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想要走小熊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6 字数:3568 阅读进度:220/306

不过一联想到林夕澈昨天的情绪,他猜,大概是某个受了情伤的女孩子吧。

虽然现在在情绪上,嚷着要拿掉孩子。

可是以后,等她想开以后,又会觉得这个孩子,应该留下来的。

所以医生想了想,给了林夕澈一个中肯的意见:“孩子是无辜的。他也是一条生命,即使你是他的母亲,也没有权利代替他决定任何事情。”

林夕澈听的微微一怔,然后抬手,轻轻搭在自己的小腹上面。

那里面,正孕育着一个生命呢。

是啊。

医生说的对。

虽然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可是,他到底也是一条生命。

就算她是孩子的母亲,也不能这么情绪化的就要了他的命。

想着,林夕澈的眼角,又滚下了一串热泪。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孩子来了。

那么,这是不是上天赐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呢?

或许这个孩子,也能支撑着她活下去吧。

想到这,林夕澈才终于擦掉了眼角的泪水,对医生说:“请你治好我的身体。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既然不能死,那就只能好好活着了。

说到这,澈妈,哦不,应该是林夕澈。

林夕澈的眼角微微湿润,停了下啦,看了看已经听得一愣一愣的言笙:“你的母亲确实曾经见过我。很多年前有一场世界名流聚会,我也去了。当时你的母亲是以扬天总裁夫人的身份出席的。我跟她虽然没有过深的交流,但是也有点头之交。在第一次知道你是叶家的女儿时,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做好被言笙妈妈认出来的准备。

不过倒是她想多了。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许贞的事情也并不算少,所以对于这个点头之交的世家小姐,也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原来是这样……”言笙心中微微震惊,着实没想到,平日那么开朗的澈妈,竟然也有这样的往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言笙曾经也经历过一些无法忘怀的事情还是怎么的,言笙竟然有些心疼林夕澈了。

那样的情况下,放谁也活不下吧。

更别说是把孩子生下来。

当然,言笙和林夕澈两个人除外。

或许也是因为有着格外相同的事迹,所以两人在茫茫人海中成为了朋友吧。

“可是,安家的人,为什么又突然找到你?”言笙还是想不明白,安子渊的母亲为什么突然又来找林夕澈了。

林夕澈已经离开了美国那么多年,甚至她都已经被捏造死亡了,安子渊的母亲还来找她做什么?

还想要把小熊要回去。

“具体情况没有说。”林夕澈摇摇头,道,“但是我猜,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吧。”

安家只有安子渊一个继承人,让安夫人有这个想法的,估计就是安子渊出了什么事情才对。

自从安夫人来过以后,林夕澈的心里就一直在担心着,担心什么时候小熊就突然被安夫人带走了,而她满世界的去找都找不到。

所以林夕澈才带着小熊来了a市。

毕竟跟言笙是朋友。

林夕澈虽然很不想要打扰言笙,可是这件事情现在牵扯到了小熊的身上来,她也不得已要来麻烦言笙了。

“放心,你在这里安心住着。只要我在一天,你跟小熊就能安全一天。”言笙拍拍胸脯道。

虽然她自己的事情也还弄得清楚,可是要保护两个人,也还是做的到的。

“谢谢你,言笙。”林夕澈苍白无力的笑了笑,道。

言笙觉得,自己跟林夕澈比,是比较幸运的。

起码她遇到的是厉枭,爱着她的厉枭。

厉枭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天意从言笙身边带走。

因为厉枭做事情,总是以言笙为先。

所以言笙根本不用担心天意会突然哪一天不见了。

但是林夕澈不同。

她跟安子渊的婚姻,都是一个阴谋。

更别说是为她着想了。

但凡安子渊对林夕澈能有一点感情,也不会用那种方法弄到林氏的股份。

而且现在,出面要孩子的,竟然也还是安子渊的母亲。

安子渊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言笙最瞧不起这样的男人,既然当初敢做,现在又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孩子该吃饭了。”言笙看了看腕表,已经中午了,“走吧,出去一起吃个饭,你再好好休息一天。”

林夕澈点了点头:“恩。”

说完,两人便起身,开门去了天意的房间。

天意正跟小熊在看着什么东西,像是一本漫画书。

小熊看到津津有味,反观天意,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的,看样子是十分无聊,却又被小熊拉着不准离开。

看到这一幕,言笙忍不住笑了:“孩子们,该吃午饭了。”

天意一听到言笙的声音,顿时像看到救星一样:“该吃饭了该吃饭了,饿死我了!”

