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好,苏薇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58 字数:3592 阅读进度:190/306

现在的许贞是在气头上的。

自然谁说的话也听不进。

唯一的办法就只是让她离开,好好的过一段时间,等到她自己什么时候冷静下来了。

再去劝说,才是最好的。

人在盛怒中所做的决定,远远不是最正确的,可是自己却发觉不了。

等过一段时间,许贞自己会明白的。

“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今天就会搬出去。”许贞说。

“明天吧。”言笙眼圈微红,“今天已经晚了,出去也不安全。”

许贞看了一眼言笙,又看了看叶扬天,唯独没有看叶明泽。

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

说完这句话,许贞便对叶扬天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起身上楼去了。

现在的许贞,还没有原谅叶明泽,所以她不想看到他。

许贞走后,言笙才走过去,将叶明泽扶起来:“等妈冷静下来,你们再好好谈谈吧。”

叶明泽苦笑:“我怕她是冷静不下来啊。”

“你也怕啊!”叶扬天一听这话立即又吹胡子瞪眼起来。

“爷爷,你也少说两句。”言笙无奈的道,“叶寒叔叔,能麻烦您去把医药箱拿过来吗?”

叶明泽身上的伤,还是得处理一下。

“好的,请稍等。”叶寒说完,便转身去拿医药箱了。

叶明泽只是低着头,不再说什么了。

“太爷爷,我陪您上去休息吧。”天意注意到叶扬天有些精神不济,便扶着他说。

天意这么一说,言笙才注意到叶扬天的脸色:“爷爷,您去休息一下,本来就过来的急,不要再病倒了。”

叶扬天现在就是整个叶家的主心骨,可千万不能出事了。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叶扬天虽然是这么说着,可到底也是没拒绝天意的搀扶。

看着这一老一小慢慢上楼后,言笙才淡淡松了一口气。

“那……那个孩子,您要怎么处理?”言笙坐到叶明泽的对面,问道。

叶明泽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会把他接回叶家。”

本来就是叶家的骨肉,流落在外那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得过叶家的庇佑,叶明泽心里也是愧疚的。

尤其听苏薇说,那孩子从小没少受罪,他的心里就更是忍不住啊。

那到底是他的儿子啊,就算是从来没有抚养过,可也是至亲的血脉。

言笙红红的眼眶浮起水汽,好一会儿她才长长的吸一口气,说:“他叫什么名字?”

那好歹也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啊。

“苏尚轩。”提到苏尚轩的时候,叶明泽淡淡勾了勾唇角。

苏尚轩虽然性子有些冷硬,可是看到出来,苏薇把他教育的很不错。

那孩子凭着自己的努力,不久前才从国外留学回来。

他早就准备好要接苏薇出国了,可是苏薇的身体却突然病重。

苏薇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就是想最后再见一面叶明泽。

也是苏薇逼着苏尚轩去联系叶明泽的。

苏尚轩现在对叶明泽还有些敌意,从来不会跟他说话,也不会对他笑。

只有对着自己母亲的时候,他才会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

“爸……你做了这个决定,那就是把跟妈妈和好的几率……”降到了最低啊。

“我知道。”叶明泽苦笑,“但是……”要他放弃苏尚轩,也不可能。

最后,言笙只有捂着脸,叹气道:“或许能让妈妈接受……他。”

言笙本来想叫哥哥的,可是发现自己叫不出口。

“再说吧。”叶明泽无力道。

叶寒将医药箱拿过来了,他在替叶明泽上药。

叶明泽身上的伤口,很严重,被打的青紫不说,甚至还噙出了细小的血珠。

言笙看到心中不忍,起身上了楼去。

“小姐……”叶寒突然开口叫了言笙一声。

言笙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的看了看叶寒。

叶寒对她扬了扬手臂。

言笙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袖子隐藏起来的手臂,笑了笑:“我没事,不用担心。”

大家都在忧心着叶明泽许贞的事情,倒是没人注意到她手臂上的伤口,她自己也差点忘了,却没想到竟然被叶寒发现了。

本来想去看看叶扬天的,可是最后又改道去了许贞的房间。

言笙没有进去,只是推门看了看。

许贞还是跟之前一样,坐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天空。

言笙疑惑许贞怎么老是坐在那里,她在看什么,天空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呢?

