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是谁告诉她的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0 字数:3630 阅读进度:238/306

“当然。”

厉枭的目光落在了始终都看着他的言笙身上。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说完,厉枭又看向对面,气的满脸通红的厉以宁。

“可是相反你呢?你给我的,是我真正想要的吗?与其说是给我的,不如说是你自己想要的吧。”

“你这个不孝子!”厉以宁指着厉枭痛声骂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好,你就这么喜欢她?为了她你都不认你的母亲了!”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好,让厉枭这么喜欢我。”言笙适时的接了一句,“但是我却知道你身上有哪里不好是厉枭不能接受的。你太武断,你总以为你给的就是厉枭想要的。甚至是厉枭不要的,你也强行塞给他。他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用来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梯子。如果你当初肯把他当儿子一样的来对待,那么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也不会被他关在这里。”

“你闭嘴!”

厉以宁吼了一声,可是这一声后,她又一个字都没有说了。

厉以宁好像是在想着言笙所说的话一样,她低着头,浑身都在轻颤,她的拳头捏的紧紧的,牙齿狠狠咬着下唇,力气大的都已经把嘴唇咬破了,渗出血丝来。

厉以宁在这里关了好多天。她身上的衣服已经乱乱的了,而且她的头发也被弄得乱糟糟的,披散在背上。

她的脸上有颓废之色,甚至还因为狰狞而有些扭曲。

这跟言笙当初看到的第一眼,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的厉以宁,就像是养在温室里的娇蕊一般,不经半点风吹雨打,即使是站在冷毅身边,也显得年轻很多很多。

可是现在呢,她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恶毒的妇人,不管是眼中,脸上,还是心理,都已经被强烈的恨意扭曲的不成样了。

“如果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告诉你地方的,那么我还可以原谅你。”

厉枭开口,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冷冽了。

而厉以宁仿佛听到了希望一样,颤颤巍巍的开口:“真的?”

“真的。”厉枭点头。

其实从厉以宁口中得知凌川曾经出卖过言笙以后。

厉枭也怀疑过,是不是凌川告诉厉以宁的。

可是想一想,这个假设不可能。

因为同行的有凌灵在,凌灵的身体凌川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本受不得刺激。

所以凌川是绝对不可能将地点告诉厉以宁的,再说了,如果厉以宁再一次用凌灵威胁凌川的话。

凌川这一次,肯定还是会告诉厉枭,而不是再一次妥协。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实际上跟凌川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言笙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的名字。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是……”厉以宁好像要说了,可是她又看向言笙,那表情,像是不敢当着言笙的面说一样。

看到厉以宁这一副欲言又止,言笙的心里突然就明白了。

她还真是天真,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却还在心里为叶嘉灵开脱罪名。

“叶嘉灵吧。”言笙嘲讽一样的笑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厉以宁猛然一愣。

“我怎么会不知道……”言笙狠狠掐着自己的掌心,让疼痛来告诉自己,这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得到了答案,言笙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她转身,走了出去。

好像厉枭对厉以宁说了什么,言笙没有听清楚,不过她也不想听的太清楚了。

厉以宁到底是厉枭的妈妈,她也不愿意再去纠结要怎么处置厉以宁了。

她也不想去在意这件事情了。

她现在更大的敌人,是叶嘉灵吧。

言笙慢慢的走出了公寓,站在电梯前等着的时候,她的身体好像被一股热气所包围住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厉枭。

“你怎么会想到是她?”

厉枭低沉的嗓音在言笙的身后响起来。

“你知道我的身世吗?”言笙头也不抬,闷闷说道。

“不知道。”厉枭确实不知道言笙的身世,因为关于言笙的事情,都是他查不到的。

电梯到了,言笙走进了电梯里面,看了看厉枭,开口道:“叶嘉灵是叶家收养的女儿。”

言笙只是这么淡淡说了一句。

厉枭便明白过来了。

无非是收养的女儿,想要当叶家真正的女儿。

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除掉言笙这个真正血统的叶家女儿吧。

那么……也就是说,言笙前几次所遇到的那些危险,其实也跟叶嘉灵有关系了。

厉枭的眸光微微暗沉了几分:“可是……为什么你会猜到是她?”

