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我想起来了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4 字数:3629 阅读进度:213/306

言笙还没站起来的时候,便看见厉枭一双漆黑的眼眸扫了过来。

他明明只是淡淡的望着言笙的,可是言笙却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瞬间停止跳动了一下。

言笙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言笙突然想到,其实自己这么对厉枭。

是不公平的。

厉枭什么都没记起来,他对于自己的喜欢,或许是纯粹的。不夹杂任何的其他情绪吧。

可是言笙却因为过去的事情,一再逃避厉枭,她没办法接受,所以只能选择伤害厉枭。

但是现在,她的心里,竟然有些不忍心了。

她为了要对付叶嘉灵,却这样对待厉枭,真的可以么?

或许在厉枭的心中,言笙所介意的始终都是他开的那一枪吧。

但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言笙是因为恢复了记忆啊。

“要走,就走吧。”就在言笙以为,厉枭要发怒的时候,他却这么淡淡的说了一句,满含无奈。

又或者说是有些悲寂的。

厉枭是想把言笙留在自己身边啊。

可是就在刚才,他望着言笙的时候,想到。

似乎现在没有选择的人是他吧。

言笙无论是从家世还是样貌上,又或者是其他各个方面来说,仿佛都是他落下风。

他以前唯一可以拿的出来的东西,钱,权势。

可是在言笙的面前,却什么都不是。

既然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来留住言笙,那么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就是一个爱字么?

能给她爱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一个吧。

想着,厉枭苦笑了一声,闭上双眸,静静躺在沙发里面,没有再睁眼看对面言笙脸上的表情。

他只是不想再看言笙离去的背影而已啊……

只是厉枭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在言笙的心里,却是一种五味陈杂的感受。

言笙想了好久,终究还是,做了下来。

外面还在下着雨,屋里虽然清净,但是却有些冷。

言笙身上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她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靠在沙发上。

她这几天很累,身体累,心也累。

所以在她放松下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阵无尽的疲惫。

困意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了一样。

言笙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竟然就靠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她睡得很沉,或许是因为房间里太安静了吧。

而厉枭迟迟没有听见言笙离去的声音,微微睁了睁眼睛,看见了让他意外的一幕。

言笙闭着双眼,仿佛睡得很香。

只是紧抱的双臂在昭示着她的冷意。

没来由的,厉枭笑了起来。

他笑的像一个孩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种笑意,很满足,也很幸福。

厉枭虽然不知道言笙是怎么想的。

但是他终于可以确定了,言笙的心里,始终还是有他的一席之地的。

厉枭起身,去房间拿了一床薄毯,然后轻手轻脚的盖在言笙的身上。

做好这一切,他又坐回了原位,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言笙。

他曾经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举动。

在夜里,看着言笙熟睡的容颜。

好像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举动,就能让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言笙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正在做一个梦。

那个梦很宁静。

刺耳的铃声将那个梦打破了。

言笙皱了皱眉,闭着眼睛,在那声音来源的地方摸了摸,随后摸到手机,接通。

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便传来一阵快要刺破言笙耳膜的声音。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了!”慕安晓的声音中难掩激动,可是更多的,却是震惊。

言笙原本还昏昏欲睡的脑袋被慕安晓的声音彻底震醒了:“你想起什么了?”

言笙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抬手按着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那个人!那个蝎子纹身的男人!”慕安晓大声说道。

“你记起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言笙一怔,随后很快便反应过来,坐直了身体,原本摁着太阳穴的手也滑下来揉了揉双眼,好让眼前更加清晰。

“不是,是另外一个。”慕安晓好像是深吸了一口气的样子,“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在慈善酒会的那一次,我说对厉枭身边的那个男人,对他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的……”

说到这,慕安晓的声音突然一滞,那一头传来她自言自语一般的声音:“啊,我忘了你失忆了,那次我跟你说的话肯定也忘了……”

但是慕安晓并不知道言笙已经恢复了记忆。

所以慕安晓那一次所说的话言笙记得清清楚楚的。

慕安晓说,她对凌川感觉到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到过。

难道说……

言笙的眼睛蓦地紧缩,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闪过,虽然很快,但是她抓住了。

难道说,慕安晓觉得很熟悉的凌川身上,也有蝎子纹身!

