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并没有失忆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4 字数:3585 阅读进度:210/306

言笙一时间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紧紧揪着,让她呼吸不过来。

“慕安晓……你别吓我,好不好?”言笙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于是笑着,轻快的说了一句。

可是她笑着笑着,却觉得自己很无奈啊。

开始是她把慕安晓忘了,把所有的人都忘了。

可是现在,又是慕安晓了么?

为什么?

言笙突然一下就哭了出来,这一次,她是哭很伤心的。

哭声止也止不住,抽搐着。

言笙的眼前被泪水沾染的十分模糊,她双手捂着脸,不敢去看慕安晓脸上的表情。

“哭了?”慕安晓的声音中满是惊讶,又带着丝丝悔意,“哎呀哎呀,我骗你的,我没失忆,你别哭了啊。”

慕安晓着急的说着,然后从床上下来,走到言笙的面前。

“你说什么?”言笙一怔,双手渐渐滑了下来。

她的眼前出现慕安晓的面孔,此时慕安晓的面上还带着淡淡的歉意。

“哎呀,我这不是觉得好玩嘛,才装失忆骗你的。”慕安晓皱着眉,满脸的后悔,“早知道你会哭,我就不骗你了。”

言笙怔怔的看着慕安晓,她感觉自己的心瞬间大起大落,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的心从一开始的伤心难过,到现在的愤怒,她是有些生气的。

认为慕安晓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骗她,可是想一想,她好像又没有什么理由生气啊。

慕安晓这么做,不也是她的本性么?

言笙一时间又哭又笑:“慕安晓,你……你让我该怎么说你!”

言笙以为慕安晓是真的失忆了,哪知道这个人竟然是骗自己的!

明明是有些生气的,可是又有些舍不得怪罪她。

尤其是看到她满脸的苍白还跑下床来向她道歉的样子,言笙纵使心里再生气,也狠不下心来。

“我这不是为了不让你因为我醒过来而太高兴嘛。”慕安晓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

“回去!”言笙也不理会她的话,扶着她小心的往病床走去。

慕安晓难得没有说什么,而是让言笙扶着她躺到了病床上。

“你真的不生气了吧?”慕安晓见言笙还淡淡着一张脸,心里有些不安,“我好不容易醒过来,你怎么也不笑一笑啊。”

慕安晓幽怨的望着言笙道。

“你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这种事是能随便开玩笑的么?”言笙瞪了她一眼,语气还是不由得放软了下来。

见言笙面容回暖,慕安晓便抱着言笙的手臂:“是是是,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好吧。你就别生气了。”

言笙叹口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看见慕安晓那抱着她的手臂上,包着纱布,她的身上怎么会有伤?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

言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蹙眉。

“这个啊。”慕安晓低头看了看,然后说,“火烧起来的时候,正好烧到我放在外面的胳膊了。我也是因为这才醒过来的。”

虽然那时候慕安晓还在昏迷,可其实她的思绪早就恢复了七七八八,外面人说什么话她也都听得见。

甚至在那个男人进来放火的时候,她也一下就听出来,那声音就是那时候在时光酒店,跟黎染心同处一室的男人。

慕安晓知道那个男人不怀好意,她拼了命的想要睁开眼组织那个男人放火。

可是就是醒不过来。

她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火烧死的。

但是当一簇火苗窜到她的手臂上来的时候,她感觉到了疼痛。

剧烈的灼热痛感让她自己猛然一下睁开了眼睛。

就像米亚说的那样。

慕安晓随时都会醒。

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而这场火,就是很好的一个契机。

“造孩子到这样就能让你醒,我应该天天在病房放一把火的。”言笙虽然是在开玩笑,可是面上却一本正经的。

慕安晓不由得失笑:“我不过是睡了几个月,你怎么就变这么狠了。”

“是啊……你不过是睡了几个月而已。”

慕安晓本是无意的一句话而已,却不知怎么的,就戳中了言笙的心。

慕安晓说的对啊。

她不过是昏迷了几个月,言笙她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恨了?

她是什么时候变狠的呢?