说完,天意便从凳子上跳下去,跑到言笙的身边。

“妈妈。”小熊也放下手里的书,看到林夕澈后,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林夕澈的腿,“妈妈,你的眼睛怎么了?”

虽然小熊是孩子,但是也能看得出来,林夕澈的眼睛,有些肿,还有些红。

“妈妈没事,刚才被风把沙子吹到眼睛里面了,别担心。”林夕澈摸了摸小熊的闹大,笑着轻声说。

“那我帮妈妈吹吹?”小熊说着,想踮起脚来。

但是那小矮个,再怎么垫脚也够不到啊。

言笙在一旁看着挺想笑的,可是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鼻尖一酸了。

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让安子渊带回去呢?

言笙可没忘记当初她在中东出事之后,天意被厉以宁带回冷家,最后身上那青一条紫一道的痕迹。

“小熊,阿姨已经帮你妈妈把沙子吹出来了,不要担心,你妈妈会好的。现在我们去吃饭吧。”言笙说着,一把将小熊抱了起来。

小熊虽然四岁了,可是并不重,所以言笙能够一把抱起来。

“可别抱着他,当心你抱不住。”林夕澈忙跟上来道。

“嘿,我力气可不小。”说着,言笙还抱着小熊小步跑了起来。

直颠的小熊一个劲的咯咯笑呢。

天意也在后面跟着,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眼神全程都紧紧注视着言笙,生怕她抱着小熊下楼的时候踩滑了楼梯。

从楼梯上滚下去,那可不是什么小事。

好在言笙也想得到这些,所以下楼梯的时候,步伐也迈的很小心。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言笙也走的浑身出了汗,她将小熊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小熊最近长胖了哦,阿姨都快抱不动了。”

小熊努努嘴:“是阿姨你说要多吃点才能长得快的。”

“恩对,这话是阿姨说的,可别忘了,要一直记得啊,只有你长大了,才能保护妈妈。”言笙轻声说。

小熊保证一样的努力点头:“恩,小熊一直都记得!”

“行了吧。快去吃饭吧。”林夕澈笑着说了一句。

但是言笙看到了。

林夕澈在听到小熊的话后,眼眶红了红。

其实很多时候,孩子一句不经意间的话,或是一个笑容,都能让母亲感到很温暖。

尽管孩子还小,但是他们的思想才是最纯洁的,也是最纯粹的。

他们想要对谁好,那就是倾尽全身的力量。

吃饭的时候,小熊也一个劲的往林夕澈的碗里夹菜,边夹还边说:“妈妈要多吃一点,最近都长小了。”

或许小熊是想说林夕澈最近瘦了,可是不知道那个词怎么用,所以才用自己熟悉的大小来区分吧。

“小熊的课程,可是跟着天意一起上。家庭教师会每天定时来,到时候一起上课就可以了。”言笙道。

天意现在都是家庭式教育,并没有去学校。

言笙也担心天意在上学的时候发生意外,所以索性让他就在家里学。

反正家里的老师教的也是全面的知识,并不比学校里的老师教的差。

至于以后,言笙想等天意能够自己做主以后,再看他想要去哪里上学。

“可以跟天意哥哥一起上课吗!好啊好啊!”林夕澈还没回答,小熊便一脸兴奋的大声道。

“这样没问题么?”林夕澈稍有些犹疑,担心因为小熊拖下了天意的进度。

“没问题的。”天意笑着说,“老师教的课程我学的很快,还可以顺便教小熊。”

“对啊。”言笙也点头赞同天意的话。

林夕澈只得点头:“那好吧。”

“放心吧。给天意请的老师一样能教小熊,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言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真不知道该……”林夕澈的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言笙打断:“可别说感谢的话啊。要真说感谢的话,还得是我欠你的多。”

在米兰的那些时候,言笙麻烦林夕澈的可不少啊。

林夕澈笑了起来:“你是我的朋友,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么说就对了啊,你也是我的朋友,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觉得愧疚,只要你跟小熊能好好的生活,那就是对我的报答了。”言笙扬唇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