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厉枭,对不起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5 字数:3733 阅读进度:214/306

言笙胡乱的点点头,然后将盖在身上的薄毯拿开,碰到薄毯的时候,她怔了怔,好像在发呆。

直到厉枭问了一句:“怎么了?”

言笙才回过神来,抬头,愣愣的摇摇头:“没什么。”

她站起来,应该是因为躺了太久的缘故吧,她起身的时候,腰腿疼的厉害。

厉枭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去了厨房。

转身离开的时候顺手将客厅的等都打开了。

整个房里瞬间亮了许多。

言笙走到餐厅,然后坐下。

厉枭所做的那些菜中,很多都是言笙喜欢吃的。

言笙双手握着碗筷,忍了好久,才将自己那股酸涩忍了下去。

她是真的不想在厉枭面前哭的。

可是当米饭的热气升起来扑到她眼睛上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在碗里。

言笙埋着头吃饭,好像在尽力让厉枭不发现。

可是啊,一个人哭,不管她隐藏的再好,也还是会有人发现。

更何况此时坐在她面前的还是厉枭。

厉枭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去的她并不知道,只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厉枭已经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了。

厉枭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这么,拍着她的脑袋,仿佛是无声的安慰。

言笙咽下嘴里的饭菜,然后将碗筷放下,双手捂着脸,有哽咽的声音从指缝间传了出来。

“对不起……”

对不起厉枭,对不起他对她的好。

更是为这所有所有的一切去道歉。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跟厉枭在一起。

一方面或许是有叶嘉灵的缘故。

可是更多的,却是黎染心。

尽管言笙知道厉枭并不爱黎染心,可是黎染心的肚子里,还是有厉枭的孩子。

就算,现在还不能证明孩子是厉枭的。

可是,这始终都是横在厉枭跟她之间的一道桥梁。

言笙也知道啊,相爱的人,就应该要彼此信任,彼此宽容对待的。

但是要言笙把这一切都当没有发生过,她做不到。

她忍了好久好久。

从她醒过来的那一天就一直在将这股情绪忍着。

她不敢跟任何人说,甚至,她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去倾诉。

慕安晓是最了解她的人,却突然之间因为她沉睡这么久。

让她根本没有机会跟慕安晓来说这一切。

等到慕安晓终于醒过来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说出口了。

这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因为知道的越少,对她们也就越安全啊。

“不必道歉。”

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言笙。

厉枭心中纵使有再大的怒气,也瞬间消失殆尽了。

虽然厉枭不知道为什么言笙醒来后情绪变化跟之前差的那么大。

但是厉枭知道,这一切事情,都有它发生的理由。

言笙不愿意说,他也问不出来。

所以只有自己一人独自生了这么久的闷气。

他刻意的弄出那么多花边新闻来,也只是为了要让言笙难过而已。

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原来最难过的是他而已。

他原来也以为言笙对这一切不在意。

可事实证明,是他错了。

言笙是在意的。

可是她的在意从来都不表现在面上。

好像,这一切是那么熟悉不过了。

就像曾经发生过一样。

厉枭要恨死了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因为这种感觉,让他想不起来自己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跟言笙到底为什么会分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厉枭对她的好,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即使知道,她也还是注定要伤害他。

她想跟厉枭在一起啊。

但那是在她的事情处理完后,厉枭的事情处理完后的事情了。

厉枭这边,厉以宁,黎染心都是问题。

而她呢,就是叶嘉灵。

叶嘉灵能蛰伏这么久,那么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善茬。

只是一想到叶嘉灵,言笙就觉得可怕。

你能想象,一个女人,心机深沉到那种地步么?

