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那个有纹身的男人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4 字数:3614 阅读进度:211/306

那个男人打晕她的时候,他露出来的那一截胳膊上,好像有一个十分眼熟的纹身……

慕安晓明明觉得很眼熟啊,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看到过。

“只是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言笙有些失望的呢喃了一句。

“那个人……”慕安晓微微蹙了眉,“他的手上,有纹身……”

“什么样的纹身?”厉枭语气微沉。

如果是一些标志性的纹身,那么也是能查出来的。

“说不上来。”只是慕安晓毕竟已经睡了这么久,而且对于那个男人也只看过一次,她记忆中的那抹纹身,也早就模糊了,“像是一个蝎子的,但是又感觉不是……”

蝎子模样的……

厉枭眉头一蹙,浑身气场猛然一下冷了下来。

蝎子……

慕安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言笙也觉得自己的眼前,好像闪过了什么影子。

那抹影子稍纵即逝,可即便是如此,言笙还是看清了。

漆黑的瞳仁蓦地紧缩,而后微微张口:“你说的那个纹身,是不是黑色的?”

言笙的话,不仅让慕安晓诧异,更加让厉枭也讶异的挑了挑眉。

厉枭的目光也因为那句话而落在了言笙的身上。

“你怎么知道?”慕安晓疑惑的问。

难道说言笙之前也见过那纹身么?

可是没理由啊,言笙根本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又怎么会见过他身上的纹身?

“我好像……见过。”言笙嘴角微微扬起,扯出了一抹不只是笑还是哭的弧度,“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而那个人……

就是此时病房中除了慕安晓的另一个人身上。

厉枭。

言笙的记忆中,那一段记忆尤其清晰。

那是她被欧大抓到中东的时候。

她跟厉枭在丛林里,因为情动,而……

那一次,言笙将厉枭的身体看的很清楚,所以包括后来厉枭手臂上那个蝎子纹身,她也记得很清晰。

当慕安晓说到在酒店房间里那个男人身上有纹身的时候,言笙的眼前便浮现了那时候的事情。

尽管回忆起来会让她有一种窒息一样的痛,可她却不得不去回忆。

“你在谁的身上见过?找到那个人,说不定就可以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了。”慕安晓顿时显得有些高兴,兴奋的说着。

“那个人是谁?”就连厉枭,竟然也破天荒的,对言笙开了口。

尽管他的语调还是冷的让人心里打颤,可至少,他是对言笙说话了不是么?

言笙咬了咬牙,不说话。

她只是低垂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这要让她怎么说?

说是他厉枭的身上看到过的?

在现在厉枭恨着她的情况下,她没脸那么说。

“那个人是谁啊言笙,你倒是快说啊。”慕安晓见言笙久久都不开口说话,有些急了,拉着她的手,摇了摇。

“我不记得了。”言笙看了看慕安晓,只有这么说了一句。“我不记得他是谁了,快两年前的时候见过的。”

慕安晓顿时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太可惜了。”

是啊,太可惜了。

言笙双目无神的想要望向窗外,却一不小心的撞到了厉枭看过来的视线。

他的目光中带着打量,探究,以及疑惑。

看来是不信言笙的说辞了。

厉枭可不是慕安晓,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言笙捏了捏拳头,然后对慕安晓道:“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听到言笙要走,慕安晓顿时更加不高兴了:“走吧走吧,我也要睡了。”

言笙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拿着自己的包包便转身出了病房。

她走的很快,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似乎是怕有谁要追上来一样。

只是刚走出病房的门,言笙便听见身后有一阵脚步声传过来,她也猜到了那是谁。

虽然之前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厉枭。

现在见到了也如愿了,可是言笙一点也不想要厉枭再问她关于那个蝎子纹身的事情。

所以言笙脚下的动作更快了,路程就是缩成了一半来走,很快便出了住院楼,然后从另一个出口出了医院。

眼看着就到了马路边,她正要伸手拦车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大力猛然捉住,然后不由分说的拖着她朝一旁停放的车子走去。

那熟悉的味道充斥着言笙的口鼻,她惊慌的咬着下唇:“你放开我!放开我!”

言笙用另一只手使劲想要扒开厉枭的大手,可是他的手握的太紧了,以至于言笙虽然用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没能将他的手扳开。

厉枭到底想干什么!

