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约会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53 字数:3572 阅读进度:167/306

被言笙这么直接戳穿,厉枭顿时也忍不住了。

他长臂一伸,将言笙整个都捞进自己怀中,漆黑的眸子染上一层幽深:“你信不信,我今晚就把你办了。”

他的嗓音低沉暗哑,带着磁性,听的人心中一荡。

言笙突然想起来,还在岛上的时候,厉枭就被她点怒说过类似的话。

她没出息的缩了缩脖子,躲开厉枭这炙热的目光,掐媚笑道:“大爷……奴家还是个孩子……”

“没见过发育这么成熟的孩子。”厉枭有意无意的往她胸口打量着。

言笙脸颊瞬间爆红,又羞又怒的用手抵着他的胸口,想要逃离,无奈厉枭的力气实在太大,她竟然挣脱不开,一来二去的,两人竟然越贴越近了。

“你……无耻!放开!”

厉枭不仅没有放开,居然还一手托住她的腰,邪魅的勾了勾唇角:“我上次说过吧,不要怀疑一个男人的性取向。”

“我……我没有怀疑过!”言笙死鸭子嘴硬,反正那时候也只是开玩笑。

厉枭依旧是笑着,挂着邪笑的脸庞渐渐朝言笙压了下来:“你确定吗?”

言笙更加慌乱了,尤其是两人此时的动作这么暧昧,还这么近,近到她都能看到厉枭脸上细小的绒毛了,她的眼神不敢再落在厉枭那双深邃的黑眸中,仿佛就只是看上一眼,都会让她觉得自己深深的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她正要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的时候,突然,她的视线触碰到厉枭额角的那道疤,她微微一愣。

言笙看着厉枭的那道疤,微微失了神。

看到那疤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好像闪过了什么东西。

是一个小片段,一个,充满着痛苦的小片段。

有谁在低声求饶,痛苦的,无力的,求饶着。

好像是哪个女人在求救,可是那个女人的声音里却满是被压抑,让言笙的眼中猛然一下噙起了泪。

她颤抖着手,去触摸了一下厉枭的那道疤:“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厉枭也停了下来,而后直了直身体,看着言笙皱着眉头的模样:“想起了什么?”

言笙十分努力的去回想,甚至在她摸到厉枭那道疤的时候,她的心都是痛的。

可是当她真正去触碰那段回忆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好像刚才所闪过的那个片段,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幻觉一般。

言笙咬着下唇,眸中的泪不知何时已经散去。

“想不起来了……可是刚刚明明脑中闪过了什么东西的。”言笙摸着厉枭疤痕的那只手已经撤了回来,摁住自己的脑袋,十分苦恼。

她越是拼命去想,脑袋就越是如同刀绞一样疼。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看的厉枭心中不忍,他一把握住言笙的手,轻声:“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不急在这一时。咱们慢慢想。”

言笙只有点点头。

言笙的脸色并不好看,厉枭也没了要玩笑她的意思了,他牵着言笙走在木质廊上,仍由海风袭来。

“回去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休息,不管是慕安晓,还是欧大的事情,都放在一边。你太累了,不能为了他们把自己的身体累垮。”厉枭心疼她。

“欧大的事情,还是没有着落吗?”提到欧大,言笙便顺口问了一句。

厉枭无奈的叹口气:“欧大来了a市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连他的半分踪迹都找不到。”

厉枭的人找不到,叶家的人也找不到。

那么就证明言笙的猜测是对的吧。

的确是有人将欧大藏了起来。

可到底是谁,却不清楚了。

但是现在可以知道,一时半会儿的,欧大是不会再出来作怪了。

言笙也能暂且安心一段时间。

可欧大这里是暂时能放下了,慕安晓的事情却方不得。

言笙知道跟黎染心有关系,可就是找不到证据啊!

这让言笙十分苦恼。

“第一次碰到这么棘手的事情。”言笙皱眉,有些失望。

是她太小看黎染心了。

以为黎染心不过是些没脑子的世家小姐,可是如今看来,这黎染心,还是有几分智慧的。

“既然她敢做,就不怕她不露出马脚。”厉枭安慰了一句,“我的人时时刻刻都盯着黎染心,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或者,等慕安晓醒过来,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虽然言笙没有说自己在担心慕安晓的事情,而是厉枭可以从她的眉眼间猜得出来。

或许这就是心有灵犀。

“只有等了。”言笙长叹一声。

“好了,不要想这些了,担心的事情这么多,也不怕变老啊。”厉枭难道开一会玩笑。

言笙瞪了厉枭一眼,可是那嘴角却轻弯了起来:“再老也没有你老,当心我嫌弃你。”

厉枭一把将言笙揽向自己,霸道的挑挑眉:“你敢!”

