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厉以宁的痛苦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00 字数:3611 阅读进度:195/306

言笙睡了,可是却有的人还没有睡。

比如厉以宁。

厉以宁发现,近来冷毅对她的态度似乎开始不冷不热的了,下班回家的时间也渐渐晚了起来,这跟以前完全是不会的。

厉以宁心里的那股不安越来越浓烈了。

她担心啊,担心冷毅,是不是对她腻了。

厉以宁虽然是小三上位的,可是她自己也会担心,会不会有什么狐狸精来勾引冷毅。

虽然冷毅看着年纪不小了,可是那些刚出社会的年轻女孩,不就是喜欢这种的么?

厉以宁只穿着睡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

看样子明天要下雨了,有些潮冷。

厉以宁的面容在幽暗的灯光下有些模糊,她感觉有点冷,双手紧紧抱住手臂,她在等着冷毅回来。

已经快十一点了。

就在厉以宁觉得浑身快要冷的颤抖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厉以宁微微一震,而后转身,恰好看见推门走进来的冷毅。

冷毅的面上仿佛有些疲惫了,看见厉以宁后便随意问了一句:“怎么还没睡?”

“在等你啊。”厉以宁收起面上的冷凝,微微笑了起来,她走过去,替冷毅脱掉外套。

“要进去洗澡么?”厉以宁问。

“恩。”冷毅答了一声。

脱下外套后,冷毅便拿着自己的睡衣进了浴室。

从头到尾,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熟稔,甚至,他对厉以宁的态度都已经变得随意了。

这让厉以宁感觉到一阵危机感。

她抱着冷毅的外套,在原地愣了好久。

她的怀里紧紧抱着冷毅的外套,仿佛有什么清淡的味道钻进了她的鼻子里面。

厉以宁愣了愣,然后将冷毅的外套微微凑近自己的鼻尖。

有一道淡淡的幽香,萦绕在冷毅的外套之上。

厉以宁的眸子蓦地一滞,而后浑身一颤。

她闻得出来,这种香水味道是最近才上的新款,就连她也才只有一支而已。

但是她平时并不怎么喷,而且,就算是她喷了,也遇不上冷毅在家的时候。

可是,为什么冷毅的衣服上会有?

为什么会有……这根本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啊。

曾经的厉以宁,也用过同样的手段,在冷毅的身上可以留下自己的香水味道,不就是为了让那时候还在世的冷夫人知道,冷毅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么?

她也如愿了啊。

不久之后,就听说冷夫人病重,一度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厉以宁知道,那是被冷毅气的。

冷夫人怀着孩子挺着肚子,可是自己的丈夫却在外面乱搞,换了谁,都是会气急攻心都不是么?

但是厉以宁怎么也没有想到,终有一天,这种事情也会轮到自己的头上来。

厉以宁淡淡苦笑了一声,将冷毅的外套挂进了衣架上,然后自己窝进被窝里面去。

厉以宁闭着眼睛,躺在一侧。

尽管她是闭着眼睛的,可是她睡不着啊。

不知道过了好久,冷毅洗完澡出来了。

他浑身带着温热的气息躺在了厉以宁的身边,可是全程,都没有碰到厉以宁。

也不知道是不想吵醒她,还是根本就不想碰她。

厉以宁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一动不动。

只是她那双紧闭着的眼眸,却从眼角缓缓滑下两行冰凉的泪滴。

厉以宁研究了一辈子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当然知道,他此时此刻,对她是个什么心理了。

可厉以宁却没有想到,冷毅对她的情意,却也只维持了这么几十年而已。

她在冷毅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等了他这么多年,可是到头来,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真是,让厉以宁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这一整夜厉以宁并没有睡着。

所以后半夜当雷声响起来的时候,她也听得很清楚。

紧接着便是一阵倾盆大雨的声音,仿佛整个天都要被雷声打破了一样。

厉以宁心里有些怕,她贴过去,紧紧抱着冷毅。

冷毅没有动,只是背对着她。

他身上的温度很高,过了一会儿,仿佛是嫌厉以宁身上太凉了,低声抱怨了一声什么,而后伸手过来将她推开。

原来他已经对厉以宁厌恶到这种程度了么?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在想着怎么将她推开。

这一下,厉以宁实在忍不住了,她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便开始大吼大叫:“冷毅,你给我起来!”