或许是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吧。

她恢复了记忆。

那么便代表着,她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时候了。

她经历了那么多,心境也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变得很耍心机了,甚至,变得开始让她自己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她学会了伪装自己,让外人猜不透她。

可是这样……却是将她自己,弄得越来越孤独罢了。

好在现在慕安晓醒了。

她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一颗。

“我爸妈怎么样了?他们肯定因为我操碎了心。”这一点慕安晓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你妈妈因为被打了镇定剂,还在隔壁病房睡着。你爸爸在忙着公司的事情。”顿了顿,到底是怕慕安晓心里对慕韩生有芥蒂,又道,“他每天都会过来医院看你。”

“……”慕安晓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强勾了勾唇角,“是我对不起他们两个。”

她一直随心过日子,从不在意家里人是如何想的。

可是好像睡这几个月,让她一下子通透了一样。

“你还有很多的事情来弥补。”言笙道。

“是啊,还有人生剩下的那几十年呢。不怕。”慕安晓到底也是个性子爽快的人,不会久久纠结于一件事情。

“对了,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么?”言笙想起这件事情来。

这件事是重中之重。

“你不知道?”慕安晓一顿,一脸惊讶,“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提到这个,言笙心里就愧疚不安:“我只知道跟黎染心脱不了干系,但是其他的,没有证据,黎染心不会认。”

慕安晓一听这话,顿时恨的牙痒痒:“那个贱人,让她潇洒了这么久老娘真不甘心!”

言笙正要出声说什么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一下被人推开。

言笙以为是米亚或者谁来了,所以也没去管,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门口便要转过眸来,可是这么一眼,却叫她猛地一下顿住了。

因为走进来的人,不是米亚,也不是慕夫人或者慕韩生。

而是厉枭。

厉枭还是那副冰冷的面容,眉眼染着冰霜,淡漠的薄唇轻抿着,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抹生人勿近的寒冷。

“厉枭?”看见厉枭,慕安晓也愣了愣,“你来做什么,难道是想替你未婚妻辩解什么?”

慕安晓的记忆还保留在受伤之前的时候,所以也不知道后来厉枭跟黎染心登报解除了婚约。

一看见厉枭,慕安晓就想到自己是被谁打伤的,所以免不了一阵冷嘲热讽。

“我跟黎染心没有什么关系,我来只是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受伤的。”厉枭看也不看言笙,就好像病房里没有她这个人一样,一双漆黑冷冽的眸子只是淡淡看着慕安晓。

“都问我这个问题。”慕安晓嘀咕了一句,看了看脸上表情有些僵硬的言笙,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又看了看厉枭。

慕安晓怎么觉得,这两个人有些怪怪的。

她昏迷之前言笙不是还吵着要找厉枭的么?

怎么现在两人像个陌生人一样啊。

“你是怎么受伤的?”对于慕安晓的沉默不语,厉枭好像有些不耐烦,又问了一遍。

“回去问黎染心啊。”慕安晓语气中满是愤怒,“问问她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一说起这个慕安晓就觉得恼怒。

黎染心也不知道跟那个男人什么关系,但是就他们两个间亲密的有些不正常的行为举止来看,一定是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慕安晓只是可惜自己没看到,只是听到了声音。

不然就是黎染心的把柄啊!

不过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从看黎染心那慌乱的表情,也猜得出来,是害怕慕安晓将那件事情说出去,不然也不会同那个男人一起害自己!

想到这,言笙就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好像有些凉飕飕的。

她抬手摸了摸脑袋。

果不其然,后面有一道口子。

虽然被缝合的很好,但是也能摸得出来。

慕安晓顿时就恨的牙痒痒。

厉枭眸子眯了眯:“说清楚。”

慕安晓可不怕厉枭这副样子,反正黎染心对不起她,就是厉枭对不起她:“具体的我怎么知道,我只是看见了那个男人而已。也没看都清楚就被打晕了。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以后的事情她怎么知道。

不过看言笙厉枭两人都问她这个问题。

那么就是黎染心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证据毁掉了才对,所以言笙和厉枭都查不到。

“那个男人?”言笙也是眸子一眯,“是不是就是那时候,我们一起看到的那个?”

“恩恩,就是他啊。”慕安晓回忆了一下那个男人的面貌。

长得很凶,而且一看起来就不太好惹。

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