言笙被厉枭一把塞进了副驾驶,然后“嘭”的一声将门甩上。

言笙手忙脚乱的想要打开车门下车的,可是还没打得开,便被厉枭一把将车门抵住,紧接着言笙的头顶便传来厉枭那冷的仿佛要将人血液都冰冻住的声音:“你要是不想上明天的头条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

不远处就是一堆的记者,如果动作快,不至于很快便发现他们。

可如果言笙不配合,那么浪费的时间多,自然被记者发现的几率也很多。

厉枭就是揪住了言笙这个不想让记者发现的心理。

果然,言笙抵在车门上的手,僵住了。

她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咬着唇瓣,倔强着不让自己掉下泪来。

虽然这是厉枭的目的,可是真正看到言笙委屈的模样后,他的心里又有些不忍。

可是……他还是硬着心肠,将门关好,然后几步走到驾驶座,上车,关门,发动车子离开。

言笙一直很安静,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一句话也不说。

厉枭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而另一只手则是放在手动挡上,侧脸看着冷如刀锋。

“你看过的那个人,是谁?”

车子开出了好远,还是厉枭先开了口。

言笙就知道,他肯定是要问这个问题。

从刚才慕安晓说出那个蝎子纹身的时候,言笙其实就猜到了。

那个纹身,肯定是属于厉枭那个组织里面的。

应该也只有那个组织里面的人才会有,所以厉枭才对言笙口里的那个人那么好奇吧。

“跟你没关系。”言笙冷着语气道。

“你要是想慕安晓活命,就最好告诉我。”厉枭原本是想说,那个把慕安晓打晕的男人,很有可能会再一次对慕安晓动手,可是不知怎么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扬容易让人听的变调的话。

“你用慕安晓威胁我?”言笙陡然抬起头,一双赤红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目光中满是震惊。

过了好久,言笙才嗤笑了一声,面上浮起一抹极淡却又嘲讽意味十足的笑意:“所以呢,如果我不告诉你,你就要了慕安晓的命么?厉枭,你到底有没有心?在米兰的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用我做诱饵,现在呢,又换成了慕安晓么?”

言笙也是被气疯了,才会说出这些话。

可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她所在意的东西,在厉枭的眼中为什么就变得那么微不足道了。

厉枭张了张嘴,原是想解释的。

却没来由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也只是冷哼了一声,仿佛真的如言笙所说的那样,对她所用心守护的都不在意:“言笙,我是个商人。在我的面前只有利益与否。慕安晓的命掌握在你的手中,你怎么做就决定她的生死。”

不是的……

尽管厉枭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伤人甚至寒心。

可是他的内心却在吼着不是。

不是那样的。

蝎子纹身厉枭自己身上也有。

可是一般是不显出来的,只有在身体遭遇极大的痛楚或者是因为情绪激动热度过高才会出来。

所以厉枭才疑惑,言笙怎么会看到。

作为m特工队里的人,厉枭非常清楚,自己的那个纹身才什么情况下才会出来。

故而换句话来说,其实就是厉枭心里吃醋了。

他以为言笙之所以看到那个人的纹身,肯定是在什么特殊的情况下……

“停车!”

言笙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她以为自己能够很淡然的理解厉枭的这种心理,甚至也能坐着看厉枭到底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可是听了厉枭的话,她实在忍不住了。

猛然一下踢了踢脚下,满脸怒色:“停车,我要下车!”

她没办法再跟厉枭待在一个车里了。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朝厉枭的脸上招呼过去。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厉枭可不管她如何撒泼,总之是不会停车的。

“靠!”言笙忍不可忍,又不能跳车,最后只有瞪着厉枭那张欠揍的脸,爆了一句粗口。

言笙轻易不爆粗的,可是今天她实在是被厉枭气的没法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言笙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窗外,反正是不会告诉厉枭那男人是谁的。

就让他猜去吧。

厉枭没有回答言笙的话,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或许是知道无论自己怎么问,她都不会回答吧。

言笙虽然心里压着怒,可也到底是没刚才那么生气了。

她看着窗外,外面渐渐开始下起了下雨。

继而演变成倾盆大雨。

言笙没有带雨伞出来,她皱了皱眉:“你到底想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