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狠心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7 字数:3649 阅读进度:226/306

林夕澈看起来有些情绪不佳,言笙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了。

当初天意被抢走的时候,言笙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所以她很能明白林夕澈此时的心情。

她拍了拍林夕澈的肩膀,两人正要转身上楼去的时候,却从楼梯口看见了一道小小的身影。

言笙林夕澈同时一怔。

站在那里的,是小熊,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如果是站了很久了,那么很有可能就听见了刚才安夫人的话。

言笙没动,林夕澈愣了一下后,便率先走上去,走到小熊身边,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儿子,怎么在这站着啊,天意哥哥呢?”

“天意哥哥在房间看书。”小熊回答道。

“走,妈妈带你去找天意哥哥。”林夕澈笑道。

小熊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抓着林夕澈胸前的衣服,小声问她:“妈妈,刚才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带走我啊?”

林夕澈身形猛然一怔,张了张唇,最后才干涩的说:“不会的,那个人不会带走你的。你会永远在妈妈的身边。”

“真的吗?”小熊抬起一双漆黑的眸子,天真无邪的看着林夕澈,带着希冀,“妈妈真的不会让那个人带走我么?妈妈,我不想跟你分开。也不想跟天意哥哥分开。”

林夕澈听的心里一阵难受,只有将下巴抵在小熊的脑袋上,好不让他看见自己已经红的快要掉下泪来的眼睛:“妈妈发誓,一定不会让你离开妈妈身边的,好不好?”

小熊听了,用力的点了点头:“恩,我相信妈妈!”

言笙听着他们母子的对话,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曾几何时,她也这样担心过自己跟天意会分开。

那个时候,她还跟林夕澈一样,什么都没有。

没有家世背景,没有能力去保护天意。

根本对付不了像冷家那样的家庭。

现在不同了。

言笙有了庇佑的家庭,可是林夕澈没有。

她的父母已经死了,在这世上,她最亲的人就只有一个孩子。

所以言笙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不会让安家的人将小熊带走的,一定不会!

“你们放心吧,安安心心的住在这里,没有谁会带走你们。”言笙走上去,也摸了摸小熊的头,让他安心。

“谢谢言阿姨。”小熊甜甜得冲言笙笑了笑。

“好了,进去找你天意哥哥玩吧。”言笙对他说。

稍晚的时候,叶明泽叶嘉灵回来了。

叶明泽说关于那些目击者,居然没有一个是看到了那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的。

所以这件事情顿时又陷入了绝境。

言笙考虑了一下,最后决定去一趟黎家。

黎染心已经出院回了黎家。

可是报纸上关于那个新闻,还是没有撤销。

甚至还因为黎家的关系,吵得越来越大了。

“爸爸……”言笙叫了一声叶明泽,还没等她开口,叶明泽便知道她要说什么。

“扬天集团几十年风风雨雨也不是白过的。既然黎家参与了进来,那么就是将事情上升到商战去。扬天集团虽然最近有些动荡不安,但是,对付一个黎家,还是绰绰有余。前些时间本想用证据来洗刷你的清白,可是现在看来,黎家将证据都处理的很彻底。既然这样,那么我也只能用些卑鄙的手段了。”

言笙的意思也是这样。

言笙并不是个一根筋的人,她虽然很不耻那些利用家世权利来威胁别人的事情。

可是当事情真正发生到她头上的那一刻,她却发现,难怪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都喜欢仗势欺人。

原来很多事情,是根本不能用常规的方法来解决的。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言笙认为自己对于黎染心已经是够仁慈了。

至少因为黎染心,她已经把自己的名声搭进去了。

都说豪门世家的人在意名声。

可是在言笙看来,名声在利益面前什么都不是。

“可是这样对外界要怎么解释?”叶嘉灵插嘴道。

言笙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笑:“我会让黎家改口的。如果不行,那么就只好让黎家彻底消失了。”

如果是以前的言笙,一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但是自从知道叶嘉灵的为人以后,言笙明白。

正大光明的手段,根本不是叶嘉灵的对手。

“晨曦……”叶嘉灵有些诧异言笙的心狠程度。

在叶嘉灵的心里,言笙不是一直都是那种,老好人的性格么?

她不是,宁愿让自己吃亏,也不愿意让人家难做的人么?

