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威胁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53 字数:3582 阅读进度:169/306

黎染心看到那则新闻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

她以为,那一晚后,厉枭是不会再提起解除婚约的事情了。而且厉枭回来都这么久了,不是一直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不是吗?

为什么,现在突然就这样登报了?而且,还事先都没有跟她商量。

“伯母……”黎染心瞬间没了主意,眼泪汪汪的望着厉以宁。

厉以宁也不会同意厉枭这样做的。

厉以宁紧紧抓着手中被撕成两半的报纸,整张脸上有些狰狞:“我会让他后悔做这个决定的!”

但是,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厉以宁将送到她手上的照片找出来,仔细看着上面那个跟厉枭举止亲密的女人。

那个女人看着眼熟啊,可是厉以宁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那个人到底是谁。

黎染心本来在掉眼泪,飘忽的目光突然看到厉以宁手中的照片,当她看到照片上的人时,顿了顿,然后凑过来,指着那个女人,道:“这……是言笙啊。”

言笙已经回来了a市,而厉枭看样子也对言笙重新动了心,黎染心不久前才见过言笙,所以一看她的外貌,便想了起来。

“你说谁?”厉以宁震惊的瞪大眸子,她又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女人。

言笙……

的确是言笙没错!

她竟然还敢回来a市,竟然还敢勾引她的儿子!

厉以宁原本以为言笙一年前离开后,便再也不会回来了,至少她那以后没有在a市看到过言笙了。

可是时隔一年,她竟然又回来了!

“伯母,我之前去米兰的时候,就看到了言笙。”黎染心委委屈屈的说,“那时候厉大哥跟言笙住在一起,厉大哥说是因为工作关系,所以必须要跟她住在一起,我那时候……也没有多问。”

就算是黎染心问了,厉枭也不一定会说。

只是那时候,黎染心明明看言笙是没了记忆的,可是为什么此时两人又搅到一起去了?

“言笙!”厉枭紧紧咬了咬牙,目光狠辣,“那个害人精!当初把我儿子害成那样,现在竟然又恬不知耻的跟枭儿在一起!她当我死是的嘛啊!”

厉以宁怎么也没想到,厉枭明明已经没了记忆,怎么还是跟言笙在一起了?那她当年费尽心机做的那一切,不都是白做了吗!

不行,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言笙跟厉枭有任何的关系!

就算言笙是叶家的女儿又如何?叶家的女儿,也不过是人!

“染心,你好好跟我说说,在米兰是怎么回事!”厉以宁一把握住黎染心的手,恶狠狠地问。

黎染心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底发毛,只好忍着心中恐惧,说了出来。

厉枭说是要利用言笙办一件事才必须住在一起,可那件事具体是什么,黎染心也没敢问,怕惹了厉枭的烦心。

厉以宁静静听完,皱着眉想了半天,才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拨了一个电话。

这边,凌川还在坐着自己的事情,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他侧耳听了一会儿,才分辨出来那是厉枭的另一只手机。

一般会打这个电话的,除了厉以宁,也没有别人了。

凌川本意是不想接的,可是又听得这声音烦闷。

凌川起身,拿着手机走远了才接通。

“夫人,您好。总裁暂时不在……”凌川正要说让她一会儿再打过来的,可是厉以宁却这么说。

“我不找厉枭,我找你。”厉以宁冷冷勾起一抹笑。

凌川一怔:“您找我?请问有什么事?”

这倒是厉以宁第一次接到专门找他的电话。

“三小时后,两岸咖啡,我在那等你。”厉以宁说。

“夫人……”凌川直接想拒绝,厉以宁主动找他,并没有什么好事。

“你的妹妹……身体还好吗?”厉以宁突然笑了一声,这么说道。

凌川瞳孔猛然紧缩:“你……”

他的妹妹,厉以宁竟然连这都查出来了。

“三个小时,过时不候。”厉以宁冷哼了一声,而后挂断电话。

凌川整个人怔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眸色暗沉,硬朗的脸庞,第一次有了狠色。

几分钟后,凌川才收起那抹表情,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号码。

“哥哥……”那头传来一阵轻快却又略显虚弱的女声,只是才叫了一声哥哥便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凌灵,最近还难受吗?”凌川的语调不觉柔软起来,面上浮着淡淡的浅笑。

“不难受,只是还咳得厉害。”凌灵笑着说。

“有人去看你吗?”凌川问。

凌灵愣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啊,除了上个月哥哥来过,就没有人来了,怎么了?”

