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言笙昏迷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1 字数:3645 阅读进度:200/306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她死?

她从来都没想过……

“厉枭,你开枪吧……”言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她只是觉得眼眶很热,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好模糊。

“你开枪啊,开枪啊!”言笙突然大声吼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脚下猛然一下踢在欧大的腿上,同时她的双手肘狠狠击在欧大受伤的腹部,这一下,让欧大疼的直接弯了腰。

言笙故伎重演趁机脱开欧大的双手,她想,这一次还是会跟上一次那么幸运的吧。

而且,厉枭也眸光冷厉,枪口对着欧大,补上最后致命的一枪。

但是……

人生中,总是有许多的意外。

就像是上一次,欧大的枪打中了厉枭。

比如这一次,欧大没有让言笙跑的多远。

因为言笙才跑出一步,便感觉有一股大力扯住了自己的长发,力气很大,大到她感觉自己头发已经快要跟自己的头皮分开了。

她被扯回了欧大的怀里。

她看见厉枭的脸上,陡然一下变得恐惧,连手里的枪也掉了。

言笙很想对厉枭笑一笑,可是她笑不出来,她甚至感觉,自己全身没有一次是可以动的。

那个原本扯着她长发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也松开了。

随后身后便是一道重重的声音落地,好像还溅起了水花,打在她的身上。

言笙从来没觉得眼前的事物变得这么缓慢过。

她看见厉枭朝她跑过来的动作,好像都被分解了一样,让她能够看清楚每一个细节。

而且,她的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跑马灯一样的,一一掠过。

每一个场景,她都看到十分清楚。

里面所发生的那些事情,都让她觉得好悲伤,好悲伤。

悲伤的她心都疼了。

看到最后,她的眼中,滑下一行泪。

她的心,疼啊。

她看到自己浑身一软,然后被厉枭抱在怀中。

厉枭在焦急的对她吼着什么,眼睛很红。

他的手附在她的胸口。

她其实挺想推开厉枭的手的,但是她动不了啊。

尽管她的心很疼,也还是,一点都动不了。

最后的最后,言笙觉得很困。

厉枭,我想睡一会儿……

“不要睡,不要睡!”厉枭看见言笙的眼睛开始闭上了,他顿时急的抓住她大声道。

可是最后,言笙还是闭了眼睛,如果不是她微弱的呼吸,厉枭都要以为她……

亚尔弗列得赶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厉枭抱着言笙。

也不知道是谁的血,在这雨水中,融为了一体,那场景,亚尔弗列得一辈子都忘不掉。

厉枭像是抱着自己的珍宝,力道很轻,但是却仿佛要将言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厉枭……厉枭?”亚尔弗列得蹲下来,摇了摇厉枭的肩膀。

“救她……”厉枭缓缓抬起血红的眸子,嘶哑着声音道。

这样的厉枭,是亚尔弗列得从未见过的。

偏偏看的他心里一酸:“你先松开,我送她去医院!”

“好……”厉枭像是放了心一样,答完这一个好字,突然头一歪,晕了过去……

厉枭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医生说他手臂多处骨折,其他的没什么大碍。

可是言笙啊。

她从进了手术室到出来,已经好久好久了。

就是不醒过来。

那一枪,原本是瞄准欧大的心脏射击的。

可是厉枭怎么都没有想到。

最后时刻,欧大竟然将言笙一把扯了回去。

所以那一枪,其实就是贴着言笙的心脏,然后再射进欧大心脏里面的。

欧大死了。

他做梦都想杀掉的敌人死了。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因为,在他杀掉欧大的同时,却也将言笙伤成了那样。

“进去看看吧。”

天意的声音从他旁边响起。

厉枭低头看了看,随后苦笑着摇摇头:“不进去了。”

现在言笙躺在病床上,都是因为他,他也没脸进去看她。

“妈妈不会怪你的。”天意也听说了当时的情景,言笙受伤,不能全怪厉枭。

说到底,都怪那个欧大。

“可始终,也是我没保护好她。”厉枭闭了闭眼睛,长叹了一口气,“抱歉。”

天意摇了摇头道:“你没对不起我,也没对不起妈妈。所以你不用道歉。”

“我先离开了。有事……”本来想说有事再叫他,可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打了石膏的双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看着厉枭那落寞的身影离去后,天意才叹了口气,皱着小脸,然后开门进去了。