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我要上去休息了。爸爸,晚安。”言笙起身,对叶明泽说了一句,顿了顿,还是看着叶嘉灵,淡淡说了一句,“嘉灵姐,晚安。早点睡,别太累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言笙便起身上楼了。

叶嘉灵皱了皱眉,看向叶明泽:“爸爸,晨曦现在,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叶明泽只是笑了笑:“虽然是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可是现在这样,才像我叶家的女儿。”

相反,对于现在的言笙,其实叶明泽是很满意的。

言笙第二天便去了黎家。

林夕澈说要一起,但是言笙拒绝了。

原因就是她要带孩子,不好一起同行。

而且到时候去黎家所说的话,让孩子听见了也不好。

言笙同样没有带着天意去,虽然天意强烈要求一定要去。

“你就在家守着你澈阿姨,别让任何人把小熊带走就好了。”

天意努努嘴,不满道:“好吧。”

言笙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臭小子,这可是一件艰巨的任务,要是完成的不好,担心我回来扒了你的皮。”

“野蛮。”天意小声说了一句。

“诶,你!”言笙扬起手想要打他的时候,他已经跳出好几米远了。

“妈妈早去早回!”天意笑嘻嘻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小心点!”林夕澈说。

“行了,知道了,我走了。”言笙坐上车,扬了扬手后,车子便离开了叶家的院子。

没有让林夕澈跟着,但是却在驶出芙蓉园后不久,在路边停了下来。

在约定的地方,那里正停着厉枭的车子。

言笙下了车,让司机先回去,然后便上了厉枭的车。

“凌川,好久不见。”言笙先看见了凌川,便笑着打了声招呼。

凌川轻轻笑着,正要回答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仿佛被一双鹰隼一般的冷冽目光紧紧盯着。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身后的那位在看他了。

凌川顿时不说话了,在心里腹诽着,不过是打声招呼,您至于这么小心眼么?

厉枭瞪了凌川过后,才伸手牵着言笙的手上了车。

“公司事不多么?”言笙上了车后,便笑着问厉枭。

本来言笙是打算自己去的。

但是出发之前,厉枭给她打了电话。

知道她今天要去黎家,便索性跟她一起去了。

黎染心做那些事情都是因为厉枭的缘故,厉枭无论如何也得跟着去一趟。

“忙也没有你重要。”厉枭微微一笑。

言笙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坐在前排开车的凌川,然后拍打了一下厉枭:“尽说些没脸没皮的话,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谁会笑话你。”厉枭抬手将她的小手一把握住,同时还凉凉的看了一眼凌川。

这一眼,凌川立马就领会了,他赶紧将隔板升起来。

这样子,言笙红红的脸颊也稍微好了一些。

虽然两人也不是没有在凌川面前说过情话,可是言笙仍旧是不适应。

“对了。”言笙突然想起来厉枭的母亲厉以宁了。

自从上一次欧大的事情以后,言笙就没有再看见过厉以宁了。

至少,没有看到厉以宁再出来蹦了。

她去哪了。

“你……母亲怎么样了?”

“问她做什么?”厉枭听到言笙问厉以宁,眉头首先便是一蹙。

“她始终都是你的母亲。”言笙这么说道。

就算厉枭再不怎么喜欢厉以宁。

可是天底下,有谁结婚会不希望有自己的家人来支持,并且祝福。

“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她了。”厉枭说。

事实上,厉以宁也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他了。

厉以宁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厉枭只要稍微开口一问,就能知道。

可是他没有。

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厉以宁的事情。

他能做到的也只是不恨她而已。

仅此而已……

厉枭的眼帘微垂,掩住了眸中眸中情绪。

一双冰凉的小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手上,然后便传来言笙柔柔的嗓音:“如果你是因为我的事情而恨她,那么我希望你可以忘记那些事。”

不管是说言笙圣母心还是什么也好。

但是言笙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厉以宁是厉枭的母亲,就算厉以宁做了天理难容的事情,这层血脉是切割不开的。

因为言笙喜欢厉枭,所以她不像他以后后悔。

“言笙……”厉枭抬眸,看到言笙的那一刻,眉眼瞬间柔软了下来,“为什么你不恨她?她做了那么多,对你不利的事情。甚至……”

甚至,还差点要了言笙的命。

言笙只是笑了笑:“因为她是你的母亲。因为我爱你。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