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见一个人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8 字数:3630 阅读进度:227/306

因为是厉枭的母亲,所以言笙愿意去原谅厉以宁,甚至是可以忘记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不愉快的事情。

“你真好。”厉枭将言笙抱进怀中,低声说着。

“我想等黎染心的事情了了以后,带着凌灵,慕安晓,还有凌川,我们一起去郊外走走吧。凌灵一直都想去郊外,正好米亚说她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可以去郊外了。”

言笙说完,才猛然想起来,厉枭不知道凌灵是谁。

“好。”可是还不等言笙解释,厉枭便这么轻轻答道。

言笙看向厉枭,却没有在他眼中看到任何的疑惑或者是什么。

“你知道……”

“对,我知道。”厉枭轻轻点头,微微笑着。

而前面开车的凌川,听到厉枭这句话后,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一下紧缩,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握住,让他呼吸不过来,他的脸上浮着浓浓的震惊。

厉枭知道……

他知道凌灵的存在!

凌川还在震惊中的时候,便听见隔板像是被人曲起手指,轻轻扣了扣:“如果我不知道,你以为那些进口药,医药设施,是怎么运进来的?”

难道凌川真的以为,他所做的那些,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么?

凌川跟在厉枭身边那么多年,凌川了解厉枭。

可是同时,厉枭也了解凌川。

他能够知道凌川的心里在想什么。

知道凌灵的事情,已经很多年了。

要不然,就仅凭凌川的本事,能够让凌灵的身体坚持到今天么?

许多事情,厉枭虽然不说,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

凌灵的事情凌川不说,但是不代表厉枭不知道。

但是厉枭选择了尊重凌川,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在背后坐着事情,这么一做,就是好多年。

可是这件事情,厉枭从来没有跟凌川提起过。

甚至……甚至,凌川都从来没有察觉到。

凌川的眼前很快便氤氲起一股雾气,连握着方向盘的手都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谁能知道,凌川此时的心中是多么的悔恨。

如果早知道厉枭对于凌灵的事情是知情的,那么当初,他就一定不会受到厉以宁的威胁,而将言笙的事情都告诉厉以宁了。

那么后来,言笙也不会被厉以宁伙同欧大,绑架了……

言笙也就不会受伤,也就不会昏睡两个月。

可是……

怎么办,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就算他此时后悔的想死,也是于事无补了。

凌灵的身体在言笙的帮忙下一天天的好起来了。

而今天,他又得知原来凌灵这些年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都是因为有厉枭的暗中帮助。

这两个人,都是把他当成朋友来对待的。

但是,他却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将两人出卖。

甚至当初,厉枭问他关于言笙的事情时,关于厉枭丢失的那几年的记忆时,他却都选择了不说。

他怎么对得起他们,怎么对得起!

凌川心中本就对言笙愧疚。

现在一来,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他身上的罪恶,已经没有办法洗清了。

“希望这一次能够把事情完美解决。”言笙倚着厉枭的肩膀说道。

“会的。”厉枭说。

“如果不能,也只有用叶家了。”言笙其实不太想用这个办法的。

如果能让黎染心自己承认就好了。

但是想想,又怎么可能呢。

“那个司机已经找到了,他那天看到了全部的事情。”厉枭手。

“但是他怎么会帮我作证?他可是黎家的司机。”言笙疑惑道。

厉枭轻轻笑了一声:“你忘了,在这个世上,没有撬不开的嘴。只看你方式对不对。”

对于那种人,只要钱就能打发。

想要撬开他的嘴,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言笙问道。

“当然。”厉枭微微一笑,既然都来了,怎么也得把准备做好不是。

“那可好。”言笙道,“这样一来我心里就有底多了,要是黎染心到时候不忍,我也去发个新闻,将证据贴上去。我就不信黎家在a市还能混得下去!”

“如果你愿意,让他们从此在a市销声匿迹都行。”厉枭笑道。

言笙想了想道:“销声匿迹还是太狠了吧?”

“他们做事前若是肯这么为你想一下,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一提到这个,厉枭面上便浮起了一抹冷凝,眸中划过一道令人胆寒的残冷。

“所以啊。”言笙笑了笑,“算计我的时候,最好是弄死我,弄不死我,等我缓过劲来,就是弄死他们的时候了。”

言笙向来是有仇必报的。

没理由黎染心这么陷害她了,她还像对厉以宁那样,忍着,想着原谅。

那可对不起,她做不到。

她之所以能够原谅厉以宁,那是因为厉以宁是厉枭的母亲啊。

可黎染心是谁?

