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突然出现的厉以宁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10 字数:3738 阅读进度:235/306

凌灵笑了笑,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言笙也听见了,她扭头过去看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的人。

走过来的路程还有一段距离。

可是那声音却已经远远的传了过来。

言笙站起身,将鼻梁上戴着的墨镜取了下来。

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墨镜取下来过后,言笙的眼中还是出现了厉以宁的身影。

言笙皱了皱眉:“她怎么会来这?”

凌灵也疑惑的站起来,看了看那已经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人:“她是谁啊?”

言笙只是蹙着眉头,没有回答。

不远处在玩耍着的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在原地看着。

厉枭明显也听见了声音,他放下手里的电脑,起身,皱眉看着厉以宁。

凌川在听到声音以后就已经抬脚走向言笙这边了。

大概是担心凌灵会出什么事。

凌川走的很慢。

可是让凌川没有想到的事情却是。

厉以宁走着走着,突然跑了起来。

并且厉以宁的脸上,还浮着一抹从未见过的表情。

但是言笙看的很清楚,厉以宁脸上的表情,是一种近乎于绝望,疯狂,甚至狠辣的表情。

她大步朝这边跑着,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

就在距离言笙十米远的地方,厉以宁的手从自己包里好像掏出来什么东西。

或许其他人没有看的明白,但是言笙在厉以宁将手枪掏出来的那一瞬间脸色就变了。

手枪,厉以宁的手里有枪!

她想干什么!

言笙的脑中闪过这一个疑问,可是下一秒,她就想明白了。

因为厉以宁握着枪,指向了她的方向。

厉以宁的嘴里忍不住大笑出声:“言笙,你给我去死!”

随着厉以宁那一声大叫的声音,她也扣下了扳机。

言笙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一下子短路了,她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但是却听见不远处有凌川的声音响起。

“躲开!”

还有,厉枭的声音。

“言笙!”

场面顿时乱成一片,言笙的身后也响起大大小小的尖叫声,或者是什么。

但是都带着焦急,惊恐。

紧接着,枪响了。

言笙觉得自己的耳边好像突然一下子安静了。

她的眼前就只有厉以宁。

以及从枪里射出来的那一枚子弹。

常常有人说,在将死的时候,人都会看到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

言笙也以为自己会看见。

可是没有。

因为……

枪响的时候,言笙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抹身影。

那抹娇小的身影,撞入了言笙的眼中。

然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洒到了言笙的脸上,眼中。

她的眼里好像瞬间变成了血红色的一片。

她整个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那抹身影,在自己的眼前,缓缓的滑落在地。

好像突然一下,她的耳边又有了声音。

有一个身影大步冲到了她的面前,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抱住。

厉枭在看到厉以宁拔枪的时候,便猛然一下弹出去,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冲到了厉以宁的面前。

可是他仍旧没有来得及阻止厉以宁开那一枪。

“言笙!”他在心里用力呐喊,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他害怕,害怕言笙会就这样死去。

厉以宁还想开第二枪,但是被厉枭将手枪夺走,并且动作粗鲁的将她一把塞进闻讯赶过来的仆人手中:“给我看好她!”

厉枭红着眼睛冷声吩咐。

“是,厉先生。”

厉枭转身朝言笙跑去。

此时言笙的身边围了很多人。

言笙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睁着眼睛。

可是凌川怀里抱着的凌灵,她的胸口却有一个血窟窿,在簌簌流着血。

“凌灵,凌灵,你不要吓我……”凌川眼眶绯红,可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他只是用力抱着凌灵,用手堵着凌灵胸口的那个伤口,像是要阻止血从她的伤口处流下来。

“让我救她!”米亚很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扑倒凌灵身边。

“言笙……”

有人叫着言笙的名字,可是言笙一时间分不清是谁。

她只是愣愣的看着四周,然后将目光落在躺在凌川怀中的凌灵身上。

怎么会呢……厉以宁想要杀她,可为什么是凌灵中枪了?

言笙呆呆的,突然膝盖一软,跪倒了地上。

“妈妈……”天意抓住言笙的肩膀,担心的叫了一声。

林夕澈捂着小熊的眼睛,不让他看着血腥的场面。

慕安晓则是跟言笙一样,目光呆滞。

言笙觉得自己喉咙堵得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不远处被压着的厉以宁却,却突然大笑出声:“活该啊,活该!凌川,你是自作自受!”

