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跟欧大合作的人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0 字数:3647 阅读进度:197/306

“我对叶家没有兴趣。”言笙好半天不说话,苏尚轩看了她一眼,突然这么说。

这也是苏尚轩心中一直担心的问题。

叶家这么大的家业,是块香饽饽,他若是入了叶家的族谱,保不齐会有人心中猜想,苏尚轩是冲着叶家的家业来的。

苏尚轩也说不清自己对于这个便宜妹妹,是什么感情。

但是他的心里如言笙一样,不喜欢,也不怎么讨厌吧。

“我知道。”言笙笑了笑。

苏尚轩若是想要叶家的财产,那也肯定就回来了,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其实说到底,言笙对于叶家,也根本没有那么热衷。

她不喜欢管理公司,她只是想要有自己的一家工作室,就像米拉工作室那样的。

虽然赚的钱没有扬天集团那么多,但是至少她自己是开心的。

“早点睡吧,晚安。”言笙想拍拍苏尚轩肩膀的,但是想想,好像不太适合,便索性转身离开了。

苏薇下葬那天,言笙也去了。

在场的人,寥寥无几。

板着手指都数的出来。

那天在下雨,仿佛是上天在哭泣。

言笙撑着伞站在雨中,她站在后面,并没有靠近。

苏薇的遗像在她眼前晃了晃,随后又被谁的身体给挡住了。

言笙发现,自己对于苏薇的那么一点点恨意,仿佛在随着她死去后,已经消失了。

言笙站了一会儿后,便转身离开了。

她本来是不需要来的,只是心里想来看一下,便也来了。

出了墓园,言笙坐上叶家的车子,准备回别墅。

车子才出墓园几分钟,便有一条短信发到言笙的手机上来。

上面只有一个地址,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是以前,言笙肯定不会理会。

可是今天,她突然就跟抽风了一样,叫司机掉了头,朝短信上面的地址去了。

当司机掉头的那一瞬间,言笙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了一下,有些刺痛。

看着外面的大雨,阴暗的天空,言笙总觉得,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你先回去吧。我一会自己搭车就可以了。”言笙下车之前,对司机说了一句。

“是,小姐。”

言笙打着伞进去。

是一间咖啡厅,里面一眼望去,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当然,除了玻璃窗旁边的那一桌。

坐在那桌前的,是黎染心。

尽管黎染心此时已经跟前几个月见到的不太一样了,可是言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黎染心叫她来。

不用想,也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言笙将手中的雨伞交给门童,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高跟鞋踩在的地上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将声音放大了不少。

黎染心听到声音转过投在外面的眸子,落到言笙的身上:“坐吧。”

她的语气很平静,完全没有之前所见的那幅高傲。

难道怀孕,会让一个人从里到外的改变么?

言笙想不透,她也不想去研究。

“你找我来,是要说孩子的事情吧。”言笙坐下后,也不打太极,直接问她。

黎染心微怔,而后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是关于孩子的。既然你这么问了,那么你应该也知道孩子是谁的了吧。”

言笙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问题,很抱歉,我还真不知道。”

黎染心的孩子是谁的言笙不知道,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厉枭的。

“你还在垂死挣扎呢。”黎染心也想到了言笙不相信,她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然后递给言笙。

“看过这个以后,你就会相信了。”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合照。

言笙还没接过去看的时候,便已经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她放在膝上的双手猛地紧紧握在一起,并没有动,而是用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黎染心,一字一句:“所以呢?你以为就用一张照片,能让我相信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厉枭的么?黎染心,你会不会太天真了?”

黎染心淡淡笑了一声,收回了手,将手机握在手心里面:“天真?到底是谁天真?你的心里其实也相信了吧。”

言笙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黎染心说的对。

她是信了。

照片上的黎染心跟厉枭动作暧昧,两人甚至是抱在一起的。

他们身上……

那种痕迹,让言笙就算是死死相信着厉枭,她也不由得开始动摇。

但是……只要厉枭说没有,只要他说没有,言笙就相信!

