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新闻上的报道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5 字数:3597 阅读进度:216/306

“做什么?”

言笙睁开眼睛,懒散的问了一句。

天意没有说话,不过用自己的动作代表了要说的话。

他小手中捏着报纸,凑近言笙的眼前,将上面大大的几个字正好对准了言笙睁开的眼眸。

“你昨天回来什么也没有说。”天意稚嫩的嗓音中含着类似责怪的语气。

言笙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看清楚上面那几个字是什么。

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了。

叶家千金残忍的对未出生孩子下手云云。

言笙翻了个身,继续睡自己的。

反正不用上班,她需要应付的事情也不多。

至于公司的那些人,就让他们说去吧。

但是言笙可以肯定的是,肯定都是谈论关于言笙身份的事情。

言笙一年前在a市亮过相,所以大家肯定也能把她跟厉枭,还有黎染心之间的关系联系上去。

不过就是女人间,为了一个男人争风吃醋罢了。

好了,这不就是黎染心的目的么。

那言笙也没必要再出面解释什么了。

“妈妈……”天意有些无奈的走到另一边,爬上床,将言笙从床上用力的拽起来,“现在新闻上谈论的是你啊,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啊。”

天意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言笙睁开眼睛,只是这一次,并没有之前的那么朦胧,看样子是已经醒了。

言笙抬手,在天意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嗔道:“臭小子,不淡定还能怎么样?去找黎染心?找她说什么?让她撤销报道。你怎么这天真啊。”

说着,言笙还掐了掐天意的脸颊:“儿子啊,你妈我这辈子得罪的人不少了。要是每个人陷害我,我都要去上门找人家理论一番,那我也活不到现在了,知道么?”

天意嘟嘟嘴:“可是你什么都不做,外面的人不是会说的更加过分啊。”

“要是我什么都做,那才是让大家的眼球都一直紧紧黏在我身上呢。”言笙坐直了身体,叹了一口气道。

舆论,不过都是谣言。

多一段时间不去理会,它自然就能消失。

相反的,要是言笙真的出面去说明什么。

只会让这件事情越吵越火。

再说了,黎染心不就是想这件事情火起来么?

被天意这么一打搅,言笙也没有了想要睡觉的意思。

她靠在床上,将自己的手机拿过来。

手机难得没有大清早的就响起来。

这得多亏言笙昨晚上就把手机关机了。

不然她也睡不到这时候啊。

言笙将手机开机,果然啊,一开机,里面就是许多未接来电和短信。

不过大多数都是慕安晓发过来的。

慕安晓已经出院了,现在住在家里,慕夫人不准她出去乱窜,已经被关在家里好久了。

还有一些未接来电是厉枭打的。

言笙犹豫了一下,对天意道:“儿子,你先出去,我打个电话,一会儿就下来。”

天意也知道言笙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点了点头,没说话,又拿着报纸离开了。

天意才一出门,便看见楼梯上有个人正走上来。

天意停住脚步看了看。

那上来的人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精致美丽的脸庞上此时仿佛有什么焦急的事情。

天意看着她,皱了皱眉,只是隐藏在额前碎发下面,看不出来。

“天意,你妈妈起来了么?”叶嘉灵上楼,正要往言笙的房间去的时候,却发现天意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她。

直觉中,叶嘉灵对于这个侄子,并不是特别喜欢。

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深沉的像个大人。

“妈妈还没起来。”天意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唇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嘉灵姨妈有什么事么?你可以告诉我,一会儿妈妈醒了,我转告个她。”

叶嘉灵皱了皱眉,还没起来。

“不用了,我一会儿打电话给她。”叶嘉灵也知道言笙有起床气,要不是睡醒了,一般人是叫不醒的。

叶嘉灵原本在公司的时候看到新闻,是给言笙打了电话的,可是言笙的手机关机。

就算把电话打到家里来,家里的下人也没勇气敢上楼来,敲响言笙的房门。

所以想了想,叶嘉灵便亲自回来了一趟。

结果仍旧是没等到言笙醒过来。

看着叶嘉灵转身离开的背影,天意嘴角的笑,缓缓变凉。

虽然不知道叶嘉灵为什么要亲自跑回来这一趟,但是天意也知道,事情肯定不会简单的。

房间里,言笙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给厉枭回了一个电话。

“言笙,你怎么样了?”电话一接通,电话里便传来厉枭那焦急的声音。

“我没事啊。”言笙笑了笑,轻声说,“我很好。”