凌川宠溺笑道:“没事,随便问问。哥哥过几天就去看你。”

“好,那我等着哥哥来。”凌灵显然有些高兴,轻声笑了起来,才笑两声又轻咳起来。

凌川听到心里难受,索性挂了电话。

凌灵跟他一样,都是孤儿院长大的。

如今才二十二岁,可是从小生活的环境让她的身体一直都很虚弱,阴雨天更是严重。

凌灵是体质问题,因为不足月,所以后天不管多好的药物,都一直无法根治她的病情。

凌川从未让人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妹妹,就连厉枭也不知道。

可是,厉以宁,却将他的根都刨了起来!

凌川手中握着的手机,险些被他的大力握碎了,直到有人过来叫他,他才敛了面上情绪。

“总裁起了。”手下的人进来回禀道。

“知道了。”凌川淡淡答了一声,然后收起情绪,走了出去。

上一次,厉枭在办公室里对凌川所说的话,凌川还记得。

他也发誓了再也不会对厉以宁说什么。

可是这一次……

厉以宁拿凌灵的性命来威胁他……他到底该怎么办?

三小时,三小时后,厉以宁会对他说什么呢?

凌川出房间时便看见厉枭与言笙并排着走在长廊里,两人手牵着手,十分亲昵,还时不时发出一阵轻笑声。

看着这一幕,凌川有些恍惚。

其实,不难猜,厉以宁想要做的,就是拆散厉枭跟言笙吧。

凌川很不想那么做。厉枭跟言笙之间经历了那么多,都还是没能阻止他们的感情。

现在好不容易雨过天晴了,难道又要让他来当一回罪魁祸首吗?

凌川忍着心中剧痛跟上去。

等着厉枭言笙吃过早饭,便往市里去了。

凌川跟人换了位置,让手下人开着厉枭所在的那辆车。

从他做这个决定起,就代表着,他会同意厉以宁的所有条件吧。

凌川苦笑了一声,这下,他算是彻底回不了头了。

进了市区,凌川便开着车绕了道,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准点三小时后,凌川站到了约定的地点。

厉以宁好像是早到了,她一脸淡笑的看着凌川走过来。

“夫人。”凌川行了礼。

“坐吧。”厉以宁一副阔太太的华贵轻笑,道。

若是不熟悉的人,只怕还会以为厉以宁好相处,孰不知道她的那张皮下,包着怎样的毒心啊。

凌川正襟危坐,低着头。

“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也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吧。”厉以宁也不爱打太极,直接奔了主题。

“还请夫人明示。”凌川低低道。

厉以宁勾了勾唇角:“言笙回来了吧。”

凌川心中一沉,看来,果真是为了这件事情。

“是,言小姐已经回来了。”

“那你都是给我说说,你们在米兰所发生的事情吧。我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你也会很高兴告诉我的,是不是?”厉以宁说着,双手从从膝上拿了上来,相握放在桌上。

凌川看了一眼,正要开口的时候,看见厉以宁的手中,拿了一枚草编的戒指,很小巧精致,她握在手里把玩着。

看到那个,凌川浑身轻颤,目光仿佛已经黏到了上面去,他的脸上有诧异,震惊,更多的,却是担忧。

那个草戒指,是他上一次去时,送给凌灵的。

可是此时却到了厉以宁的手中。

看来,厉以宁为了空制住他,真的废了好多心思啊。

凌川苦笑。

“很漂亮吧。”厉以宁淡淡看着凌川脸上闪过的情绪,满意的咧唇一笑,“这是从一个女孩子手里拿来的,她当宝贝一样的收着……”

“夫人到底想知道什么,想做什么?”凌川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厉以宁挑了挑眉,直接道:“我要知道你们在米兰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详详细细,不能有一丝放过!这一点,对于你来说并不难吧。我只是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说要做什么。你放心,今天过后,我不会再找你了,至于你那个病怏怏的情妹妹,我自然也不会去动她。”

“希望夫人记住今天说的话。”凌川浑身绷紧,脸色铁青,一双手俨然已经紧紧握成拳头了。

“当然。”

凌川说的,可就比黎染心的要详细多了。

甚至在那边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言笙,厉以宁也是了解的清清楚楚。

厉以宁微眯了眯眼眸,欧大么?

既然欧大那么想要杀了言笙,那么她也可以帮帮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