“因为……”言笙顿了顿。

因为什么?

因为她恢复记忆了啊。

想到以前所发生的那些种种怪异的事情。

言沫林遇安被招揽进扬天,言笙唯一能够解释的,那么便是叶嘉灵在那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的消息,想要在a市,在叶家人还没有完全确定她的身份时,就把她除掉。

叶嘉灵是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人的那种人啊。

“她在出发之前,问过了我要去哪里。只要她想知道,那就一定能够查到具体位置。”

欧大曾经在死前,告诉了言笙那个一直在幕后的人就是叶嘉灵。

而厉以宁曾经与欧大合作过。

要是没有叶嘉灵的授权,欧大是不可能跟厉以宁合作的。

所以,言笙能够想到,让厉以宁去郊外那别墅杀了言笙的人,就是叶嘉灵没有错。

再说了,叶嘉灵本来也一直都想杀了言笙不是么。

“你都察觉到了……那么叶家的人呢?”

厉枭问。

既然叶嘉灵想要了言笙的命,言笙自己都察觉到了,叶家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成了精,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

“我不知道。”言笙摇摇头,“因为我没有证据,所以我还没有跟谁提过到底谁想要杀了我。”

恩,苏尚轩除外。

“或许有人察觉到吧……”言笙想了想,道。

之前有一次,她曾经明里暗里的对叶明泽说过一些。

也不知道叶明泽能够理解几分。

“以后,我会在你身边多安插一些人的。”厉枭道。

言笙原本想拒绝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到底是自己的性命最重要啊。

两人一起走出电梯,刚坐上车,言笙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言笙掏出来一看,微微愣了一下。

是好久都没有联系过的冷之安了。

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引起了厉枭的注意:“怎么不接?”

“没什么……”言笙看了厉枭一眼,然后接通了电话。

“冷大哥,你好。”言笙声音淡淡的说道。

冷大哥……

厉枭的眸光微微眯了一下,看向身边的言笙。

却看见言笙正扭头看着他,眸中清澈见底,一派的光明正大。

“言笙,你在哪?”冷之安的嗓音中是一贯的温柔,还带着浅笑。

“我还在a市,怎么了?”言笙勾了勾唇角,问。

“我也回来了。”冷之安道。

“什么?”言笙有些惊讶,“你也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不久前。”冷之安是一下了飞机就给言笙打电话的。

“那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言笙并没有问冷之安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事,因为在她的思想里,这样的问题,不该是她过问的。

“不走了。”没想到冷之安这么回答她的。

“不走了?”言笙再一次诧异。

“看来你很惊讶。”冷之安笑道。

言笙抓了抓头发:“是有些惊讶,太突然了。”

冷之安曾经对她说过,如果可以,一辈子都不想回到a市了。

可是这才过去几年啊,却又突然回了a市,还说不走了。

言笙当然惊讶了。

“这次回来,是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需要我处理。”冷之安说道,“什么时候有空,出来见一面吧,我们也好久没有见过了。”

算一算,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

这半年中,言笙尽量不给冷之安打电话,甚至也不跟他有任何的联系。

言笙只是想着,如果自己淡出了冷之安的生活,那么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他的感情,言笙这辈子都没办法去回复了。

“等我有时间,再跟你约时间吧。最近事情多,没多少时间。抱歉。”

“没关系,我最近也还有些事,等过段时间空闲了,我们再约。”冷之安表示理解。

只是冷之安越是这样,言笙对他的愧疚就越是浓了。

言笙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冷之安却说:“好了,我现在有些事情,等有空了再给你打电话,再见。”

冷之安好像有些急,还不等言笙回答,便挂了电话。

言笙咬咬嘴唇,面容沉重的将电话挂断了。

“谁啊?”

厉枭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冷之安。”言笙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了出来。

“冷之安?”厉枭一顿,眼中猛然有些冷意。

“他回来a市了。”

“他回来做什么?”厉枭语气也冷了下来。

看得出来,厉枭还是依旧不喜欢冷之安。

“这我可不知道。”言笙淡淡笑了一声,靠在椅背上,“想知道,你就自己问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