍了,冷毅一把抓住厉以宁的双手,将她往旁边推了一把。

本来只是想把厉以宁推开的,可是没想到厉以宁那么不禁推,冷毅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厉以宁却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她的额头也重重嗑在一遍的桌角上面。

厉以宁的哭声戛然而止,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冷毅眉头一蹙,看向厉以宁的眼神有些不忍:“如果你看不下去,那就离婚吧。”

冷毅说。

“离婚?”厉以宁很久都没有动,最后浑身颤抖着,笑了起来。

她只是小声的笑着,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她的笑声里面充满了绝望,带着让人忍不住觉得心里发毛的沙哑。

“离婚?”厉以宁抬起头,凌乱的头发下,她的脸上有几道血流,而她的额头则是有一个很大很深的伤口,看样子是刚才被推到桌角上去撞到的。

苍白的脸上再印着几道血红,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饶是冷毅看到的第一眼也都心里一惊。

“冷毅,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厉以宁沙哑着声音,声音桀桀桀的,听着让人觉得恐怖。

“你应该早就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再过下去的必要了。久久拖着,对谁都没有好处。”冷毅说。

“不爱就是不爱了……你却那么可耻的还要替自己出轨找理由……”厉以宁苍白无力的冷笑着,“冷毅啊冷毅,你这辈子,是不是就是跟出轨脱不开了?”

如果早知道……

她一定不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的。

厉以宁很多年前,不知道冷毅的第一任夫人听到他出轨的消息时候是什么心情,可是现在她懂了。

前一任夫人性子温婉,不哭不闹,静静的等着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

以前厉以宁还为此嘲笑过她。

可是事到如今,她却没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也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她早该想到的。

冷毅出了一次轨,那么就不会没有下一次。

只是厉以宁没想到,会是在这时候。

“好,离婚……如你所愿的……离婚……”

厉以宁不等冷毅回答,便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

或许是刚才被撞的脑袋昏沉沉的吧,厉以宁站起来的时候,都是扶着墙壁,勉强的撑住身体。

冷毅似乎想来扶。

但是却被厉以宁一个眼神看的不敢再上前来了。

不是都要跟她离婚了吗?

为什么现在还要来对她好?

她不需要!

厉以宁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血流进她的眼睛里面,让她看不清楚前方的路了。

可是厉以宁到底是一路支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去了浴室,将浴缸的水打开。

她坐在浴缸边缘上,将手泡在浴缸的水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眼前已经黑的看不见了。

她浑身的力气仿佛已经被消散干净了。

她的身体突然一软,一头栽进满浴缸的水里面。

她的第一反应是要挣扎。

可是当她将手伸出水面时,她却突然想到。

没人会救她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对她好,在乎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