“当初出卖言笙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了,你会有报应的!但是,言笙,你更改死!你为什么不去死!言笙,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死!”

厉以宁像是发疯了一样,大声吼着。

她语不成调的说了一通,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言笙却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为什么当初,厉以宁会跟欧大勾结。

厉以宁为什么会知道欧大想要杀言笙。

原来……

都是因为凌川的缘故。

或许是厉以宁用凌灵来威胁凌川吧。

让凌川出卖她。

所以她后来才会被欧大绑架。

当初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欧大会跟厉以宁扯上关系,但是这时候,听了厉以宁的话,她就明白了。

言笙跪在地上,她很想哭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笑了出来:“凌川……是真的么?她说的,都是真的么?”

尽管她的心里已经确认了,可还是想亲自问凌川,这发生的是不是真的。

凌川没有说话,可是他那双通红眼睛里面所闪现出来的痛苦,却都在告诉言笙,她说的,都是真的。

“凌川!”

厉枭冷冷瞪着凌川,浑身上下猛然迸射出一道寒意,或许也是怒极了吧,厉枭的眼睛竟然也红得厉害。

“她的身体必须尽快做手术!”替凌灵检查了一番的米亚抬起头来,哽咽着说道。

可是这个地方,哪里来的医院?

言笙浑身无力的跪着,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她不想凌灵有事。

可是又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抱歉,这件事后,我会来赔罪。”最后凌川对言笙深深鞠了一躬,抱着凌灵大步往别墅外面走去。

米亚看了言笙一眼,然后快步跟上去。

“言笙……”慕安晓担忧的叫了一声言笙的名字。

“我没事……”言笙咬着下唇,沙哑着嗓音。

话音刚落,便有一只手搭在了言笙的肩上。

言笙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是厉枭。

“我们走吧。”言笙低着眸子,便能看见地上那一摊血。

那是凌灵的血。

凌灵救了她,可是她不想要凌灵死。

“我不想凌灵死。”言笙抬起眸子,眼中已经红红的,快要流下泪来。

“走。”厉枭点头,握着言笙的手。

走过被压着的厉以宁身边时。

言笙停了下来。

“言笙,你怎么不去死!”厉以宁疯狂的大叫。

在以前,言笙从来不会回答这种问题。

可是今天言笙回答了。

她看着厉以宁,一字一句:“因为你们这种丧尽天良的人都还活着,我又为什么要去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们!”

最后一句,言笙几乎是吼着叫出来的。

这一次,言笙没有忍让,没有因为她是厉枭的妈妈。

她只是单纯的凭着自己的心。

为什么每次都是别人要她死?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一次一次的被这些人威胁到性命?

“走吧。”厉枭看也没有看厉以宁一眼,拉着言笙离开了。

“枭儿,枭儿,我是你妈啊,你不能这么抓着我,放开,枭儿!”厉以宁尖着嗓音,企图让厉枭放了自己。

可是不管厉以宁怎么叫,厉枭都没有回头。

凌川抱着凌灵坐上车以后,正要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却被凌灵一下抬手,抓住了肩膀。

不知道凌灵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可是凌川就是被抓的很痛。

“言姐姐……”凌灵小声的叫着,声音像猫儿一样。

有气无力的。

米亚将凌灵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同时手里在给她做着一些紧急救治。

“言姐姐……米亚……言姐姐……”凌灵声音加大了一分,这一次,让两个人都听见了。

“凌灵,你得马上去医院!”米亚对凌灵说道。

“我要见……言姐姐……”凌灵的脸庞很苍白,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白的都快要看到血管了。

她虚弱的叫着言笙,可是手里的力气却一点都不放。

“凌灵……”凌川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驾驶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有一只手伸进来,一把抓住凌川的衣服,用力将他扯了出去。

厉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凌川,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座。

言笙也坐进了车里,放手将车门关上。

“凌灵,我来了……”

言笙一看见凌灵身上的血就忍不住眼眶一红,眼泪霎时掉了下来。

言笙抓住凌灵的手,用力的握着:“我在这呢,你想说什么,我听着,你千万不要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