她又是厉枭什么人?

屁都不是的人,她凭什么还自己吃个哑巴亏,什么也不做啊。

“这才像我厉枭的女人。”厉枭笑着在言笙唇上一吻。

言笙顿时就焉了。

这个吻来的太突然了。

她还没准备好呢。

她的唇上还带着厉枭的味道,让她微微迷离的味道。

“厉枭……”言笙的嗓音变得很沙哑。

“恩?”厉枭的唇还没有离开言笙的唇,开口说话的时候。

言笙都能感觉他的唇在自己唇上摩擦着,有些麻酥酥的。

“等事情完了……我们结婚吧。”

言笙轻声说道。

她是真的想组建一个自己的家庭了。

虽然……

这个梦想是有些遥远的。

因为很多事情还没有解决,也远远看不到解决的源头。

虽然言笙说了很多很多的等事情完了,等事情完了……

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完。

每一次,她都许了厉枭空头承诺。

可是没有哪一次是兑现了的。

就比如上一次,说要跟厉枭结婚。

可是后来又跟他分手,两人之间冷战了那么久,现在才和好。

“好,我们结婚。”厉枭笑着,将言笙摁在自己怀中,“等事情完了,我们就结婚。”

“我这次是说真的。”言笙抬起头,很郑重的看着厉枭说。

厉枭笑着点头:“恩,我知道你是说认真的。你哪次不是认真的了?”

“每次都是认真的。”言笙闷着声,说。

真的每次都是认真的。

但是每次都有许多事情跳出来,让她招架不住。

厉枭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中带着挪愉戏谑,气的言笙用拳头打他。

一阵闹腾后,便到了黎家。

言笙打开车门下车,目光掠过凌川身上,发现他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凌川的眼眶微微有一些红,像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面无表情。

言笙正想问凌川怎么了的时候,厉枭也后她一步下了车:“走吧。”

言笙想要问出口的话也顿时忍住了,只好跟着厉枭一起走进黎家。

黎家的那些下人,是见过厉枭的。

所以一路走进去,没人敢上前来拦,不过倒是有一些人跑进去了。

应该是去报告了吧。

果然,还没走近大门,便看见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几个人。

黎染心走在最前面,出来的时候,她的脸上都还挂着一抹欣喜的笑,只是当她看见走在厉枭身边的言笙时,脸顿时垮了下来。

“言笙,你来我家干什么!还嫌害我不够么!”

“厉总裁……不知您来,有何贵干啊?”相比起黎染心,黎父就显得成熟很多,小心翼翼的问厉枭。

“关于最近新闻的报道。”厉枭看了黎父一眼,“上面所说的所谓实情,我想了解的清楚一些。”

“还需要怎么了解啊,就是言笙推了我,才害的我们的孩子没了的!”黎染心一听到那件事,就顿时炸毛了,眼眶里迅速盈满泪,“厉大哥,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要知道,那个孩子,是你跟我的孩子。他毕竟是你的骨肉啊!”

言笙正要说话反驳的时候,被厉枭一把握住手腕,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言笙只得将心里想说的话都忍了下去。

“黎染心,关于那个孩子,我想我们得好好谈谈。”厉枭看向黎染心,淡淡说道。

“进去说吧,在这里终归不太好。”黎母道。

“不必了。”厉枭一口拒绝,随后又对黎染心说,“那个孩子,你确定是我的,对吗?”

之前无数次厉枭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是暴躁,甚至冷酷的。

但是今天,厉枭的态度却出奇的十分的平和。

这让黎染心顿时有些心虚。

言笙也好奇的看向厉枭,难道是厉枭找到那个男人了么?

“对,就是厉大哥你的……”黎染心咬了咬牙,给了自己一点底气,“那天晚上,你喝多了……”

黎染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厉枭扬手打断:“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究竟做了什么,我自己很清楚。你也不用想着我下了药神识不清。既然你说孩子是我的,那么我希望你见一个人。”

随着厉枭的话音落地,原本跟在车子后面的那几辆车其中一辆,车门突然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