不过最后言笙也没想得明白。

她轻轻关上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言笙起来的时候,便发现叶扬天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怎么了?”言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难道是她脸上长花了?

“你昨天差点出事了,怎么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叶扬天问她。

“我……出什么事啊?”言笙一怔。

天意将早间的报纸放到了言笙的桌前:“报纸已经登出来了。”

言笙拿起报纸翻看了看,原来是昨天她在那伊利贝尔街差点被车撞的事情。

报道上写了详细内容,旁边附着几张照片。

但是头条上确却是她与厉枭抱在一起的照片。

旁边还写着,冷氏总裁与叶家女儿当街拥抱。

言笙汗颜,昨天伊利贝尔街有很多记者在报道,厉枭是a市名人,自然走到哪都是有人关注的。

所以被拍下来也不足为奇了。

“我没受什么伤,早就没事了。”言笙将报纸放下来,笑着对叶扬天说了一句,让他宽心。

“你呀你,除了那么大的事情,回来一句也不吭。”叶扬天实在有些无奈。

正说着呢,叶嘉灵从楼上下来了,她还打着哈欠,看样子没睡醒。

“早啊,爷爷,晨曦,天意。”叶嘉灵昨晚回来的晚,公司事情太多了。

“嘉灵姐,辛苦了。”言笙笑着道,亲自给她拉开了椅子。

叶嘉灵笑了笑,也没客气,坐了下来。

“赶紧吃饭吧。”叶扬天对叶嘉灵道。

“公司还有些事情,一会儿还得去一趟。”叶嘉灵对叶扬天道。

“辛苦你了。”叶扬天点点头道。

“这倒是没什么。”叶嘉灵笑了笑,“主要是爸跟妈妈,他们之间,真是要走到离婚的地步么?”

说起这个,大家也都沉默了下来,最后还是言笙开口:“看来是的。”

叶嘉灵有些伤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现在又要离婚。”

“对了,妈没起来么?”言笙看了看客厅,平时这时候许贞都起来了啊。

怎么今天没看到呢。

“外婆已经走了。”天意道。

“走了?”言笙一震,“什么时候走的?”

“不久之前。那时候你们都还没起来。”天意起来上厕所,睡不着就起床了,开门出来的时候,刚好撞见许贞提着箱子往外走。

言笙听了,心里有些落寞的感觉。

怎么就走了?

“这么急……”叶嘉灵面上也有些难过,她昨晚回来的晚,去许贞房间的时候也没说几句话就回房间睡了。

“外婆说,等她安定好之后会给我们打电话的。”天意道。

“真是作孽啊!”叶扬天摇头苦笑了一声。

叶明泽昨晚也没在家里休息,处理好伤口就去了医院。

医生说,苏薇就这几天的事情。

叶明泽要守着她走。

言笙这下子没心情吃饭了。

她坐了一会儿后,也起身走了。

大家心里都不痛快,所以也没人拦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可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上的士,往医院去了。

言笙愣了好久,才渐渐压下心中那抹伤感。

她的心里,总有种念头,要去见苏薇一面。

或许从苏薇那里,能得到为什么许贞这么恨苏薇的原因吧。

到了医院后,言笙付了钱便走了进去。

因为来过,所以言笙很容易就找到了病房在哪儿。

敲门的时候,言笙的心里也是忐忑的。

她突然害怕自己从苏薇嘴里听到那答案了。

她握紧了手,死死咬住牙关。

“晨曦,你怎么来了?”叶明泽打开门的时候,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言笙。

“我来看看。”言笙勉强扬起一抹笑。

“你……”叶明泽微微讶异,好像并不想她进去。

可是言笙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已经直接推开门,越过他走了进去。

病房是vip病房,所以很宽敞,言笙走进去的时候,看见窗户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就是上次在病房外面看到的那个,叫苏尚轩。

苏尚轩听到动静,转头看了看,淡漠的看了一眼言笙,眸中无波无澜,随后又将目光投向外面,静静看着外面的大好阳光。

苏薇躺在病床上,已经病的脱了形,皮肤苍白,也苍老的厉害,隐隐能从轮廓看出来,年轻时候,应该也是个美貌的女子。

看到言笙的时候,苏薇有些错愕。

两人就这样看着,最后还是言笙先开了口:“你好。”

苏薇一怔,几秒钟后,突然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