“就在你回a市之前。”黎染心说了准确的时间,“那天晚上厉大哥喝多了,我也承认,厉大哥只有喝多了,才会把我当成你。但是那又怎么样?我跟他发生关系了,我还有了他的孩子。言笙,你跟厉大哥在一起,不会有幸福。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你现在虽然心里可以强迫自己什么都不介意。”

“可是以后呢?你的心里有芥蒂,迟早会成为你跟厉大哥分手的隐患。大家都是成年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我意味着什么。”

黎染心的话,让言笙的脸庞渐渐变得苍白。

没错,黎染心说的都没错。

她所说的这些,都是言笙的弱点。

全叫她说中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言笙也还是不想跟厉枭分开,不想啊。

“黎染心,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了我,我就相信你的话。”

“你问吧。”黎染心道。

“几个月前,你到时光酒店见面的那个男人,是谁?你跟他做了什么?慕安晓的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黎染心那一天在时光酒店做了什么,至今都是个迷。

言笙是没有去查,因为她根本无从下手。

证据被毁了,她查不到。

所以至今慕安晓都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过来。

或许慕安晓是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的,可是她一日醒不过来,言笙就一日不知道真相。

所以言笙才开口问黎染心。

黎染心的脸色蓦地僵硬,随后又轻轻一笑:“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我一个朋友。至于我跟他做了什么,也不关你的事情吧。”

言笙咬了咬牙暗道一声狡猾!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言笙站起来,抓着包包就要往外面走。

“言笙……”黎染心突然叫住她。

言笙脚下一顿,转身:“你还有什么事?”

黎染心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是惋惜,又似是得意一般。

“你说你,如果信了,该多好啊。”

黎染心从椅子上摸着自己的肚子缓缓站起来。

她的语气中有一丝言笙听不懂的情绪。

“你什么意思?”

随着黎染心起身的动作,言笙的身后,也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轻轻的,却像是每一步都踩在言笙的心上。

明明是陌生的,可是言笙的心里却没来由传来一阵寒意。

她不用回头,好像都可以猜到自己身后的人是谁了。

而面前的黎染心,她的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怪异的笑。

“去了那边,你可不要怪我啊。”

她的话音刚落,言笙便感觉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她的脑袋上面。

言笙浑身一震,咽了口口水。

“言笙,好久不见啊。”

欧大的声音,从言笙的身后传进耳朵里面。

尽管言笙一直都在想,不要是欧大不要是欧大。

可是老天好像就是跟她作对一样。

言笙紧张的嘴唇都在颤抖,面前黎染心脸上的表情她好像都有些看不清了。

言笙颤颤巍巍的转身,一柄枪,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她的脑门。

而握着枪的欧大,也是那么的熟悉。

言笙已经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被枪指着了,前几次,她的心里总有一股侥幸。

因为那几次,厉枭都在身边啊。

只要是厉枭在,那么她就什么都不怕。

可是现在,厉枭不在,厉枭甚至也不知道她在这里,被欧大用枪指着头。

“所以……你跟黎染心合作了?”言笙眼眶有些酸涩,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想哭。

“还有我。”欧大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没有开口说话,便又有一阵声音从欧大身后响起。

言笙听见这声音,才明白为什么黎染心会跟欧大搅在一起了。

厉以宁那么恨她,怎么可能会让黎染心一人单独行动呢?

可是今天的厉以宁,好像并不是之前那幅贵妇人的模样了。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甚至眼睑下都有重重的青色,看样子竟是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

“没想到吧,会用这样的仿佛请你来。”厉以宁站到欧大的身边,冷冷笑了一声。

“那么,一直想要你杀我的人,就是她么?”言笙没有再看厉以宁一眼,而是看向了欧大,问道。

“你太低估自己了。”欧大冷声说,“想要你命的,看来并不少。”

这么说,就不是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还是不知道。

“别跟她废话了,动手吧。”厉以宁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了,自然是不想让言笙再多活一刻。

“不急。”哪知欧大却这么说,他大手一伸,将言笙的脖子一把掐住。

言笙瞬间觉得喉咙一紧,随后一股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