厉以宁胡乱的在冷毅身上拍打着,硬是将睡梦中的冷毅打醒了。

冷毅有些愣愣的睁开眼,然后看了一眼此时仿佛是在发疯的厉以宁,他眉头紧紧一蹙:“大晚上你发什么疯?”

他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恶,这更是让厉以宁癫狂了。

“我发什么疯?你说我什么疯?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是不是!”厉以宁满脸的震惊,而后冷笑着。

冷毅一怔,竟然也没说什么反对不是的话来:“很晚了,赶紧睡,明天公司还有事。”

说完,冷毅又想躺下去继续睡。

可是厉以宁却不如他的愿:“你都在外面有女人了,还睡什么睡!你给我起来,不准睡!”

厉以宁像个泼妇一样的狠狠揪着冷毅不放。

冷毅忍无可忍了,一把推开厉以宁,这一推差点将厉以宁直接从床上推下去,但是厉以宁还是险险的坐在床沿上,晃了几下,到底是没倒下去。

可是冷毅这一推,却是彻底让厉以宁心寒了。

厉以宁看着冷毅,一个劲的冷笑,笑着笑着,那双红红的眼眶却落下泪来:“冷毅,你怎么对得起我?我等了你那么多年,因为你被那么多人指着脊梁骨骂,到头来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你已经是冷家的夫人了,还想怎么样?你现在要什么没有?你厉以宁用的哪样东西不是我冷毅给的?”既然被戳穿了,冷毅索性也不隐瞒了。

“莫说我只是在外面有女人,就算我把女人带回来,你又能怎么做?这个家现在被你搞的乌烟瘴气,我没跟你离婚就已经是对得起你了,还想干什么?”

“被我搞的乌烟瘴气?”厉以宁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质问冷毅,“我做什么了要被你这么说?我辛辛苦苦生一个儿子,养那么大,可是你呢,你到底给了儿子什么?你就只想着你的大儿子冷之安,你何曾想过厉枭?”

“枭儿是冷氏的总裁,这还不够么?”冷毅也直接说开了,“我也就告诉你了,我冷毅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之安,他如果想要什么,我就是拼了命也要给他拿来。他以后想要冷氏,我自然也要留给他。枭儿看不上冷氏,你知道,我也知道。”

不然,他又怎么会这么放心的把冷氏此时交给厉枭来打理?

“冷毅,你不是人!”

厉以宁震惊的瞪着冷毅好久,才这么凄惨的吼出一句来。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

“好了!”冷毅被吵得头疼,皱眉冷声道。

“我去客房睡。”

说完,冷毅便直接从床上下来,打开门去了隔壁不远处的客房。

将厉以宁一个人留在卧室里面。

厉以宁散乱着头发,红肿着眼睛坐在床上。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冷的厉害,可是这种冷,却又敌不过从心底里升起来的那股子寒冷。

厉以宁身体晃了一晃,突然就从床上倒了下去。

她整个人重重的撞在冰凉的地板上,后背被撞的生疼。

可是她硬是一句声音也没发出来,就这么直愣愣的躺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只是一个劲的哭。

天快亮的时候,厉以宁迷迷糊糊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她的嗓子有些疼,眼睛疼得快要睁不开了。

厉以宁哭了一夜,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泪水再流了。

她也想了一夜。

冷毅已经绝情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念旧情了。

冷毅不是想把冷氏给冷之安么?

那她就非要让厉枭继承冷氏!

她就是要跟冷毅对着干,还有那个勾引冷毅的女人,她也不会放过。

她可不是当初含冤而死的冷夫人,她是厉以宁啊。

她是可以忍受唾骂二十几年的厉以宁!

厉以宁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把言笙杀死!尽快!”

言笙,就是言笙!

厉枭因为言笙才变成这样的,只要言笙不在了。

那么,厉枭肯定会主动争取冷氏的。

想到这,厉以宁僵硬的面上,终于勾起了一抹笑来。

只是笑着笑着,却又变成了苦笑。

她望着这满室的狼藉,心中不免想问自己。

她这一生,又到底得到了什么?

钱财?男人?

那个男人不爱她了,既然不爱了,又凭什么给她钱财?

可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儿子,却跟她是死敌啊,她的儿子不明白她。

以至于现在,她受了委屈,找遍了脑海,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她去哭诉委屈。

既然谁都没有。

那么从今以后就靠自己吧。

言笙跟叶嘉灵约好了今天去扬天上班的。

只是她对杰西卡很愧疚,这才回工作室上班没几个月就又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