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凌灵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0 字数:3653 阅读进度:237/306

“我要回岛上去了。”米亚说。

“那什么时候回来?”慕安晓的心中有些不舍。

米亚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

应该是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吧。

凌灵成为了米亚心中的一个伤。

或许在她心里的伤口没有愈合之前,是不会回来了。

米亚跟凌灵相处的时间,比言笙跟凌灵相处的时间还要长。

所以米亚心里对凌灵的感情,也是他们所理解不到的痛苦。

可是米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痛苦了,因为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叶扬天的身体还是她心中所提心掉胆的一件事情。

“我送你吧。”慕安晓说。

“不用了。”米亚拒绝了,目光落到不远处那个,站在凌灵墓碑前,沉静的仿佛快要消失的男人身上,“你还是陪着他吧。”

慕安晓的眼角有些湿润,可是最后,还是对米亚笑了笑:“再见。”

“再见。”

慕安晓目送着米亚的身影离去,她才转身,往凌川的方向走去。

凌川不知道在想什么,面上一抹悲怆的表情,他的眉眼,仿佛有水汽一般,让人看到不是那么真切。

“回去吧。”慕安晓对凌川说。

一秒,两秒,三秒……

好几分钟过去以后,凌川都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慕安晓心中苦涩,抬手,拉了拉凌川:“回去吧……凌灵要是还活着,不会想看到你这幅样子的。”

不知道是因为慕安晓的话还是因为凌灵这两个字触动到了凌川。

慕安晓看见凌川的眼睛里面突然闪过了什么光泽,但是只有一瞬间,很快便又消失不见了。

凌川的眉头似乎有松动,他的唇角,缓缓浮起一抹像是哭一般的弧度:“你走吧……”

他的声音里满是沙哑,仿佛压抑着无数的痛苦,听在人耳朵里,心口难受的要呼吸不过来。

“你就算在这里站上一辈子,凌灵也不会活过来了!”

慕安晓声音大了几分,对凌川吼道。

凌川的眼睛突然瞪向她,那是一双充血的赤红的双眸,像是野兽,看得人心里发毛,颤抖。

慕安晓忍不住浑身一抖,后退了一步,同时拉着凌川的手也滑了下来。

慕安晓从来没有在凌川的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眼神,她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好久,凌川眼中的血色才慢慢的淡下去:“你走吧,我要陪着凌灵。”

就算凌灵已经死了。

可凌川却感觉,凌灵好像还在他的身边一样。

他好像都还能听见,凌灵叫他哥哥的声音。

凌灵那么怕冷,可是从今以后,她就要在这样的地方,长久的沉睡下去了。

他不想离开这里。

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觉到,凌灵好像还活着。

凌灵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也一样。

慕安晓眼里的泪顿时忍不住了,哗哗的留下来。

慕安晓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才能让自己不发出一点的声音。

慕安晓是骄傲的。

所以她不允许自己在凌川的面前哭出来。

骨子里的傲气告诉她,就算是爱,也要爱的有骨气。

慕安晓原本就打算过,这次以后,她会离开的,不会介入到凌川的生活里面去。

可是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离不开了。

她想象不出来,凌灵已经离开了,如果连她都走了,那么留下凌川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

所以,不管是说慕安晓卑鄙也好,说她乘人之危也罢,她都不会离开凌川的。

“你不走,我也不走!”慕安晓抬手将脸上的泪擦掉,然后耍赖一样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还真的就哪也不去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凌川苦笑了一声。

“那你这又是何必呢?”慕安晓抬手,睁着通红的眼眸看着凌川,一字一句,“凌灵已经死了,就算你今天站死在这里,凌灵都不会活过来。你的心里都明白,这就是事实。可你就是不想接受现实。”

慕安晓的话句句诛心。

慕安晓说的都没错。

凌川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可是很多时候,自欺欺人,也是一种安慰啊。

厉以宁的情况,似乎有些疯癫。

她被关在房间里好多天了,一直都在胡言乱语。

关着厉以宁的地方是厉枭的一处公寓。

“你真的要上去吗?”下了车以后,言笙看向厉枭,再次问了一遍。

厉以宁,毕竟是厉枭的妈妈。

“已经来这儿了,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上去。”厉枭轻轻笑了一声道。

言笙勉强笑了一声:“那就走吧。”

言笙知道,厉枭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着言笙。

亦或者说是保护厉以宁吧。

开门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正好传来厉以宁的声音。

“言笙!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不去死!”