是了,一定是这样。

凌川是厉枭身边的人。

包括之前很多次,凌川都是跟着厉枭一起执行任务的。

所以厉枭身上有纹身的话,那么凌川身上也一定有!

“所以你现在想起来了吗?”言笙想明白后,便佯装疑惑的问着慕安晓,“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你也说给我听。”

反正慕安晓打电话过来,不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么。

“对,我想起来了。”慕安晓一想,好像言笙说的也在理,所以也不再纠结言笙是不是失忆了,“很多年前在美国救下我的那个人,他的手上也有一个蝎子纹身,如果我能证明凌川身上有那个纹身的话,那么我对他的那股熟悉感,就没错了!”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凌川就是当初救了慕安晓的那个人!

慕安晓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执着于那件事情。

或许是因为,凌川是第一个给了她悸动感觉的男人吧。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到现在都不结婚。

她不愿意听从父母的去将就一个人,去将就一段婚姻。

慕安晓对于自己的性格十分了解,如果是将就着过日子,那么绝对不出一年,就一定离婚。

如果能够证明凌川就是那个人,哪怕父母不同意,她也一定要跟凌川在一起!

而且……

慕安晓的目光也坚定了几分,面上表情也变得十分认真。

凌川就是她认定的人,如果不能跟凌川在一起,她也宁愿此生都不嫁人。

“我帮你问一问凌川吧。”言笙想了想,道。

言笙其实很想告诉慕安晓,凌灵的事情。

可是一想,还是算了吧。

如果慕安晓跟凌川真的有缘分,那么就算中间隔了一个凌灵也是无济于事。

可是相反的,如果她一早就告诉慕安晓,你没有机会了,凌川有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且还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

她不敢想象,对于慕安晓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既然慕安晓能够将那件事情一直记到如今,那么在她的心里,凌川就对她是很重要的。

言笙了解慕安晓,也知道慕安晓的性格。

慕安晓虽然是那种十分欢脱,又十分爽直的性格,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样。

可是一般这种人,受了什么伤,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不管什么人什么事,亦或是永久的时间,都无法治愈。

所以言笙希望慕安晓去争取,至少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不管凌川到最后会如何选择,言笙都会选择祝福。

“不用了。”慕安晓大手一挥拒绝了,“我要亲自去问。”

“那好吧。”言笙笑了笑,“祝你一切顺利。”

“承你吉言!”慕安晓笑了几声,“你现在在哪呢?”

在哪?

言笙看了看四周,还在厉枭的家里。

外面已经天黑了,她的身上盖着薄毯,客厅里开着幽暗的灯光,能够看清房间摆设,却又能让她安心入睡。

厨房那边,有轻微的声音传过来,还有一道温暖的橘黄色的光芒从那一头照了过来。

“我……”言笙心里一阵柔软,“在家啊。”

“在家?”慕安晓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外面那漆黑的天空,“外面还在下雨,我以为你还在公司呢。”

“你好好休息,别着凉了。”言笙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诶,我妈回来了,我不跟你说了啊,等我出院来找你。”匆匆忙忙的说完,慕安晓便挂了电话。

言笙无声的说了一句再见,随后将手机放了下来。

厨房那边,不用去看也知道是厉枭在做饭。

言笙发现,厉枭好像很喜欢做饭呢。

以前最开始的时候,只以为厉枭只是个会甩脸色,还脾气暴躁的霸道总裁。

可是现在,这么就过去了。

言笙才知道,原来厉枭,也是一个居家暖男啊。

想着想着,言笙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像个白痴。

只不过在听见厨房那边传来动静后,她又赶紧收起了笑容。

厉枭走出来的时候,便看见言笙已经醒过来了,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几个小时前才发生过不愉快,这会突然一下撞见,难免会有些尴尬。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厉枭轻咳了两声,道:“过来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