言笙也不客气,嗔了他一句:“你看我敢不敢!”

“看来只有今晚把你办了,才能让你跑不掉。”厉枭十分无奈的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语气。

言笙被逗得笑出声来:“你堂堂一个总裁,害怕找不到女人?”

哪知厉枭却无比缱绻的看着她,深情道:“怕啊。不过我更怕到最后,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你。”

言笙一下被他这眼神,这话,噎的说不出话来。

她愣了一会儿,才眨了眨眼睛,撞进厉枭无限深情的眸光中,她勾唇微笑,环抱住厉枭:“我也怕。”

想不到厉枭说起情话来,竟然也能将人撩拨的说不出话来。

到底是这话来的太突然了,让言笙一时没准备好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酒店。

房间早已派人安排好了,他们只管进去就行。

天还早,不过中午时刻。

言笙虽然平时不睡午觉,可是此时也有些困了,大概是昨晚上没睡好,心里一直压着事的缘故吧。

言笙去洗了澡,准备上床睡觉。

厉枭则是抱着电脑坐在阳台外面,像是在处理着什么事情。

厉枭是一家公司总裁啊,不可能天天都这么闲,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所以言笙也没有出去打扰他,只是自己窝上床去睡了。

大白天的,她以为自己睡不了多久,可是这一睡,再睁开眼就已经是傍晚了。

她睡得浑身酸软,像是刚经过马拉松长跑一样。

言笙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酸软的让她动都动不了,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好一会儿了,她才动了动手指,然后动了动全身,从床上坐起来。

此时正是太阳落下去的时候,从她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海平线那边,只剩一半的残阳。连海水都被映照的十分柔软。

而原本坐在阳台上处理事务的厉枭,已经离开了。

言笙伸了个懒腰,才从床上起来。

她只穿着单薄的衣衫便走了出去,这是一处套房,所以分了卧室和客厅的。

言笙在卧室没有看到厉枭,可是当她走出去的时候,却也没在客厅看到厉枭。

这个房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从外面传进来有人嬉笑的声音外,安静的让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言笙走到沙发然后坐下,静静的盘腿坐着。

她时不时的扭头看看窗外,然后又转过目光看着前方。

这样一直过了十分钟,玄关处终于传来“卡”的一声,随后便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起来了?”

言笙寻着脚步声看去,只见厉枭手中端着一些吃食,看到她的时候,脸上微微有些惊讶。

而言笙,在看到厉枭的那一刻,心也突然放了下来。

他没走,没有离开。

言笙眸中有水光升起,她冲着厉枭笑了笑:“睡醒了就起来了。”

厉枭并没有看见她眼里的水泽,他将手中东西放了下来:“饿了吧,吃点东西。”

他端来的,都是言笙平日里喜欢吃的一些。

看得出来他是废了心的。

言笙从沙发上下来,撑在桌旁坐在地上,还没拿到筷子便被厉枭一个巴掌拍过来。

言笙皱眉,嘟嘴恶狠狠的瞪他:“干嘛!”不是给她吃的吗?干嘛还打她。

“起来!”厉枭扫了一眼她的坐姿。

虽然是夏天,可地上到底是凉的。

言笙只穿着单薄的衣裙,贪凉可以。但是却不能坐在地上。

她的身子畏寒,得随时注意着。

这个念头一闪过,厉枭整个人便愣住了。

为什么他会知道言笙畏寒?或者,这是他潜意识里,还存在的东西吧。

虽然他也忘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潜意识却也同时替他记住了很多。

言笙倒是没注意到厉枭的愣怔,她虽然有些不满厉枭像个父亲一样的管着她,可还是听他的话乖乖坐到沙发上了。

吃了几口后,言笙才发现厉枭没有动。

“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厉枭只是轻笑着,用纸巾将她嘴角汤汁擦掉。

“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言笙喝了一口汤,顺口问。

“随你。”厉枭道。

言笙想了想,其实挺想在这住一晚的。

这个地方是她喜欢的。

“我想出去玩。”言笙放下碗筷,眼里冒着光。