“你们都害我,你们都想我死!”

“厉枭,你是我儿子啊,可是你为什么要跟外人一起来害我!”

诸如此类。

关着厉以宁的房间门口,正站着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看见厉枭进来,两人都恭敬的行礼:“先生。”

“恩。”厉枭点了点头,扬手让他们下去了。

言笙走到门口,正要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肩膀却被厉枭摁住了。

言笙回头,不解的看着厉枭。

“我走前面吧。”厉枭这么说道,然后站到了言笙的身前。

言笙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感动。

厉枭是怕厉以宁会伤害言笙吧。

他走前面,至少可以保证言笙的安全。

厉枭将门推开,才打开一条小缝,便听见有一道劲风传来,紧接着门上便有一声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滚,都给我滚出去!让厉枭来见我!”

厉以宁沙哑着声音,可是又十分的尖锐。

厉枭动作微微一顿,而后又将门推开。

里面一片狼藉,只要是能被厉以宁破坏的东西几乎都被她摔成了碎片,亦或是被撕扯的不成样。

就连房间的窗帘也都被厉以宁扯了下来。

“厉枭?”

厉以宁站在窗边,手里还抓着什么东西,可是当她看见走进来的厉枭时,却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枭儿……你……”厉以宁脸上一喜,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看见言笙从厉枭的身后走了进来。

厉以宁面上表情猛然一变:“言笙!你竟然还敢来见我!”

“我有什么不敢?”言笙冷笑,“杀人的又不是我。”

“哼,我只恨那一枪为什么没有射进你的身体里面!”厉以宁一说到这个,就恨的牙齿咬得紧紧的,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某种嗜血的意味。

“我问你,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地方的?”言笙上前一步,问厉以宁。

厉以宁微微一怔,而后大声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哈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要我告诉你,你做梦去吧!”

“厉以宁!”言笙第一次这么直呼厉以宁的名字,她脸色一厉,“你不说我也能猜到。”

“你知道?”厉以宁的笑声猛然停住,“你知道?好啊,你既然知道,那你就去找她啊,你把我关在这里干什么?”

厉以宁扯着嗓子大声吼道:“厉枭,我可是你母亲,你不能把我关在这里!”

“在你做这些事情之前,为什么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儿子?”

厉枭的声音中,充满了冷凝。

厉以宁猛然怔住,用一种十分陌生的眼神看着厉枭。

为什么厉以宁会突然有一种,从未看透过厉枭的感觉?

“你……你说什么?”

“你利用我身边的人,去害言笙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过,你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在伤我的心吗?”

厉枭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可是言笙就站在他的身边,所以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尽管很轻,但就是在颤抖着。

言笙不知道厉枭是怎么样说出这一番话的,她只知道,厉枭的心里,一定疼极了吧。

厉以宁是他的母亲啊。

可是这些年啦,厉以宁所做的事情,无一不是在伤害着他。

“我做那些事情都是为了你好!”厉以宁失控了一样,不可置信的对厉枭大吼。

“我做的都是为了你好,可是你呢,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妈也不认了,家也不回了,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个当妈的会伤心吗?”

“家?”厉枭冷笑一声,“我有家吗?从小到大,你何曾给过我家?”

在厉枭的印象中,厉以宁看着他的眼神里,都是带着一股极力隐忍的炙热。

厉枭刚开始不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后来明白了。

在厉以宁的眼中,厉枭就是她的筹码。

对,是筹码。

而不是孩子。

厉枭就是厉以宁进入冷家的筹码。

自从厉枭想明白那一切后,他的家,就已经没有了。

所以他才会一直都叛逆,甚至最后离开了a市。

可是多年后,当他再回来。

厉以宁却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做着达到自己目的的事情。

现在却又来跟他谈家?

他厉枭,哪里有过家。

“难道跟着这个女人,你就能有家吗?”

厉以宁指着言笙,咬着牙齿,颤抖着声音,怒气冲冲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