病房里,许贞守在病床边,还有叶明泽,叶嘉灵,叶扬天,苏尚轩。

他们都在。

可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天意走到病床边,看了看昏迷中的言笙。

言笙紧闭着双眸,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如果不是心电图仪器还在滴滴的响着,天意都要怀疑是不是已经……

言笙的心脏因为几个月前才受了一次重伤,虽然平时看起来是没问题了,可是最根本的问题却还存在。

而这一次,那颗子弹几乎是擦着心脏过去的。

所以不但添了新伤,连旧伤也引得复发了。

许贞本来是在国外的,听说言笙受了重伤第二天就回来了,然后一直住在医院中。

这期间,她并没有跟叶明泽说一句话。

“妈妈要是醒过来,也不想看到大家都这样。”天意觉得闷得慌,皱着眉小声说了一句。

声音很小,可是这病房中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所以很清晰的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我出去走走。”最后,还是叶嘉灵红着眼睛开了口。

“你给我出来!”叶扬天被叶寒扶着从椅子上起来,然后瞪了叶明泽一眼。

父子俩人出了病房,病房里也只剩下天意许贞和苏尚轩三人了。

三人待在一起,难免会有尴尬。

“我出去抽支烟。”苏尚轩起身,对天意说了一句,然后出去了。

“外婆还没有原谅舅舅么?”天意看着许贞道。

许贞没有说话,只是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其实妈妈一直都在期待着,外婆想通的那一天,然后全家团聚。”天意本意还是想劝许贞的,可是说着说着,他自己先哽咽起来了。

“天意,过来。”许贞也是心疼天意的,她自己的女儿现在躺在病床上,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过来,苦了的,只是孩子啊。

天意听话的走过去,被许贞抱在怀中。

“外婆,天意很想你,妈妈也很想你。”天意轻声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许贞说着,突然就落了泪。

在国外的那些日子,虽然言笙没有打电话给她,可却是每天一条短信,都是逗她开心的内容。

许贞心里其实已经渐渐的释然了,只是她还不能那么快的接受。

可是这时候,言笙又出了事,她这心里也顿时全都乱了。

“外婆,你说妈妈什么时候会醒?”天意窝在许贞的怀中,看着病床上的言笙。

他无数次推开病房的门,都在幻想着,言笙会坐在床上,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亲切的叫他的名字。

甚至,天意都在想,如果言笙醒过来了,那么他就宁愿让她一辈子都掐他的脸蛋,一辈子都不再说自己已经长大了的话。

他还不够大,就算长大外公太爷爷的年纪,在言笙的面前,他也愿意承认自己还是个孩子。

如果这样,能让言笙醒过来,能让言笙一辈子都不离开他,那么他愿意。

想着想着,天意也觉得自己眼眶有些热了。

“快了,就快醒了。”许贞轻声说着,似是在安慰天意。

可是更多的,其实是在安慰她自己吧。

如同天意在心中所想的一样。

如果言笙能醒过来,那么她也愿意放下那些旧事,重新来过。

她做决定要离婚的那时候,她就看到出来,言笙是很想劝服自己的。

可是她同时,又不想让自己因为她的缘故,被迫留在叶家,从而不开心不快乐。

所以才说,支持她离婚的话来。

但是……晨曦啊,妈妈理解你的苦心了。

妈妈已经想通了,你就……快点睁开眼睛吧,啊。

“等妈妈醒过来,我一定让爸爸来娶她!”天意看着言笙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坚定的开口道。

言笙在心里盼了很久。

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总被耽误,可是这一次,只要言笙醒了,那么不管是谁,天意都不能让她阻止!

就算是爸爸的妈妈厉以宁,也不能!

“恩,对。”许贞也赞同的点点头,轻笑着道。

言笙是怎么受伤的,许贞也知道实情。

当时的那种情况,也不是厉枭想要造成的。

尽管许贞在初次听到的时候,也在心里埋怨了厉枭很久。

可是后来看到他守在言笙病房外面后,她心里的怒火也不知怎么的就消失不见了。

言笙受伤,最痛苦的,应该就是亲手让她受伤的厉枭了吧。

既然这样,那么厉枭也不会稀罕她的恨才对。

晨曦啊晨曦,你可快点醒啊。

你醒了,以后你想做什么,妈妈都不阻拦你了。

只是,昏迷中的言笙,却听不见她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