表面上跟你姐妹情深,处处为了你着想。

可是却暗地里下刀子,最恨不得你死的人也是她。

甚至为了想要言笙的命。

将从小抚养她长大的许贞都搭了进去。

让言笙这么憎恨叶嘉灵的缘故,就是叶嘉灵在米兰那一次。

将许贞牵扯进来。

许贞虽然最后挺了过来,没有出事。

可是到底也是身体挨了一枪。

所以言笙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她!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厉枭轻声说着,已经知道她的道歉是因为什么了,“所以我不会问你什么事,也不会再逼你了。你放心。”

他会等的。

等着她。

这件事情,迟早会有结果的。

他有时间,会等到那一天的。

“谢谢你。”言笙双手从脸上滑了下来,满脸泪痕的看着厉枭,也不顾什么形象了。

厉枭笑着,抬手将她脸上的泪水都擦掉,动作轻柔。

灯光下,他的面容仿佛被映照的十分温柔,也十分祥和。

“吃饭吧。”厉枭将筷子塞到她的手里,又夹了一筷子她喜欢吃的菜。

言笙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她第一次作为冷之安的女朋友,去冷家吃饭的时候。

那一次,厉枭也带着陆双双。

那一晚上虽然过得紧张,可是却充满了喜悦。

那时候的厉枭还不像现在这样,柔情的像水一样。

那时候他很霸道,很狂拽,甚至很阴冷。

过去这么久了。

时间将他的棱角磨得圆润,却也让他变得温和。

但是这种温和却只是对她。

言笙很想让厉枭恢复记忆。

能够想起来他们的曾经。

他们曾经虽然有许多不愉快。

可是现在想起来,言笙却很怀念过去。

他们都还是自己,不会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虽然每天都是磕磕绊绊的,可至少是开心的。

很多时候,言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跟厉枭之间,为什么总要这么互相伤害?

她想了很久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身不由己。

那一天晚上后,两人好像是心照不宣一样,虽然不见面,但是每天都会发个短信问候。

而关于厉枭的所有绯闻,也像是从此销声匿迹了一样。

绿梓自然也再找不到厉枭的新闻来八卦了,办公室好像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平静。

言笙再一次见到黎染心的时候,是她大腹便便,怀胎七月的时候了。

言笙下班,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便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子。

很眼熟。

言笙知道,不是厉以宁,肯定也是其他她不想见的人。

还没走近,那车子的窗户便降了下来。

里面露出来一张很熟悉,却变得有些圆润的脸庞。

言笙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那是黎染心。

应该是怀孕的缘故吧,所以黎染心原本尖尖的下巴,已经圆了起来。

黎染心没有下车,可是她将车门打开了。

看样子,是要言笙上车。

言笙走过去,在门前停了下来。

“找我有事么?”言笙淡淡问道。

没办法,虽然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言笙还是没法对黎染心有什么好态度。

当初被欧大绑架,也是因为黎染心的缘故。

尽管那一次,也让她恢复了记忆,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吧。

但是她还是不能原谅黎染心。

这一辈子,也注定跟黎染心只能是仇人的关系了。

“我有话要跟你说。”黎染心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言笙记忆中的那种狰狞刻薄。

或许是怀孕的缘故吧。

想到这,言笙看了看她的肚子,嗤笑了一声:“还想说孩子的事?抱歉,上过一次的当,我不会再上第二次。”

虽然欧大已经死了。

但是并不代表,不会有第二个欧大出现。

所以言笙是绝对不会相信黎染心的。

“对于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是出乎言笙意料的,黎染心竟然对她道歉。

对言笙道歉?

黎染心?

言笙一怔,随后不屑的笑了一声:“你对我道歉?要是我对你开了一枪,再对你道歉,你会答应吗?黎染心,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一点?我们之间,从来都是仇人关系吧。”

言笙可不会忘记,上一次她被欧大挟持的时候,黎染心脸上的笑。

她也不会相信,一个恨了她好几年,恨不得杀了她的女人,会突然间转性。

“我所做的那些,都是因为我爱厉大哥。”黎染心定定的看着言笙,一字一句,“言笙,我不相信,你不会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去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言笙冷笑:“抱歉啊,我还真就不会。”

言笙这辈子活的随心,不是自己的也不强求,她爱一个人,如果那个人不爱自己,她也不会为了那个人去做什么。

她从来都不认为强扭的瓜会甜。

黎染心苦笑一声:“可是我会。为了厉大哥,我会做各种不折手段的事情。我爱他,比爱我自己还要爱。没有他我活不下去,甚至,一想到我最爱的人,却要跟另一个女人共同生活,我就难以忍受。”

“所以呢?”黎染心的话,没有让言笙觉得共鸣,反而是觉得讽刺,“黎染心,没有认识厉枭之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