“早上的报纸新闻你还没看?”言笙的语调有些轻快,厉枭愣了愣,问道。

“如果你是说我把黎染心孩子害流产的事情,那我应该是看了吧。”言笙半是开玩笑的说着。

毕竟天意给她看的时候,她也还迷迷糊糊的。

“你知道?”厉枭微微惊奇。

既然言笙知道,怎么还这么淡定。

而且看新闻上所说的那些,言笙应该是昨天的时候就知道了。

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

“知道啊。”言笙深吸了一口气,“黎染心的那个孩子,看来不能知道是谁的了。”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厉枭的。

“这件事情把矛头指向了你。”厉枭道,“对你……”

本来想问,对她会不会有影响。

好歹黎染心做这件事情,也是有他的缘故在的。

可是转念一想。

这件事情,对于叶家来说。

也着实不算什么。

“我没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她的那个孩子,我承认,是我推她才致使流产的。”言笙也大方的承认了,“但是从她来找我,并且最后追上来扯我头发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没有安什么好心。”

“你不应该跟她正面起冲突的。”厉枭想了想,这么说道。

“呵。”言笙忍不住冷笑,“心疼了?我跟黎染心,这辈子都只能是敌人。她既然要借我的手来毁掉那个孩子,那我也没必要给她被黑锅。扬天集团门口的监控也不是摆设。她如果还执意要把脏水泼在我身上,我也不会一直这么坐视不管。”

“言笙……”厉枭有些无奈,“我是心疼你。”

心疼言笙因为他,受了那么多不该受的气。

但是言笙在黎染心的这件事情上,有些偏执了。

“不用心疼我。”言笙听他这么说,心里的气焰也消了不少,“从小到大,这种事情我也没少经历过。”

以前言沫还没死的时候,她做的那些坏事,不也净是言笙来背的么。

那个时候言笙是没有选择。

不过现在不同了。

黎染心的孩子毕竟是因为言笙才没有的,言笙退一步,也算是表达了对那孩子的歉意。

可是如果黎染心还不肯放手,那她也没必要再让黎染心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了。

“言笙,扬天的监控……”厉枭蓦地变得有些结结巴巴的。

言笙眉心一攒:“监控怎么了?”

“我听说那件事情后,就派人去查了监控的录像。”厉枭想要查看一个监控录像,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可是,那一天,正对着你们的那个监控全部瘫痪。”

全部瘫痪,也就是说。

关于言笙转身离开,被黎染心揪住头发,情急之下反手推她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证人。

尽管那时候周围下班的人多,但是大家基本都是埋头走自己的路,并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而那些人围过来,也是因为黎染心的大叫而已。

所以说……黎染心那天来,其实早就是预备好了的。

言笙突然感觉心里一阵发凉。

扬天的监控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瘫痪了。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扬天内部,有人跟黎染心串通。

一想到这个可能,言笙就气的想把手里的电话摔出去。

叶嘉灵!

一定是叶嘉灵!

整个扬天,最想言笙不得好日子过的,除了叶嘉灵也没有别人了!

“所以呢?”言笙不可置信的冷笑了一声,“这个黑锅,就非得是我背了么?”

“我会尽我的力量去找到证据。黎染心那边……”厉枭停顿了一下,“我会去跟她说清楚的。”

说到底,这件事情,也跟厉枭脱不了关系。

“不用了。”言笙咬着下唇,忍住自己浑身的颤抖,“不用你去跟黎染心说什么。黎染心想要对付的人只是我而已。”

或许连黎染心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其实早就不是因为爱厉枭才对言笙这么恨了。

就像是欧大一样。

恨一个人已经深入了骨髓。

就像是他这一辈子,除了一直不断的追杀这个人,就已经没有别的人生目标了。

或许对于欧大来说,被厉枭亲手杀死,也是最好的结局吧。

言笙想到欧大,心里突然一阵感伤。

“我挂了。”言笙鼻尖有些酸涩,嗓音瞬间沙哑下来,不等厉枭说什么,电话就挂断了。

而黎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